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章节目录

免费在线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

升仙传-清-倚云氏(文本)
< 1 2 3 4 5 6 7 >
行号
1 升仙传
2 (清)倚云氏著
3 题“倚云氏著”。
4   道光二十七年(1847)重刊本。
5   又有光绪十九年(1893)孟秋上海书局石印本,小型函装。正文半叶十六行,行三十五字,有绣像。「周贻白藏」
6   前载光绪十九年倚云主人所书弁言,谓以稗官野史所载济仙等人之事“集为一编,名之曰《升仙传》而付诸石印,以公于世”。可知本书成于光绪十九年。「藏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
7 目 录
8 弁言
9 第一回 嘉靖爷开科取士 济小塘落榜读书
10 第二回 观曲词严嵩动怒 救房东小塘施恩
11 第三回 王书手报恩嫁女 济小塘择日完亲
12 第四回 柳树精奉命点化 纯阳祖度脱济生
13 第五回 念大学化饭充饥 宿僧舍许修佛寺
14 第六回 混元鬼赵府作祟 开缘簿死者复生
15 第七回 青鱼精戏弄小塘 独角龙水淹泗州
16 第八回 西秦王爱财受骗 赵知府存仁施恩
17 第九回 当铺中贿通严府 琼花观小塘拜友
18 第十回 偷库银承光被擒 济小塘结识苗庆
19 第十一回 济小塘回家戏妻 遣五鬼混闹家庭
20 第十二回 王玉容怒骂夫主 一枝梅偷富济贫
21 第十三回 试遁法苗庆出狱 显神通小塘传法
22 第十四回 变戏法大闹严府 避捕捉奔往伯州
23 第十五回 李家集小塘点将 伯州城金蝉兴兵
24 第十六回 小塘夜造假天书 王氏计换阴魔录
25 第十七回 终南山吕祖点化 黄河岸鱼精作耗
26 第十八回 得道书小塘辞友 遇仙洞苗庆修真
27 第十九回 济小塘折芦过江 戚总镇兴兵平贼
28 第二十回 定海城小塘摆阵 白鹿洞承光遇狐
29 第二十一回 湿神符承光遇难 焚仙洞小塘除妖
30 第二十二回 假道童韩府丧命 死乞丐法场受刑
31 第二十三回 山海关小塘遇友 总帅府怀古受惊
32 第二十四回 济小塘机房装病 搬运神京城运丝
33 第二十五回 韩庆云高中魁首 济小塘面辱严嵩
34 第二十六回 磨大王兴妖作祟 碾将军领众抢亲
35 第二十七回 焚灵符退除邪鬼 索谢银赈济饥荒
36 第二十八回 韩庆云梦里做梦 济小塘法中变法
37 第二十九回 韩驸马花园试宝 风如虎军前立功
38 第三十回 槐阴下点破奇梦 趵突泉演试飞杯
39 第三十一回 高仲举典产求名 靠山王图财剪径
40 第三十二回 用木刀立斩丘四 演戏术打救高生
41 第三十三回 月英东岳还香愿 年七见色起淫心
42 第三十四回 贪钱财李虎害命 骂知县仲举受刑
43 第三十五回 一枝梅借宿报信 于月英全孝救亲
44 第三十六回 为全节对夫剜目 因救友威唬解公
45 第三十七回 王从善仗义报信 胡尚书款留年侄
46 第三十八回 高仲举重婚张氏 于月英产生丁郎
47 第三十九回 判冤情恩开大汉 救孤子雷击凶徒
48 第四十回 徼承光护送孤子 小神童辞母脱逃
49 第四十一回 张贤人收留幼子 小神童改姓攻书
50 第四十二回 高仲举探妻遭害 韩庆云为友访亲
51 第四十三回 一枝梅大闹磁店 苏九宫仗义疏财
52 第四十四回 王解公猴洞受难 济小塘四川降妖
53 第四十五回 于月英寓所讨饭 胡世显金榜夺魁
54 第四十六回 赴酒席年七被捆 审众犯陆爷动刑
55 第四十七回 严世蕃差人行刺 徼承光怒摔凶徒
56 第四十八回 马猴大闹风流院 京城画影捉小塘
57 第四十九回 孙疯子混闹神庙 徼承光护守节妇
58 第五十回 吴月莲上吊遇救 欧法官煎药骗财
59 第五十一回 徼承光现形装鬼 欧老道中魔闹坛
60 第五十二回 哄愚人物归本主 做活局治服恶豪
61 第五十三回 怀宁侯闭户躲灾 徐夫人细问端详
62 第五十四回 苏九宫侯府卖画 怀宁侯纸上遇仙
63 第五十五回 孙疯子当堂服软 包察院监禁恶豪
64 第五十六回 王解公当堂投审 众奸党从实招认
65 弁言
66   古今良史多矣,学者宜博观远览,以悉治乱兴亡之故,识忠贞权奸之为,既以阔广其心胸,而复增长其识力,所益良不浅也。至稗官野史所载济仙诸人,虽事皆奇异,疑信参半,而其扶善良、除奸邪,其足以兴起人好善恶恶之心者,与古今史册无异焉。其较诸世之淫哇新声,荡人心志者,自不侔也。大雅君子宁必遽置勿道也哉!于是集为一编,名之曰《升仙传》而付诸梓,以公斯世焉。
67   倚云氏主人书于宝月堂
68 第一回 嘉靖爷开科取士 济小塘落榜读书
69   尝谓天下大势,士农工商各居其一,求名者于朝,争利者于市,农耕于野,以及各色技艺,无不自食其力,大约皆朝夕经营,纷纷仕途。得志者,则意气扬扬,自鸣得意;失时者,则垂首丧气,怨天尤人,甚至寡廉鲜耻,卑屈乞食。孰能看破红尘,抛离乡井,出乎四民之外,不入俗情之中?闲言提过,引出一部《升仙传》野史,说的是济小塘功名未遂立志修行,云游四海之外,受尽辛苦万端,得遇仙人传授法术,广行善事。虽则惹了无限灾殃,终至羽化飞升,提纲叙明。
70   话说明朝自太祖洪武扫除宇內,位登九五,传至嘉靖皇爷,这位爷原是封为胡席潘三囡,正德祖宗晏驾,无人承统,把这位王爷取进朝纲,承袭天下。真乃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那日早朝,文武百官朝拜已毕,分班站立,忽从班中闪出一位官来,手执牙笏口称万岁。天子举目,认的是阁老严嵩,说:“先生今日出班有何事奏?”严嵩奏道:“臣启我主,今乃上元甲子,大比之年,理应开科取士,乞我主定夺。”嘉靖爷说:“先生,朕自登基以来,历科考选举子,直隶八州府县二百三十二处,未见真才,今传朕旨意,此科将辽东宣府两镇的秀才俱赴北京,与直隶学子一同应试。”严嵩领命,答应下殿,知会礼部速行牌票,传二处学子赴北京,这且不表。
71   且说关东沈阳城有一秀才,姓济名登科,号小塘,父亲济仰俯,曾做铁岭卫参将,不幸早丧。母亲李氏相继而亡,遗下登科一人,年长二十四岁,尚未娶妻,只有两个家童服侍,终日奋志攻书,真乃满腹经纶,胸怀锦绣。一闻北京开科取士,满心欢喜,连忙打点资财行李,把祖业住宅托付一位族兄料理,雇了牲口,带了两个家童,竟扑北京大道而来。那日进了北京齐化门,寻觅住所,到了肖家胡同,才找了下处。
72   房主是严阁老的长班,只有两间闲房,每月租银十两。主仆三人一同住下。济登科就去顺天府报名,领了卷子,置买了进场的东西。到了八月初八进场,一连三场篇篇锦绣,堪中得解元,这话暂且不表。
73   且说八月十五天气清明,嘉靖爷传旨,在望月台上摆筵,三宫六院相陪,共赏佳节。这位爷乃是聪明帝王,饮酒高兴,说:“御妻,今当此佳景,朕要做一套《大四景玉娥》,即叫宫女依韵歌唱。不知能尽善否?”正宫郭娘娘欠身离坐,说:“以我主英资明敏,自当音律并美。”说罢吩咐宫官取过文房四宝,不用思想,把头一套春景做完,叫掌宫婆拿去,挑选八个伶俐宫女,立刻念熟,立刻就唱,宫婆答应拿下台去。万岁又把第二套夏景做完。也叫宫婆拿去挑选宫女,宫婆才把夏景曲儿拿下台去,那头班学春景的宫女齐上月台,各拿笙箫等物唱道:
74   春色娇丽,融和暖气,瞧景物斑斑美堪怜,花开三月天,姣娆嫩艳鲜。草萌芽,桃似火,柳如烟。士女王孙戏秋千。惜伤惨,春归两泪连,恨锁两眉尖。对对蝴蝶穿花把两翅翩,清明上景园,和风吹牡丹,玉楼人醉倒在杏花天。
75   唱完,龙心大悦,赏了一把紫金豆儿给八个宫女。这一班刚才下去,第二班宫女也上台来,唱道:
76   端阳节间,龙舟水面上划,锣鼓叮咚响波喳,多采玉兰花,佳人甚可夸。采莲船尽是豪富家,枝叶灵符,鬓边扎着轻纱,沉李与浮瓜,新鲜饮玉茶。水阁凉亭对对佳人把彩扇拿,三伏似火发,薰风透体纱。赏各园开败了梅柳花。
77   唱完,万岁也赏了一把紫金豆儿。又与娘娘饮了几杯,天已三更时分。万岁爷乘着酒兴要编那秋景,想了一回难以下笔。说:“御妻,寡人欲把四季曲儿做完,怎奈遇着秋景竟是难以措词。也罢!宫官过来,把这春夏二景的曲词拿去,不论阁下、翰林,若能续上秋冬二景,明早进朝,朕自有赏。”
78   吩咐已毕,转驾回宫。传旨官不敢怠慢,手捧花笺出离禁门,搬鞍上马,一直到了严府的私宅,叫门上的值日官儿往里通报。
79   这一日严阁老与赵文华等人饮酒赏月,忽见值日官禀道:“圣旨临门,请相爷接旨。”严嵩闻言,连忙将传旨官迎接进去,拜跪已毕,太监开言说道:“严老先生,这是圣上作的《玉娥》即兴词调,只有春夏二景,叫你们阁下、翰林等官若能续上秋冬二景,明早进朝,万岁自有升赏。”说罢,将两套曲词交与严嵩,出门上马而去。严嵩回至后堂,把两卷花笺打开与赵文华等三人一同观看,看了一回,竟是一窍不通。严嵩说道:“咱三人里是在朝,但才学欠精,若有个才子将这两套曲词续上,进与圣上,假称是老夫所作,面上也有光彩。”
80   言还未尽,忽有一个长班,跪在面前说:“恩主,今乃大比之年,纷纷学子尽在京都,内中岂少才人?不免拿些礼物前去寻访,或者能访的着。”严嵩闻言心中大喜,说:“长班的,你的识见不差,真正中用。你可带上四礼、两锭黄金去访一个才子续续两套曲词,天明回来,重重有赏。”这长班应一声“有”,接过花笺,和年七领了礼物,出府而去。
81   且说这个长班姓任名有智,就是济小塘的房东。当下出了相府,一路寻思,不知才子在于何处。忽然想道,听说家中住的那个相公一连三场文理皆通,待我前去烦他,或者他能续这两套曲词,也未可知。主意一定,来到自己门首,叫小使开了街门,先到自己房中将两锭赤金交与妻子,只拿表礼花笺往小塘住房而来。小塘一见,说:“房东此时方回,想是朋友请去赏月?”任有智说:“相公,你那知我们的苦处,官府一更不散,必得伺侯一更。今因相爷请客玩月,故此来迟。”
82   说毕,从袖中取出两卷花笺,说:“相公,你看这两套曲词如何?”小塘接来,打开一看,不禁惊而问道:“这系何人所作?”任有智说:“实不相瞒,这是当今万岁编的,只有春夏二景,三更时分传旨出来,叫阁下、翰林续上秋冬二景。我家相爷因多贪了几杯,且是又没工夫,故此拿这表礼烦个高人续上,好去进与万岁。我看相公高才,何不编上两套,明日进上。相爷奏上一本,相公的解元便稳当了。”小塘听了,肚内说话:想我子乡百里来此应试,三场文字虽好,还不知试官眼力如何,不如趁此机会施展才学,使圣上知道,也是一条门路。想罢开言说:“老房东,在下学疏才浅,恐怕不堪入圣上之目,待我胡乱编上两套,奉与恩相,若是中意,进上之时只求把学生带上个名儿足以够了。这表礼送与房东,当是举荐的谢仪罢。”有智听了喜个不亦乐乎,说:“相公不受表礼,小弟过意不去。也罢,我且收下,待相公恭喜之时,我再作贺敬罢!须要就动大笔方妙。”说罢,叫小使将表礼收了,亲自与小塘研墨。小塘展花笺,提笔便写,登时把两套曲词凑完,与嘉靖爷的原稿包在一处,交与任长班。任长班出门,直奔相府,此时才交五鼓,不用通报,竟至后堂。双膝跪倒,说:“小人访着一个才子,给他礼物,立时将两套曲词填来,呈与相爷过目。”严嵩闻言,接来一看,看到后边写着沈阳学生员济登科续编。奸贼看到这里,心中想道:这人好生可恶,既知是我叫他做曲,就不该写上自己的名姓。一个秀才就敢如此狂为,倘若金榜有名,必定作怪。想罢,遂向年七说道:“你速到贡院向考试官说,如遇济登科的名字,不许中他。”年七答应,出府而去。严嵩拿起笔来将小塘的曲词另誊一张,后面写上自己的名姓,把济小塘的花笺一火焚之。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83 第二回 观曲词严嵩动怒 救房东小塘施恩
84   话说严嵩焚了小塘的花笺,把自己另誊的一张曲词,并嘉靖爷的原稿袖在袖内,辞了赵文华等二位,吩咐看轿上朝。
85   及至到了朝中,正赶着万岁早朝,他连忙阶前进礼说:“万岁,臣奉命编成《玉娥》曲词两套,呈与万岁过目。”言罢,两手高捧,近侍官接将过去,展放在龙书案上。嘉靖爷先把那秋景曲儿看了一遍,上写着:
86   七月七,织女共牛郎,一年一度却成双,因何阻隔天河两岸厢。回文织锦,怗赏中秋各欢娱,喜性狂风吹,铁马响叮当。难成行,离人思故乡,对景好凄凉。梧桐叶儿飘飘起飞扬,金风透体凉,佳人恨夜长,赏蒲酒家家庆重阳。
87   万岁看完又看冬景上写着:
88   十月节,朔风寒景物悲,绣女停针,怕冷观雪梅,寒风阵阵催,鹅毛庄上飞。暖阁内煨红炉,罗香被独宿,佳人泪暗垂,守寒帏,衾枕共相遂。赏景人儿各各饮三杯,飘飘片片飞,青春再不回,玉人几时归,孟浩然踏雪去寻梅。
89   万岁爷看罢两篇曲词,龙心大惊,说:“先生真才人也。朕赐你黄金百两,彩缎十端,每年加俸米千斛。”言罢退朝,群臣皆散。
90   且说八月二十四日乃揕挮之期。济小塘在寓所静坐专候喜信,只等到日出三竿不见动静,心中闷闷,有些不悦,忽然思道:论我场中的文章,虽是不中头名,也不至于落榜,且是昨日作那两套曲词,任长班原许下阁下推荐于我,为何却是榜上无名。自己想了一回。说:“家童。你将房东请来,我有话说。”家童应了一声,往后而去。谁知任有智只因得了表礼,误人功名。不好出来相见,只说是出差去了。家童出来,回复小塘说:“相公,功名有早晚不同,如今也不必后悔,咱早些收拾行李,回家去吧。”小塘沉吟多时说:“家童,我今科不中,也无颜面回家。我欲在京中读书以待下科。只是此处房子太贵,须得另找下处才好。”家童说:“相公,从这街直往东去,小人见那大门上贴着个帖,见上写着闲房三间,每月租银九钱。相公要找下处,何不到那边看看。”小塘闻言满心欢喜,遂与家童走到彼处,见一老者迎面出来。小塘上前,口呼:“长者,学生是不第的举子,想要间闲房在京念书,因见府上有招帖。故此动问。”老者说:“既然如此,里边请坐。”
91   二人到在院中,老者说:“相公请看,就是这三间倒坐,每月租银九钱,若用家伙须再加上一钱。”小塘看了看房子洁净,正如已意。说:“学生正要用些家伙,待我回去就搬行李过来。”
92   说罢,就去重回到下处,叫家童通知房东,搬着行李来到新租的下处。老者迎接进去,放下行李,一些使用物件俱从院内拿出,收拾已毕,老者与小塘坐下,说:“请问相公尊姓贵处。”小塘通了姓名,亦问老者。老者说:“在下姓王。名叫王太。在禄米仓当书手,虚度五十三岁,生有一女。”言罢,叫小使端了茶来,随后就是酒饭。二人在酒席之间闲谈了一回。饭罢老者告辞回后宅而去,小塘从此立志念书。住了几日,忽听着院内悲啼,甚是惨切。小塘发闷,叫家童进去打听多时,回来说:“相公,房东原是禄米仓的书手,只因天雨连绵,仓房倒塌,把官米坏了三千余石,价值一千五百银子,叫他五名书手赔补,每人罚银三百。房东折变了一百银子,还少二百,如今被官送在监里,所以家中悲痛。”
93   小塘闻言动了他一片恻隐之心,说:“家童,你去与王奶奶说知,不必为难,我情愿给他还这二百官银,救王大爷出监。”家童说:“相公,这事难行,如今主仆三人在外,盘缠短少,只顾接济别人,自己使用什么?”小塘说:“唗!好大胆的奴才,我的事情谁叫你管?”家童见主人动怒,不敢再言,只得走到后边把小塘的话说了一遍。王奶奶听罢,说:“世上那有这等好人!既然如此,待我亲自去见。”言罢与家童走到前边,见了小塘,道过万福,说:“方才盛情传说,相公情愿拿出二百银子救我夫主回家,不知此言真假?”小塘说:“在下实有此心,并非伪言。”说着说着走到房中取出四封银子放在桌上,说:“请快去交官,好叫长者出监。”王奶奶说:“相公真仁人也。今日救我夫主,可不知这二百银子日后怎样偿还?”小塘说:“既救人,便不望报,自管放心,请拿去罢。”
94   王奶奶千恩万谢,拿起银子往后而去。此时他家的小使已竞卖了,只得求家童到北锣鼓巷把他姑姑妹子请来和女儿作伴,亲自带了银子到禄米仓交兑明白。
95   真正是钱能通神,不多一会把王太放出,夫妻见面。王太问知得出监的情由,感念不尽。来到家中,一见小塘连忙跪倒,说:“多谢相公救命之恩。”小塘用手_扶起,说:“老贤东莫要如此,似此小事何足挂齿。”王太说:“虽然如此,但相公是异地之人,能有多少资财?今日为我垫去二百银子,恐怕日后盘费不足,老汉欲就奉还,却又无可折变,现今还有这处房子,前后三层一共二十一间,原价一百二十五两,待我给与相公为业或卖,任凭尊意;下欠七十五两从容再还,不知尊意如何?”小塘说:“贤东此言差矣,我既慷慨相助,就无望报之心。今后若再言此,就是轻慢学生了。”王太闻言,说:“既如此,老汉尊命就是了。”言罢拱手作别,到后边,把言词与妻子说了。王太的妻子马氏听了丈夫之言,说:“难得这样好人,必须怎样报他才好。”王太说:“我这心中也是如此,但是无法可报。”马氏说:“依我看来,济相公才貌兼全,有仁有义,不如将咱女儿招他为婿,一来报他的恩德,二来咱也终身有靠,可不知娶过没有。”王太说:“此言甚善,待我问问家童,再作计议。”言罢,将家童叫到后边,夫妻二人就将此意说予家童,家童说:“此事有些难成。论来我家相公还未定亲,但是他的功名心胜,不把亲事放在心上,且是他又仗义疏财救了你的危难,岂当成此亲事落个图婚之名!若要成事,除非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也不知家童说些什么言语,下回分解。
96 第三回 王书手报恩嫁女 济小塘择日完亲
97   话说王太受了家童的密计,等到次日早饭以后,走到前边与小塘闲谈。小塘说:“贤东这几日常在家中,外边无有事么?”王太说:“却无什么正事,只因敝友相托一言,甚难处理,我这个朋友与我同姓,年过五旬,只有一女,虽然不是出色,也算是才貌无比,如今年方二八,正宜求聘,不论本京、外省定要寻一个饱学秀才。恩人你说这事如何替他去做?”
98   家童在旁说:“王大爷,这门亲事何不给我家相公说呢?”小塘说:“好狗才,谁叫你在此多言!”王太明知故问,说:“恩人当真还未完婚事么?”小塘说:“实不相瞒,只因功名未遂,苦守寒窗,二十有五载了。”王太说:“相公,你这就不是了,常言说得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功名虽然要紧,自有迟早不同,以有限之光阴,往再坐废,岂不甚为可惜,不如俯就这段良缘,倒也使的,还请恩人三思。”小塘听罢,心中想道:看来王长者之言皆是正理。我想家中又无父母兄弟,就在此作亲倒也可以。想罢,开言说:“贤东之言使学生茅塞俱开,但恐贵友豪富,不肯招此穷酸耳。”王太见小塘有了口气,乘势说道:“实不相瞒,昨日我出监之后,前去看望敝友,他尊相公为人,就有许亲之言,方才老汉不敢直言,恐相公不允,难收口耳。今若此,待我看个吉日,就下定礼。”言罢拿过历书一看,说:“恩人,明日初七就是下聘的日子,十二日乃嫁娶良辰,事不宜迟,相公快拿聘礼过来,我好送去。”
99   小塘连忙打开箱子,取出一对碧玉妃块交与王太。王太辞出来,到后边暗把家童叫进去,说;”如今亲事已成,到过门的时候难道还能哄他不成?”家童说:“你老放心,我已筹计停当,到过门的时节,只用黄昏之时,叫我相公上了喜轿,拾出去多绕几条胡同再抬回家来,进门之时放着轿帘,他又从来没进内宅,那里认的?他若要见丈人、丈母,只说京内风俗,头一日忌相见面,等他与姑娘入了洞房成了夫妇,次日见面也就没的说了。”王太夫妇听了心中大喜。
100   到了次日,煩人写了一张嫁娶良辰,后面写着此日完亲,男者忌见丈人丈母。王太亲自交与小塘,小塘也甚欢喜。转眼之间到了十二,王太在外边雇下花轿、灯笼火把、乐器等类,到了黄昏之时,齐到门前,王太走进书房,看看小塘更完衣服,送在门外打发上轿而去。鼓乐喧天在街上转了几个湾子,复又抬将回来,把轿拾在大门以里,灯笼散去,王太才请小塘下轿,黑夜之间小塘那里认的,跟王太进了内宅,见堂前辉煌,摆着香案。王太说:“相公,岳父岳母今日不宜相见,已经托我夫人主婚。”言罢,叫马氏抚出新人,拜了天地,送入洞房,转身而去。
< 1 2 3 4 5 6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