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章节目录

免费在线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

兵法心要-明-刘基(文本)
< 1 2 >
行号
1 兵法心要[明]刘基
2 内集
3  阵法总说
4  行军体要
5  下营择地
6  下营法
7  筑城营法
8  备夜战法
9  八阵法
10  旗法有八,附用金革法制
11  风后握奇垒篇
12  握奇外垒篇
13  合而为一篇
14  分而为八篇
15  平戎万全阵法
16  平戎万全阵图
17  常山蛇阵法
18  洞当阵法
19  中黄阵法
20  鸟翔阵法
21  握机阵法
22  虎翼阵法
23  衡阵法
24  方营图法
25  偃月营篇
26  偃月营法
27  裴绪营法
28  诸家军营九说
29  立枪营法
30  栊枪营法
31  柴营法
32  掘壕营法
33  车营法
34  木栅法
35  太白营篇
36  十将旗幡图禽五色五行例
37  阴阳队篇
38  天胜草教法
39  教旗篇
40  教弩篇
41 内集 阵法总说
42   夫善师者不阵,善阵者不战。此言伐谋制变,先声后实。《军志》素定,夺敌人之心,不待旗垒之相麾,兵矢之相接,而胜负之势决于前矣。其次则立部曲,度权谋,先偏后伍,弥缝其阙,用以乘机而佐胜,千古以来未之或改。大要在士卒训练,兵器坚良,号令以申之,赏罚以督之。因山川形势之宜,讲步骑离合之要。不嚣不隘,常以按阵而居,常以我逸而待彼劳,常以我治而待彼乱,常以我近而待彼远,常以我饱而待彼饥。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不动如山,难知如阴,振动如雷,侵掠如火,此则制胜之道也。
43   兵法曰:「以正合,以奇胜。」然则正者,阵也;奇者,无方以用变也。奇不得正,虽锐而无恃;正不得奇,虽整而无功。故必相交用,而后能百战百胜矣。故曰:「治众如治寡」,非令教不能;「斗众如斗寡」,非刑名不辑。三军之众,可使受敌而无败兵,非奇正不能成功。故有天阵、地阵、人阵,以象三才。有直阵、锐阵、曲阵、方阵、圆阵,以法五行。则其体易明,其习易成。古之兵法云:「言不相闻,故为金鼓;视不相见,故为旌旗。金鼓、旌旗,所以一人之耳目。耳目既一,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勇怯并用,出生入死,谁与我敌哉?
44   若夫金鼓、旌旗,将之指挥,军之号令。若鸣一鼓,举黑旗,则为曲阵。鸣二鼓,举赤旗,则为锐阵。鸣三鼓,举青旗,则为直阵。鸣四鼓,举白旗,则为方阵。鸣五鼓,举黄旗,则为圆阵。此号令之略也。
45   凡卒一人居地广纵各二步。以十人为列,十列为队,则广纵各二十步。阵间容阵,队间容队,曲间容曲,此为行列之法也。前御其前,后御其后,左防其左,右防其右。行必鱼贯,立必雁行,长以参短,短以参长。回军转阵,以后为前,以前为后。进无速奔,退无趋走。四头八尾,触处为首。敌冲其中,两头俱救。此则教习之详也。然则陈兵誓众者,何可忽而不务耶?或曰:武夫介士,出于闾井,非有明达之资,强敏之性,而令心存进退,耳听金鼓,手知击刺,足趋眼视,随旗变阵,焱驰电发,俄顷之际,事目繁多,则心迷意乱,劳而无暇。安能乘便奋锐、猎敌争胜哉?若但使闻鼓而知进,闻金而知退,辨旌旗之指麾,习器械之便利,详明三四,不必遍知,亦足勒兵示法,杀敌致果。兹诚一端之论,但可施于妄战之人、市人之合。若乃提卒十万,深入贼境,大军在前,坚城未下,欲战则胜负未决,欲攻则利害难知。自非整饰车徒,部分营垒,或先据地之要害,或先扼敌之襟喉,蛇盘月偃,中权后劲,畴能收万全之胜?至如平原大野,深林险道,前丘后泽,乘高趋下,领兵拥众,呼吸俟命,若无施设,敢问何以处之?然知议者之言粗而不精也。或曰:唐.李筌有言号能严兵者。其说曰:「兵,犹水也。水因器以制形,兵因敌以制胜。若能与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则战阵无图而自明矣。而庸将自以教习之法,为战敌之阵,不亦谬夫是乎?」不然。李筌之八阵法者,合一离八,则染而无章;四正四奇,则定而不变,自胶其柱,而谓瑟无五音,其愚而妄决矣。昔诸葛忠武侯,推演八阵,得其新意。以巴蜀弱卒数万,东屯渭水,天下振动,司马宣王以众抗之,坚壁不敢出。会亮死,仅能取胜。马隆以步卒三千人,按八阵之法,转战千里,破数万之众,以复凉州。今谓二人为庸将可乎?谓不为战阵之阵可乎?此筌之不足为准也。爰有古今阵法,另绘其图,以存梗概,俾将帅度宜而行之。若沿古以便今,闻一而悟十,触类以长,此又当审之明哲。要之,与孙、吴暗合为极致耳。历代阵法沿袭者各殊,盖施于古者也。黄石公曰:「国之利器,不可示人。」兵家之法,不可妄传。用兵之术,防身之宝,万金勿传。宜藏秘之,始有灵应焉。
46  行军体要
47   黄石公曰:夫欲行军,先令五骑在前二、三里,各持一色旗号。主将或前或后,不令士卒知处。若遇草木深暗,则举青旗。若遇丘陵险阻,则举红旗。若遇城邑窄狭,则举紫旗。若遇伏兵,则举白旗。若遇坡塘泥水,则举黑旗。盖令后人知之,可预备也。
48   夫山林之战,勿涉其高;草木之战,勿涉其深;水中之战,勿涉其流;平地之战,勿备其虚。此则将军之略备矣。
49   守营军士,不许肆意求安,擅自释兵卸甲。倘有警急,卒难措手。务要披执器械,面外而坐,递相食息。遇夜巡更,以防不测也。
50   太公曰:善为将者,莫若独为神谋,语奸不入。
51   迩来诸将观其风色、气象,可战则战,不可战则偃旗息鼓,坚壁守之,奚以阵为?殊不知用阵以速其部伍,用众如用一。使其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以求万全之议也。
52  下营择地
53   夫下营之法,择地为先。地之善者,左有草泽,右有流泉,背山险,向易平,通达樵牧,谓之四备。大约军之所居,就高去下,向阳背阴,养生处实,无以水火为虑。居山在阳,居水避卑,不居恶地,谓天井、天牢之类。不居无障塞,谓四通八达之道,受敌益多。不居深草,恐有潜袭,或被火烧。不居水冲,恐有涨溢,或被决壅。不居无水及死水,恐渴饮致病。不居无出路,谓四面地隘,恐被围难解,及运粮阻绝。不居无草莱,恐军乏薪。不居下湿,恐人多疫病,军马不利。不居废军故城,久无人居者,急疾无因守。不居冢墓间,与鬼神共处。春夏居高,以防暴水;秋冬不居清涧深阜,虑有延潦。兵法亦曰:山中之高,谓之天柱。泽中之高,谓之地柱。高中之下,谓之天狱。下中之下,谓之地狱。斥卤之地,草木不生,谓之飞锋。故村墟落,荒城古寨,谓之虚耗。大谷之口,谓之天灶。祜涸之处,谓之洞泉。穹窿鳌背,四面平坦,谓之沃焦,亦名龟背。神祠社木,谓之天社。丘陵之上,大山之口,谓之死地。大山之端,谓之龙头。苇深林密,谓之天罗。地空阔处,谓之天阵。立墓之处,谓之宿尸。无藏五谷之处,谓之天空。凡遇此地,并去无留。常令我远敌近,我近敌背,则此利而彼害矣。
54   夫军欲交战,必择地。前平后高,土实草浅,宽平去处,须用马军;山川险阻,则宜步军。春则背东,夏则背南,秋则背西,冬则背北,此取其风顺也。早不向东,午不向南,晚不向西,取其避日也。夫兵之情形,疾速乘人之不意,游不虞之道,远之如近,近之如远,或出或没,乍舒乍卷,或青或黑,乍隐乍出。形不可测,势变非一。易则尚骑,险则徒行,明于斥堠机埋。勇者一决而胜,懦者犹豫而败。所谓「疾雷不及掩耳,卒电不可假目,起之若惊,用之若狂。如坐漏船之中,伏于烧屋之下。使智者不及谋,勇者不及怒。」阵长者击其中,大方而厚者击其两傍。锐气宜避,惰归可乘。敌众晚捕,敌少早攻。捕、攻如何决胜?经曰:如风发走轮,破竹冲裂,若狼驱羊,如汤泼雪。兵形象木,木方则止,木圆则行。机动辄随,伺其变生。高陵勿向,背丘勿逆,佯北勿从,锐卒勿攻,饵兵勿食,归师勿遏,围师必阙,穷寇勿迫。后背生神,前冲死气。
55   太公曰:夫置兵于众山之高,为军所捷;众泽之下,为敌所用。凡军背高临下,面向清流,不绝粮道,则兵士全也。处下流而迎上流,恐其决灌投毒。委曲无挂,艰难窄狭,皆不可以停兵者也。
56  下营法
57   《军志》曰:「止则为营,行则为阵。」言营阵同制也。法云:「阵中容阵。」谓队伍布列有广狭之制。欲其回转离合,无相夺伦。营中有营,谓部分次序有疏疏密密之法。疏密者,欲其左右救援,不相奸乱。卒有外寇侵轶,皆坚整全备,莫得而动也。苟非规模素定,其孰能与此乎?故司马宣王观武侯营垒处所而叹曰:「天下奇才!」美其法制精妙也。昔卫青出塞,以武刚自环,盖今之车营也。充国屯田,则枝联不绝,盖今之木栅营也。其来尚矣。今采诸家之法着于篇云。
58   凡置营,先计人数,列营几重,配地多少。随师众寡,一人一步。使队间容队,而宁使剩队,不得少队。已住便定,不得移易。如一厢有剩,所剩之队,有配守御,不使士卒烦扰。如久住暂时,各量其宜。咸立表于十二辰。立五旗,长二丈八尺,审子、午、卯、酉地,勿令邪僻。以朱雀旗立于午地,白虎旗立酉地,玄武旗立子地,青龙旗立卯地,招摇旗立中央。其樵牧汲饮,不得出表外。凡军营,将下之时当营。跳荡、奇兵、马军并战,锋驻队各令严备,持伏一准发。兵法:待当营卓幕讫,方可立队。释伏各于本队下安置。若有警急,随方捍御。其马军下营讫,听总管进止,其马合群牧放。
59  筑城营法
60   凡筑城为营,其城身高五尺,阔八尺,女嫱高四尺,阔二尺。每百步置一战楼,五十步置旋风炮一具,每三尺置连枷棒一具。每铺硬板并架城内,去城五十步卓幕。城中置望杆高七十尺,城外置羊马城一重,其外掘濠一重,其外阔三步立木栅一重。栅外更布棘城一重,棘外陷马坑一重,以防外寇冲越。
61  备夜战法
62   兵法曰:「昼战多旌旗,夜战多火鼓,所以变人之耳目也。」或曰:黑夜之候,必无与敌列阵克期而战。若但袭敌之营,鸣鼓燃火,适足以助敌人之耳目,于我反害,其义安在?曰:此孙武之微旨也。
63   凡夜战者,多为敌来袭我军垒,不得已而与之战。其法在于立营,立营之法与阵法同。故《军志》曰:「止则为营,行则为阵。」盖大阵之中必包小阵,大营之内必包小营。前、后、左、右之军,各自有营。大将营居中央,诸营环之。隅落钩连,曲折相去,远不过百步,近不过五十步。道径通达,足以出入部队。壁垒相望,足以弓弩相救。凡路口必立小堡,上置柴薪,穴为暗道,以胡梯上之,令人守望。夜闻鼓声,四处即令燔燎。贼人夜入营门,四顾屹然,皆有小营各自坚守,未知所攻。大将营中或诸小营,先觉贼至者,当按兵勿动。敌贼尽入然后击鼓,诸营皆应,众堡齐起燃火,内照诸营。兵士悉闭门登垒,下瞰敌人。劲弩强弓,四面俱发。若奸人潜入一营,斫营杀士,即诸营举火,出兵四面绕之,号令营中不得辄动,须臾之际,善恶自分。若或出走,皆有罗网矣。
64  八阵法
65   太公曰:昔黄帝说八:车箱、洞当,金也。车釭、中黄,土也。鸟云、鸟翔,火也。折冲,木也。龙腾、却月,水也。雁行、鹅鹳,天也。车轮,地也。虎翼、罘罝,巽也。《握奇经》曰:「四为正,四为奇,余奇为握奇。」后人解云:天、地、风、云为四正;龙、虎、鸟、蛇为四奇。或总称之先出游军定两端,天有冲,地有轴,前后为风云。风辅于天,云辅于地。冲重列各四队,前后之冲各三队。风居四维,故以圆。轴单列各三队,前后之轴各三队。云居四角,故以方。天居两端,地居中间。总有八阵。阵讫,游军从右蹑其敌,或警左右。听音望麾,以出四奇。天前冲为虎翼、为风、为蛇盘、为主之义也。虎居于中,张翼而争。蛇居两端,向敌而盘,以应之天也。地后轴为飞龙、为云、为鸟翔,突击之义也。龙居于中,张翼而进。鸟掖两端而应之。于是而三军皆遂。天文、气侯、向背山川利害,随时而进。以正合,以奇胜。
66   说奇正者多戾。而《握奇》云:「四为正,四为奇,余奇为握奇。」或总称之先出游军定两端者。此为奇偶之奇。阵数有九,而中心奇零之者,以大将握之,以应副八阵之急处也。
67  旗法有八,附用金革法制
68   一曰天玄,二曰地黄,三曰风赤,四曰云青,五曰天前上黑下赤,六曰天后上黑下白,七曰地前上黄下青,八曰地后上黄下赤。此乃八阵中之旗色也。兵制曰:二革二金为天,三革三金为地,二革三金为风,三革二金为云,四革三金为龙,三革四金为虎,四革五金为鸟,五革四金为蛇。此八阵各用金鼓之制也。其金革之间加一角音者,在天为兼风,在地为兼云,在龙为兼鸟,在虎为兼蛇。加二角音者会师进东,加三角音者全师进西,加四角音者全师进南,加五角音者全师进北,[革兆]音不止者,行伍不整。金革既息而角不止者,师并旋。
69   天或圆布,不动,前为左,后为右,天地四望之属是也。风象天居两端,其次云,其次云,左右相向是也。地为静,乃方布。风云各在后冲之前。天居两端,其次地居中间,两地为比是也。地为动,为从天阵变为地阵,或即张形布势,破敌攻围,不定其形,故为动也。云象龙,纵布两天,两天次之;纵布四地,四地次之。于天后纵布四风,挟天地之左右。天前冲居其右,后冲居其左,云居其两端耳。
70  风后握奇垒篇
71   书曰:自风后至于太公,俱用是法。古之《握奇文》者,文不满千,理隐难明。范蠡、乐毅、张良、项籍、韩信、英布,亦用是法,得其糟粕。而霍光、公孙弘、崔浩,亦采其华,未尽其实。今以八阵握其人数为垒,班布守地阔狭顷亩,列之于后。
72  握奇外垒篇
73   握奇法曰:一军一万二千五百人。以十人为一火,一队二百五十火。幕亦如之。幕长一丈六尺,舍十人。人守地一尺六寸。十以三为奇,以三千七百五十人为奇兵,余八千七百五十人分为八阵。阵有一千九十三人、七分五铢,守地一千七百五十尺。八阵积率为地一万四千尺,率城三百三十六步余二尺,积率城六里余一百七十三步二尺。以垒四面乘之,一面得地一里余二百二十三步一尺。垒内得地一十四顷一十七亩余一百九十七步四尺六寸六分。以为外垒,每三百六十步为一里。
74   天阵居干为天门,地阵居坤为地门。
75   风阵居巽为风门,云阵居艮为云门。
76   飞龙阵居震为飞龙门,虎翼阵居兑为虎翼门。
77   鸟翔阵居离为鸟翔门,蛇盘阵居坎为蛇盘门。
78   以天、地、风、云为四正,以龙、虎、鸟、蛇为四奇。
79   干、坤、艮、巽为阖门,坎、离、震、兑为开门。门首有牙旗、游队列左右。偏将军居垒门,禁出入,察奸邪。垒外有游军入两端,前有冲,后有轴,四隅有辅,以备非常。中垒以奇兵三千七百五十人为中垒,守地六千尺,积地二余里。
80  合而为一篇
81   经曰:以一阵之中分而为八阵,听音望麾,以出四奇。飞龙、虎翼、鸟翔、蛇盘为四奇,天、地、风、云为四正。夫善战者,以奇胜,以正合,相生如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奇为阳,正为阴,阴阳相薄而四时行焉。奇为刚,正为柔,刚柔相济而万物成焉。奇正之用,万物无所不胜焉。所谓合者,即合奇正八阵而为一也。
82  分而为八篇
83   经曰:风后演握奇图,自一阵之中分而为八阵。
84   天有冲,或圆布。黄帝曰:「少则圆利。」为主,色尚玄,而为干。
85   地主静,故方。色尚黄,而为坤。
86   风附于天阵,象其形锐首利。为客,色尚赤,而为巽。
87   云附于地上。太公曰:「左右相向是也。」其形亦锐首而利。为客,色尚上黄下黑,而为艮。
88   飞龙阵屈曲似龙利。为主,色尚上玄下赤,而为震。
89   虎翼阵居中,法翼而进宜利。为主,色尚白,而为兑。
90   鸟翔阵,太公曰:「突击之义也。」是其形迅亟利。为客,色尚上黄下赤,而为离。
91   蛇蟠阵,太公曰:「围之义也。」是其形宛转利,为主,色尚上玄下白,而为坎。
92  平戎万全阵法
93   万全阵,凡九围共成一阵。内三为方阵,一为前锋,一为后殿,二为左翼,二为右翼。
94   凡中心连排方阵三,每阵各将一人主之。其阵各方五里,人相去一里,东西占一十七里。每阵周围二十里,计七千二百步,每五百步为一地分。每一地分用战车一乘,兵士二十二人。三人在车上,四人掌拒马四,小牌四,枪四,剑六,四人掌床子弩二,四人掌步弩二,四人掌掉刀二、小牌二,三人掌弓三、团牌三面。一阵计一千四百四十地分。战车一千四百四十乘。地分士卒三万一千六百八十人,无地分兵士五千人。以三十人为一队,计一百六十六队,余二十人。其士兵于阵内列行,拒马五千七百六十,大杆枪五千七百六十根,床子弩二千八百八十张,步弩五千七百六十张,掉刀二千八百八十口,小牌八千六百四十面,步刀四千三百二十口,团牌四千三百二十面。望楼八座,每座望子十人,计八十人。凡阵之四面列战车、榜牌及诸兵器。皆持满外向。车中贮糗粮、军中所用之物。又每面门一,以门为临时启闭之节。东西稍阵,各用骑兵万人,解镫分为两行。前行配五十骑为一队,计一百二十五队。每队并队眼占地五十步,计六千二百五十步,计一十七里一百三十步。后行配三十骑为一队,计一百二十五队。每队并队眼占地五十步,东西占地十七里九十步。三路探马计三十队,每路各浮图子排列,计一百六十五骑。轻骑七千五百人,骑枪七千五百条,牌七千五百面。剑三千七百五十口,东西阵各剑一千八百七十五口,骨朵三千七百五十条,东西稍阵骨朵各一千八百七十五条。前后阵各用骑兵五千人,解镫分为两行。前行配五十骑为一队,计六十二队。每队并队眼占地六十五步,计四千三十步,计一十一里七十步。后行配三十骑为一队,计六十二队余十八人。每队并队眼占地六十五步,计四千九十五步,计十一里三十五步。五路探马计五十队,后阵减两路牌。每路各浮图子排列,计二百七十五骑。轻骑三千八百人,骑枪三千八百条,团牌三千八百面,剑一千九百口,前后阵各剑九百五十口,骨朵一千九百条,前后阵各骨朵九百五十条。三阵凡用兵士一十四万九百三十人。十一万二百八十人步,内二百四十人充望子;三万六百五十人骑,内六百五十人充探马。数内骑军及无地分兵士共四万五千六百五十人;三万六百五十人骑,一万五千人步也。
95  平戎万全阵图
96   每队计一千四百四十地分,方五里。每地分车一,兵士二十二。并十地分为一点。
97  常山蛇阵法
98   常山蛇阵,步卒五部,凡四千人。其中、前、后、左、右等军,量山川土地之形,按阵而居,可以逸待劳,以饱待饥。其扬、奇、备、伏,皆马骑。分而为八,凡二千人。逐便而居,以应权也。六鼓举龙旗,则为常山之蛇阵矣。
99   《战国策》曰:「常山之蛇,击其尾则首救之,击其首则尾救之,击其腹则首尾皆救。」此其义也。
100  洞当阵法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