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免费在线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

亲征录-宋-周必大(文本)
行号
1 亲征录 宋 周必大
2 绍兴三十一年,岁在辛巳,十月朔,庚子阴手诏,金虏叛盟,将亲征。其文洪景卢所草,前一月,人已能诵之。
3 癸卯,雨,除三招讨使。吴报:“九月十八日,遣将彭清劫金人大塞于宝鸡桥。”知均州武钜奏:“招到北界杜海昝朝等二万余人,老小数万口,获首、生擒二百余人。”池州都统李显忠奏:“与金人三战于正阳西,败之,此月三日也。”时虏骑已缚桥逾淮,吴奏:“九月二十七日克秦州。”
4 戊午,晴。张真甫供职、叶义问督视江淮荆襄军马,虞允文参谋军事,义问辟洪迈、冯方同行。时虏骑大入,诸将多败奔也。
5 庚申,阴晴相半。闻王权与金人战于和州境,人情大汹。
6 辛酉,午后出北关,送叶枢,矜气大言,识者忧之。行府犒军金帛,络绎于道,邵宏渊黄走报,与金人战于六合。先是,诸将每遇敌,辄以捷告,都人望旗呼舞,尚书省揭黄榜于通衢,不移刻摹印遍都下。验其地,则皆自北而南,实未尝有所获也。
7 壬戌,闻虏陷真州,邵宏渊虽力战于六合,兵少不能御故也。
8 甲子,阴,闻虏陷扬州,百官宅迁徙一空。
9 十一月朔,己巳,霜,晴。人情稍舒,刘情报皂角林大捷。先是,提军驻淮东清河口,与虏兵相持。而完颜亮亲率大军,别从淮西入寇,李显忠遇之即遁,遂与王权战于庐于和,权退舍,屡败,亮自滁入真,邵宏涧又不能当,亮兵将绕出后,知不敌,即舍清河归维扬,焚庐舍刍粮南归,虏遂两道入矣。亮至皂角林,与战,败之。捷书闻,上大喜,遣中使赐予甚厚。
10 丙子,闻此月五日李横败绩于瓜州。初,刘捷即卧病,舆归京口,虏遂临江。叶义问督进战,不可,亦以病实不能行。义问乃命横将兵过江,方交锋,虏分兵为左右翼,潜出横后,夹攻我师,横大败,诸军赴江死者甚众。凡犒军金帛,尽为虏得。横亡失都统印,匿草间获免。或云:是日,中军将刘汜临阵先遁,故败。汜,惰之侄也。
11 庚辰,采石捷书闻。初,虏兵虽胜,视瓜州江阔难渡,而采石浅狭,且朝廷方以李显忠代王权,统金陵之师,亮意其号令未定也,以此月八日九日亲执旗鼓,督细军临江,而聚所掠之舟,密载甲土南渡。会渔人谍知其期,走自显忠及虞允文,亟命舟师逆之,虏舟杂以木筏,又其人不习水,我以战舰乘风冲击,贼兵皆溺死,亦有数百人已登南岸者,允文激励士卒殊死斗,尽数杀之,不然几殆。
12 辛巳,间采石北师稍稍引去。
13 乙酉,闻北师聚于淮东真扬间。
14 甲午,武钜报克邓州外城,王彦报师次长安外邑,大抵诸军时时以小捷闻,而淮上益急。
15 十二月己亥朔,同舍皆至政府,自午至酉方出堂。先是,边报稍缓,宰执皆早归,一遇警急,往往晚出。张真父戏云:“欲知敌情但视堂。”又,军兴已来,阴雨连绵,天气愁沮,闲值晴霁,必传捷音,同舍又戏云:“欲占吉凶请视日。”
16 庚子,晴。镇江诸帅报,完颜亮为其下所戕。亮之将败盟也,得浙匠,教之航海,于是大兴工役,造巨舟于胶西,刷河北丁壮,杂以金人,谓之大汉军,命苏尚书者为之帅。其谋谓,我以大兵逾淮逼江,中国必悉师来拒。钱塘禁卫空虚,则楼船可捣腹心,腹心震骇,虽抽江上援兵,亦已无及,然后可以得志。其部分计画皆有成说。乃命张忠彦坚壁凤翔,以敝吴,又命刘荨攻扰襄汉,而亮自率精锐及签军号数十万,由淮东西两道入。既未能渡江,则驻师维扬,日望海道如约。无何,朝廷遣李宝(或云刘预谋)率防海之舟先过山东,将次胶西,祷神祠,遇顺风,又得谍者,用其言,冲虏舟,舟既大,而签军及女真不习战棹,束手败降,宝纵火焚数十艘而归。亮闻大怒,暴戾益甚,杀戮无常,人人惴恐。葛王者知其可图也,遣亲信结帐下兵杀亮。会亮亲兵别攻泰州,左右无助,乃以冬至夜作乱。亮惊起,为攒箭所杀。食罢,同舍相率庆。二揆杨参黄枢首揆有还白沟之语,夜锁学士院,何通远痰眩在假,刘共甫时暂摄直。
17 辛丑,文德殿宣麻,李宝自右武大夫宜州观察使提督海船,拜靖海军节度使,充浙东西路通泰海州沿海制置使,京东路招讨使,赏胶西之功也。圣旨已降,指挥巡幸,视师可用,十二月十日进发。黄枢云:“今早得报,十一月晦,虏兵陷泰州,刳剔老幼,俘掠少壮,极其惨酷,即亮所遣亲兵也。”或谓左右与葛王通谋,故说亮遣之。
18 壬寅,金国大都督府牒:国朝太宗皇帝创业开基有天下,迄今四十余年,其间讲信修睦,兵革寝息,百姓安业。不意正隆失德,师出无名,使两国生灵皆被涂炭,今奉新天子命诏,已从废殒,大臣将帅方议班师赴国,各宜戢兵,以敦旧好,须议移牒,牒具如前牒。宋国三省枢密院照验,大定元年十一月三十日。
19 丁未,王彦报收复华州。
20 戊申,大雨,□时,上披毡裘乘马出北关门,宰执建王以下皆紫衫,从驾至税亭,御船进发,留司百官班辞于东仓,以泥泞免拜,随驾官、宰执皆行后,省金安节刘珙,谏院梁仲敏,宰属徐度,六部长贰凌景夏、张运,御史台吴莆、陈良,卿监王普、史浩,郎官曾汪、余时言、薛良朋、马骐、姚宽,一官率兼数职,余不书。
21 己酉,雨不止,留守相公视事于都堂,徙居于执政府,职事官皆上谒。
22 庚戌,午后雨稍止,王彦收复陕州。
23 甲寅,闻车驾十四日次平江,十五日歇泊,今日进发。
24 丙辰,阴,闻枢密行府限五日结局,虏兵万余尚留和州,李显忠御之。
25 辛酉,雨,闻车驾二十日次镇江,未有进发之日。初,虏之残兵屯和州鸡笼山,李显忠攻之不克,亡失两将,虏兵缓辔徐归,显忠蹑其后而不敢逼,久之方出境。
26 丙寅,闻赦新复州军。
27 绍兴三十二年岁在壬午,正月戊辰,朔,车驾在镇江,太史局奏:“未时太阳交蚀,甚于申,复于酉,雨不止,无所见。”守局如式。
28 庚午,晴,闻岁旦镇江日蚀五分,又闻德音,赦淮南京西残破州军。
29 壬申,阴,陈宗卿置酒省中,闻车驾此月三日发镇江。
30 丁丑,吴珙等报,十二月十二日收复汝州,武钜报,十四日复嵩州。
31 己卯,武钜报十二月九日义兵复西京。又闻王师复寿春府,其实入空城而已,虏兵至则又弃之。
32 丙戌,闻有旨班进讨之师,粮运不继,且疫疠大作也。
33 戊子,闻有旨,二月六日回跸。
34 癸巳,闻北虏遣使告即位。二十三日,圣旨差洪迈张抡充接伴使,副迈借佐朝议大夫,试尚书礼部侍郎。
35 二月癸卯,驾离金陵。
36 丙午,发镇江。
37 丁未,大尉刘薨。
38 乙卯五更,出余杭门五里迎御舟。
39 丙辰、丁巳、戊午,歇泊假。
40 己未,文武百僚诣后殿,问圣体。
41 乙丑,干办诸军审计司严致明云:“常岁除川陕,外,诸军支春衣二十四万余匹,今春止二十一万余匹,盖自去冬用师,开落三万而隐冒不与焉。”著作佐郎张震权仓部郎官,云:“行在百司及内人月支米十四万余石,内外诸军岁支米四百余万石。”
42 三月庚子,圣旨扈从及随逐一行官吏军兵,依绍兴四年扈从至平江府例,并特与转一官资,余人犒设一次,枢密行府官吏军兵诸色人依此推赏。
43 癸卯,吴报逐金人至宝鸡,尽得关险。枢密院编修官郑樵卒。樵字愚仲,兴化军人,力学著书,不为文章,不事科举,屡至阙下,游诸公间二十八年,讲筵官王纶等荐对,特补右迪功郎,主管架阁库。御史叶义问论其过失,改监南岳庙,给札归抄所撰《通志》。三十一年,携其书来,得枢密院编修官,请修北虏正隆官制,比附中国秩序,因求入秘书省翻阅书籍,未几,又坐言者寝其事。至是,欲进《通志》而病,病数日而卒,年五十九。樵好为考证伦类之学,成书虽多,大抵博而寡要,平生甘枯淡,乐施予,独切切于仕进,识者以是少之。
44 壬子,北使高忠建、张景山入见。前此三节人乘马入丽正门,至是令就门外下马,喧争甚久。既而使者捧国书上殿,知阁门事赵述以祖宗旧例跪受之,使者守近例不与。述老矣,相持移时,仆于地,上目二相,陈康伯进曰:“臣等位宰相,不当受其书,请用他日行礼人。”呼馆伴责曰:“前日已议定用在京礼例,今乃紊烦圣听,何也?”徐{吉}惧不能对。时北使方秉笏置书两臂间,{吉}从旁掣以进。国书略曰:“十二月日大金皇帝致书于宋帝,粤自皇统以来,修好不绝,不意正隆之末,师出无名。”且有归两淮,敦旧好之语。
45 癸丑,蜀中报,闰月二十五日,姚仲、吴挺败虏师。
46 乙卯,洪迈借翰苑经筵同张抡充贺大金登宝位国信使副。
47 丁巳,北使辞,答书略曰:“淮甸侵疆,幸先期而克复;祖宗故地,方遣使以请求。”
48 戊午,北使出门,太常少卿王普带御器械王谦送伴。成闵自淮东来朝。闵之留荆襄也,虏正窥采石瓜州,朝廷屡以金字牌趣闵解围,闵声言捣陈蔡,其实畏避。既而驰百余里,士卒冻馁而死者十二三,至有自经于树者,虏退方进攻宿亳,亦复无功。至是归阙,惧人之议己,凡郎官而上皆有苞苴,冀以自解云。
49 己未,洪景卢出接伴。杂录云:淮泗间弥望无寸木鹊巢平地。又云:道逢泰州民自虏中逃归,言初被驱迫至京畿,百姓争舍匿之,调护甚至,仍为治装,告以归路,有舍其马使代步者,惟过河则不可回。
50 四月戊辰,皇孙女永嘉郡主薨,年十四。初本疮疹,而医者误投药,有旨送棘寺。
51 庚午,释众医,朱邸奏请也。
52 辛未,上为永嘉郡主辍视朝,闻泛使礼物,例用金器二千两,银器二万,合十具(脑子龙涎心字香、丁香各二合之类),匹物二千(绵捻金茸背,以上各二百线,罗搏线紧丝、蒲绫、清丝绫,以上各四百),朝士言:三月十七日得旨,许高丽遣使来贺,恢复疆土。盖纲首徐德荣为向导,而明守韩仲通为请于朝,众论不以为然。会浙东提刑樊光远画七不可之说,其议遂阁。洪州言:三月二十七日资政殿学士魏良臣卒。良臣字道弼,金陵人,登进士第,调丹徒尉,移遂昌令,召为敕令所删定官,擢尚书郎。北虏遣二太子将兵薄淮,韩世忠战不利,吕颐浩荐良臣往使。时方与同舍郎观潮,得檄纳笥中,卒饮乃起,人颇危其行。良臣亦作遗令付其家,脱不幸持以白父母。行至楚州,见世忠,道使指,世忠下令断浮桥,命无得以一骑逾淮。良臣驰扣虏营,其副将聂耳孛堇有和意,敕吏授馆待使者。无何,世忠谍知虏已弛备,轻兵渡水,击其后军,杀伤甚众。聂耳大怒,谓良臣卖已,麾众摔斩之,良臣大呼曰:“某亲老,妻子幼弱,诚知边将不恤国计,侥幸一旦功,何苦蹈万死来见将军哉!”聂耳稍悟,命韬剑驱良臣行数十里,抵主帅帐前,卒许和,遣良臣归报。会颐浩罢相,赵鼎主战,良臣请祠,去久之,召拜左司员外郎,进检正,擢吏部侍郎。兀术寇边,邀结好,诏良臣与王公亮议之。虏欲斥地尽江,岁遣匹两皆五十万,良臣曰:“被命以淮为界,非江也。”兀术阳诺而签书云:“使者许我江北矣。”良臣私发其封,大惊。明日携入诘兀术背约,兀术辞穷,为取玺纸易书,和议自此始定。俄坐台劾,与近习呢,出知庐州,徙池州,复敷文阁待制,进直学士。秦桧用事久,士大夫异已者死徙相望,良臣遗桧书曰:“天有雷霆,尚随之以雨露,欲胜天乎?愿为子孙计,毋贻后悔也。”桧死,御批召陈诚之及良臣等四人,良臣先至,遂拜参知政事,绍兴二十五年十二月也。良臣既骤当大任,锐意更庶事,稍裁诸将回易之弊,发三省堂厨官贾瑜罪流之,人颇畏惧。然学术空疏,举措多轻脱,内外喧诮,不三月,罢为资政殿学士,知绍兴府。内侍邓友护攒宫干扰府县,良臣摘其盗伐禁地林木,械送行在,诏贷死决配,人颇服其果。未几,提举洞霄宫,起知宣州,徙潭州、洪州,所至治盗甚刻,洪州之政尤暴率,卒年六十九。
53 未完,下略。说明:本文共66行,显示52行。为避免对其它公司业务造成影响,总行数在二十行以内的全显示,总行数二十行以上显示五分之四,总行数五百行以上的显示四分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