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东坡志林-宋-苏轼(文本)
< 1 2 3 4 5 >
行号
1 东坡志林 [宋]苏轼
2   目录
3   卷一
4   记游
5   记过合浦 逸人游浙东 记承天寺夜游 游沙湖 记游松江 游白水书付过 记游庐山 记游松风亭 儋耳夜书 忆王子立 黎子 记刘原父语
6   怀古
7   广武叹 涂巷小儿听说三国语
8   修养
9   养生说 论雨井水 论修养帖寄子由 导引语 录赵贫子语 养生难在去欲 阳丹诀 阴丹诀 乐天烧丹 赠张鹗 记三养 谢鲁元翰寄?肚饼 辟谷说 记服绢
10   记养黄中
11   疾病
12   子瞻患赤眼 治眼齿 庞安常耳聩
13   梦寐
14   记梦参寥茶诗 记梦赋诗 记子由梦 记子由梦塔 梦中作祭春牛文 梦中论左传 梦中作靴铭 记梦 梦南轩 措大吃饭 题李岩老
15   学问
16   记六一语
17   命分
18   退之平生多得谤誉 马梦得同岁 人生有定分
19   送别
20   别子开 昙秀相别 别王子直 别石塔 别姜君 别文甫子辩
21   卷二
22   祭祀
23   八蜡三代之戏礼 记朝斗
24   兵略
25   匈奴全兵 八阵图
26   时事
27   唐村老人言 记告讦事
28   官职
29   记讲筵 禁同省往来 记盛度诰词 张平叔制词
30   致仕
31   请广陵 买田求归 贺下不贺上
32   隐逸
33   书杨朴事 白云居士
34   佛教
35   读坛经 改观音呪 诵经帖 诵金刚经帖 僧伽何国人 袁宏论佛说
36   道释
37   赠邵道士 书李若之事 记苏佛儿语 记道人戏语 陆道士能诗 朱氏子出家 寿禅师放生 僧正兼州博士 卓契顺禅话 僧文荤食名 本秀非浮图之福 付僧惠诚游吴中代书十二
38   异事
39   王烈石髓 记道人问真 记刘梦得有诗记罗浮山 记罗浮异境 东坡升仙 黄仆射 冲退处士 臞仙帖 记鬼 李氏子再生说冥间事 道士张易简 辨附语 三老语 桃花悟道 尔朱道士炼朱砂丹
40   卷三
41   异事下
42   朱炎学禅 故南华长老重辨师逸事 冢中弃儿吸蟾气 石普见奴为祟 陈昱被冥吏误追 记异 猪母佛 王翊梦鹿剖桃核而得雄黄 徐则不传晋王广道 先夫人不许发藏 太白山旧封公爵 记范蜀公遗事 记张憨子 记女仙 池鱼踊起 孙抃见异人 修身历
43   技术
44   医生 论医和语 记与欧公语 参寥求医 王元龙治大风方 延年术 单骧孙兆 僧相欧阳公 记真君签 信道智法说 记筮卦 费孝先卦影 记天心正法呪 辨五星聚东井
45   四民
46   论贫士 梁贾说 梁工说
47   女妾
48   贾氏五不可 贾婆婆荐昌朝 石崇家婢
49   贼盗
50   盗不劫幸秀才酒 梁上君子
51   夷狄
52   曹玮语王鬷元昊为中国患 高丽 高丽公案
53   卷四
54   古迹
55   铁墓厄台 黄州隋永安郡 汉讲堂 记樊山 赤壁洞穴
56   玉石
57   辨真玉 红丝石
58   井河
59   筒井用水鞴法 汴河斗门
60   卜居
61   太行卜居 范蜀公呼我卜邻 合江楼下戏 名西阁
62   亭堂
63   临皐闲题 名容安亭 陈氏草堂 雪堂问潘邠老
64   人物
65   尧舜之事 论汉高祖羹颉侯事 武帝踞厕见卫青 元帝诏与论语孝经小异 跋李主词 真宗仁宗之信任 孔子诛少正卯 戏书颜回事 辨荀卿言青出于蓝 颜蠋巧于安贫 张仪欺楚商于地 赵尧设计代周昌 黄霸以鹖为神爵 王嘉轻减法律事见梁统传 李邦直言周瑜 勃逊之 刘聪吴中高士二事 郄超出与桓温密谋书以解父 论桓范陈宫 录温峤问郭文语 刘伯伦 房琯陈涛斜事 张华鹪鹩赋 王济王恺 王夷甫 卫瓘欲废晋惠帝 裴頠对武帝 刘凝之沈麟士 柳宗元敢为诞妄
66   卷五
67   论古
68   武王非圣人 周东迁失计 秦拙取楚 秦废封建 论子胥种蠡 论鲁三桓 司马迁二大罪 论范增 游士失职之祸 赵高李斯 摄主 隐公不幸 七德八戒
69   卷一
70   记游
71   记过合浦
72   余自海康适合浦,连日大雨,桥梁大坏,水无津涯。自兴廉村净行院下乘小舟至官寨,闻自此西皆涨水,无复桥船,或劝乘蜑并海即白石。是日六月晦,无月,碇宿大海中。天水相接,星河满天,起坐四顾太息:「吾何数乘此险也!已济徐闻,复厄于此乎?」稚子过在旁鼾睡,呼不应。所撰《书》、《易》、《论语》皆以自随,而世未有别本。抚之而叹曰:「天未欲使从是也,吾辈必济。」已而果然。七月四日合浦记,时元符三年也。
73   逸人游浙东
74   到杭州一游龙井,谒辨才遗像,仍持密云团为献龙井。孤山下有石室,室前有六一泉,白而甘,当往一酌。湖上寿星院竹极伟,其傍智果院有参寥泉及新泉,皆甘冷异常,当时往一酌,仍寻参寥子、妙总师之遗迹,见颖沙弥亦当致意。灵隐寺后高峰塔一上五里,上有僧不下三十余年矣,不知今在否?亦可一往。
75   记承天寺夜游
76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
77   游沙湖
78   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亦曰螺师店,予买田其间。因往相田得疾,闻麻桥人庞安常善医而聋,遂往求疗。安常虽聋,而颖悟绝人,以纸画字,书不数字,辄深了人意。余戏之曰:「余以手为口,君以眼为耳,皆一时异人也。」疾愈,与之同游清泉寺。寺在蕲水郭门外二里许,有王逸少洗笔泉,水极甘,下临兰溪,溪水西流。余作歌云:「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谁道人生无再少?君看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鷄。」是日剧饮而归。
79   记游松江
80   吾昔自杭移高密,与杨元素同舟,而陈令举、张子野皆从余过李公择于湖,遂与刘孝叔俱至松江。夜半月出,置酒垂虹亭上。子野年八十五,以歌词闻于天下,作《定风波令》,其略云:「见说贤人聚吴分,试问,也应傍有老人星。」坐客懽甚,有醉倒者,此乐未尝忘也。今七年耳,子野、孝叔、令举皆为异物,而松江桥亭,今岁七月九日海风架潮,平地丈余,荡尽无复孑遗矣。追思曩时,真一梦耳。元丰四年十二月十二日,黄州临皐亭夜坐书。
81   游白水书付过
82   绍圣元年十月十二日,与幼子过游白水佛迹院,浴于汤池,热甚,其源殆可熟物。循山而东,少北,有悬水百仞,山八九折,折处辄为潭,深者磓石五丈,不得其所止。雪溅雷怒,可喜可畏。水厓有巨人迹数十,所谓佛迹也。暮归倒行,观山烧壮甚。俛仰度数谷,至江,山月出,击汰中流,掬弄珠璧。到家二皷,复与过饮酒,食余甘,煮菜,顾影颓然,不复甚寐,书以付过。东坡翁。
83   记游庐山
84   仆初入庐山,山谷奇秀,平生所未见,殆应接不暇,遂发意不欲作诗。已而见山中僧俗,皆云:「苏子瞻来矣!」不觉作一绝云:「芒鞵青竹杖,自挂百钱游。可怪深山里,人人识故侯。」既自哂前言之谬,又复作两绝云:「青山若无素,偃蹇不相亲。要识庐山面,他年是故人。」又云:「自昔忆清赏,初游杳霭间。如今不是梦,真箇是庐山。」是日有以陈令举《庐山记》见寄者,且行且读,见其中云徐凝、李白之诗,不觉失笑。旋入开先寺,主僧求诗,因作一绝云:「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辞。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往来山南地十余日,以为胜绝不可胜谈,择其尤者,莫如漱玉亭、三峡桥,故作此二诗。最后与摠老同游西林,又作一绝云:「横看成岭侧成峯,到处看山了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仆庐山诗尽于此矣。
85   记游松风亭
86   余尝寓居惠州嘉佑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思欲就林止息。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是如何得到?良久忽曰:「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由是如挂鈎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兵阵相接,皷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甚么时也不妨熟歇。
87   儋耳夜书
88   己卯上元,余在儋耳,有老书生数人来过,曰:「良月佳夜,先生能一出乎?」予欣然从之。步城西,入僧舍,历小巷,民夷杂揉,屠酤纷然,归舍已三鼓矣。舍中掩关熟寝,已再鼾矣。放杖而笑,孰为得失?问先生何笑;盖自笑也,然亦笑韩退之钓鱼无得,更欲远去。不知钓者,未必得大鱼也。
89   忆王子立
90   仆在徐州,王子立、子敏皆馆于官舍,而蜀人张师厚来过,二王方年少,吹洞箫饮酒杏花下。明年,余谪黄州,对月独饮,尝有诗云:「去年花落在徐州,对月酣歌美清夜。今日黄州见花发,小院闭门风露下。」盖忆与二王饮时也。张师厚久已死,今年子立复为古人,哀哉!
91   黎 子
92   吾故人黎錞,字希声,治《春秋》有家法,欧阳文忠公喜之。然为人质木迟缓,刘贡父戏之为「黎 子」,以谓指其德,不知果木中真有是也。一日联骑出,闻市人有唱是果鬻之者,大笑,几落马。今吾谪海南,所居有此,霜实累累,然二君皆入鬼录。坐念故友之风味,岂复可见!刘固不泯于世者,黎亦能文守道不苟随者也。
93   记刘原父语
94   昔为凤翔幕,过长安,见刘原父,留吾剧饮数日。酒酣,谓吾曰:「昔陈季弼告陈元龙曰:『闻远近之论,谓明府骄而自矜。』元龙曰:『夫闺门雍穆,有德有行,吾敬陈元方兄弟;渊清玉洁,有礼有法,吾敬华子鱼;清修疾恶,有识有义,吾敬赵元达;博闻强记,奇逸卓荦,吾敬孔文举;雄姿杰出,有王霸之略,吾敬刘玄德。所敬如此,何骄之有?余子琐琐,亦安足录哉!』」因仰天太息。此亦原父之雅趣也。吾后在黄州,作诗云:「平生我亦轻余子,晚岁谁人念此翁?」盖记原父语也。原父既没久矣,尚有贡父在,每与语,今复死矣,何时复见此俊杰人乎?悲夫!
95   怀古
96   广武叹
97   昔先友史经臣彦辅谓余:「阮籍登广武而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其名!』岂谓沛公竖子乎?」余曰:「非也,伤时无刘、项也,竖子指魏、晋间人耳。」其后余闻润州甘露寺有孔明、孙权、梁武、李德裕之遗迹,余感之赋诗,其略曰:「四雄皆龙虎,遗迹俨未刓。方其盛壮时,争夺肯少安!废兴属造化,迁逝谁控抟?况彼妄庸子,而欲事所难。聊兴广武叹,不得雍门弹。」则犹此意也。今日读李太白《登古战场》诗云:「沈湎呼竖子,狂言非至公。」迺知太白亦误认嗣宗语,与先友之意无异也。嗣宗虽放荡,本有意于世,以魏、晋间多故,故一放于酒,何至以沛公为竖子乎?
98   涂巷小儿听说三国语
99   王彭尝云:「涂巷中小儿薄劣,其家所厌苦,辄与钱,令聚坐听说古话。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颦蹙有出涕者;闻曹操败,即喜唱快。以是知君子小人之泽,百世不斩。」彭,恺之子,为武吏,颇知文章,余尝为作哀辞,字大年。
100   修养
<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