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鹤山笔录-宋-魏了翁(文本)
行号
1 鹤山笔录  (宋)魏了翁 撰
2   《萧望之传》宏恭、石显等建白:望之前将军辅政,欲排退许史,专权擅朝,幸得不坐,复赐爵邑,与闻政事。不悔过服罪,深怀怨望,教子上书,归非于上。师古曰:言归恶于天子也。《师丹传》:归非于朕,朕隐君不宣,为君受愆。又云:获虚采名,谤讥匈匈。愚按归非、归恶等,此已有之。
3   至道初,吕蒙正罢相,以仆射奉朝请,上曰:蒙正今退在班列寂寞,想其目穿望复位矣。刘昌言曰:仆射非寂寞之地,且亦不闻蒙正郁悒。刘昌言罢,上问赵镕等曰:频见昌言否?涕泣否?曰:与臣等谈,多至流涕。钱若水曰:实未尝涕泣。镕等迎合上意,若水因自念上待辅臣若此,盖未尝有秉节高迈,不贪名势,能全进退之道,以感动人主。遂贻上之轻鄙,将以满岁移疾,遂草章求解职,会宴驾,不果上。及今上之初年,再表逊位,乃得请。至道元年,赵镕、刘昌言、向敏中俱为同知密院,正月昌言罢,若水代之。愚谓若水既知为上所鄙而不即去,乃谓将以满岁移疾,遂草章求解政,会宴驾不果上,然则是终太宗之世,无一人引去者,宜为人主所薄也。且刘昌言能明吕公未尝郁悒,则必不以己之罢政对人流涕。小人鄙浅逢迎,以坏人主心术,大抵若此。至道元年正月,吕端、寇准为参政,镕、若水与敏中俱为同枢,然则若问西府,敏中亦闻上语也,而独无一言,何哉?
4   晋郭奕字大业,为野王令。羊祜尝过之,奕叹曰:羊叔子何必减郭大业。少选复往,又叹曰:羊叔子去人远矣。遂送祜出界数百里,坐此免官。陈后山为徐州教授,东坡知杭州,道由南京,陈告守孙觉愿往见,而觉不许,乃托病谒告来南京送别,同舟东下,至宿而归,为刘安世所弹。所赋“平生羊荆州,追送不作远”诗,以此。唐杨凭贬临贺尉,姻友惮累,无往候者。善客徐晦独至蓝田慰饯。李夷简遽表为监察御史,曰:君不负杨临贺,肯负国乎?太学生薛约师事阳城,坐言事徙连州,城送之郊,上以为党,出城道州刺史。三事相类。
5   陆机《汉高功臣赞》:茫茫宇宙,上墋下黩。墋,楚锦反;黩,渴也。
6   《甘延寿传》:试弁为期门。《哀帝赞》“卞射”注:并以弁卞为手搏。
7   《何武等赞》,故曰:依世则废道,违俗则危殆,此古人所以难于受爵位也。上文云:武嘉区区,以一篑障江河,用没其身。丹与董宏更受赏罚,言宏用则丹免,丹黜则宏封。最后宏为庶人,丹受国邑。故曰者,必古有是语,注不及。
8   苏文忠尝云:图王不成,其弊犹可以霸。石徂铼诗《勉师愚等》:汝不闻图王不成犹可霸,舜与我俱人,学之则舜也。苏以前固有此语。
9   吕东莱策问诸生云:夫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萃百王致治之法而著之六经,成而不试,付其责于后人,以俟其验,至于今千有余年云云。自六经既成之后,尚为未试之书也。
10   前辈云:相见又无事,不来还忆君。后山亦云:每逢无可语,暂阻即相求。此用阮修“意有所思,率尔褰裳,不避晨夕;至或无言,但忻然相对”。
11   黄太史《跋送穷文》拟扬子云《逐贫赋》,语稍庄,文采过之。如子云《解嘲》拟宋玉《答客难》,退之《进学解》拟子云《解嘲》,柳子厚《晋问》拟枚乘《七发》,皆文采之美也。至于追琢前人,如班孟坚之《宾戏》、崔伯庭之《达旨》、蔡伯喈之《释诲》,仅可观焉,况其下者乎?
12   宋玉《招魂》:像设君室,静问安些。按此则人死而设形貌于室以事之,乃楚俗也。
13   按经传所说终南山一名太一,亦名终南。据张衡《西京赋》云:终南太一,隆窟崔崒。潘岳《西征赋》云:九嵕嶻薛,太一巃嵩。面终南而背云阳,跨平原而连嶓冢。然则终南、太一非一山也。
14   按《周礼》,玉之美者曰球,其次为蓝。盖以县出美玉,故曰蓝田。苦泉在朝邑县西北三十里,其水咸苦,羊饮之肥而美。今于泉侧置羊牧,故俗谚云:苦泉羊,洛水浆。
15   石鼓文在天兴县南二十里许,石形如鼓,其数有十,盖纪周宣王畋猎之事,其文即史籀之迹也。正观中吏部侍郎苏勖纪其事云:虞、褚、欧阳,共称古妙。虽岁久讹阙,遗迹尚有可观;而历代纪地理者不存记录,尤可叹息。
16   后魏孝明帝神龟元年置大斌县,属上郡,周、隋不改。大斌者,取稽胡怀化、文武杂半之义。
17   张仁愿筑三受降城,不置壅门及曲敌战具。或问曰:边城御贼之所,不为守备,何也?仁愿曰:寇若至此,当并力出战,回顾望城,犹须斩之,何用守备,生其退恧之心。其后常元楷为总管,始筑壅门,议者劣之。
18   苏秦说韩王曰:韩有剑戟出于棠溪。蔡州西平县西界棠溪村是也,县又有龙泉,可以淬刀剑。
19   肃宗曰:亭海方俗之间,河北得水便名为河,塞外有水便名为海。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中录。此书比其他地志颇为有益于学者。上焉纪三国南北朝迁改稍详,下焉接乎本朝郡县之制,不甚相远,而又记载厄塞贡赋,得书事之实。吉甫在唐不得为贤宰相,然体国经野于此尚可考,不可以人废言也。
20   东汉公孙瓒记过忘善,睚眦必报,州里善士名在其右者,必以法害之。常言衣冠皆自有职分,富贵不谢人惠,故所宠爱类多商贩庸儿,所在侵暴,百姓怨之。按此病自王、蔡、秦、史以来多有之。
21   景祐中,贾文元言诸道州有合避亲三等,举人乞诏,漕臣汇聚,更命官较试,十取三焉。今运司贡事昉于此,记得唐人有别头试。
22   《洪范 五行传》曰:田猎不宿,饮食不享,出入不节,夺民农时,及有奸谋则木不曲直。说曰:木,东方也。于《易》地上之木为观,其于王事,威仪容貌亦可观者也。弃法律,逐功臣,杀太子,以妾为妻,则火不炎上。说曰:火,南方,扬光辉为明者也。其于王者,南面向明而治。治宫室,饰台榭,内淫宠,犯颜威,侮父兄,则稼穑不成。说曰:土,中央,生万物者也。其于王者为内事,宫室夫妇亲属亦相生者也。好攻战,轻百姓,饰城郭,侵边境,则金不从革。说曰:金,西方,万物既成,杀气之始也。故立秋而鹰隼击,秋分而微霜降。其于王事,出军行师,把旄杖钺,誓士众,抗威武,所以征畔逆,止暴乱也。简宗庙,不祷祠,废祭祀,逆天时,则水不润下。说曰:水,北方,终减万物者也。其于人道,终而形灭,精神放越,圣人为宗庙以收魂气,春秋祭祀以终孝道。右《汉书五行志》云。董仲舒治《公羊春秋》,始推阴阳为儒者宗,宣元之后,刘向治《谷梁春秋》,数其祸福,传(或作傅)以《洪范》,与仲舒错(错互不同)。至向子歆治《左氏传》,其《春秋》意亦已乖矣,言《五行传》又颇不同,是以与仲舒别。向、歆传载眭孟、夏侯胜、京房、谷永、李寻之徒,所陈行事,讫于王莽,举十二世以传《春秋》,著于篇。按此其说亦不可废,故记于此,以俟摭计。
23   《通鉴》宋文帝十七年,上以司徒义康嫌隙已著,将成祸乱,诛其党刘湛等,出义康镇豫章(史载江州刺史)。殷景仁卧疾五年,虽不见上,而密函往来,日以十数,影迹周密,莫有知者。收湛之日,上忽召景仁,诛讨处分,一皆委之。五年卧疾而人莫能知,其为人深险可见。宋文与此等人谋国,安得不亏君臣之义,贼兄弟之恩乎?
24   魏邢禺为平原侯家丞,防闲以礼,由是不合。庶子刘桢谏曰:君侯采庶子之春华,忌家丞之秋实。虞喜曰:世人奇诸葛之英辩,而哂吕岱之无对。是乐春藻之繁华,而忌秋实之甘口也。春华、秋实二事相似。
25   《诗墙有茨》;《韦史传》:茨檐贱士,本无官情。茨亦草也。《史记》茅茨不剪,注:屋盖,曰茅茨,以茅覆屋。则茨又为屋盖。
26   王介甫元丰七年罢相,居钟山,作两《元丰行》:元丰圣人与天通,十日五日一雨风。或谓徼幸再相。
27   王介甫《千枝孙》:峄阳万本母淇奥。孙枝取杜子美赋:桐花未吐,孙枝之鸾凤相鲜。此未害。如母淇奥,稍牵强。李注云:世俗谓慈竹为子母竹。
28   《尔雅》:科斗一名活东,《异苑》:龟字元绪,桑字子明。
29 未完,下略。说明:本文共35行,显示28行。为避免对其它公司业务造成影响,总行数在二十行以内的全显示,总行数二十行以上显示五分之四,总行数五百行以上的显示四分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