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章节目录

免费在线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

百战奇略-明-刘基(文本)
< 1 2 3 4 5 >
行号
1 百战奇法
2 计战
3 凡用兵之道,以计为首。未战之时,先料将之贤愚,敌之强弱,兵之众寡,地之险易,粮之虚实。计料已审,然后出兵,无有不胜。法曰:“料敌制胜,计险阨远近,上将之道也”。①
4 汉末,刘先主在新野,三往求计于诸葛亮。亮曰:“自董卓以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民附,贤能为之辅,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览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治;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帅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先主曰:“善。”后果如其计。
5 谋战
6 凡敌始有谋,我从而攻之,使彼计衰而屈服。法曰:“上兵伐谋。”①
7 春秋时,晋平公欲伐齐,使范昭往观齐国之政。齐景公觞②之。酒酣,范昭请君之樽酌③。公曰:“寡人之樽进客。”范昭已饮,晏子彻④樽,更为酌。范昭佯醉,不悦而起舞,谓太师⑤曰:“能为我奏成周之乐⑥乎?吾为舞之。”太师曰:“瞑臣⑦不习。”范昭出。景公曰:“晋,大国也。来观吾政,今子怒大国之使者,将奈何?”晏子曰:“范昭非陋于礼者,且欲惭吾国,臣故不从也。”太师曰:“夫成周之乐,天子之乐也,惟人主舞之。今范昭人臣,而欲舞天子之乐,臣故不为也。”范昭归报晋平公曰:“齐未可伐,臣欲辱其君,晏子知之;臣欲犯其礼,太师识之。”仲尼[闻之]曰:“不越樽俎⑧之间,而折冲千里之外,晏子之谓也。”
8 「注释」
9 ①上兵伐谋:语出《孙子兵法。谋攻篇》。意思是,用兵的上策是以谋略挫败敌人的战争图谋而获得胜利。
10 ②觞:古代盛酒器。这里作动词,以酒招待。
11 ③樽酌:樽,盛酒器,酒杯;酌,斟酒、饮酒的意思。
12 ④彻:通“撤”。
13 ⑤太师:同“大师”。这里指古代乐官之长。
14 ⑥成周之乐:周天子所享用的乐曲。
15 ⑦瞑臣:瞑,瞎子。春秋晋国著名乐师师旷生而目盲,善辨声乐。齐国乐官太师以“瞑臣”自称,自谦之意,未必也是盲人。
16 ⑧樽俎:盛酒肉的器具。樽以盛酒,俎以置肉。这里代指筵席。
17 间战
18 凡欲征伐,先用间谍,觇①敌之众寡、虚实、动静,然后兴师,则大功可立,战无不胜。法曰:“无所不用间也。”②
19 周将韦叔裕,字孝宽,以德行守镇玉壁。孝宽善于抚御,能得人心,所遣间谍入齐者,皆为尽力。亦有齐人得孝宽金货者,遥通书疏③。故齐动静,朝廷皆知之。齐相斛律光,字明月,贤而有勇,孝宽深忌之。参军曲严颇知卜筮④,谓孝宽曰:“来年东朝⑤必大相杀戮。”孝宽因令严作谣歌曰:“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⑥百升,斛也。又言:“高山不推自隤,槲树不扶自竖。”⑦令谍人多赍此文,遗之于邺⑧。祖孝徵与光有隙,既闻更润色之,明月卒以此诛。周武帝闻光死,赦其境内,后大举兵,遂灭齐。
20 「注释」
21 ①觇,窥看,引申谓侦察。
22 ②无所不用间也:语出《孙子兵法。用间篇》。意思是,无时无处不可使用间谍。间,间谍。
23 ③书疏:即“书翰”,书札之类;这里指书面情报。
24 ④卜筮:古时一种占卜的迷信活动,以龟甲占卜吉凶的称“卜”,以蓍草占卜吉凶的称“筮”。
25 ⑤东朝:指北齐。因北齐位于北周之东,故称东朝。
26 ⑥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百升(计十斗)为一斛,影射斛律光之“斛”;明月,即斛律光的字;长安,即北周的都城。这两句话的意思是:斛律光要当皇帝,并将归顺北周。
27 ⑦高山不推自隤,槲木不扶自立:语见《周书。韦孝宽传》。高山,喻指北齐高氏政权;隤,坠落,崩溃;槲木,槲与“斛”同音,喻指斛律光。这两句话的意思是:北齐高氏统治即将垮台,斛律光就要取而代之。
28 ⑧邺:北齐都城,位于今河北临漳县西南。
29 选战
30 凡与敌战,须要选拣勇将、锐卒,使为先锋,一则壮其志,一则挫敌威。法曰:“兵无选锋曰北。”①
31 建安十二年,袁尚、熙奔上谷郡,[引]乌桓数入塞为害。曹操征之。夏五月,至无终;秋七月,大水,傍海道路不通。田畴请为乡导,公从之,率兵出卢龙塞,水潦,道不通,乃堑山堙谷②五百余里,经白檀,历平刚、鲜卑庭,东陷柳城。未至二百里,虏方知之。尚、熙与蹋顿、辽西单于楼班、右北平单于能臣抵之等将数万骑逆军。八月,登白狼山,卒与虏遇,众甚盛。公辎重在后,被甲者少,左右皆惧。公登高,望虏阵不整,乃纵兵击之,使张辽为先锋,虏众大溃,斩蹋顿及名王以下,胡、汉降者二十余万口。
32 「注释」
33 ①兵无选锋曰北:语出《孙子兵法。地形篇》。意思是,用兵打仗没有勇将精兵担任先锋而遭到失败的,就叫作“北”。选锋:由精选的士卒组成的先锋部队。北,败北。
34 ②堑山堙谷:挖山填谷。堑,挖掘。堙,填充,堵塞。
35 步战
36 凡步兵与车骑战者,必依丘陵、险阻、林木而战则胜。若遇平易之道,须用拒马枪①为方阵,步兵在内。马军、步兵中分为驻队、战队。驻队守阵,战队出战;战队守阵,驻队出战。敌攻我一面,则我两哨出兵,从旁以掩之;敌攻我两面,我分兵从后以捣之;敌攻我四面,我为圆阵,分兵四出以奋击之。敌若败走,以骑兵追之,步兵随其后,乃必胜之方。法曰:“步兵与车骑战者,必依丘陵、险阻,如无险阻,令我士卒为行马、蒺藜。”②
37 《五代史》:晋将周德威为卢龙节度使,恃勇不修边备,遂失榆关之险。契丹每刍牧③于营、平之间,陷新州,德威复取不克,奔归幽州。契丹围之二百日,城中危困。李嗣源闻之,约李存审步骑七万,会于易州救之,乃自易州北行,逾大房岭,循涧而东。嗣源与养子从珂将三千骑为先锋,进至山口,契丹以万骑遮其前,将士失色;嗣源以百骑先进,免胄扬鞭,胡语谓契丹:“汝无故犯我疆场,晋王命我将百万骑众,直抵西楼,灭汝种族。”因跃马奋挝,三入其阵,斩契丹酋长一人。后军齐进,契丹兵却,晋兵始得出。李存审命步兵伐木为鹿角阵,人持一枝以成寨。契丹环寨而过,寨中发万弩齐射之,流矢蔽日,契丹人马死伤塞路。将至幽州,契丹列阵待之。存审命步兵阵于后,戒勿先动,令羸兵④曳柴、燃草而进,烟尘蔽天,契丹莫测其多少;因鼓入战,存审乃趋后阵,起而乘之,契丹大败,席卷其众自北山口遁去,俘斩万计,遂解幽州之围。
38 「注释」
39 ①拒马枪:古代作战中使用的一种能移动的障碍物,系以木头做成人字横架,将枪头穿在横木上,使枪尖向外,设于要害处,主要用以防御骑兵突击,故名拒马枪。
40 ②步兵与车骑战者,必依丘陵、险阻,如无险阻,令我士卒为行马、蒺藜:语出《六韬。犬韬。战步第六十》。意思是,步兵与车骑兵作战,必须凭据丘陵、险要地形列阵,如无险要可资利用,就令我士卒制作行马、木蒺藜作为屏障阻挡进攻之敌。行马、蒺藜,古代作战中使用的防御工具。
41 ③刍牧:割草放牧④羸兵:老弱残兵。羸,瘦,弱。
42 骑战
43 凡骑兵与步兵战者,若遇山林、险阻、陂泽之地,疾行急去,是必败之地,勿得与战。欲战者,须得平易之地,进退无碍,战则必胜。法曰:“易地则用骑。”①
44 《五代史》:唐庄宗救赵,与梁军相拒于柏乡五里,营于野河北。晋兵少,梁将王景仁所将兵虽多,而精锐者亦少。晋军望之色动。周德威勉其众曰:“此汴、宋佣贩耳。”退而告之[庄宗曰:“梁兵甚锐,未可与争,宜少退以待之。”]庄宗曰:“吾提孤兵出千里,利在速战,今不乘势而急击之,使敌知我众寡,则计无所施矣。”德威曰:“不然,赵人皆能城守而不能野战;吾之取胜,利在骑兵,平原旷野,骑兵之所长也。今吾军于河上,迫近营门,非吾用长之地也。”庄宗不悦,退卧帐中,诸将无敢入见者。德威乃谓监军张承业曰:“王怒老将。不速战者,非怯也。且吾兵少而临贼营门,所恃者一水隔耳。使梁得舟筏渡河,吾无类②矣。不如退军鄗邑,诱敌出营,扰而劳之,可以策胜也。”承业入言曰:“德威老将知兵,愿无忽其言。”庄宗遽起曰:“吾方思之尔。”已而,德威获梁游兵,问景仁何为?曰:“治舟数百,将以为浮梁。”德威乃与俱见。庄宗笑曰:“果如公所料。“乃退军鄗邑。德威乃遣骑三百扣梁营挑战,自以劲兵三千继之。景仁怒,悉以其军出,与德威转斗数十里,至于鄗南,两军皆阵。梁军横亘六、七里。庄宗策马登高望而喜曰:“平原浅草,可前可却,真吾制胜之地也。”乃使人告德威曰:“吾当为公[先,公可继进。]”德威谏曰:“梁军轻出而远来,与吾转战,其来既速,必不暇赍粮糗③;纵其能赍,有不暇食,不及日午,人马饥渴,其军必退。退而击之,必获胜焉。”至申时,梁军中尘起,德威鼓噪而进,梁军大败。
45 「注释」
46 ①易地则用骑:语出《通典。兵十二》引李靖语。意思是,在平坦开阔地域作战,就要使用骑兵部队。易地,平坦开阔地域。
47 ②无类:犹言无遗类,谓无幸存者。
48 ③糗:炒熟的米麦等食物,即干粮。
49 舟战
50 凡与敌战于江湖之间,必有舟楫,须居上风、上流。上风者,顺风,用火以焚之;上流者,随势,使战舰以冲之,则战无不胜。法曰:“欲战者,无迎水流。”①
51 春秋,吴子伐楚。楚令尹卜战,不吉。司马子鱼曰:“我得上流,何故不吉?”遂战,吴师败绩。
52 「注释」
53 ①欲战者,无迎水流:语出《孙子兵法。行军篇》。意思是,要与敌人水上交战,就不要逆流迎敌。
54 车战
55 凡与步、骑战于平原旷野,必须用偏箱、鹿角车为方阵,以战则胜。所谓一则治力,一则前拒,一则整束部伍也。法曰:“广地则用军车。”①。
56 晋凉州刺史杨欣失羌戎之和,为虏所没。河西断绝,帝每有西顾之忧,临朝而叹曰:“谁能为我通凉州讨此虏者乎?”朝臣莫对。司马督马隆进曰:“陛下若能任臣,臣能平之。”帝曰:“若能灭贼,何为不任,顾卿方略如何耳!”隆曰:“陛下若能任臣,当听臣自任。”帝曰:“云何?”对曰:“臣请募勇士三千人,无问所从来,率之鼓行而西,禀陛下威德,丑类何足灭者!”帝许之,乃以隆为武威太守。隆募〔限〕腰开弩三十六钧②,立标拣试,自旦至日中,得三千五百人。隆曰:“足矣。”隆于是率其众西渡温水,虏树机能③等以众万骑,或乘险以遏隆前,或设伏以截隆后。隆依八阵图作偏箱车,地广用鹿角车,路狭则为木屋施于车上,且战且前,弓矢所及,应弦而倒。转战千里,杀伤以千数。隆到武威,虏大人猝跋韩、且万能等率万金众归,隆前后诛杀及降附者数万。又率善戎没骨能等与木机能等战,斩之,凉州遂平。
57 「注释」
58 ①广地则用军车:语出《唐太宗李卫公问对》卷上:“地广则用鹿角车营”。意思是,在开阔地域作战,就要使用战车部队。
59 ②钧:中国古代重量单位之一。一钧为三十斤。
60 ③树机能:羌族的一个部落首领。下文的猝跋韩、且万能、没骨能等皆为羌族的部落首领。
61 信战
62 凡与敌战,士卒蹈万死一生之地,而无悔惧之心者,皆信令使然也。上好信以任诚,则下用情而无疑,故战无不胜。法曰:“信则不欺。”①
63 三国魏明帝自征蜀,归长安,遣司马懿督张郃诸军,雍、凉劲卒三十万,潜军密进,窥向剑阁。蜀相诸葛亮时在祁山,旌旗利器、守在险要,十二更下,在者八万②。时魏军始阵,幡兵③适交,参佐咸以贼众强盛,非力不制,宜权停下兵一月,以并声势。亮曰:“吾统武行师,以大信为本,得原失信④,古人所惜;去者束装以待期,妻子鹄立而计日,虽临征难,义所不废。”皆催令去。于是,去者皆悦,愿留一战;住者奋勇,思致死命。相谓曰:“诸葛公之恩,死犹未报也。”临战之日,莫不拔剑争先,以一当十,杀张郃,却司马懿,一战大克,信之由也。
64 「注释」
65 ①信则不欺:语出《六韬。龙韬。论将第十九》。意思是,为将帅者应当具备诚信而不欺诈的思想品格。
66 ②十二更下,在者八万:十分之二的人换防休息,留守阵地的只有八万人。
67 ③幡兵:幡,同“旛”,旌旗;幡兵,指正在换防的部队。
68 ④得原失信:得到原国而失掉信义。典出《左传。僖公二十五年》:春秋时,晋文公率兵围攻原国,预定三天攻下,但届期未克,晋文公即下令退兵。这时,有侦察人员从围城中出,向晋文公报告说:“原人准备投降了。”军吏也建议不要撤兵。晋文公说:“信,国家之宝也,民之所庇也。得原失信,何以庇之?所亡滋多。”于是,退兵三十里,而原国也归降了。
69 教战
70 凡欲兴师,必先教战。三军之士,素习离、合、聚、散之法,备谙①坐、作、进、退之令,使之遇敌,视旌麾以应变,听金鼓而进退。如此,则战无不胜。法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②
71 战国时,魏将吴起曰:“夫人常死其所不能,败其所不便。故用兵之法,教戒为先。一人学战,教成十人;十人学战,教成百人;百人学战,教成千人;千人学战,教成万人;万人学战,教成三军。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圆而方之,坐而起之,行而止之,左而右之,前而后之,分而合之,结而解之。每变教习,乃授其兵,是为将事。”
72 「注释」
73 ①备谙:万全(或全面)熟悉(或熟记)。
74 ②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语出《论语。子路第十三》。意思是,使用未经训练的民众去作战,就意味着白白抛弃他们的生命。
75 众战
76 凡战,若我众敌寡,不可战于险阻之间,须要平易宽广之地。闻鼓则进,闻金则止,无有不胜。法曰:“用众进止。”①
77 晋太元时,秦苻坚进屯寿阳,列阵淝水,与晋将谢元相拒。元使谓苻坚曰:“君远涉吾境,而临水为阵,是不欲速战。请君少却,令将士得周旋,仆与诸君缓辔而观之,不亦乐乎!”坚众皆曰:“宜阻淝水,莫令得上。我众彼寡,势必万全。”坚曰:“但却军,令得过,而我以铁骑数十万向水,逼而杀之。”融亦以为然。遂麾兵却,众因乱而不能止。于是,元与谢琰、桓伊等,以精锐八千渡淝水,石军拒张蚝,小退。元、琰仍进兵大战淝水南,坚众大溃。
78 「注释」
79 ①用众进止:语出《司马法。用众第五》。意思是,指挥大部队作战,可进就进,不可进就停。
80 寡战
81 凡战,若以寡敌众,必以日暮,或伏于深草,或邀于隘路,战则必胜。法曰:“用少者务隘。”①
82 《北史》:西魏大统三年,东魏将高欢渡河②,逼华州,刺史王罴严守,乃涉洛③,军于许原西。西魏遣将宇文泰拒之。泰至渭南,集诸州兵,未会。诸将以众寡不敌,请且待欢更西以观之。泰曰:“欢若至咸阳,人皆转搔扰。今其新至,可击之。”即造浮桥于渭南,军士赍三日粮,轻骑渡渭,辎重自渭南夹渭而西。十月壬辰,至沙苑,距齐军④六十余里。高欢率兵来会。候骑告齐兵至,泰召诸将议。李弼曰:“彼众我寡,不可平地置阵。此东十里,有渭曲,可〔先〕据以待之。”遂进至渭曲,背水东西为阵,李弼为右拒,赵贵为左拒。命将士皆偃戈⑤于葭芦之中,闻鼓声而起。日晡⑥,齐军至,望见军少,争进,卒乱而不成列。兵将交,泰鸣鼓,士卒皆起。于谨等以大军与之合战,李弼等率铁骑横击之,绝其军为二,遂大破之。
83 「注释」
84 ①用少者务隘:语出《吴子。应变第五》。意思是,使用小部队对敌作战时,务必选择险隘的地形条件。
85 ②河:古代黄河的专称。南北朝以前,称“河”或“河水”,隋唐以后称“黄河”。
86 ③洛:洛水④齐军:高欢之子高洋后代东魏称帝,改国号为齐,史称“北齐”,追尊高欢为神武帝。故这里又将高欢率领的东魏军称为齐军。
87 ⑤偃戈:伏兵,埋伏。
88 ⑥日晡:即午后申时,亦即十五至十七时。
89 爱战
90 凡与敌战,士卒宁进死,而不肯退生者,皆将恩惠使然也。三军知在上之人爱我如子之至,则我之爱上也如父之极。故陷危亡之地,而无不愿死以报上之德。法曰:“视民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①
91 战国魏将吴起为西河守,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乘骑,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卒母闻而哭之。或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也?”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②,遂死于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文侯以吴起用兵廉平,得士卒心,使守西河,与诸侯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
92 「注释」
93 ①视民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语出《孙子兵法。地形篇》:“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意思是,将帅对待士卒如同对待自己的爱子,士卒可以同将帅在危难中生死与共。
94 ②旋踵:旋转脚跟,引申为转身后退之意。
95 威战
96 凡与敌战,士卒前进而不敢退后,是畏我而不畏敌也。若敢退而不敢进者,是畏敌而不畏我也。将使士卒赴汤蹈火而不违者,是威严使然也。法曰:“威克厥爱允济。”①
97 春秋齐景公时,晋伐阿、甄,而燕侵河上,齐师败绩。[景公患之]。晏婴乃荐田穰苴,曰:“穰苴虽田氏庶孽②,然其人文能附众,武能威敌,愿君试之。”景公乃召穰苴,与语兵事,大悦之,以为将军,将兵捍燕、晋之师。穰苴曰:“臣素卑贱,君擢之闾伍之中,加之大夫之上,士卒未附,百姓不亲,人微权轻,愿得君之宠臣,国之所尊,以监军,乃可。”于是,景公许之,使庄贾往。穰苴既辞,与庄贾约:“旦日日中会军门。”穰苴先驰至军中,立表下漏③待贾。贾素骄贵,以为将己之军而己为监,不甚急,亲戚左右送之,留饮。日中而贾不至。穰苴则仆表决漏,入,行军勒兵,申明约束。[约束]既定,夕时,贾乃至。穰苴曰:“何为后期?”贾对曰:“不佞④,大夫亲戚送之,故留。”穰苴曰:“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阵约束则忘其亲,援桴鼓⑤之急则忘其身。今敌国深侵,邦内骚动,士卒暴露于境,君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垂于君,何谓相送乎?”召军正问曰:“军法期而后至者云何?”对曰:“当斩。”贾惧,使人驰报景公,请救。既往,未及返,于是遂斩庄贾以徇三军。三军皆震栗。久之,景公遣使持节救贾,驰入军中。穰苴曰:“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问军正曰:“军中不驰,今使者云何?”对曰:“当斩。”使者大惧。穰苴曰:“君之使不可杀之。”乃杀其仆、车之左驸、马之左骖⑥,以徇三军。遣使者还报,然后行事。士卒次舍⑦、井灶、饮食、问疾、医药、身自拊循⑧之。悉取将军之资粮,以享士卒,[身与士卒]平分粮食,最比⑨其羸弱者。三日而后勒兵。病者皆求行,争奋出为之赴战。晋师闻之,[为罢去;燕师闻之],渡河而解。于是,穰苴乃率众追击之,遂取所亡邦内故境,率兵而归。
98 「注释」
99 ①威克厥爱允济:语出《尚书。胤政篇》。厥爱,偏爱放任。允济,就能成功。意思是,威严的军纪克服了和个人偏爱,作战就能取得胜利。
100 ②庶孽:即庶子,旧时指妾所生之子。
<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