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吕氏春秋-战国-吕不韦(文本)
< 1 2 3 4 5 6 7 >
行号
1 《吕氏春秋》
2 ◇ 孟春纪第一
3 ◇ 仲春纪第二
4 ◇ 季春纪第三
5 ◇ 孟夏纪第四
6 ◇ 仲夏纪第五
7 ◇ 季夏纪第六
8 ◇ 孟秋纪第七
9 ◇ 仲秋纪第八
10 ◇ 季秋纪第九
11 ◇ 孟冬纪第十
12 ◇ 仲冬纪第十一
13 ◇ 季冬纪第十二
14 ◇ 有始览第一
15 ◇ 孝行览第二
16 ◇ 慎大览第三
17 ◇ 先识览第四
18 ◇ 审分览第五
19 ◇ 审应览第六
20 ◇ 离俗览第七
21 ◇ 恃君览第八
22 ◇ 开春论第一
23 ◇ 慎行论第二
24 ◇ 贵直论第三
25 ◇ 不苟论第四
26 ◇ 似顺论第五
27 ◇ 士容论第六
28 《孟春纪第一》
29    ○孟春 一曰:孟春之月,日在营室,昏参中,旦尾中。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神 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太蔟,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脾。
30   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獭祭鱼,候雁北。天子居青阳左个,乘鸾辂,驾 苍龙,载青旗,衣青衣,服青玉,食麦与羊,其器疏以达。
31   是月也,以立春。先立春三日,太史谒之天子曰:“某日立春,盛德在木。” 天子乃斋。立春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春於东郊;还, 乃赏公卿、诸侯、大夫於朝。命相布德和令,行庆施惠,下及兆民。庆赐遂行, 无有不当。乃命太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宿离不忒,无失经纪。以 初为常。
32   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措之参于保 介之御间,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躬耕帝籍田。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 诸侯、大夫九推。反,执爵于太寝,三公、九卿、诸侯、大夫皆御,命曰“劳酒”。
33   是月也,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繁动。王布农事,命田舍东 郊,皆修封疆,审端径术。善相丘陵阪险原隰,土地所宜,五谷所殖,以教道民, 以躬亲之。田事既饬,先定准直,农乃不惑。
34   是月也,命乐正入学习舞。乃修祭典,命祀山林川泽,犠牲无用牝,禁止伐 木;无覆巢,无杀孩虫、胎夭、飞鸟,无麛无卵;无聚大众,无置城郭,掩骼霾 髊。
35   是月也,不可以称兵,称兵必有天殃。兵戎不起,不可以从我始。无变天之 道,无绝地之理,无乱人之纪。
36   孟春行夏令,则风雨不时,草木早槁,国乃有恐;行秋令,则民大疫,疾风 暴雨数至,藜莠蓬蒿并兴;行冬令,则水潦为败,霜雪大挚,首种不入。
37   ○本生 二曰:始生之者,天也;养成之者,人也。能养天之所生而勿撄之谓天子。
38   天子之动也,以全天为故者也。此官之所自立也。立官者,以全生也。今世之惑 主,多官而反以害生,则失所为立之矣。譬之若修兵者,以备寇也。今修兵而反 以自攻,则亦失所为修之矣。
39   夫水之性清,土者抇之,故不得清。人之性寿,物者抇之,故不得寿。
40   物也者,所以养性也,非所以性养也。今世之人,惑者多以性养物,则不知轻重 也。不知轻重,则重者为轻,轻者为重矣。若此,则每动无不败。以此为君,悖; 以此为臣,乱;以此为子,狂。三者国有一焉,无幸必亡。
41   今有声於此,耳听之必慊,已听之则使人聋,必弗听。有色於此,目视之必 慊,已视之则使人盲,必弗视。有味於此,口食之必慊,已食之则使人瘖,必弗 食。是故圣人之於声色滋味也,利於性则取之,害於性则舍之,此全性之道也。
42   世之贵富者,其於声色滋味也,多惑者。日夜求,幸而得之则遁焉。遁焉,性恶 得不伤? 万人操弓共射一招,招无不中。万物章章,以害一生,生无不伤;以便一生, 生无不长。故圣人之制万物也,以全其天也。天全,则神和矣,目明矣,耳聪矣, 鼻臭矣,口敏矣,三百六十节皆通利矣。若此人者,不言而信,不谋而当,不虑 而得;精通乎天地,神覆乎宇宙;其於物无不受也,无不裹也,若天地然;上为 天子而不骄,下为匹夫而不惛。此之谓全德之人。贵富而不知道,适足以为患, 不如贫贱。贫贱之致物也难,虽欲过之,奚由?出则以车,入则以辇,务以自佚, 命之曰“招蹶之机”。肥肉厚酒,务以自强,命之曰“烂肠之食”。靡曼皓齿, 郑卫之音,务以自乐,命之曰“伐性之斧”。三患者,贵富之所致也。故古之人 有不肯贵富者矣,由重生故也;非夸以名也,为其实也。则此论之不可不察也。
43   ○重己 三曰:倕,至巧也。人不爱倕之指,而爱己之指,有之利故也。人不爱 昆山之玉、江汉之珠,而爱己一苍璧小玑,有之利故也。今吾生之为我有,而利 我亦大矣。论其贵贱,爵为天子,不足以比焉;论其轻重,富有天下,不可以易 之;论其安危,一曙失之,终身不复得。此三者,有道者之所慎也。有慎之而反 害之者,不达乎性命之情也。不达乎性命之情,慎之何益?是师者之爱子也,不 免乎枕之以糠;是聋者之养婴儿也,方雷而窥之于堂;有殊弗知慎者。夫弗知慎 者,是死生存亡可不可未始有别也。未始有别者,其所谓是未尝是,其所谓非未 尝非。是其所谓非,非其所谓是,此之谓大惑。若此人者,天之所祸也。以此治 身,必死必殃;以此治国,必残必亡。夫死殃残亡,非自至也,惑召之也。寿长 至常亦然。故有道者不察所召,而察其召之者,则其至不可禁矣。此论不可不熟。
44   使乌获疾引牛尾,尾绝力勯,而牛不可行,逆也。使五尺竖子引其棬, 而牛恣所以之,顺也。世之人主贵人,无贤不肖,莫不欲长生久视,而日逆其生, 欲之何益?凡生之长也,顺之也;使生不顺者,欲也。故圣人必先适欲。
45   室大则多阴,台高则多阳;多阴则蹶,多阳则痿。此阴阳不适之患也。是故 先王不处大室,不为高台,味不众珍,衣不燀热。燀热则理塞,理塞则气不 达;味众珍则胃充,胃充则中大鞔,中大鞔而气不达。以此长生可得乎?昔先圣 王之为苑囿园池也,足以观望劳形而已矣;其为宫室台榭也,足以辟燥湿而已矣; 其为舆马衣裘也,足以逸身暖骸而已矣;其为饮食酏醴也,足以适味充虚而已矣; 其为声色音乐也,足以安性自娱而已矣。五者,圣王之所以养性也,非好俭而恶 费也,节乎性也。
46   ○贵公 四曰:昔先圣王之治天下也,必先公。公则天下平矣。平得於公。尝试观於 上志,有得天下者众矣,其得之以公,其失之必以偏。凡主之立也,生於公。故 《鸿范》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偏无颇,遵王之义。无或作好,遵王之 道。无或作恶,遵王之路。”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阴阳之和,不长一类;甘露时雨,不 私一物;万民之主,不阿一人。伯禽将行,请所以治鲁。周公曰:“利而勿利也。” 荆人有遗弓者,而不肯索,曰:“荆人遗之,荆人得之,又何索焉?”孔子闻之 曰:“去其‘荆’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故老聃则至 公矣。天地大矣,生而弗子,成而弗有,万物皆被其泽,得其利,而莫知其所由 始。此三皇五帝之德也。
47   管仲有病,桓公往问之,曰:“仲父之病矣。渍甚,国人弗讳,寡人将谁属 国?”管仲对曰:“昔者臣尽力竭智,犹未足以知之也。今病在於朝夕之中,臣 奚能言?”桓公曰:“此大事也,愿仲父之教寡人也。”管仲敬诺,曰:“公谁 欲相?”公曰:“鲍叔牙可乎?”管仲对曰:“不可。夷吾善鲍叔牙。鲍叔牙之 为人也,清廉洁直;视不己若者,不比於人;一闻人之过,终身不忘。”“勿已, 则隰朋其可乎?”“隰朋之为人也,上志而下求,丑不若黄帝,而哀不己若者。
48   其於国也,有不闻也;其於物也,有不知也;其於人也,有不见也。勿已乎,则 隰朋可也。”夫相,大官也。处大官者,不欲小察,不欲小智,故曰:大匠不斫, 大庖不豆,大勇不斗,大兵不寇。桓公行公去私恶,用管子而为五伯长;行私阿 所爱,用竖刀而虫出於户。
49   人之少也愚,其长也智。故智而用私,不若愚而用公。日醉而饰服,私利而 立公,贪戾而求王,舜弗能为。
50   ○去私 五曰:天无私覆也,地无私载也,日月无私烛也,四时无私行也。行其德而 万物得遂长焉。
51   黄帝言曰:“声禁重,色禁重,衣禁重,香禁重,味禁重,室禁重。” 尧有子十人,不与其子而授舜;舜有子九人,不与其子而授禹:至公也。
52   晋平公问於祁黄羊曰:“南阳无令,其谁可而为之?”祁黄羊对曰:“解狐 可。”平公曰:“解狐非子之雠邪?”对曰:“君问可,非问臣之雠也。”平公 曰:“善。”遂用之。国人称善焉。居有间,平公又问祁黄羊曰:“国无尉,其 谁可而为之?”对曰:“午可。”平公曰:“午非子之子邪?”对曰:“君问可, 非问臣之子也。”平公曰:“善。”又遂用之。国人称善焉。孔子闻之曰:“善 哉!祁黄羊之论也,外举不避雠,内举不避子。祁黄羊可谓公矣。
53   墨者有钜子腹<黄享>,居秦,其子杀人,秦惠王曰:“先生之年长矣,非有 它子也,寡人已令吏弗诛矣,先生之以此听寡人也。”腹<黄享>对曰:“墨者之 法曰:‘杀人者死,伤人者刑。’此所以禁杀伤人也。夫禁杀伤人者,天下之大 义也。王虽为之赐,而令吏弗诛,腹<黄享>不可不行墨者之法。”不许惠王,而 遂杀之。子,人之所私也。忍所私以行大义,钜子可谓公矣。
54   庖人调和而弗敢食,故可以为庖。若使庖人调和而食之,则不可以为庖矣。
55   王伯之君亦然。诛暴而不私,以封天下之贤者,故可以为王伯。若使王伯之君诛 暴而私之,则亦不可以为王伯矣。
56 《仲春纪第二》
57    ○仲春 一曰:仲春之月,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神 包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夹钟,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脾。
58   始雨水,桃李华,苍庚鸣,鹰化为鸠。天子居青阳太庙,乘鸾辂,驾苍龙,载青 旗,衣青衣,服青玉,食麦与羊,其器疏以达。
59   是月也,安萌牙,养幼少,存诸孤;择元日,命人社;命有司,省囹圄,去 桎梏,无肆掠,止狱讼。
60   是月也,玄鸟至,至之日,以太牢祀于高衤某。天子亲往,后妃率九嫔御, 乃礼天子所御,带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高衤某之前。
61   是月也,日夜分,雷乃发声,始电。蛰虫咸动,开户始出,先雷三日,奋铎 以令于兆民曰:“雷且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备,必有凶灾。”日夜分, 则同度量,钧衡石,角斗桶,正权概。
62   是月也,耕者少舍,乃修阖扇。寝庙必备。无作大事,以妨农功。
63   是月也,无竭川泽,无漉陂池,无焚山林。天子乃献羔开冰,先荐寝庙。上 丁,命乐正入舞舍采,天子乃率三公、九卿、诸侯,亲往视之。中丁,又命乐正 入学习乐。
64   是月也,祀不用犠牲,用圭璧,更皮币。
65   仲春行秋令,则其国大水,寒气总至,寇戎来征;行冬令,则阳气不胜,麦 乃不熟,民多相掠;行夏令,则国乃大旱,暖气早来,虫螟为害。
66   ○贵生 二曰:圣人深虑天下,莫贵於生。夫耳目鼻口,生之役也。耳虽欲声,目虽 欲色,鼻虽欲芬香,口虽欲滋味,害於生则止。在四官者不欲,利於生者则弗为。
67   由此观之,耳目鼻口不得擅行,必有所制。譬之若官职,不得擅为,必有所制。
68   此贵生之术也。
69   尧以天下让於子州支父,子州支父对曰:“以我为天子犹可也。虽然,我适 有幽忧之病,方将治之,未暇在天下也。”天下,重物也,而不以害其生,又况 於他物乎?惟不以天下害其生者也,可以托天下。
70   越人三世杀其君,王子搜患之,逃乎丹穴。越国无君,求王子搜而不得,从 之丹穴。王子搜不肯出。越人薰之以艾,乘之以王舆。王子搜援绥登车,仰天而 呼曰:“君乎!独不可以舍我乎?”王子搜非恶为君也,恶为君之患也。若王子 搜者,可谓不以国伤其生矣。此固越人之所欲得而为君也。
71   鲁君闻颜阖得道之人也,使人以币先焉。颜阖守闾,鹿布之衣,而自饭牛。
72   鲁君之使者至,颜阖自对之。使者曰:“此颜阖之家邪?”颜阖对曰:“此阖之 家也。”使者致币,颜阖对曰:“恐听缪而遗使者罪,不若审之。”使者还反审 之,复来求之,则不得已。故若颜阖者,非恶富贵也,由重生恶之也。世之人主 多以富贵骄得道之人,其不相知,岂不悲哉? 故曰:道之真,以持身;其绪馀,以为国家;其土苴,以治天下。由此观之, 帝王之功,圣人之馀事也,非所以完身养生之道也。今世俗之君子,危身弃生以 徇物,彼且奚以此之也?彼且奚以此为也? 凡圣人之动作也,必察其所以之与其所以为。今有人於此,以随侯之珠弹千 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也?所用重,所要轻也。夫生,岂特随侯珠之重也哉! 子华子曰:“全生为上,亏生次之,死次之,迫生为下。”故所谓尊生者, 全生之谓;所谓全生者,六欲皆得其宜也。所谓亏生者,六欲分得其宜也。亏生 则於其尊之者薄矣。其亏弥甚者也,其尊弥薄。所谓死者,无有所以知,复其未 生也。所谓迫生者,六欲莫得其宜也,皆获其所甚恶者。服是也,辱是也。辱莫 大於不义,故不义,迫生也。而迫生非独不义也,故曰迫生不若死。奚以知其然 也?耳闻所恶,不若无闻;目见所恶,不若无见。故雷则掩耳,电则掩目,此其 比也。凡六欲者,皆知其所甚恶,而必不得免,不若无有所以知。无有所以知者, 死之谓也,故迫生不若死。嗜肉者,非腐鼠之谓也;嗜酒者,非败酒之谓也;尊 生者,非迫生之谓也。
73   ○情欲 三曰:天生人而使有贪有欲。欲有情,情有节。圣人修节以止欲,故不过行 其情也。故耳之欲五声,目之欲五色,口之欲五味,情也。此三者,贵贱、愚智、 贤不肖欲之若一,虽神农、黄帝,其与桀、纣同。圣人之所以异者,得其情也。
74   由贵生动,则得其情矣;不由贵生动,则失其情矣。此二者,死生存亡之本也。
75   俗主亏情,故每动为亡败。耳不可赡,目不可厌,口不可满;身尽府种,筋 骨沈滞,血脉壅塞,九窍寥寥,曲失其宜,虽有彭祖,犹不能为也。其於物也, 不可得之为欲,不可足之为求,大失生本;民人怨谤,又树大雠;意气易动,跷 然不固;矜势好智,胸中欺诈;德义之缓,邪利之急。身以困穷,虽后悔之,尚 将奚及?巧佞之近,端直之远,国家大危,悔前之过,犹不可反。闻言而惊,不 得所由。百病怒起,乱难时至。以此君人,为身大忧。耳不乐声,目不乐色,口 不甘味,与死无择。
76   古人得道者,生以寿长,声色滋味能久乐之,奚故?论早定也。论早定则知 早啬,知早啬则精不竭。秋早寒则冬必暖矣,春多雨则夏必旱矣。天地不能两, 而况於人类乎?人之与天地也同。万物之形虽异,其情一体也。故古之治身与天 下者,必法天地也。尊,酌者众则速尽。万物之酌大贵之生者众矣。故大贵之生 常速尽。非徒万物酌之也,又损其生以资天下之人,而终不自知。功虽成乎外, 而生亏乎内。耳不可以听,目不可以视,口不可以食,胸中大扰,妄言想见,临 死之上,颠倒惊惧,不知所为。用心如此,岂不悲哉? 世人之事君者,皆以孙叔敖之遇荆庄王为幸。自有道者论之则不然,此荆国 之幸。荆庄王好周游田猎,驰骋弋射,欢乐无遗,尽傅其境内之劳与诸侯之忧於 孙叔敖。孙叔敖日夜不息,不得以便生为故,故使庄王功迹著乎竹帛,传乎后世。
77   ○当染 四曰:墨子见染素丝者而叹曰:“染於苍则苍,染於黄则黄,所以入者变, 其色亦变,五入而以为五色矣。”故染不可不慎也。
78   非独染丝然也,国亦有染。舜染於许由、伯阳,禹染於皋陶、伯益,汤染於 伊尹、仲虺,武王染於太公望、周公旦。此四王者,所染当,故王天下,立为天 子,功名蔽天地。举天下之仁义显人,必称此四王者。夏桀染於干辛、岐踵戎, 殷纣染於崇侯、恶来,周厉王染於虢公长父、荣夷终,幽王染於虢公鼓、祭公敦。
79   此四王者,所染不当,故国残身死,为天下僇。举天下之不义辱人,必称此四王 者。齐桓公染於管仲、鲍叔,晋文公染於咎犯、郄偃,荆庄王染於孙叔敖、沈尹 蒸,吴王阖庐染於伍员、文之仪,越王句践染於范蠡、大夫种。此五君者,所染 当,故霸诸侯,功名传於后世。范吉射染於张柳朔、王生,中行寅染於黄籍秦、 高强,吴王夫差染於王孙雄、太宰嚭,智伯瑶染於智国、张武,中山尚染於魏义、 椻长,宋康王染於唐鞅、田不禋。此六君者,所染不当,故国皆残亡,身或死 辱,宗庙不血食,绝其后类,君臣离散,民人流亡。举天下之贪暴可羞人,必称 此六君者。凡为君,非为君而因荣也,非为君而因安也,以为行理也。行理生於 当染。故古之善为君者,劳於论人而佚於官事,得其经也。不能为君者,伤形费 神,愁心劳耳目,国愈危,身愈辱,不知要故也。不知要故,则所染不当;所染 不当,理奚由至?六君者是已。六君者,非不重其国、爱其身也,所染不当也。
80   存亡故不独是也,帝王亦然。
81   非独国有染也。孔子学於老聃、孟苏、夔靖叔。鲁惠公使宰让请郊庙之礼於 天子,桓王使史角往,惠公止之。其后在於鲁,墨子学焉。此二士者,无爵位以 显人,无赏禄以利人。举天下之显荣者,必称此二士也。皆死久矣,从属弥众, 弟子弥丰,充满天下。王公大人从而显之;有爱子弟者,随而学焉,无时乏绝。
82   子贡、子夏、曾子学於孔子,田子方学於子贡,段干木学於子夏,吴起学於曾子; 禽滑{殹康}学於墨子,许犯学於禽滑{殹康},田系学於许犯。孔墨之后学显荣於 天下者众矣,不可胜数,皆所染者得当也。
83   ○功名 五曰:由其道,功名之不可得逃,犹表之与影,若呼之与响。善钓者,出鱼 乎十仞之下,饵香也;善弋者,下鸟乎百仞之上,弓良也;善为君者,蛮夷反舌 殊俗异习皆服之,德厚也。水泉深则鱼鳖归之,树木盛则飞鸟归之,庶草茂则禽 兽归之,人主贤则豪杰归之。故圣王不务归之者,而务其所以归。
84   强令之笑不乐;强令之哭不悲;强令之为道也,可以成小,而不可以成大。
85   缶醯黄,蚋聚之,有酸;徒水则必不可。以狸致鼠,以冰致蝇,虽工,不能。
86   以茹鱼去蝇,蝇愈至,不可禁,以致之之道去之也。桀、纣以去之之道致之也, 罚虽重,刑虽严,何益? 大寒既至,民暖是利;大热在上,民清是走。是故民无常处,见利之聚,无 之去。欲为天子,民之所走,不可不察。今之世,至寒矣,至热矣,而民无走者, 取则行钧也。欲为天子,所以示民,不可不异也。行不异乱,虽信令,民犹无走。
87   民无走,则王者废矣,暴君幸矣,民绝望矣。故当今之世,有仁人在焉,不可而 不此务;有贤主,不可而不此事。
88   贤不肖不可以不相分,若命之不可易,若美恶之不可移。桀、纣贵为天子, 富有天下,能尽害天下之民,而不能得贤名之。关龙逢、王子比干能以要领之死 争其上之过,而不能与之贤名。名固不可以相分,必由其理。
89 《季春纪第三》
90    ○季春 一曰:季春之月,日在胃,昏七星中,旦牵牛中,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 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姑洗,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 脾。桐始华,田鼠化为鴽,虹始见,萍始生。天子居青阳右个,乘鸾辂,驾苍龙, 载青旗,衣青衣,服青玉,食麦与羊,其器疏以达。
91   是月也,天子乃荐鞠衣于先帝,命舟牧覆舟,五覆五反,乃告舟备具于天子 焉。天子焉始乘舟。荐鲔于寝庙,乃为麦祈实。
92   是月也,生气方盛,阳气发泄,生者毕出,萌者尽达,不可以内。天子布德 行惠,命有司发仓窌,赐贫穷,振乏绝,开府库,出币帛,周天下,勉诸侯,聘 名士,礼贤者。
93   是月也,命司空曰:“时雨将降,下水上腾,循行国邑,周视原野,修利堤 防,导达沟渎,开通道路,无有障塞;田猎罼弋,罝罘罗网,喂兽之药,无出九 门。” 是月也,命野虞无伐桑柘。鸣鸠拂其羽,戴任降于桑,具栚曲{豦}筐。
94   后妃斋戒,亲东乡躬桑。禁妇女无观,省妇使,劝蚕事。蚕事既登,分茧称丝效 功,以共郊庙之服,无有敢堕。
95   是月也,命工师令百工审五库之量,金铁、皮革筋、角齿、羽箭干、脂胶丹 漆,无或不良。百工咸理,监工日号,无悖於时,无或作为淫巧,以荡上心。
96   是月之末,择吉日,大合乐,天子乃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亲往视之。
97   是月也,乃合累牛、腾马、游牝于牧。犠牲驹犊,举书其数。国人傩,九门 磔禳,以毕春气。
98   行之是令,而甘雨至三旬。季春行冬令,则寒气时发,草木皆肃,国有大恐; 行夏令,则民多疾疫,时雨不降,山陵不收;行秋令,则天多沈阴,淫雨早降, 兵革并起。
99   ○尽数 二曰:天生阴阳、寒暑、燥湿、四时之化、万物之变,莫不为利,莫不为害。
100   圣人察阴阳之宜,辨万物之利以便生,故精神安乎形,而年寿得长焉。长也者, 非短而续之也,毕其数也。毕数之务,在乎去害。何谓去害?大甘、大酸、大苦、 大辛、大咸,五者充形则生害矣。大喜、大怒、大忧、大恐、大哀,五者接神则 生害矣。大寒、大热、大燥、大湿、大风、大霖、大雾,七者动精则生害矣。故 凡养生,莫若知本,知本则疾无由至矣。
< 1 2 3 4 5 6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