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石屋余渖-马叙伦(文本)
< 1 2 3 4 5 >
行号
1 石屋余渖 民国 马叙伦
2   ◎《金鱼唱和词》
3   九年旧历五月十一日,北京大学同人宴集于城东金鱼胡同之海军联欢社。沈尹默出示其生朝述怀之作。越日,余有继造。张孟劬尔田、伦哲如明复和余辞,余因集而名之曰《金鱼唱和词》。尹默原唱云:
4   △其一
5   户外犹悬艾叶,筵前深映榴花。端阳过了数年华,节物居然增价。
6   新我原非故我,有涯任逐无涯。人生行乐底须赊,好自心情多暇。
7   △其二
8   脑后尽多闲事,眼中颇有佳花。饭余一盏雨前茶,敌得琼浆无价。
9   午睡一时半晌,客谈百种千家。兴来执笔且涂鸦,遣此炎炎长夏。
10   △其三
11   眼底凭谁检点,案头费甚功夫。天然风月见真吾,漫道孔颜乐处。
12   骑马看山也得,乘槎浮海能无。人间何处不相娱,随分行行且住。
13   △其四
14   不道死生有命!便云富贵在天。现成言语不能言,读甚圣经贤传。
15   流水高山自乐,名缰利锁依然。老牛有鼻总须牵,绕得磨盘千转。
16   余和云:
17   △其一
18   户上犹悬艾绿,尊中尚染雄黄。儿颜隐隐虎头王,故事年年依样。
19   须鬓添来种种,岁华任去堂堂。酸甜苦辣已都尝,只是心田无恙。
20   (自注:杭州旧俗,重午日饮雄黄酒,即以饮余书王字于小儿额上,取威胜之意。)
21   △其二
22   往事那堪重忆,泪丝不觉先垂。哀吟陟岵覆髫时,风雪也衔悲思。
23   漫道熊丸荻笔,只看计食谋衣。心机费尽鬓毛衰,子子孙孙须记。
24   △其三
25   少小自矜头角,春秋勤习诗书。汝南月旦颇相誉,同甫文中之虎。
26   时向长城饮马,还趋东府呼卢。从来壮士耻为儒,莫为儒冠儿误。
27   △其四
28   灯下频看宝剑,梦中时击天间。舳舻十万王扶余,年少气真如虎。
29   已往付他莺燕,从今觅我莼鲈。春衣行典付黄垆,徼个渔翁闲语。
30   △其五
31   爽意满阶幽草,陶情一盏清茶。娇儿隔户笑呼爹,欲语不成咿哑。
32   白马东来震旦,青牛西去流沙。人间万事看分瓜,底用蜗头争霸。
33   △其六
34   小径幽花惹蝶,邻家老树归鸦。渐生新月映余霞,篱落忽闻情话。
35   闲事无须多管,浊醪大可时赊。买山快快种桑麻,归卧风篁(凰)岭下。
36   △其七
37   映户两颗疏树,侵阶几点苍苔。芭蕉半展木丹肥,采蜜蜂儿成队。
38   事到头边做起,闲来书本摊开。酒余谈笑杂庄谐,也算辩才无碍。
39   △其八
40   薄醉午床赊梦,微熏乙帐观书。寂寥门巷耳生车,无事看天倚杵。
41   篱角柔猫弄子,池头老鹳窥鱼。苦吟不得尽捻须,好鸟一声飞去。
42   △其九
43   草绿溪桥断处,鸟飞残月天边。烟波江上钓鱼船,赊取闲情无限。
44   入社先求许饮,多情偏要参禅。此中欲辨已忘言,且自饱餐茶饭。
45   △其十
46   只为寻花迷路,转因踏草迟归。溪流缓缓送斜晖,羌笛一声牛背。
47   困则埋头便睡,醒来随意衔杯。暖风吹蕊蝶齐飞,极好一般滋味。
48   △其十一
49   欲雨先来暑气,招风急卸凉蓬。推敲几误践花丛,一副词人面孔。
50   文字虽然着相,心情澈底都空。西东还是付西东,不问风幡谁动。
51   △其十二
52   柳岸鸟声叔,花桥流水潺。淡烟疏月夕阳边,清兴无端难绾。
53   佳句争安一字,苦吟竟费三年。虚名成就已堪怜,冷了回肠一半。
54   哲如和云:
55   △其一
56   依样桃符黍,客中佳节经过。五陵裘马少年多,屠狗场中着我。
57   共道田文启薛,休提屈子沉罗。客来燕市例悲歌,慷慨荆高唱和。
58   △其二
59   最忆江乡乐事,家家竞赛端阳。海潮涌现万龙双,箫鼓中流荡漾。
60   更有荔子湾口,绿阴夹岸清凉。晚风柔软浪花香,唤起桃根打桨。
61   △其三
62   早慕小长芦叟,微官七品归欤。空疏补读十年书,泛宅烟波深处。
63   何事长安索米,翻成稷下吹竽,忝颜还自托师儒,笑问为人为己。
64   △其四
65   坊肆百千评价,斋厨黄绿标签。书城高与债台连,典尽春衣还欠。
66   不是催租败兴,难教识字成仙。门多恶客橐(囊)无钱,笑咏桃花人面。
67   △其五
68   谁奏回风妙曲,竞传堕马新妆,风情半老惜徐娘,未解入时眉样。
69   女伴踏青斗草,朝朝芳约匆忙。兽炉香里日偏长,独自倚楼惆怅。
70   △其六
71   几度兴刘覆楚,何人怨李恩牛。青灯评史笑休休,天上白云苍狗。
72   见说干戈蜀道,又传鼓角黄州。他乡伤乱仲宣楼,可仗清愁祓酒。
73   哲如广东东莞县人,少有文名,家世丰厚。多藏书。哲如肄业京师大学堂,毕业,得知县。分发,不到省,从事教育。亦以聚书为乐,与人共设通学斋书店于北平琉璃厂之南,得善本即自藏之。其所见渊博,尝欲续为《四库目录》。
74   孟劬和云:
75   △其一
76   午梦澡兰寂寂,光风炊黍匆匆。榴花还似去年红,祗是舞梢香褪。
77   往事曾题彩Ψ,新愁自剪秋蓬。昨宵残酒发春慵,今日扶头忒重。
78   △其二
79   菰叶翠香别浦,菖花红缕谁家。酒醒望却在天涯,愁满绿尘芳榭。
80   珍粟侵肌宛转,凉簪坠发欹斜。并池千绕数归鸦,看到风林月下。
81   △其三
82   糁地朱英讠失荡,绕庐绿树恢台。人生底处不开怀,斗取闲身自在。
83   听水安排翠簟,看山料理青鞋。马驹踏杀不凡材,跳出栗篷儿外。
84   孟劬,杭州人,选学名家张仲雅先生之曾孙,尊人莼址先生即以诗余称于时。孟劬戮力文史,其所著《史微》,章实斋后一人而已。于诗深于李义山,尝为《玉宓生年谱注》,于旧注多所辩正。仕为知府,候补于江苏,不事衙参,日以品茶、阅书肆为乐。
85   ◎挽联惬当之难
86   余不善为俪词,虽曾有所作,非当行也。挽联亦须为俪词,然须括死者行径、生者哀伤于数十百字中,尤觉难为。余每见有率然矢口,便成妙作者,羡之不已,以为此如酒有别肠也。及佐莫伯恒浙江财政厅为秘书,实司书启,拟诗词而已。幸此皆不多,而挽联顾不绝也。于是不能藏拙,姑试为之。记挽朱介人云:“捷献平吴,王常侍勋名最著,更来梓里持旌,堪继李家和乐,讵知录写归田,西风遽惊闻甲马;狱成钩党,毛督邮风谊难忘,况复油幢载笔,喜陪羊傅襟怀,岂意诗吟落月,白河遥望怅人琴。”挽黄克强云:“勋庸在国,妇女也争传姓氏;豪杰为神,英灵犹自镇山河。”又云:“赤手造新邦,千载勋名书册府;银涛归客柩,万家鸡黍哭先生。”挽蒋观云夫人:“父子负文武才名,母虽鸾参天上,青史犹余千岁寿;宾客多郭苻俦类,我欲鹤化庭中,秋风未许一杭来。”闻观丈甚许之。余自挽夏穗卿先生云:“先生是郑渔仲一流,乃以贫而死乎;后世有杨子云复生,必能读其书矣。”自谓颇称穗丈生平。又挽梁任公夫人云:“当国难时,片语促成夫子志,斯乃列女传人物;临命终际,一心归向华藏海,此真能仁氏信徒。”任公亦亟称之。挽王梦白云:“此世自多程不识,斯才不灭华新罗。”挽杨皙子云:“功罪且无论,自有文章惊海内;霸王成往迹,我倾河海哭先生。”挽朱古微先生云:“遗札犹存(先生为余题李云谷《残砚图》),此老已从王子晋;后生安仰,歌辞欲废鹧鸪天。”(《鹧鸪天》,强老绝笔词也。)挽马孟容云:“纵托神交,未识白眉终结恨;偏羁萍迹,遥瞻绛帐有余哀。”挽许叔玑云:“通经致用,自儒志一脉相承,谁令竟其长,树人以老,狼藉讲疏,讵意忽趋天上召(叔玑以脑溢血殁);志大才疏,负横塘廿年期许,自知终无所试,玩世不恭,陆沉人海,偏教连哭故人丧。”(王梦白先叔玑卒)自谓皆无自来习气。
87   ◎大觉寺看杏花
88   偕智影及北平大学女子学院学生至大觉寺看杏花。自大觉寺赴管家林,沿途多杏,第未成林。抵管家林,则高高下下红白嫣然,真若锦绣,惜已盛放,远望极佳,而近视则英华多谢矣。独乡人所居东面亭侧两株,枝干势态,悉与众殊,花亦肥红,簇聚枝头,似宋画中物,最可观也。杏间杂以白樱桃花,惜干皆不高。还大觉寺,再往大工,途中风景较佳。半道间为大觉寺塔院,院前有松树,姿势甚美,松杏相依。松则苍翠欲流,杏则红粉若湿。大工花无管林之盛,然枝干势态似胜管林,管林佳者亦有之。大工之花,开放稍迟,红绽枝头,艳无可比,惜时已日落,不及备观,六时半,复自大觉寺乘车而归。途中得诗:
89   △其一
90   山曲红墙一抹斜,行行且住喝杯茶。
91   山中莫道无春色,门外家家有杏花。
92   △其二
93   踏草穿林为底忙,只缘不肯负春光。
94   杏花红雨樱花雪,花外烟笼旧帝乡。
95   △其三
96   谁翻红浪没遥岑,随地参差皱锦衾。
97   莫道江南春色好,杏花终负管家林。
98   △其四
99   连鞍十八尽钗群,折艳相簪唱入云。
100   共指云边花尽处,红墙绿瓦九爷坟。(注:女院院址为清定亲王府,俗称九爷府。)
<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