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章节目录
2017年终优惠(11.10-12.31),下单即自动打94折,满三百元89折,满六百元85折,满一千元79折
本站提供公版古籍和民国书刊的复本或扫描件,也可以免费阅读前三分之一,或前五十页。点击查看:复本介绍视频

王峻岑先生:数学列车

发布日期:2013-12-26

王峻岑先生是《数学列车》一书的作者,此书在民国时期由开明书店出版,收录在开明青年丛书。

本站于2013年9月14日收到王希亮先生的邮件:

"……今发去我父亲王峻岑的有关资料,请查收!请您选择使用!谢谢!“

非常感谢王先生的来信,现将相关资料在此处转发。
若有出版社准备重新出版此书,亦请与本站联系,会提供联系方式。



  王峻岑(1910.12.19~1982.9.30) 原名王联榜,又名王捃辰,笔名岑俊。济南市人。祖籍河南邓县,父亲为清末进士,曾任山东省茌平、肥城县知事,遂迁居济南。幼年丧父。1917年入济南模范小学读书。1923~1930年,先后就读于山东省立第一中学、山东大学附属高中和山东省立高中。其间,曾多次参加纪念“五四”、“五卅”的罢课集会游行和街头讲演。1929年编写出揭露军阀张宗昌横征暴敛和勾结日本帝国主义祸鲁罪行的活报剧,由齐鲁大学附中学生搬上街头演出,引起强烈反响。1930年考入北京大学数学系。1934年毕业后,与北大校友在济南黄台合办私立齐光中学任数学教员、教务主任和图书馆主任,并主持编辑出版《齐光校刊》。1935年底,开始数学科普创作。同年10月,鲁迅逝世,他参与组织了有各校进步师生参加的公开追悼大会,并作讲演。会后又将悼词、讲话和挽联收入《齐光校刊》专号。为此遭警方追查。1937年8月后,在山东省立济南中学、山东第一临时中学、山东政治学院、山东师范学院等校任数学教员、讲师、代理系主任和副教授。
  1948年9月济南解放后,王峻岑历任华东大学、山东工业专科学校、山东师范学院等校副教授。1951年4月,任山东师范学院数理化系主任,同年9月改任数学系主任。1953~1954年,在全省首开专科、本科教法和教育实习课。“文化大革命”中,横遭批判。1975年退休后,依然关心并参加高师院校中学数学教材教法和中小学教学的研究活动。1977年恢复高考后,在家义务开设数学辅导课,每天为求知者讲解。1981年,参与筹备的山东省退休科技工作者协会成立,被选为副理事长兼秘书长。1982年5月始,为配合有关部门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一个半月走访121人次,接待来访49人次,发函53封。继而,忙于筹办在青岛举行的中学新增微积分课讲习班。同年9月30日病逝。
  王峻岑曾先后出席全国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山东省工农兵劳模代表大会、全国第一届职工科普工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和天安门国庆观礼。历任济南市第一至三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和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山东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济南市政协第二届委员会和山东省政协第二、三届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科普协会全国委员会及山东分会筹委会委员,中国自然科学专门联合会济南分会筹委会委员,山东省科协第一届常委会委员兼业务部长,山东省数学会、山东省科普创作协会理事,山东省中学数学教材教法研究会名誉会长等职。

王峻岑(1910.12.19~1982.9.30)原名王联榜,又名王捃辰,笔名岑俊。济南市人。祖籍河南邓县,父亲为清末进士,曾任山东省茌平、肥城县知事,遂迁居济南。幼年丧父。1917年入济南模范小学读书。1923~1930年,先后就读于山东省立第一中学、山东大学附属高中和山东省立高中。其间,曾多次参加纪念“五四”、“五卅”的罢课集会游行和街头讲演。1929年编写出揭露军阀张宗昌横征暴敛和勾结日本帝国主义祸鲁罪行的活报剧,由齐鲁大学附中学生搬上街头演出,引起强烈反响。1930年考入北京大学数学系。1934年毕业后,与北大校友在济南黄台合办私立齐光中学任数学教员、教务主任和图书馆主任,并主持编辑出版《齐光校刊》。1935年底,开始数学科普创作。
同年10月,鲁迅逝世,他参与组织了有各校进步师生参加的公开追悼大会,并作讲演。会后又将悼词、讲话和挽联收入《齐光校刊》专号。为此遭警方追查。1937年8月后,在山东省立济南中学、山东第一临时中学、山东政治学院、山东师范学院等校任数学教员、讲师、代理系主任和副教授。
    1948年9月济南解放后,王峻岑历任华东大学、山东工业专科学校、山东师范学院等校副教授。1951年4月,任山东师范学院数理化系主任,同年9月改任数学系主任。1953~1954年,在全省首开专科、本科教法和教育实习课。“文化大革命”中,横遭批判。1975年退休后,依然关心并参加高师院校中学数学教材教法和中小学教学的研究活动。1977年恢复高考后,在家义务开设数学辅导课,每天为求知者讲解。1981年,参与筹备的山东省退休科技工作者协会成立,被选为副理事长兼秘书长。1982年5月始,为配合有关部门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一个半月走访121人次,接待来访49人次,发函53封。继而,忙于筹办在青岛举行的中学新增微积分课讲习班。同年9月30日病逝。
    王峻岑曾先后出席全国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山东省工农兵劳模代表大会、全国第一届职工科普工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和天安门国庆观礼。历任济南市第一至三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和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山东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济南市政协第二届委员会和山东省政协第二、三届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科普协会全国委员会及山东分会筹委会委员,中国自然科学专门联合会济南分会筹委会委员,山东省科协第一届常委会委员兼业务部长,山东省数学会、山东省科普创作协会理事,山东省中学数学教材教法研究会名誉会长等职。
 

   
纪念父亲王峻岑(2011-11-30最后修改)
——献给山东省老科协成立30周年
                                                    
                                                                                                                                                                              王 希 明(山  东   教  育   社)
                                                                                                                                                                              王 希 亮(山东城市建设职业学院)

30多年前打倒“四人帮”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在这振奋人心、心情舒畅的年代,退休多年的父亲精神状况极好,自己安排满满的工作日程,投入到大量的社会服务活动中。得知重庆成立了退休工程师协会,他随即向省科协倡仪召开了退休科技人员座谈会。当时科技人员面临断层,丞需发挥退休科技人员的作用,有关方面一致同意筹建一个退休科技工作者协会。父亲是主要筹建人之一,作了大量的工作:他不停地走访和接待退休科技人员,还编发学习和保健资料,筹办了医用科技英语补习班以及老大夫诊所,还义务举办高考数学补习班,有时一天来三四批人,亲自讲课辅导时间在十小时以上。这期间他还参加了全省中学数学教材教法研究座谈会并发言。经筹备,山东省退休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于1981年12月25日正式成立了。当时有理、工、农、医等学科会员36人,最高年龄91岁,最低53岁,平均70岁。父亲被选为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这个协会后来更名为山东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简称省老科协。
协会成立后,父亲遇到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按照上级的布置检查落实知识分子政策。面对这项时间紧工作量大的工作,他不顾自己而热情投入,奔走相告,了解会员的情况。这真像是他自己说的“把七十二岁当作二十七岁”了。1982年5月7日起到各家发放调查表。根据当时父亲在台历上的记录,一个半月的时间,他竟走访退休科技人员121人次,接待来访49人次(不含来访未遇者),发函53封。外出就靠自己买的公交月票,而当时公交线路很少,主要还是靠双脚奔波在济南的大街小巷。这期间他还筹办将在青岛举办的暑期微积分教材教法讲习班,还与省科协副主席、省政协副主席徐眉生先生共商撰写有关山东科普、科联、科协的历史资料。当时条件简陋,没有电话更没有计算机,常坐小凳上在床上整理材料。在整理报表的最后几天,都是清晨四点钟起床,先打扫好六家共用的庭院,就将材料摊在桌子和床上,一气儿工作到中午,持续七八小时!下午再外出办事。终于提前在6月21日将全部材料报表送交省科协。次日还又走访了9位会员。这期间还应约为《少年之友》《知识与生活》等杂志写科普文章。完成这么大的工作量,对于72岁高龄一生坎坷的老人来说,真是难能可贵啊!很多好友劝他要注意身体,而他心里想的是要把“四人帮”耽误的时间补回来!不幸终因积劳成疾就在6月22日夜里突发疾病,经住院治疗无效,竟于9月30日辞世。本来10月还计划与老友季羡林先生见面的,终没有实现!很多需要他做的事情,从此搁置。
父亲王峻岑,原名王联榜。1910年12月19日出生于济南,在全省唯一的国立高级中学——济南高中上学。著名教育家、北京大学副校长季羡林先生在《病榻杂记》书中“回忆济南高中”一文,记述了当年国文教师董秋芳(1898—1977,曾任教育部中学语文教材编辑组现代文学研究室主任等职)对其作文的批语:“季羡林的作文,同理科一班王联榜的一样,大概是全班之冠,也可以说是全校之冠吧。”由此可见,中学时代父亲的文采就初露锋芒。据严薇青先生(1911~1997,山东师范大学教授,中文系主任,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曾任山东省人大常委、省文联副主席等职)回忆,董秋芳老师曾与当时学生文学社团趵突社成员季羡林、王联榜、严薇青等,在原山东省图书馆(即大明湖遐园)假山上合影。济南高中毕业后,父亲考入北京大学数学系,1934年毕业后,就一直在济南的中学和高校任教,直至退休。
父亲是上世纪30年代起就活跃在我国数学科普园地的少数人之一。他在25岁就开始数学科普创作,第一篇发表在《中学生》杂志1936年第二期。他与当时周振甫、顾均正、贾祖璋、刘薰宇等文艺界、生物界、数学界的知名人士都是当时开明书店出版的《中学生》《新少年》等刊物的主要和长期撰稿人。他先后陆续在《新少年》《开明少年》《中华少年》《中学生》《科学大众》以及《少年之友》《知识与生活》《大众日报》等发表百余篇,还出版了《数学列车》(1948年2月初版)《大大小小》(1948年12月初版)《数的惊异》(1950年5月初版)《比一比》(1950年6月初版)《图片展览》(1952年4月初版)《整数运算》(1955年11月初版)等六本著作。他还打算再写一本关于分数运算的书,但风云变幻终未实现。父亲的著作像聊天讲故事一样,深入浅出,富于启发,将深奥的数学知识与平时的生活联系在一起,深受青少年学生的喜爱,而我们兄弟姊妹则成了父亲著作中的主人公!
曾任中国少儿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副秘书长等职的叶至善先生,在《怀念王峻岑先生》一文中写到“抗日战争之前,我就读过峻岑先生的数学小品,《中学生》《新少年》是专给初中学生看的,由我父亲(注:叶圣陶先生,1894~1988,著名作家、教育家、编辑家、文学出版家和社会活动家。曾任出版总署副署长、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教育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主席等职)领衔编辑。我高中快毕业了,却很喜欢这本刊物,峻岑先生的数学小品我是每期必看的,他那清晰的思路和活泼的笔调,使我得到很大的乐趣。……人们说数学既抽象又刻板,教人无法捉摸,难以亲近,峻岑先生却能联系少年们的生活,运用他们亲身的感受,来讲明白那些抽象的道理,还能随时把潜在的趣味发掘出来,呈现在少年读者面前。”后来叶至善先生继任《开明少年》编辑,向父亲约稿,叶至善先生回忆道“回想那个时候,我刚发出前一期的稿子,峻岑先生就把后一期用的稿子寄到了。配合之默契使我至今怀念!”“有人说,数学科普在我国,并非是很强的,至今仍有很多尚待开拓的领域。王峻岑先生可以说是我国数学科普界的一位开拓者。现在很多我国的数学家、科普作家在少年时期就都曾拜读过他的作品。他不愧为我国现代数学科普创作的引路人。”
优秀而富有趣味的科普读物,会影响青少年一生的生活道路。就以《数学列车》来说,父亲用孙悟空乘坐火车为故事线索,以通俗的文笔,讲述数学较难懂的微积分知识,融科学性、知识性和趣味性为一体,深受知识界和广大中学生的欢迎。如中科院张景中院士就说过,少年时代读过的几种优秀且饶有趣味的科普读物给他印象很深,举例中就有前苏联著名科普作家伊林的《十万个为什么》,王峻岑的《数学列车》,刘薰宇的《马先生谈算学》《数学的园地》,顾均正的《科学趣味》等。他说:“我常常一本书看上几遍。懂了的,觉得有趣,不懂的,好奇心驱使我进一步思考与学习。”“比如《数学列车》,一开始是有趣的,但到后来,就再也看不懂了!不过,不明白也有不明白的好处,高中毕业时,我决心考数学系,原因之一就是想要把没弄明白的这些东西彻底弄个明白!”再如华东纺织工学院(现东华大学)的李绍宽教授,他是我国1980年建立学位制度以来的首批18位博士之一。他在《我赶上了头班车》(见1984年7月30日《中学生报》)文章中对自己的中学生活有如下的回忆“我在初三,偶尔看了一本书《数学列车》,是用故事的形式讲述微积分的基本思想。又有机会听到数学家谷超豪的一次数学报告,这两件事使我大开眼界,感到数学园地中还有许多未知数,从而激发了我读书的热情,由此奠定了从事数学研究的基础。”父亲去世后负责重版《比一比》一书的责任编辑陈效师说:王峻岑先生可以说是我国数学科普界的一位开拓者。他的文笔很有独特之处。据我所知,现在很多数学家、科普作家,就曾在少年时期拜读过他的作品。他不愧为我国现代科普创作的引路人。台湾知名人士李敖先生在《快意恩仇录》中,竟然也提到在台湾出版的《数学列车》。
为了弘扬科普创作,早在1981年4月,父亲在山东省科协二大上,以与母亲方铮(燕京大学英语系毕业,从事教育、科普等工作,1971年7月去世)两人的名义,欣然将补发的“文革”中错扣工资2000元全部捐赠给省科协,作为科普创作奖励基金。当时,《大众日报》作了详细报道。这些钱在今天看来不算多,但是以购买力来计算也相当于现在的十几万。况且,当时父亲生活极其简朴,我们兄弟姊妹都过得清贫,父亲并没有把钱留给我们。我们也非常理解、支持父亲的做法。
父亲生前长期就职于山东师范学院、任数学系主任、副教授,从事教学和教育管理工作。1952年院系调整后,他急教学所急主动承担新课《中学数学教学法》,在没有任何参考资料的情况下自编教材在全省首开这门课以及教育实习。他和全系教职工一起为国家培养了大批合格的中学数学教师。他认为“好的教师不应当仅仅讲明白了课本,同时还应当指示给学生一个进展的方向。只有这样,才能够使学生进修。”从1950年代初父亲还兼任中华全国科普协会委员及山东分会、中国科联济南市分会筹委,山东省科协首届常委兼业务部长、山东科普创作协会理事、省数学会理事、省中学数学教材教法研究会会长,市、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等职。
父亲作为经历不同社会制度的老一代知识分子,多经波折,甘苦备尝。在新中国,1951年曾出席山东省工农兵劳模代表会议,1953年被邀请参加国庆节天安门观礼台观礼,在怀仁堂小礼堂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56年出席全国第一次职工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他身上也留有“文革”伤痕,但是父亲对祖国的衷情始终如一。他多么希望祖国强大,安定团结,社会和谐,老百姓安居乐业啊!
父亲热心待人、赤诚交友、思敏聪慧、生活节俭,十分乐意帮助别人,却尽量不麻烦人家。严薇青先生回忆道“对于朋友,不论新旧峻岑一律诚恳热情相待,不管工作还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他总是念念不忘,主动帮你解决。比如谁需要查阅一份文件或报纸,他就抽空到有关单位图书馆或资料室代为查找,并给你借出或抄录下来;谁有病,一时买不到需要的药,他四下为你打听,并掏钱为你买回来。‘文革’期间,谁家的住房被人挤占,落实政策后,还没有得到解决,他就各处给你找文件参考,帮你设法解决。”是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位诚恳待人的热心人。
1977年重阳节,父亲登上千佛山顶,曾写诗一首:“生平从未登山顶,而今毅然攀高峰。路滑坡陡须持仗,年老气衰力不从。只缘欣逢重阳日,不到顶峰誓不停。”父亲为祖国的繁荣富强,鞠躬尽瘁,老当益壮,不用扬鞭自奋蹄,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一直深深激励着我们兄弟姊妹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贡献力量。1999年我们家族被评为“山东省优秀教育世家”。
国家现在有了《科学技术普及法》,并设立科普创作领域的最高荣誉奖“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祖国的科普事业必定日渐发达。隶属于省科协的省老科协也已遍布全省各市地,各类学科齐全,会员已由当时的36人发展到现在的近三万人。根据中央有关文件,对于已经离退休的老科技工作者还可以晋升职称。老科协已经结出累累丰硕之果。父亲当年的许多想法现在都一一实现了而且比当初想象的还要好。父亲在天有灵肯定会非常非常高兴的!   
                                                        (本稿完,约4500字)

附:父亲王峻岑于1981年5月1日作    

                                新 老 人 之 歌

谁说七十古来稀?我们就是一大批。
有道人老心未老,思想活跃更积极。
为国献策又献计,为民服务不惜力。
任重道远志千里,长征路上不停息。
四化大厦添砖瓦,夕阳晚霞更美丽。
谁说七十古来稀?我们就是一大批。



以下摘自严薇青《怀念王峻岑同志》一文。刊于《山东文史资料选集》第二十九辑,
山东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山东人民出版社1990年12月
峻岑学名联榜,原籍河南邓县,1910年生于济南,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济南上的。后来考取清华和北大,而选择北大数学系就学。峻岑高三那年从山东大学高中理科合并到省立济南高级中学。当时国文教师董秋芳(冬芬)与当时文学社趵突社成员,在省图书馆(现在的大明湖西岸遐园)假山上的合影照片,有季羡林、王峻岑和严薇青等人。当时峻岑住在北大西斋。1934年夏,峻岑北大毕业,与人在黄台合办私立齐光中学,任教务主任,教数学课,主持出版《齐光校刊》。以岑俊为笔名发表文章及小诗。1928年3月,举行“奉安”活动,在街头演出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及军阀张宗昌横征暴行。峻岑编写活报剧。1936年10月鲁迅逝世,齐光中学立即举行追悼大会,成为济南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公开追悼鲁迅逝世的学校。峻岑时追悼大会组织者之一,并讲话,有关资料搜集在《齐光校刊》专号中。1937年,山东省立济南初级中学(即济南一中)校长孙东生,邀峻岑来任教。当年12月,因日军南侵,一中迁往泰安。在泰安三中学校大门的楼上住宿,日军轰炸。学校继续南迁,有的去了莱芜。峻岑到邹县,正临夫人方铮临产。就在邹县夫人的娘家生产。


 

季羡林:回忆济南高中

母校对一个人的成长有很重要的作用。任何人都是这样,他的成长离不开母校。
  我少无大志,小学毕业后本来应该考一中。一中是山东教育的“头”,我不是那个材料,我没敢考一中。初中毕业后上了半年正谊高中,到1926年,山东大学附设高中在北园白鹤庄成立,我又念了两年。我真正念书是到了白鹤庄,那时十五岁,我偶然考上了个第一。当时教育厅长、山大校长王寿彭亲自写了一篇对联送给我,还送给我一把扇子。于是就有了虚荣心,上去就不能下来,后来就一直考第一。
  北园高中撤销,成立了全山东省惟一的一个高中:山东省立济南高中,全省各县的初中毕业生,想要上进的,必须到这里来,这里是通向大学(主要是北京的)的惟一桥梁。
  我和一中的关系是1929-1930年在济南高中念了一年。
  山东省立济南高中,坐落在济南西城杆石桥马路上,在路北的一所极大的院落内。
  我们班第一个国文教员是胡也频先生。他经常是在黑板上写上几个大字:现代文艺的使命。所谓现代文艺,也叫普罗文学,就是无产阶级文学。市场上流行着几本普罗文学理论的译文,佶屈聱牙,难以看懂。估计胡老师在课堂上讲的普罗文学的理论,也不出这几本书。我相信,没有一个学生能听懂的,但这并没有减低我们的热情。胡老师把他的夫人丁玲从上海接到济南暂住。丁玲当时正在走红,红得发紫。中学生大都是追星族,见到了丁玲,我们兴奋得难以形容了。但是,
国民党当局焉能容忍有人在自己鼻子底下革命,于是下令通缉胡也频。胡老师到了上海去,一年多以后,就被国民党杀害了。
  接替胡先生的是董秋芳老先生。董先生北大英文系毕业,译有《争自由的波浪》一书,鲁迅先生作序。董老师的教学风格同胡老师完全不同。他不讲什么现代文艺,不讲什么革命,而是老老实实地教书。他选用了日本厨川白村著、鲁迅译的《苦闷的象征》作教材,仔细分析讲授。作文不出题目,而是在黑板上大写四个字:随便写来。意思就是,你愿意写什么就写什么。有一次,我竟用这四个字为题目写了一篇作文,董老师也没有提出什么意见。
  我对文章结构匀称的追求,特别是对文章节奏感的追求,在我自己还没有完全清楚之前,一语点破的是董秋芳老师。在一篇比较长的作文中,董老师在作文簿每一页上端的空白处批上了“一处节奏”,“又一处节奏”等等的批语,这使我惊喜若狂。这一件事影响了我一生的写作。我的作文,董老师大概非常欣赏。他曾在作文簿上写了一段很长的批语,其中有几句话是:“季羡林的作文,同理科一班王联榜的一样,大概是全班之冠,也可以说是全校之冠吧。”这几句话,大大地增强了我的荣誉感。虽然我在高中毕业后在清华学习西洋文学,在德国治印度及中亚古代文学,但文学创作始终未停。我觉得,科学研究与文学创作不但没有矛盾而且可以互济互补,身心两利。所有这一切都同董老师的鼓励是分不开的,我终生不忘。
  当时一中的教师在全山东省是水平最高的。当时高中的教员有祁蕴璞,还有一中的校长完颜祥卿,他教我们逻辑,鞠思敏先生教伦理,还有教数学的王老师,教英语的刘老师,对这些老师我很怀念,没有这些老师就没有我。
  胡也频先生在高中呆的时间极短。我从他那里学到了一件事,就是要革命,无产阶级革命。胡老师不但在课堂上讲,而且在课外还有行动。他召集了几个学生想组织一个现代文艺研究会。在宿舍外大走廊上摆开桌子,铺上纸,吸纳会员,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他还曾同上海某一个出版社联系,准备出版一个刊物,宣传现代文艺。我在组织方面和出版刊物方面都是一个积极分子。我参加了招收会员的工作,并为将要出版的刊物的创刊号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干脆就叫“现代文艺的使命”。内容已经记不清楚了,也许还有一点理论,也不过是从书中抄来的连自己都不甚了了的“理论”。不幸(对我来说也许是幸)被国民党当局制止。胡老师逃往上海,群龙无首,烟消云散。否则,倘若这个刊物真正出版成功,我的那一篇论文落到敌人手里,无疑是最好的罪证,我被列入黑名单也说不定。我常自嘲这是一场类似阿Q要革命的悲喜剧。同时,我对胡也频先生这样真正的革命家又从心眼里佩服。他们视国民党若无物,这种革命的气概真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以战术上来讲,难免幼稚;但是,在革命的过程中,这也是难以避免的,我甚至想说这是必要的。没有这种气概,强大的敌人是打不倒的。革命性、民主性和科学性正是济南高中的精神所在。
  到了1930年的夏天,我的中学时代就结束了。当年我19岁。
  (作者季羡林  系北京大学教授、济南一中1930届毕业生)

山东省济南第一中学简介
山东省济南第一中学始建于1903年,历经山左公学时期、山东省立一中和省立高中时期、国立六中和济南中学时期,1950年更名为山东省济南第一 中学。济南一中是山东省首批重点中学、首批省级规范化学校。
  济南一中有着醇厚的文化氛围和悠远的育人传统。一百多年来,济南一中以不屈不挠、勇于奋进的精神,兼收并蓄、厚积薄发的品格,民主科学、严谨求实的作风,为民族的崛起和振兴,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社会英才。如邓恩铭、楚图南、季羡林、臧克家、贺敬之、罗干、欧阳中石等以及陈力为、叶连俊、马祖光、袁业立、崔尔杰、王恩多、彭实戈等中科院(工程院)院士和美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数学家王浩等为代表的莘莘学子都是先后从这里走出来的。
  百年精魂砺心志,携手同心展宏图。学校全体师生秉承“革命性、民主性、科学性”的优良传统和“勤学致知,敦品励行”的校训,与时俱进,奋发图强,向“国内一流、世界知名”的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办学目标迈进,让更多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