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章节目录

免费在线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

紫阳真人悟真篇讲义-宋-夏元鼎(文本)
< 1 2 3 >
行号
1 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
2   經名: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七卷,南宋夏元鼎撰。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3   目  錄
4   序
5   卷一
6   七言四韻詩一十六首
7   卷二
8   (續卷一)
9   卷三
10   絕句詩六十四首
11   卷四
12   (續卷三)
13   卷五
14   (續卷四)
15   卷六
16   五言四韻一首
17   西江月十二首
18   卷七
19   西江月(續卷六)
20   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序
21   天台真人張平叔作《悟真》詩百餘篇行於世,識者謂《參同》之後纔有此書。予閑中雖頗涉蠟,然未能識其妙處。雲峰夏宗禹自永嘉來游幔亭,示余所為《悟真講義》,章剖句析,讀之使人煥然無疑。顧方掩關謝賓客,不能從君從容咨叩,以盡其妙。然以君之為人,材智磊落,蓋嘗入山東幕府,奉檄走燕齊間,功名之志銳甚。年未五十,顧欲捐棄軒冕,從安期、羨門為海山汗漫遊,其亦太蚤計矣。予頃聞道家言,學仙至難,唯大忠大孝,不竢修鍊而得。其說渺茫荒恍,未易測知,然使天上真有仙人,必忠臣孝子為之,非可幸而致也。今以君之才,雖不求用世,將有不吾置者,勉為明時植立功業,報國榮家,忠孝兩盡,然後從君鼻祖夏黃公戲橘中遨商山,無不可者。君又有《陰符講義》諸書,留茂港樓賜叔已為之序引,故不復云。於時寶慶三年冬至後三日建安真德秀序。
22   吾鄉諸儒以經學見推,文翰自命者,多矣,未有能傳張平叔《悟真》訣者。夏君宗禹迺獨因祕受坐進此道,斯亦異矣。君少有奇抱,謂功名抵掌可致。自其二十年間,徧入應賈許三師,幕且與苟夢玉同艱難,繇青齊,跨太行,深入韃境,極其勞瘁。既而事與願違,始屏邇絕口不復道,著為《藥鏡》、《陰符》、《悟真》三書,羽流至有投誓而願受業者。予嘗誌君古人功成名遂,如泛五湖,從赤松遊者,迄無一字可傳,君今得無以言為累耶。君對以吾非自能高舉遠引者,推吾之志將盡,欲天下後世人皆能返老還童,出凡入妙而後已,吾何愛於言也。此論尤高,宜加敬歎。時紹定初元仲春祕書少監永嘉曹叔遠序。
23   何以為道皆本諸身,長生不死之藥,誰能於吾身之外得之。坎、離、震、兌,吾身之物也。金、木、水、火,吾身之物也。交梨、火棗,吾身之英。瓊漿、玉液,吾身之精。千形萬狀,不出吾身,惟常人知方保護之術,不能運化。至人獨有顛倒之法,故守真抱一,龍從火裹出,虎向水中生。不顛不倒,何以成道。七返、九還,妙品也。八歸、六居,神品也。張平叔知之,夏宗禹知之,壽張老人望洋而歎者也。紹定初元孟冬吉日祕書郎中四明張宓子伏序。
24   洞真部玉訣類
25   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
26   經名: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七卷,南宋夏元鼎撰。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27   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卷之一
28   雲峰散人永嘉夏宗禹著
29   七言四韻詩一十六首以象二八一斤之數
30   不求大道出迷途,縱負賢材豈丈夫。
31   百歲光陰石火爍,一生身世水泡浮。
32   唯貪利祿求榮顯,不顧形容暗頓枯。
33   試問堆金等山嶽,無常買得不來無。
34   《西山會真記》曰:名利不可不求之,自有定分,識破者自無縈絆。恩愛不可不作,作之自有綠業,識破自無牽纏。況人生百歲,七十者希,夢幻泡影,曾無定據,昧者徒知利祿榮顯,堆金積玉,以為永久享用,殊不知形容暗頓,難買無常,溘然朝露之時,則利祿堆金於我何益哉?惟大道有常,超出物表,不生不滅,無去無來。其在世也,視物無心。其厭世也,棲神有道。利祿不可汨,金玉不可汙,歲月不可老,無常不可來,豈不誠大丈夫哉。不然古聖何以曰神仙可以學得,不死可以力致乎。
35   人生雖有百年期,壽夭窮通莫預知。
36   昨日街頭猶走馬,今朝棺裹已眠屍。
37   妻財拋下非君有,罪業將行難自欺。
38   大藥不求爭得遇,遇之不鍊更愚癡。
39   生死晝夜,理勢之常。惟以道自持,則雖死猶生,況神仙長生不死者乎。故斬聞道,夕死可矣。非謂其聞道而反得速死也,蓋雖死猶生也。尸解飛升,謂其有幻化也,蓋神仙能出死入生者也。昧者不知,徒馳騖於利慾之場,朝不保暮,妻財棄去,罪業隨身,平叔深憫之也。苟或知之,則必求大藥以免是息可也。然是藥非外求也,所謂人人自有長生藥者也,特不遇師以指明之耳。儻或通師而復不能修鍊,則石火光陰,易於生老病死,豈不愚癡也哉。
40   此法真中妙更真,都綠我獨異於人。
41   自知顛倒由離坎,誰識浮沉定主賓。
42   金鼎欲留朱裹汞,玉池先下水中銀。
43   神功運火非終旦,現出深潭日一輪。
44   《悟真》之詩代太上宣明金丹祕旨,然首二篇止勸世,其實此篇為談玄之首。解注者不知幾人,皆不能推明其蘊。何以指迷後學,無他,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真師莫強猜也。夫真中之妙,妙中之真,學者以為形容大道之助語耳。不知金丹玄奧,正欲別於真凡。得其真者,與天地合德。造其妙者,雖鬼神莫知。或墮於凡,則悖道傷生矣。《雲房》曰:些子天機論炁精,此真真外更無真。《藥鏡》曰:從緣得至真,能顯化通神。故平叔拳拳以真凡為訓,既曰不識真鉛正祖宗,又曰好把真鉛著意尋。既曰若要真鉛留汞,又曰內有天然真火,與夫用鉛不得用凡鉛,用了真鉛也棄捐,無非使人別真凡之異,是明道之本,乃修金丹之門戶,烏可略而不思哉。且離南、午也,為陽為火。坎北、子也,為陰為水。陽火炎上,陰水潤下,上下若聧而不交也。然離中一爻為耦,是外陽內陰之象,則陰負陽而趍下,陰降而陽亦降矣。《坎》中一爻為奇,是外陰內陽之象,則陽負陰而趁上,陽升而陰亦升矣。雖然此陰陽升降之義,非顛倒坎離法也,世人徒泥於此,往往以心為離,以腎為坎,使心腎相交,水火既濟,便執為金丹作用,非也,此特安樂法也。蓋心腎有形有質,有盛有衰,何以為道。惟神仙能虛坎實離,峽為顛倒之法。何者,太極未判,有物混成,孰為離,孰為坎。自天一生水,地二生火,水火既分,坎離始畫。故二陰抱一陽,為坎 ,坎中滿,外象水也,而陽火生於其中,神仙必鍊此陽以虛其中,而起其火為金丹之用。二陽抱一陰為離 ,離中虛外象火也,而陰水生於其中,神仙必鍊此陰,以實其中,而聯其爻為純陽之體。故坎之虛則為坤 ,離之實則為乾 。此乾道變化,各正性命,取將坎位心中實,點向離官腹裏陰者是也。若夫心腎相交,水火既濟,何關於此哉。至於浮沉賓主之說,尤非寓言,是人身有物,一浮一沉,一賓一主,氣脉潛通,曾無間斷。苟沉者一損,則浮者亦損矣。為主者一虧,則為賓者亦虧矣。是以欲留朱汞於金鼎,必先下水銀於玉池,則根榮而末茂,源深而流長者也。然而汞、鉛二物不能自為造化,必假神功之火抽添運用,方得玄珠成象,赫赤成丹,曾不終朝,道果圓就矣。海蟾公曰:沉歸海底去,抱出日頭來。豈非深潭日輪之現矣。得道如此,則信我獨異於人也。
45   此篇說盡金丹骨髓,漏泄天機,學者能因文解義,則目擊道存,不在三千六百門矣。
46   虎躍龍騰風浪麤,中央正位產明珠。
47   果生枝上終期熟,子在胞中豈有殊。
48   南北宗源翻卦象,晨昏火候合天樞。
49   須知大隱居廛市,休向深山守靜孤。
50   龍,陽物也。虎,陰物也。陰陽交媾,託喻龍虎,片餉工夫,玄珠產於正位。正位者,乃黃中通理之位也。譬猶果生枝上,子在胞中,炁候周天,自然誕熟。南北宗源,翻成卦象,即是前說顛倒坎離之義。道光曰面南看北斗,定裹採真鉛者是也。晨昏火侯,合於天樞,即朝屯暮蒙,與天地合德,無非自然時候,不在坐守庚申,吐納子午也。得此道者,無貴無賤,無市無山,志士若能修鍊,不妨在市居朝也。王鼎真人曰:坎虎、離龍、龜精、鳳髓,知君已悟丹頭,風燈難保,宜早向前修。不在存心想腎,亦非干孤坐巖,陬君知否,眼前有藥,朝夕自沉浮,陽精能捉住些兒,妙處豈假多求。望曲江澄淨,神水西流,金木無令間膈,陽魂與陰魄相投。鴻濛內一輪紅日光耀,鼎中收。
51   黃芽白雪不難尋,遠者須憑德行深。
52   四象五行全藉土,三元八卦豈離壬。
53   鍊成靈質入難識,消盡陰魔鬼莫侵。
54   欲向人間留秘訣,未逢一箇是知音。
55   黃芽白雪乃古聖九品上丹,取元君木精,以水火鼎器,不計歲月,久久鍊養,自然英華結瑞,離於砂汞凡質,可謂從無入有,超凡入聖。服之改形換骨,便可飛升,世人安能識此寶乎。以人身內丹言之,亦有此二寶也,但其福薄行淺者,俯仰有愧,未易得此。故平叔既勉達道者須修陰功陽德,契合天地,而復指其不難尋之路,謂四象五行皆藉於土,三元八卦不離於壬。豈非以土生黃芽而壬生白雪也,且土位居中,其色黃,以青龍之木、白虎之金、朱雀之火、玄武之水,無土不能全其造化,是土為五行之主,滋生萬物。呂仙曰震雷發動山頭雨,漸澆灌黃芽出土者也。壬居水位,因金生之,其色白,其氣寒。若天、地、人之三元,乾、坤、艮、巽、坎、離、震、兌之八卦,皆不能離於壬水。水為金丹之母,壬又為子之初,是一陽纔動作丹時也。古歌曰:修道必水府求玄,虛室生白,則白雪自壬而生也。人能鍊此靈寶,銷盡陰魔,雖父子不傳,信人難識也。杳冥莫測,信鬼莫侵也。雖然人見說土生黃芽,便認以脾為中土。壬生白雪,便認以腎為壬水。殊不知脾腎乃有質之物,譬如砂汞亦有質之劑,何以為變化之靈。修丹之士內固不可拾脾腎,外亦不可去汞砂,要知黃芽、白雪乃出於形質之外,謂之無中有、有中無,玄中玄、妙中妙,不可思議也。世人爭名奪利,荒淫酒色,雖一小安樂法尚不行持,欲求大道知音、金丹祕訣亦憂憂乎難矣。
56   人人盡有長生藥,自是愚迷枉擺拋。
57   甘露降須天地合,黃芽生要坎離交。
58   井蛙應為無龍窟,籬鷃爭知有鳳巢。
59   藥熟自然金滿屋,何須尋草學燒茆。
60   天地媾精而生物,男女媾精而生人。其生生化化、本本原原,無仙無凡、無貴無賤,皆受一點真陽之炁,自當三才並立而長生住世也。惟人之愛河慾海流浪滋深,晝夜擺拋尾間,不禁一時恣情快樂,那知百歲修真,真愚迷,亦甚矣。故平叔憐之,謂長生之藥,人身自有,甘露,黃芽即其實也。自天炁下降,地炁上騰,冲和薰蒸,則甘露降矣。離納戊土,坎納己土,水火往來,會於中黃之位,則黃芽生矣。此非身外事也,而下士聞道,必大笑之。亦如井蛙寸跳於勺水,籬鷃卑飛於蒿萊,不知滄海有龍官、鄧林有鳳巢,何足責哉。惟有道者修此大藥,時飲甘露,日探黃芽,火候抽添,周天數足,則回陽換骨,神光發現,金相端嚴,與道合真矣。陰真人曰:到得黃芽處,黃金滿我家。何必尋草燒茆,以變外爐之物哉。
61   好把真鉛著意尋,莫教容易度光陰。
62   但將地魄擒朱汞,自見天魂制水金。
63   可謂道高龍虎伏,堪言德重鬼神欽。
64   已知壽永齊天地,煩惱無由更上心。
65   金丹大道不出鉛汞二物,舉世無人知者,何也。太上曰:以鉛為君,以汞為臣。鉛若不真,汞亦難親。古歌曰:只恐鉛不真,鉛真藥自成。世人往往以鉛者,北方正炁一點陽精是也。殊不知其中有真有凡,真者與天地合德,凡者與犬彘同行。况鉛、汞雖分,其本一物。鉛能生汞,汞復生鉛,七反還丹是也。苟不著意推尋,求師訪友,得其金篦刮膜,則生老病死實蹉跎於石火光陰中矣。儻若知此,則將天魂、地魄、金鉛、火汞互相制伏,則道德可修矣。蓋天之魂為陽、為日、為火、為汞,地之魄為陰、為月、為水、為鉛,皆鉛、汞異名也。但以地魄擒制火汞,是陰能制陽也。以天魂制伏水金,是陽能伏陰也。一陰一場之謂道,日月交合之謂丹。則道何患不高,德何患不重。雖幽顯異類,自可伏龍虎而欽鬼神矣。宜其壽齊天地,超出物表,何有塵世之憂惱哉。
66   休鍊三黃及四神,若尋眾草更非真。
67   陰陽得類歸交感,二八相當自合親。
68   渾底日紅陰怪滅,山頭月白藥苗新。
69   時人要識真鉛汞,不是凡砂及水銀。
70   三黃者,雌黃、雄黃、硫黃者也,兼以水銀、珠丹砂則四神也。眾草,乃燒鍊之藥,皆外丹作用。世人不能守真抱一,反求諸己,內竭精氣,外服靈丹,是揚湯止沸,抱薪救火,未有能生者也。固非謂丹不靈,服之無益也。平叔曰裏面若無真種子,猶將水火煮空鐺是也。且三黃四神乃真仙內丹已成,積功累行,厭居塵世,將欲解化,奈何軀殼本是父母遺體,因其精血臭腐,生為神奇,必當賴外丹點化,使之改形換骨,補足陽神,方能乘虛步氣,跨鶴騰雲。今聲色凡流以多資而鍊藥,以虛憊而求助,謂之陰陽得類可乎,謂之二八相當可乎。蓋有內丹方服外丹,以我純陽之身,賴彼純陽之劑,是得類也。譬若以我之半斤,稱彼之八兩,是相當也。如此則潭底之日赫赤輝光,山頭之月恍惚有象,正是一浮一沉,氣豚相通,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時人要識此理,當求真鉛、真汞,不用凡砂、水銀也。
71   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卷之一竟
72   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卷之二
73   雲峰散人永嘉夏宗禹著
74   不識玄中顛倒顛,爭知火裏好栽蓮。
75   牽將白虎歸家養,產箇明珠似月圓。
76   謾守藥爐看火候,但安神思任天然。
77   群陰剝盡丹成熟,跳出凡龍壽萬年。
78   玄妙顛倒之說,其義詳於前矣。火裏栽蓮。,雖平叔以外事託喻,其實是內丹作用工夫。學者不得師傳,謾勞註解。且蓮生於水,火生於木,今以水中之物而種於火,豈理也哉。亦以人身中一物如蓮之狀,生於真陽之火,雖曰火也,其實水也。雖曰水也,其實火也。以水言之,則不流濕、不潤下。以火言之,則不炎上、不就燥。火氣藏於水,名曰內陽。水氣藏於火,名曰內陰。陰陽聚精於水火,故有象如蓮之質。其蓮栽種成熟,千變萬化,或甜如蜜、大如橘者,此蓮也。果生枝上,子在胞中者,亦此蓮也。以至為交梨、火棗,千名萬字,總是金丹之表德也。惟栽蓮得法於內,則其象自形於外也。白虎,金精也。吾能養之於家,不使猖狂,則金精之晶光發現,乃虛室生白,玄珠成象,故如月之圓也。修丹之士但知外丹火候在藥爐,不知內丹火候在一己。聖人傳藥不傳火,不將火候著於文,故平叔使之守真抱一,以契天地造化,自然陰陽升降,若合符節。群陰剝盡,體為純陽,不生不滅,超出物表,何樊籠之可拘,何壽數之可期耶。
79   學仙須是學天仙,唯有金丹最的端。
80   二物會時情性合,五行全處虎龍蟠。
81   本因戊己為媒娉,遂使夫妻鎮合歡。
82   只候功成朝玉闕,九光霞裏駕翔鸞。
83   鍾、呂問道曰:人中修取仙,仙中升取天。夫仙一也,胡為復有升天之間乎。蓋純陰而無陽者,鬼也。純陽而無陰者,仙也。陰陽相雜者,人也。惟人可以為鬼,可以為仙。然仙有五等,一曰天仙,二曰神仙,三曰地仙,四曰鬼仙,五曰人仙。其天
84   仙何修而政哉,非法、非術、非氣、非力,惟積德累行以修金丹而已。金丹者何,不過二物交會,五行純全,長生久視而為仙也。太上曰:恍恍惚惚,其中有物。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是二物者,乃日月、魂魄、陰陽媾精,體天法象,於交會之時,感而遂道。夫情性之妙,所謂一月三旬一遇逢者是也。若五行者,乃金、木、水、火、土,心、肝、脾、肺、腎,攢簇其精英,不用其形質,使其無一或虧,陰陽畢備,自然龍虎蟠旋,精神威猛,可以禦外魔,可以衛大道。探本尋源,三物豈能自合,五行豈能自全,只因戊己之土坐於中官,勾引東西,不令間隔,所謂金木交並,水火交媾,如夫妻之歡合,此自媒娉之力也。以此修為於無之中,成象於罔象之際,積日累月,廣修陰功,冥契天地,自然體歸純陽,白日飛升,上朝玉皇於金闕,下跨綵鸞於紫霄,翱翔九震之光,遊行八極之表。學仙端的之效,豈非天仙為上乎。
85   要知產藥川源處,只在西南是本鄉。
86   鉛見癸生須急採,金逢望遠不堪嘗。
87   送歸土釜牢封閉,次入流珠配廝當。
88   藥重一斤須二八,調停火候託陰陽。
89   《易》曰:西南得朋,東北喪朋。蓋西南坤位也,即日月魂魄相需之方也。每月晦之,三十日當昧爽時,月出於乙,日出於甲,甲乙相合,故曰西南得朋。是夜月華無跡,故曰東北喪朋。今平叔乃日產藥川源,只在西南之地,豈非以月出於坤,震符始受 ,是坤一變而為震,月之陽魂初生,故能懸象著明,所謂三日庚生兌戶開,黑銀出白銀來。又曰:山頭月出藥苗新,即其川源所產也。然月雖是太陰之精符,證金水,實竊陽晶以為明。究其天一所生之水,非金鉛不能生之,故金旺則水生,月圓則潮大。今乃採此鉛於癸生之時,是母隱子胎,吾能採之以為金丹之用,正一陽纔動作丹時也。若金逢望遠,則月過十五以後始生魄矣,其魄屬陰,自十六日至三十日,則魄滿魂虧,陽衰陰盛,不堪嘗也。既不堪嘗望遠之金,當急探癸生之鉛,是水中金一味,吾得之矣,當送歸土釜之中官,以流珠配之,以火候鍊之。封閉牢實,不使有飛走之患。斤兩停勻,不使有偏勝之失。金丹何慮不成。《參同契》曰:汞日為流珠,青龍與之俱,舉東以合西,魂魄自相拘。上弦兌數八,下弦數亦八,兩弦合其精,乾坤體乃成。二八應一斤,易道正不傾。良與此詩合同也。
90   莫把孤陰為有陽,獨修此物轉羸。
91   勞形按引皆非道,鍊氣餐霞更是狂。
92   舉世謾求金汞伏,何時得見虎龍降。
93   勸君窮取生身處,返本還原是藥王。
94   三五者,十五也。以一加之,得十六也。十六即二八之數。古今求道之士,或以二八為卯酉,或以二八為一斤。殊不知金丹大道不出五行造化,五行造化不逃天地大數。何以明之,蓋以二合八,其數為十。十之為數,總括五行之祕,彌綸天地之經。是知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此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無非生成之大數。神仙之隱語,故不曰十,而曰二八。不曰十六,而曰三五一。古今學者如牛毛,而達者如麟角。信乎,明此道者實稀也。雖然天地生成之數不出於十,而五行造化之妙叉歸於五。蓋以五為土數,土為丹祖。以東三之木,南二之火,歸於陽位,同成於五。北一之水,西四之金,處於陰位,亦成於五。至戊己自以五數而生土。今平叔不言四象合和、五行攢簇,而獨言三家相見者,何也。蓋金、木無令間隔,得土居中而為媒婆,是三家也。水、火運化為既濟,得土居中而為勾般,亦三家也。所謂遇土卻成三姓,若無戊己不成丹也。嬰兒結於三家,即是無中養就兒也。雖然嬰兒之結,豈自外來,皆由太一之真、先天之氣,返本還原,歸於自己而已。其初也,天施地生,得父母之遺體,以十月而胎養生身。今也,返本還原,奪陰陽之造化,亦以十月而超凡入聖也。玄中玄,妙中妙,非塵凡所可測也。此平叔《悟真》祕旨,露於三五一之詩,學者不遇仙師,妄亂穿鑿,予不揆詳解以發明之,或者咎其言下漏泄為多,予應之曰:嗜茶者不入酒肆,好色者不樂清齋,凡流俗子隨業有蠹,不可以一律化也。使其昧於性命之學,雖以黃老為師,孔顏為友,耳提面命,彼無冰炭者幾希,視五言為何用。儻夙生靈骨,得此筌蹄,因文解義,則知心千載,晤對萬里,何幸如之。所謂操百金遊市而失之途,有得而用者,五金為不失也。或者無語,卒敬書十六篇詳解,以破天下之迷。
95   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卷之二竟
96   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卷之三
97   雲峰散人永嘉夏宗禹著
98   絕句詩六十四首以應六十四卦之數
99   先把乾坤為鼎器,次將烏兔藥來烹。
100   雲房《指玄篇》曰:涕睡精津氣血液,七者元來盡屬陰。若將此物為仙質,怎得飛神貫玉京。又曰:四大一身皆屬陰,不知何物是陽精。有綠得遇明師指,得道神仙在只今。二詩指迷後學,何其深切著明耶。今釋氏頑空,飽座面壁,以為絕色慾,保精氣,可以造道。吾見其形癢體弱,轉加贏,鍾嗚漏盡,終為陰靈善爽鬼而已。甚而學道無知者,亦徒熊頸烏伸,餐霞服氣,或指心腎為金汞,肝肺為龍虎,皆是盲修瞎鍊,不識真陽祖宗,何以返本還原得成大藥耶。雖然于入道之初,密察人之一身,不過涕、唾、精、津、氣、血、液,心、肝、脾、肺、腎,內外滋養成此幻軀,豈可皆謂屬陰。拾此之外,寧復有真陽為何物乎。私心甚不愜。雲房之論,凡二十年閒,親閱《道藏》,請問九流,所謂道人拜了千千箇,盡說吞津並嚥唾。舉世無能釋此疑者,及《觀靈源大道歌》又只說此物元來無定位,隨時變化因心意。在體感熱則為汗,在鼻感風則為涕,在腎感合則為精,在眼感悲則為淚,亦不說真陽是何物色。又看《太上七寶無漏經》,亦曰凡欲養神先養氣,養氣先養淚,養淚先養涕,養涕先養唾,養唾先養血,養血先養精,養精先養液,養液先養水。水是華池津液,元炁之精,在口中舌竅者,亦不說陽精之實。愈使人心意迷惑,雖質諸鬼神而無所次。但見獨修此物,果致尫贏。或心躁而煩,或隨便而濁,或腰重而拘,或無夢而漏。導引吐納,夜以繼日,容或少康。苟因冗而廢,則百病交攻,藥餌並進。非徒無益,反大害焉。旁觀者竊笑,同道者亦退志而已。惟予下愚不移,信道愈堅,鈴謂上聖前賢垂世立教,豈可有誤後人。只是吾身踐履不實,師授不真,毅然脫去樊籠,遍歷名山洞府,默禱幽冥,求竟玄指。忽於龍虎山先感異夢,次於祝融峰遭遇聖師,其詳已具遇仙本末,果得真陽秘訣,可以攝伏四大一身之陰,非精非氣,非腎非心,非涕非唾,非血非液。生身處此物先天地生,沒身處此物先天地沒。金、木、水、火、土之五行攢簇於此,心、肝、脾、肺、腎之五臟鍾靈於此,涕、唾、精、津、氣、血、液之七物結秀於此。其大也,天地可容。其小也,纖塵不納。其用也,無內無外。其得也,無聖無凡。百姓日用而不知,聖人能究其本原。苟得七返九還之妙,可以為藥之王,為道之本,則群陰之物,周流四體,如子戀母,自然不去。心亦不躁,便亦不燭,腰亦不重,夢亦不漏。神氣混融,精光映物,何有於尫羸之患。目如電閃,髭如漆黑,心靈能先知,酬酢萬事不倦。金汞自然伏,龍虎自然降。不在抽筋拔骨,吐故納新,自然與天地合德,與日月合明,與四時合序,與鬼神合其吉凶。信乎,我有些子神仙術,不在三千六百門也。玄哉妙哉,非盟天告地,父子不傳。違者天禍人刑,無所禱也。
<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