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易外别传-宋-俞琰(文本)
< 1 2 >
行号
1 易外別傳
2   經名:易外別傳。原題古吳石澗道人俞琰述。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版本:文淵閣四庫全書本經部易類(簡稱四庫本)。
3   易外別傳并敘#1
4   《易外別傳》者,先天圖環中之祕,漢儒魏伯陽《參同契》之學也。人生天地間,首乾腹坤,呼日吸月,與天地同一陰陽;《易》以道陰陽,故伯陽借《易》以明其說,大要不出先天一圖。是雖《易》道之緒餘,然亦君子養生之切務,蓋不可不知也。圖之妙,在乎終《坤》始《復》,循環無窮。其至妙,則又在乎《坤》、《復》之交,一動一靜之問。愚嘗學此矣,遍閱《雲雙》,略曉其一二,忽遇隱者授以讀《易》之法,乃盡得環中之祕,反而求之吾身,則康節邵子所謂太極,所謂天根月窟,所謂三十六宮,靡不備焉。是謂身中之《易》,今為圖如左,附以先儒之說,明白無隱,一覽即見,識者當自知之。至元甲申八月望日,古昊石澗道人俞玫書。
5   易外別傳
6   古吳石澗道人俞琰述
7   太極
8   邵康節曰:心為太極。
9   朱紫陽日:太極,虛中之象也。
10   先天圖
11   《參同契》云:終《坤》始《復》,如循連環。邵康節詩云:自從會得環中意,閑氣胸中一點無。又云:乾遇巽時觀月窟,地逢雷處看天根。天根月窟閑來往,三十六宮都是春。
12   愚謂:月窟在上,天根在下,往來乎月窟、天根之問者,心也。何謂三十六官?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是也。三十六官都是春,謂和氣周流乎一身也。如此則三十六官不在紙上,而在吾身中矣。是道也,邵康節知之,朱紫陽知之,俗儒不知也。
13   邵康節《皇極經世書》云:先天圖者,環中也。愚謂:人之一身,即先天圖也。心居人身之中,猶太極在先天圖之中。朱紫陽謂中間空處是也。圖自《復》而始,至《坤》而終,終始相連如環,故謂之環。環中者,六十四卦環於其外,而太極居其中也。在《易》為太極,在人為心;人知心#2為太極,則可以語道矣。
14   又云:冬至之後為呼,夏至之後為吸,此天地一歲之呼吸也。
15   朱紫陽日:天地問只是一氣,自今年冬至到明年冬至,只是一箇呼吸;·呼是陽,吸是陰。愚謂:冬至後自《復》而《乾》,屬陽,故以為呼;夏至後自《娠》而《坤》,屬陰,故以為吸。呼乃氣之出,故屬冬至之後;吸乃氣之入,故屬夏至之後。大則為天地一歲之呼吸,小則為人身一息之呼吸。《參同契》云:龍呼於虎,虎吸龍精。又云:呼吸相含育,佇息為夫婦。蓋以呼吸為龍虎,為夫婦。千經萬論,譬喻紛紛,不過呼吸兩字而已矣。
16   又云.一動一靜,天地之至妙者歟。一動一靜之問,天地人之至妙者歟#3。
17   朱紫陽日:圖之左屬陽,右屬陰。愚謂:圖左自《復》至《乾》,陽之動也;圖右自《詬》至《坤》,陰之靜也。一動一靜之間,乃《坤》末《復》初陰陽之交,在一歲為冬至,在一月為晦朔之問,在一日則亥末子初是也。孟康日…子之西,亥之束,其中問也。愚謂:五身之乾、坤內交,靜極機發,而與天地之機#4相應,是誠天地人之至妙者也#5。
18   又云:寂然不動,以其無陽,《坤》之象也。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陽動于中,《復》之義也。
19   愚謂:寂者,靜之極也,是為純陰之《坤》;感者,動之初也,是為陽生之《復》。寂感之問,即一動一靜之間也。
20   又云:無極之前,陰含陽也。有象之後,陽分陰也。
21   朱紫陽日:邵子就圖上說循環之意,自《娠》至《坤》是陰含陽,自《復》至《乾》是陽分陰,《坤》、《復》之問乃無極。袁機仲日:朱子謂《坤》、《復》之問乃無極,其論察矣。又詩云:忽然夜半一聲雷,萬戶千門次第開。若識無中含有象,許君親見伏羲來。無中含有象,即是《坤》、《復》之問,無極而太極也。邵子之學,非朱子孰能明之?
22   又《冬至吟》云: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玄酒味方淡,大音聲正希。此言如不信,更請問庖犧。又云:何者謂之機,天根理極微。今年初盡處,明日起頭時。此際易得意,其間難下辭。人·能知此意,何事不能知。又和魏教授詩云:
23   讀書每到天根處,長懼諸公問極玄。
24   朱紫陽日:子之半是未成子,方離於亥之時。又日..一陽初動處,在貞元之問。愚謂此處正是造化之真機。程伊川日:若非竊造化之機,安能長生至哉言乎?
25   又《恍惚吟》云:恍惚陰陽初變化,氤氳天地乍迴旋。中問些子好光景,安得功夫入語言#6。
26   愚謂:康節此詩,泄盡天根之極玄,苟非親造恍惚之境,實詣氤氳之域,安知其為極玄哉?
27   先天六十四卦直圖
28   《乾》上《坤》下,天地之定位也。《坎》、《離》得《乾》、《坤》之中,故居中#7。
29   邵康節《皇極經世書》云:天地之本,其起於中乎,是以《乾》、《坤》屢變,而不離乎中也。
30   又云:自下而上謂之升,自上而下謂之降。升者,生也;降者,消也。故陽生於下,陰生於上,是以萬物皆反生也。
31   又云:陰生陽,陽生陰;陰復生陽,陽復生陰,是以循環而無窮也。
32   又《乾坤昤》云:道不遠于人,乾坤只在身。誰往#8天地外,別去覓乾坤。
33   愚謂:《乾》、《坤》,陰陽之純;《坎》、《離》,陰陽之交。《乾》,純陽為天,故居中之上;《坤》,純陰為地,故居中之下。《坎》,陰中含陽,為月;《離》,陽中含陰,為日,故居《乾》、《坤》之中。其餘六十卦,自《坤》中一陽之生,而至五陽,則升之極矣,遂為六陽之純《乾》;自《乾》中一陰之生,而至五陰,則降之極矣,遂為六陰之純《坤》。一升一降,上下往來蓋循環而無窮也。天地人身亦如此。子時氣到尾閒丑、寅在腰問,在泥九,未、申、酉在胸膈歸於腹中,此一日之升降然也。息亦然,吸則自下而升于上,上而降于下。在天則應黑,而指子、午;在地則應潮,而如子、午。子、午,蓋天地之中也。同契》云:合符行中。又云:不失中。又云知吾身之中,乾、坤不在天地得夫圓機之士,而與之言身中之乾.坤而極論身中之中哉呼□
34   地承天氣圖
35   《易》日:至哉坤元天萬物資生,乃順承承天。
36   《參同契》云:恆順地理順承人布宣。
37   愚謂:人之元氣藏於腹,猶萬物藏於坤;神入地中,猶天氣降而至于地;氣與神合,猶地道之承天。天地以此而生物,吾身以此而產藥。《太玄經》云:藏心于淵,美厥靈根。與此同旨。
38   月受日光圖
39   邵康節曰:月體本黑,受日之光而白。
40   愚謂:日為太陽,月為太陰。月本無光,月之光乃日之光也。陽明陰暗,陽稟陰受,故太陰受太陽之光以為明。人之心為太陽,氣海猶太陰。心定則神凝,神凝則氣聚;人能凝神入於氣中,則氣與神合,與太陰受太陽之光無異。
41   先天卦乾上坤下圖
42   後天卦離南坎北圖
43   邵康節日:神統#9於心,氣統於腎,形統於首;形氣交而神主乎其中,三才之道也。
44   愚謂:人之一身,首乾腹坤,而心居其中,其位猶三才也。氣統於腎,形統於首,一上一下,本不相交,所以使之交者神也。神運乎中,則上下混融#10,與天地同流,此非三才之道歟?夫神守於腎,則靜而藏伏,坤之道也;守於首,則動而運行,乾之道也。藏伏則妙合而凝,運行則周流不息。妙合而凝者,藥也。周天不息者,火也。
45   《陰符經》云:機在目。
46   邵康節日:天之神發乎日,人之神發乎目。
47   愚謂:目之所至,心亦至焉,故內鍊之法,以目視鼻,以鼻對臍,降心火入于氣海,蓋不過片飽功夫而已。
48   乾坤坎離圖
49   天地日月圖
50   《易》曰:乾為天,坤為地,離為日,坎為月。又曰:乾為首,坤為腹。
51   《太玄經》云:陽氣潛萌于黃宮。《黃庭經》云:子欲不死修崑崙。
52   又云:出日入月呼吸存。
53   愚謂:首居上而圓,諸陽之所會,乾天之象也,故《易》以乾為首。崑崙在西北乾位,故《黃庭經》以乾為崑崙。腹居下而中虛,八脈之所歸,坤地之象也,故《易》以坤為腹。天玄而地黃,故《太玄》以坤為黃宮。日生于束,月生于西,故《易》以離為日,坎為月。呼吸出入,升降上下,往來元窮,故《黃庭》以呼吸為日月。或以兩目為日月,非也。兩目僅有日月之形,無日月之用。
54   八七九六圖
55   木火金水圖
56   《參同契》云:九還七返,八歸六居。又云:七八數十五,九六亦相應。又云:金水合處,木火為倡。四者渾沌,列為龍虎。
57   愚謂:六、七、八、九,乃水、火、木、金之成數。木數八,屬束;火數七,屬南。木自束而升,則與火為倡於南矣。金數九,屬西;水數六,屬北。金自西而降,則與水合處於北矣。丹家有所謂赤龍黑虎者,束方蒼龍七宿運而之南,則為赤龍;西方白虎七宿運而之北,則為黑虎,無非譬喻身中之呼吸。究而言之,何龍虎之有?何金、水、木、火之有?何七、八、九、六之有?皆譬喻耳。或疑九、七、八言還、返、歸,六獨言居,得無異乎?日:六居北不動,三方之還、返、歸,皆聚于北,故言居也。
58   乾坤交變十二卦循環升降圖
59   《乾》上《坤》下,吾身之天地也。《泰》左《否》右,吾身天地之升降也。《復》非十一月,亦非夜半子時,乃身中之子也。《娠》非五月,亦非日中午時,乃身中之午也。張悟真云:《否》、《泰》交,則陰陽或升或降。蓋謂身中之《泰》、《否》#11。
60   坎離交變十二卦循環升降圖
61   《坎》北《離》南,吾身之水火也。《既濟》束、《未濟》西,五?身水火之升降也。《屯》居寅,《蒙》居戌,五。身之火候也。寅非平旦,寅乃身中之寅;戌非黃昏,戌乃身中之戌。張悟真日:《屯》、《蒙》作,動靜在朝在昏。蓋謂身中之《屯》、《蒙》。
62   屯胎豕二卦反對-升一降圖
63   既濟未濟反對-升一降圖
64   《參同契》云:朔旦《屯》直事,至暮《蒙》當受。晝夜各一卦,用之依次序。《既》、《未》至昧爽,終則《復》更始。日辰為期度,動靜有早晚。春夏據內體,從子到辰巳。秋冬當外用,自午訖戌亥。
65   愚謂:《參同契》以《乾》、《坤》為鼎,《坎》、《離》為藥,因映其餘六十卦為火候;一日有十二時,兩卦計十二爻,故日用兩卦,朝《屯》則暮《蒙》,朝《需》則暮《訟》,以至《既濟》、《未濟》一也。《屯》倒轉則為《蒙》,有一升一降之象。《屯》自內而升,為朝,為晝,為春、夏;。《蒙》自外而降,為暮,為夜,為秋、冬。諸卦皆然。夫以六十卦分布為三十日,以象一月?然遇小盡,則當如之何?蓋比喻耳,非真謂三十日也。或以此為閉目數息之法,則不勝其煩且勞矣。豈至簡至易之道#12哉?
66   周易參同契金丹鼎器藥物火候萬殊一本之圖
67   惟斯之妙衍兮,審諦不誑語。
68   傳於億世後兮,昭然而可考。
69   煥若星經漢兮,黃如水宗海。
70   思之務令熟兮,反覆毗#13上下。
71   千周藥彬彬兮,萬遍將可暗。
72   神明或告人兮,心靈忽自悟。
73   探端索其緒兮,鈴得其門戶。
74   天道無適莫兮,常傳與賢者。
75   右係校正彭真一《明鏡圖》,略加增損而成九環。
76   《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77   胡安定日:天之形,望之其色蒼然。南樞入地下三十六度,北樞出地上三十六度,狀如倚杵,此天之形也。言其用,則一晝夜之問,几行九十餘萬里。夫人之□一呼一吸,謂之一息。一息之問,天已行八十餘里。人之一晝一夜,而天行九十餘萬里,則天之健用可知矣。
78   又日:人之神氣,萃之則生,散之則亡。天有剛陽之氣運行不息,故天體常存也。
79   愚按《參同契》云:關撻有低昂兮,周天遂奔走。關柱,謂南北二極;周天,謂二十八宿;奔走,謂運行也。天形如彈九,周匝□運轉,晝夜不停;其南北兩端,一高一下,乃關撻也。人身亦然,上有天關,下有地軸。若能迴天關,轉地軸,則上下往來,一息一周天也。
80   愚又按《參同契》云:循據坡璣,升降上下。環璣,斗也。天以斗為機,人以心為機。心運於身中,猶斗運於天中。
81   愚又按《陰符經》云: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蓋人道與天道一也。人能收視返聽,藏心於淵,馭呼吸之往來,周流不息,則與天道同運,而天行之機吾得而執之矣。雖然,天之道可以觀,天之行未易執也。孰能執之?唯虛心者能執之。
82   《易》曰:君子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發於事業,美之至也。
83   徐進齋日:丹家亦取此義。
84   魏伯陽《參同契》謂:黃中漸通理,潤澤達肌膚。但作用不同,此為義理存養,皆天公諸天也;彼為血氣保固,由人私諸己也。
85   愚謂:《參同契》之說,不過借《易》道以推明己意,其問引用《易》中之辭,未必皆取本文之義,蓋《易》與天地相似,人身亦與天地相似,是故魏伯陽假《易》以作《參同契》。黃中,指身中之黃道。
86   《易》日:不遠復,元祇悔,元吉。
87   朱紫陽日:《老子》云:治人事天,莫若嗇。夫惟音,是謂早服。早服謂之重積德。被他說得曲盡。早服者,言能圖則不遠,而復便在此也。重積德者,言先已有所積,復養以音,是又加積之也。如修養者,此身未有所損失,而又加以嗇養,是謂早服。而重積若待其已損而後養,則養之方足以補其所損,不得謂之重積矣,所以貴早服;早服者早覺,未損而嗇之也。如某此身已衰耗如破屋相似,束扶西倒,雖欲修養,亦何能有益耶?今年得蔡季通書說,近來深曉養生之理,盡得其法,只是城郭不完,無所施其功也。看來是如此。
88   愚按曾至游《集仙傳》云:周從,泗州人也,徐神翁深重之,日:我少而婚,是人幼得道,其神全,吾不及也。如周從者,其亦《老子》所謂早服而重積者歟。
89   愚又按《素問》云:丈夫八歲腎氣實,髮長齒更;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瀉#15陰陽和,故能有子;三八腎氣平均,筋骨致強,故真牙生而長極;四八筋骨隆盛,肌骨滿壯#16,五八腎氣衰,髮墮齒槁;六八陽氣衰竭於上,面焦#17,髮鬢頒白#18;七八肝氣衰,筋不能動,天癸竭,精少腎藏衰,形體皆極;八八則齒髮去。又云: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衍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快其心,溺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愚謂:人至於老則多忘,神昏故也。動則疲倦,氣衰故也。內鍊之道,以神氣為本。神昏氣衰,則以何者為本?
90   《易》日。水清至,習坎。
91   愚按《靈樞經》云:日、行二十八宿。人經脈上下、左右、前後二十八脈,周身十六丈二尺,以應二十八宿。漏水下百刻,以分晝夜。故人一呼,脈再動,氣行三寸;一吸,脈亦再動,氣行三寸。呼吸定息,氣行六寸;十息,氣行六尺。日行二分,二百七十息,氣行十六丈二尺,氣行交通于中,一周于身,下水二刻。日行二十五分,五百四十息,氣行再周于身,下水四刻。日行四十分,二千七百息,氣行十周于身,下水二十刻。日行五宿二十分,一萬三千五百息,氣行五十營于身,水下百刻。日行二十八宿,漏水皆盡,豚終矣。几行八百一十丈也。
92   又云:氣之行,如水之流,如日月之行不休,故陰脈營其藏,陽詠營其府,如環之無端,莫知其紀,終而復始。
93   愚謂:人身氣血,常常流通則安,一有壅滯則病。內鍊之道,息息相繼,如水之清至,而其流相續,則真氣上下灌注,亦如水之流通也。
94   《易》日:坎為水,為月;離為火,為日。
95   項平庵日:心以坎為體,離為用,放心欲虛而澄;腎以離為體,坎為用,故丹田欲實而溫。《損》、《益》皆三陽、三陰之離,《損》之火上飛,《益》之火下伏。又日: 離體之火上騰,故損; 離體之火下駐,故益。愚謂:內鍊之道,至簡至易,唯欲降心火入于丹田耳。丹田在臍之後,腎之前,正居腹中。丹家諱言心、腎,謂心、腎非坎、離,蓋指呼、吸為坎、離。殊不思呼、吸乃坎、離之用,心、腎乃坎、離之體。人之一身,心為之主,故獨居中;腎為之基,故獨居下。.丹家不言心、腎,而言身、心,身即腹也,腎在其中矣。豈可拾腎哉?腎屬水,心屬火,火入水中,則水火交媾,如晦朔之問日月之合璧。
96   《易》日:山澤通氣。又日:二氣感應以相與。
97   愚按《參同契》云:自然之所為兮,非有邪偽道;若山澤氣相吞兮,興雲而為雨。蓋人身之陰陽,綑縊交結于丹田,則升于泥丸,清然如雲化為甘澤。陳希夷詩云:倏爾火輪煎地脈,愕然神溝湧山椒。與此同旨。神漢出《列子》,嘗謂山澤之氣相通由其虛也。唯虛也,故二氣感應以相與;不虛則窒而不通,安能相與?內鍊之道,貴乎心虛,心虛則神凝,神凝則氣聚,氣聚則興雲為雨,與山澤相似。《離騷·遠遊篇》云:道可受兮,不可傳;其小無外兮,其大無垠;毋滑而魂兮,彼將自然;一氣孔神兮,於中夜存;虛以待之兮,無為之先。朱紫陽注云:蓋廣成子之告黃帝不過如此,實神仙之要訣也。
98   《易》日..一闔一闢謂之變,往來不窮謂之通。
99   程伊川日:涵養之道,出入之息者,闔闢之機而已。又日:闔闢往來,見之鼻息。
100   張橫渠日:人之有息,蓋剛柔相摩,乾、坤闔闢之象也。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