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章节目录
2017年终优惠(11.10-12.31),下单即自动打94折,满三百元89折,满六百元85折,满一千元79折
本站提供公版古籍和民国书刊的复本或扫描件,也可以免费阅读前三分之一,或前五十页。点击查看:复本介绍视频

胡经伟先生:希腊的抗战

发布日期:2013-12-31

胡经伟先生是《希腊的抗战》一书的作者,2013年12月24日收到胡经伟先生的友人徐先生发来的邮件,提及:

"他进一步告诉我,当时出版后不久,英国《泰晤士报》发表了一篇文章,以英法百年战争为例,鼓励中国人坚持抗战,以弱胜强。胡先生为文作答,投稿《大公报》,被迅速刊登。此文即浓缩《希腊的抗战》而成,故建议对该书有兴趣者参阅。为此,他写了一页补白(请见附件),希望你们附于书后。
另外,为纪念抗战胜利65周年,胡老先生写了一篇《陈独秀为我的书作序》,刊登在2010年10月26日《世界日报》《上下古今》版(亦见附件),是写作此书背景的回忆,研究者也可能有兴趣。是否同时提供此信息给购书者,请斟酌。
"

非常感谢胡先生与徐先生的邮件。现已完成整理,会将所赐文章附于原书后提供给读者。
若有出版机构需要重新出版此书,亦请与本站联系,会告知联系方式。

另在此转发胡先生的补白与文章:





陈独秀为我的书作序
原载2010年10月26日《世界日报》
胡经纬
   
      2009年八月,我的儿子夫妇到湖北省图书馆查找文献资料,无意中找到一本我在1938年出版的书籍《希腊的抗战》。这本书的序言是陈独秀先生写的,陈独秀先生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及首任总书记。儿子夫妇想把这本书借回去复印,但是这本书是图书馆收藏的文献资料,按规定只能在馆内查阅,不得外借。为了留个纪念,他们请图书馆的工作人员用数码相机把整本书都翻拍了下来,从网络上传给我。我在美国重新看到这本久违了的书,牵动了我很多已经遥远了的记忆。
       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有血性的中国人都发出怒吼,要奋起抗战。但是那时日本的国力比中国要强大得多,灭亡中国的准备又非常充分。面对这种敌强我弱的形势,国内也有部分人对抗战的前途信心不足。悲观论、亡国论、投降论的暗流也不时泛起,严重影响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和信心。我当时是武昌文华中学初中部的历史专任教师,平时就爱好文学和历史,喜欢写作,常常在报纸上写些文章和诗歌。国难当头,为了宣传全民抗战,抵制悲观论、亡国论、 投降论的影响,我写了《希腊的抗战》这本书。希望借助古代希腊人民抗击波斯侵略的历史,鼓舞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地抗击日本法西斯的侵略。我认为古今中外的历史上,以少击多,以弱胜强的战例很多。但能够调动全民族的力量,进行最震撼人心的战争,并且取得最后胜利的莫过于古代希腊的抗战。书成稿以后,华中图书公司准备出版。恰逢陈独秀先生刚刚从南京出狱,携夫人来到武汉,寓居在武昌双柏庙。文华大学和文华中学为了宣传抗战,联合邀请陈先生前来演讲。陈先生曾经担任过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又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主要旗手。学贯中西,声名远播。我听说陈先生即将来校演讲的消息,非常兴奋。我读过陈先生的著作和文章,看过他主编的刊物,非常敬佩陈先生的学识。如果能亲自聆听他关于抗战的见解,对自己一定会有很大的启发和帮助。
      这次陈先生的演讲,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号召民族团结,以弱抗强 ,死里求生。指出要以中华民族的智力和坚韧不拔的精神来弥补国家物质力量之不足,要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假以时日,以空间换时间,坚持不懈,我们的抗战必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而且抗战的胜利一定会推动民族的复兴,使我们国家成为世界强国。
      听了陈先生的演讲,我不仅深受鼓舞,而且还惊奇地发现,我书中所宣传的观点和陈先生演讲宣传的观点非常契合。我想《希腊的抗战》如果能够得到他的指点和推介,影响力和号召力岂不更大一些?于是我就冒昧地带着书稿找到他的门下。
      记得那是1938年初的一个星期三晚上,我叩响了双柏庙一家院子的大门。一个年约六旬的老者打开大门,院子里光线很暗,细看开门老者正是陈独秀先生。先 生问我欲找何人,我向他说明来意。先生请我到屋里去谈话,我随先生走进院子。我依稀记得,院子很深很大,虽然是万木萧疏的季节,但墙边还残存着一些攀满枯 藤的架子。我们在房间里坐定以后,我告诉先生,我是文华中学的教师,听了先生的演讲,非常振奋,受益匪浅。为了宣传抗战,我最近写了一本历史小册子《希腊 的抗战》。现在华中图书公司决定出版,我想在书稿付印之前请先生指点一下,看看有无重大疏漏或者缪误。如有可能,还想请先生为我这本书写篇序言,推介一 下。先生把我的书稿粗略地看了一下后说道,日本亡我之心久矣,中国要想图存,必须抗战到底,别无他途。这本书写得很及时,对当前宣传抗日救亡非常必要,读 之令人振奋。并且指出,古往今来以弱抗强的战争不乏其例,应该多写此类东西,振奋人心和士气。尤其是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更应该借鉴其他民族抗击侵略的 经验,倘能备辑更多此类故事,汇为丛书,这对启发和鼓舞国人奋起抗战,大有裨益。先生让我把书稿留下,星期六再来取。
      星期六中午,我又来到陈先生的住所。敲敲大门,不一会,门“呀”的一声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长得很清秀的女士,她是陈先生的夫人。陈夫人把 我让进堂屋,告诉我陈先生正在午睡。我心里暗暗责怪自己太粗心了,怎么在午休的时候来打扰先生呢!陈夫人告诉我,书稿先生已经看过,序言也写好了,都放在 桌子上,并问我要不要叫醒陈先生。我连忙对她说:“不叫,不叫,千万别打扰了他的休息。书稿和序言我就取走了,请务必代为谢谢先生,我改日再来拜望他。”
      后来我一直想去看看陈先生,当面向他致谢并且向他请教。但是那时侯我一边在武昌文华中学初中部教书,一边在武昌中华大学教育系读书,两边都忙得不可开 交。多次计划都被耽搁了,事情就日复一日的拖了下来。不久日军逼近武汉,战事日益紧张。陈先生离开武汉去了四川,我也偕同父母弟妹迁往重庆。后来得知陈先 生寓居江津,重庆距离江津并不太远,但那时生活非常紧张,我既要忙于教书养家,又要照顾家人逃避日寇飞机轰炸,就再也没有机会向陈先生请教了。为了这件 事,我心里懊悔了很久。
      胡绍轩先生是当时武汉的年轻作家,也是华中图书公司的编辑。看到这本书稿,觉得很有现实意义,也主动为这本书写了序二。
      《希腊的抗战》在1938年4月出版, 先后再版三次,直到武汉沦陷才停止出版。图书公司赠送给我的书,我只留下一本作为纪念。虽然没有机会再向陈先生请教了,但陈先生的鼓励却一直记在我心里。 我想这本书发行面毕竟有限,而抗战精神却急需大力鼓与呼。我应该把希腊民族不屈不饶的抗争精神及时广泛地传递给更多的同胞,激励大家同仇敌忾,奋勇向敌。 正值此时,英国《泰晤士报》有篇文章《一个历史的教训》启发了我。文章精神和我书中的精神相似,都是说中国坚持抗战,以弱抗强,定可取胜,但所举例子却是英法百年战争。我认为这篇文章其意虽好,但用例不妥。容易为汪精卫所宣扬的“焦土抗战”理论所混淆,让人产生消极情绪,丧失信心。必须及时消除影响,以正 视听。于是我把《希腊的抗战》一书中的精髓提炼成一篇论文《另一个历史的教训》,于1938年6月11日在《大公报》上发表。这篇文章发表后不久,一个在美国留学的同学写信告诉我,他在美国的图书馆里看到了这篇文章,感到非常亲切。文章很有说服力,看后使人大受鼓舞。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在一所省直属学校担任行政领导,主管教学工作。 文化大革命时期,我被扣上了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反动学阀、学霸等等帽子,受到反复批斗。红卫兵抄家时搜走了我大量的书籍、稿件、证件、信件、纪念品等等,其中就有这本《希腊的抗战》。学校文革领导小组查到书中有陈独秀写的序言,认为抓到了我的重大罪证。他们说陈独秀是叛徒、托派、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他能为我的书作序,足见我们的关系非同一般。勒令我老实交代和陈独秀的组织关系,每 次批斗会也会把这件事当成我的一条重大罪行来批判。交代材料写了一遍又一遍,始终过不了关。陈独秀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缔造者,我至今也不是共产党员。仅仅是仰慕他的学识,请他写了一篇序言,就要我交代和他的组织关系,这“组织关系”从何谈起呢!没想到一本宣传全民抗战的书,在十年浩劫中竟然成了我有口难辩 的罪证。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后来,上面为了整顿混乱不堪的学校秩序,给各个学校先后派驻了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军宣队)和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工宣队)。学校军宣队支持我 站出来工作,军宣队的指挥长也为我这事作了结论,他说:“胡经纬宣传抗战有什么罪?不宣传抗战难道应该宣传投降?陈独秀即使有千错万错,他宣传抗战也没有 错!”至此,这件事才算尘埃落定。
      文革以后,我儿子的一位同学告诉他。文革“破四旧”时,他和其他几个红卫兵负责保管从各个“牛鬼蛇神”家里收缴的各种物件,在其中就发现了《希腊的抗战》 这本书。他们好奇地翻看了一下,立刻被书里面的历史故事吸引住了。于是就偷偷拿出来轮流着传看,一人只能看一天,他也看过。 后来传看的人越来越多,传着传着,书就不知所终了。我儿子遗憾地把这件事告诉我,我的心里反倒觉得有些欣慰。这本书一直到最后,还能被青年们所喜爱,还在发挥它的教育作用,没有被付之一炬,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惜的是, 陈独秀先生给我写的序言原件,也在文化大革命中丢失了。

补:13年12月31日收到徐先生的邮件:

收到你的来信,我即告知了胡老先生。他非常感谢您,并高度赞扬您的敬业精神,也为此感到慰藉。
虽然我觉得《陈独秀为我 的书作序》一文可能研究者有兴趣,但他认为并不重要。倒是希望发表在《大公报》上的《另一个历史的教训》一文能够附在书后。我回头再看他写的补白,这个意 思在最后的确写得很明白。于是再次向他借来他珍存的复印件,分三页扫描后附上。不知能否作为又一附件加在书后?


非常感谢所赐文章,会一并附于书后。不过原稿尺寸与清晰度原因,做成纸本或有缺陷,因此此处一并附录,供读者参照查看,点击可看原图




点击可看原图



点击可看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