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大乘起信论裂网疏-明-释智旭(文本)
< 1 2 3 4 5 >
行号
101 真如离言说相。仍依言说建立者。望下生灭门故。强于无名相体。借此假名说之。令人因假名指。得见实体月也。然真如尚非是一。安有二别。特以徧计本无。依他如幻。故名为真实。空圆成本具。复名真实不空。由空徧计依他。方显圆成不空。譬如了蛇非有。达绳非实。方显麻体不空。由见圆成不空。方信徧依非有。譬如见麻四微。则知蛇固本无。绳亦非实也。只此众生现前介尔心性。本无实我实法。亦无五位百法百界千如差别幻相。故云究竟远离不实之相。由此显示心性全妄即真。真常独露。故云显实体也。既显实体。则知此心本性。法尔具足无边功德。所谓理具三千。事造三千。一切德相。一切业用同真如体。无分别故。故得尘尘华藏。念念毗卢。互徧互融。亦无所在。以空与不空。唯是一心真如体故。此真如体。即是大乘体也。
102 【(辛)二广释成二。初释空义。二释不空义。(壬)今初】
103 复次真实空者。从本已来。一切染法不相应故。离一切法差别相故。无有虚妄分别心故。应知真如。非有相。非无相。非(亦)有(亦)无相。非非有(非)无相。非一相。非异相。非(亦)一(亦)异相。非非一(非)异相。略说以一切众生妄分别心所不能触(证)。故立为空。据实道理。妄念非有。空性亦空。以所遮是无。能遮亦无故。
104 此申明真实空者。但表真如体上。本无染妄。故以空字遮其妄有。非指此空以为真如体也。现前介尔心性。从本已来。觅之了不可得。如何得与染法相应。如何得有差别法相。何处可容虚妄分别。是故有无四相。一异四相。无不皆空。乃至一切妄分别心。总不能触证此心性也。然虽云妄分别心所不能触。只此忘分别心。便自觅之了不可得。乃至一切染法。本不可得。一切差别。本不可得。岂俟以空遣之。然后空耶。若遣妄存空。空仍是妄。今言空者。但遮妄念以明本空。非指此空为真如也。
105 【(壬)二释不空义】
106 言真实不空者。由妄念空无故。即显真心常恒不变。净法圆满。故名不空。亦无不空相。以非妄念心所行故。唯离念者之所证故。
107 此申明真实不空者。但能了达妄念本空。即显真心常恒不变。净法圆满。故以不空表之。不同妄念所计不空相也。若以妄念所计不空为真如相。则同余宗所计离色心等有实常法名为真如。其谬甚矣。文中常恒是常德。不变是我德。净法是净德。圆满是乐德。四德不可思议。故唯离念者之所证也。初释真如门竟。
108 【(巳)二释心生灭门二。初正释此心生灭因缘相。二显示大乘体相用。(庚)初中二。初明染净生灭。二明染净熏习。(辛)初中三。初正释心生灭。二明生灭因缘。三辨生灭之相。(壬)初又三。初标名列义。二依义各释。三总辨同异。(癸)今初】
109 心生灭门者。谓依如来藏。有生灭心转。不生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阿赖耶识。此识有二种义。谓能摄一切法。能生一切法。复有二种义。一者觉义。二者不觉义。
110 如来藏者。即是真如。真如不变随缘。举体而成生灭。今不言依真如有生灭心转。乃言依如来藏有生灭心转者。葢以真如目此心之体。如指水之湿性。以如来藏目此心之相。如指湿性之水也。真如既不生灭。故如来藏亦不生灭。真如举体随缘。故依第八如来藏而有前七识生灭心转。此前七识。幷依第八识起。幷揽真如为体。如依水起波。波亦以湿为体也。第八识与前七识。展转相依。互为因果。如水与波。故名和合。能熏所熏相别故非一。同以真如为体故非异。由有能藏所藏执藏义故。所以复受阿赖耶名。(阿赖耶。此翻藏。)由其体即真如。故能摄一切法。由其受熏持种。故能生一切法也。问。赖耶体即真如。赖耶能摄一切法者。真如举体成赖耶。真如亦应生一切法。答。其理实然。但约不变随缘。名如来藏。亦名赖耶。故可云生一切法。若约随缘不变。乃名真如。但可云摄一切法。皆不生灭。不可云生一切法也。问。真如既不得云生一切法。赖耶亦不得云摄一切法。答。赖耶全揽真如为体。非是真如少分。故能摄一切法也。摄一切法。即是理具三千。生一切法。即是事造三千。由有理具。方有事造。由有事造。方显理具。若不摄一切法。安能生一切法。若非生一切法。安显摄一切法。又真如与赖耶。不一不异。由不异故。幷云摄一切法。由不一故。真如不云生一切法也。又真如不变随缘。不唯举体作如来藏。阿赖耶识。亦即举体作诸转识及一切法。譬如湿性。不唯举体作水。亦即举体作波。是故一一转识及一切法。随缘不变。皆是真如全体。非是真如少分。当知一一转识及一切法。据实道理。无不各各皆能摄一切法生一切法。今但明赖耶能摄能生者。姑就生灭门中异相言之。若约同相。则幷是真如全体。幷具真如大用也。又前七转识。相虽生灭。体即真如。本不生灭。如来藏体虽不生灭。既随因缘。相亦生灭。今但以生灭心指七转识。不生灭指如来藏者。姑就生灭门中非一之义言之。若约非异之义言者。七识生灭。即是藏识生灭。藏识不生灭。即是七识亦不生灭。故楞伽经云。七识不流转。不受苦乐。非涅槃因。即七识不生灭义。又云。如来藏者。受苦乐。与因俱。若生若灭。即藏识生灭义也。言复有二种义者。谓此藏识中。无始已来。法尔本具无漏智德种子。能生无漏诸法。名为觉义。法尔本具有漏无明种子。能生有漏诸法。名不觉义也。问。下文释觉义云。谓心第一义性。即是一切如来平等法身。说为本觉。何得以无漏种子释之。答。真如不变随缘。举体而为无漏有漏若种若现。故下文云。如是无漏无明种种幻用。皆同真相。夫无明种现。尚同真相。况无漏种现。岂不即是第一义性。岂不即是一切如来平等法身耶。良由无漏种子。本自有之。故名本觉四智心品。初起现行。故名始觉。佛果所成四智心品。即同无漏种子。全体真如。无增无减。平等平等。故云始觉即本觉也。幸舍旧执而痛思之。
111 【(癸)二依义各释二。初释觉义。二释不觉义。(子)初中三。初总立本始两觉。二别辨本始两觉。三总显四种大义。(丑)今初】
112 言觉义者。谓心第一义性。离一切妄念相。离一切妄念相故。等虚空界无所不徧。法界一相。即是一切如来平等法身。依此法身。说一切如来为本觉。以待始觉。立为本觉。然始觉时即是本觉。无别觉起。立始觉者。谓依本觉有不觉。依不觉说有始觉。
113 心者。即指众生现前介尔心也。第一义性者。指无漏种子。无始成就。不改名性也。离一切妄念相者。谓此无漏种子。虽复依附本识。而非本识所能缘也。等虚空界无所不徧者。谓此无漏种子。性顺真如。非有方隅形相可局也。法界一相者。谓此无漏种子。既顺真如。即与真如法界同一不思议相也。即是一切如来平等法身者。谓智与真如。平等平等。只此如如及如如智。乃是一切如来之所同证。总名为法身也。依此法身说为本觉者。谓虽似新成。实是旧佛也。以待始觉立为本觉者。谓虽是旧佛。不妨新成也。然始觉时即是本觉。无别觉起者。谓种子举体而为现行。现行不改无始种子。如水成冰。冰还成水。非别有新水也。应有问曰。既云无别觉起。何得名为始觉。故今答曰。依本觉有不觉。如水成冰。依不觉说有始觉。如冰始泮而为水也。更依下文。以喻明之。如来藏即真如。譬如东西定方。非迷非悟。能为迷悟依也。既有此东西定方。即应有此知东知西之知。是定方中所具本觉义也。从来未曾知故。名之为迷。是定方中所具不觉义也。由不觉故。谓东为西。谓西为东。是定方中所起转识妄想相也。定方或随迷缘。或随悟缘。决无不随缘时。故有觉与不觉二义。名生灭门。迷亦此方。悟亦此方。决定不从缘变。名真如门。迷则迷此真如以成生灭。而对迷说悟。故悟亦须属生灭门。所谓言妄显诸真。妄真同二妄也。悟则悟此生灭即是真如。而真无迷悟。故迷亦幷归真如门。所谓一切众生即涅槃相。不可复灭。即菩提相。不可复得也。唯识亦明诸法种子。唯世俗有。非真胜义。即同依方故有迷悟两法。又明真如即是识之实性。非离色心之外别有真如。即同依迷悟故而辨于方。除却迷悟两心之外。又岂别有方可得哉。呜呼。马鸣护法。决无二旨明矣。
114 【(丑)二别辨始本两觉二。初辨始觉义。二辨本觉义。(寅)初中三。初总标浅深。二详示浅深。三明浅深无性。(卯)今初】
115 又以觉心源故。名究竟觉。不觉心源故。非究竟觉。
116 猡论藏识所有觉义。即是五别境中慧心所耳。此慧心所。亦全揽真如为体。故能摄一切法。生一切法。如外道凡夫诸人我见。凡外二乘诸法我见。即题染慧。如一切世间所有聪明善巧。即无记慧。如一切世间所有正见。即有漏善慧。如三乘所有生空智品。即无漏慧。亦名为共般若。如大乘所有法空智品。亦无漏慧。复名不共般若。如诸佛所有四智心品。即不思议慧。亦名无上菩提。又加行无分别智。即是有漏闻思修慧。根本无分别智。即是实慧。后得无分别智。即是权慧。又因中照理名道慧。照事名道种慧。果上照理名一切智。照事名一切种智。又或照真名一切智。照俗名道种智。照中名一切种智。如此种种异名。种种开合。皆是一慧心所。皆是此中所谓觉义。或但取无漏。乃名觉耳。唯有诸佛四智菩提。方能觉尽心之本源。名究竟觉。降此皆非究竟觉也。
117 【(卯)二详示浅深】
118 如凡夫人。前念不觉。起于烦恼。后念制伏。令不更生。此虽名觉。即是不觉。
119 不觉。即是无明。无明。即根本烦恼中之痴心所也。此痴心所。亦全揽真如为体。故亦摄一切法。生一切法。若与第七识相应之法我痴。名为根本无明。即下文所谓不如实知真法一故者也。此之现行。平等性智现在前时方伏。此之种子。直至将成佛时。金刚喻定方断。断此即名为佛。若与第七识相应之人我痴。名为恒行不共无明。须至三乘证无学时方断。若与第六识相应之法我痴。则有二种。一是分别法痴。登初地时顿断。一是俱生法痴。于十地中分分渐断。至成佛时乃尽。若与第六识相应之人我痴。亦有二种。一是分别我痴。三乘初见道时顿断。一是俱生我痴。三乘修道位中分分渐断。证无学时方尽。若与前五识相应之俱生痴。随第六识而为有无。乃至佛果。方始断尽。是则由此痴故。有六凡法界。由转此痴为无痴故。有四圣法界。岂非能摄一切法。能生一切法耶。今言凡夫人前念不觉者。且约第六识相应之。或分别痴。或俱生痴言之。以第七识痴必恒行不待言故。起于烦恼者。谓起前六识相应之贪嗔等惑也。后念制伏令不更生者即是。或以世间正见。或以有漏闻思二慧为对治也。此虽名觉者。以是善慧故也。即是不觉者。以其未是无漏故也。
120 如二乘人。及初业菩萨。觉有念无念。体相别异。以舍粗分别故。名相似觉。
121 二乘人。通指有学无学言之。初业菩萨。于共十地中。即指八人见地已上言之。于三贤十圣中。即指初发心住已上言之。由其已断分别我痴。已证生空所显真如。故能觉于出观之有念。入观之无念。其体相有别异也。弃舍见思二惑。名为舍粗分别。但得生空无漏。未得法空无漏。故仅名相似觉也。
122 如法身菩萨。觉念无念。皆无有相。舍中品分别故。名随分觉。
123 顿断分别法执。舍异生性障。证徧行真如得中道佛性。故名法身菩萨。既证真如法身。则知真如之体。本非生死之有念。亦非涅槃之无念。但以不变随缘。则真如举体为念无念。随缘不变。则念无念皆即真如。何有二相。从此渐断俱生法执。故云舍中品分别也。已得法空无漏。但未穷源。是故名随分觉。犹所云分证即佛也。
124 若超过菩萨地。究竟道满足。一念相应觉心初起。始名为觉。远离觉相。微细分别。究竟永尽。心根本性。常住现前。是为如来。名究竟觉。
125 超过菩萨地者。等觉后心。入于金刚喻定也。法空无漏妙观察智。名究竟道。从初证法身后。分分增进。至此满足。令异熟识中有漏种子。舍无不尽。转成庵摩罗识。即与大圆镜智忽得相应。故云一念相应觉心初起也。始名为觉者。释成究竟始觉义也。远离觉相者。释成即是本觉无别觉起义也。微细分别究竟永尽者。无间道中。舍异熟识种也。心根本性常住现前者。解脱道中。证本具法身也。如者。本觉真如之性。来者。始觉合本之修。始本合一。故为如来。始本两忘。故名究竟觉也。
126 是故经说。若有众生。能观一切妄念无相。则为证得如来智慧。
127 夫真如佛性不变随缘。举体而为一切妄念。如水成冰。则一切妄念随缘不变。全体即是真如佛性。如冰即揽水成相。岂别有自相哉。由诸凡夫。不达妄念无相。故虽能制烦恼。仍名不觉。由二乘人及初业菩萨。亦不达妄念无相。妄计有念无念体相别异。故虽证得生空无漏。仅可名相似觉。若以实理夺之。犹名不觉。直至证法身已。方能觉念无念皆无有相。方可名随分觉。是故经说。若有众生始从凡地。即能观一切妄念无相。则为证得如来智慧也。须知一切众生。虽复妄计妄念有相。而妄念实本无相。是谓理即证得如来智慧。故圆觉云。一切众生皆证圆觉。若知妄念无相。便是名字证得。若能观妄念无相。便是观行证得。若观至六根清净。便是相似证得。若观至法身相应。便是分真证得。若观至究竟满足。便是究竟证得。此则从始至终。皆以佛知佛见而为修行。不同三乘诸委曲相也。此中前四段文。是约权示渐。后一段文。是约实示顿。渐则如征庸历试。方登宝位。顿则如太子投胎。便成帝胤也。二详示浅深竟。
128 【(卯)三明浅深无性】
129 又言心初起者。但随俗说。求其初相。终不可得。心尚无有。何况有初。
130 前云一念相应觉心初起。已随拂云远离觉相矣。犹恐迷者随言取义。谓有始觉初相可得。不知心本无相。云何有初。葢心之一字。但是名言。真外无妄。故妄心无相。妄外无真。故真心无相。譬如演若歇狂。本头如故。岂可于其头上。别觅一初歇之相耶。
131 是故一切众生。不名为觉。以无始来。恒有无明妄念相续。未曾离故。
132 无明妄念。有即非有。由不觉故。非有似有。故相续而未离也。一瞖在目。空华乱坠。不见己头。狂怖妄出。然所治之无明。毕竟求不可得。则能治之始觉。又岂有初相可得哉。
133 若妄念息。即知心相生住异灭。皆悉无相。以于一心前后同时。皆不相应。无自性故。
134 由迷一心。而有妄念。由有妄念。妄见心相生住异灭。但当推求现前一念心相。毕竟了不可得。则计有心相之妄念自息。妄念既息。则知心相尚不可得。云何得有生住异灭之相。葢若谓生住异灭果有相者。为生在前耶。住异灭在前耶。生在后耶。住异灭在后耶。抑生住异灭皆同时耶。若谓生在前者。为有心故生。为无心故生。若有心故生。则有二心。若无心故生。心则有始。又所生心。果有何相。故生在前。不相应也。若住异灭在前者。必须有生。方得有住异灭。前既无生。云何有住异灭。故住异灭在前。不相应也。若谓生在后者。前既无生。云何后忽有生。又由灭故。方说有生。前既无生。则无可灭。前既无灭。后岂有生。故生在后。不相应也。若住异灭在后者。前必无灭。前既无灭。亦无有生。前既无生。云何得有后住异灭。故住异灭在后。不相应也。若谓生住异灭皆同时者。生与灭违。住与异违。尤为不相应也。如此推责。则知生住异灭。但有名字。何尝有自性耶。
135 如是知已。则知始觉不可得。以不异本觉故。
136 本觉离一切妄念相。等虚空界无所不徧。法界一相。无生无住无异无灭。今推始觉。亦无生住异灭可得。则与本觉何异。是则约随俗说。故有凡夫不觉。三乘相似觉。法身随分觉。如来究竟觉之不同。而真如觉性。何曾有此浅深差别之可得哉。初辨始觉义竟。
137 【(寅)二辨本觉义二。初标二相。次释二相。(卯)今初】
138 复次本觉随染分别。生二种差别相。一净智相。二不思议用相。
139 本觉既平等法身。离一切妄念相。云何得有二差别相。特以随染分别。说有始觉。由始觉故。方显本觉相用。故无生而说生也。
140 【(卯)次释二相二。初释净智相。二释不思议用相。(辰)初中二。初示相。二释成。(巳)今出】
141 净智相者。谓依法熏习。如实修行。功德满足。破和合识。灭转识相。显现法身清净智故。
142 净智相。即四智相应心品也。依法熏习者。具如下文所明妄熏真熏体熏用熏也。如实修行者。随顺法性而修诸行也。功德满足者。超过菩萨究竟地也。破和合识者。舍异熟名。转成大圆镜智相应心品。不复为所熏也。灭转识相者。转第七识为平等性智相应心品。转第六识为妙观察智相应心品。转前五识为成所作智相应心品。无增无减。不复为能熏也。显现法身清净智故者。所证真如为法身。能证菩提为清净智。智与真如。平等平等。无能所也。
143 【(巳)二释成】
144 一切心识相。即是无明相。与本觉非一非异。非是可坏。非不可坏。
145 一切心识相者。通指八个心王兼摄相应诸心所也。即是无明相者。由无始来曾未悟故。俗故相有别也。与本觉非一非异者。真如举体而为本觉无明。本觉是无漏性。无明是有漏性。故非一。同揽真如为体。故非异也。非是可坏者。无明之性。即真如故。与本觉非异故。非不可坏者。无明之相违真如故。与本觉非一故。
146 如海水与波。非一非异。波因风动。非水性动。若风止时。波动即灭。非水性灭。
147 此举喻以释成也。海水。喻如来藏心。波。喻前七转识。风。喻无明心所。水之动相。即名为风。风原不在水外。喻心之不觉。即名无明。无明心所恒与心王相应。不在心王外也。然水有可动之性。即喻无明种子。藏在第八识中。波有动转之相。即喻无明现行。但与前七识相应也。藏识常住。转识生灭。如水与波非一。藏识亦揽真如为体。转识亦揽真如为体。如水与波非异。以其同一湿性故也。波因风动。则举水体皆动。喻不唯七识生灭。即藏识亦生灭也。非水性动。则波之湿性。亦不曾动。喻不唯藏识性无生灭。即转识亦性无生灭也。若风止时者。喻无明转而为明也。波动即灭者。喻和合识与转识相俱灭。不为所熏能熏也。非水性灭者。喻八识转成四智相应心品。同于真如常住不灭也。
148 众生亦尔。自性清净心。因无明风动。起识波浪。如是三事。皆无形相。非一非异。然性净心。是动识本。无明灭时。动识随灭。智性不坏。
149 此更以法合也。自性清净心。即指现前介尔心性。体即真如。本来清净。非成佛而始净也。因无明风动者。无始已来从未悟故。法尔有八种识。第八识中。法尔有无明种子。如水含动性。前七识现行。法尔与无明相应。如波有动相也。起识波浪者。如海水举体作波也。如是三事皆无形相者。譬如指波所依名水。指水所起名波。指波之动名风。水外别无波动形相。波外别无水动形相。动外别无波水形相。说有三事。故非一。同依湿性。故非异。众生亦尔。藏识之外。别无转识无明形相。转识之外。别无藏识无明形相。无明之外。亦别无藏识转识形相。说有第八前七心所三事。故非一。同一真如净心。故非异也。然性净心是动识本者。如水之湿性。是水波本也。无明灭时动识随灭者。合风灭时。波动随灭。不唯前七能熏相灭。即第八受熏和合相亦灭也。智性不坏者。合前非水性灭。不唯大圆镜智之性不坏。即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之性。亦不坏也。初释净智相竟。
150 【(辰)二释不思议用相】
151 不思议用相者。依于净智。能起一切胜妙境界。常无断绝。谓如来身。具足无量增上功德。随众生根。示现成就无量利益。
152 此(不觉)所生染心。有六种别。一执相应染。声闻缘觉及信相应地诸菩萨能远离。
153 执相应染。谓我执相应之见思惑也。声闻初果。缘觉有学。信成就发心菩萨。皆能顿断见惑渐断思惑。故云能远离也。
154 二不断相应染。信地菩萨勤修力。能少分离。至净心地。永尽无余。
155 不断相应染者。谓第六识相应之分别法执。二乘法中所不断也。信地菩萨即学唯心识观。正伏此执。故至欢喜地中。永尽无余。
156 三分别智相应染。从具戒地。乃至具慧地。能少分离。至无相行地。方得永尽。
157 分别智相应染者。谓第六识相应之俱生法执。虽是任运所起。以其不如实知真法一故。仍名分别智也。二离垢地。名具戒。六现前地。名具慧。分分渐断。名少分离。七远行地。名无相行。法空智果恒得现前。是故此染方得永尽。
158 依于净智能起一切胜妙境界等者。唯识论云。此四心品。虽皆徧能缘一切法。而用有异。谓大圆镜智相应心品。纯净圆德现种依持。能现能生身土智影。无间无断。穷未来际。平等性智相应心品。观一切法自他有情。悉皆平等。大慈大悲恒共相应。随诸有情所乐。示现受用身土影像差别。妙观察智不共所依。无住涅槃之所建立。一味相续。穷未来际。妙观察智相应心品。善观诸法自相共相。无碍而转。摄观无量总持之门。及所发生功德珍宝。于大众会。能现无边作用差别。皆得自在。雨大法雨。断一切疑。令诸有情皆获利乐。成所作智相应心品。为欲利乐诸有情故。普于十方。示现种种变化三业。成本愿力所应作事。此四种性。虽皆本有。而要熏发。方得现行。因位渐增。佛果圆满。不增不减。尽未来际。但从种生。不熏成种。勿前佛德。胜后佛故。(文)是知前净智相。及从镜智所起。最极圆净常徧色身。即是自受用身功德。此中依于净智所起身土境界。随众生根。成就利益。即是他受用报胜劣等应种种功德。此二功德。皆由本觉随染分别。流转生死。然后翻染成净。依法熏习。如实修行之所证得。故前文云。生二种差别相。犹唯识名所生得也。虽所生得。然不名之为始觉相。仍名本觉相者。犹唯识云。此四种性皆本有也。大佛顶经亦云。圆满菩提。归无所得。良以本具无漏种子。原是真如全体。原具真如相用。未尝稍减。今佛果无漏现行。亦秖是真如全体相用。未尝稍增故也。二别辨本始两觉竟。
159 【(丑)三总显四种大义】
160 复次觉相有四种大义。清净如虚空明镜。
161 前明阿赖耶识。有其觉义。又明依不觉说始觉。待始觉立本觉。而始本究竟不异。故今直明觉相四种大义也。本无垢染。故名清净。本无形相方隅分剂可得。故如虚空。本来寂照。故如明镜。葢但言如虚空。则无以显其照用。但言如明镜。则无以显其体相。故必合言如虚空明镜。乃可稍譬于觉相也。
162 一真实空大义。如虚空明镜。谓一切心净界相及觉相。皆不可得故。
163 此即真如门中依言说建立之真实空也。谓阿赖耶中无始无漏种子。全揽真如为体。真如非一切心。非一切心所现境界。亦非觉相。一切皆空。故此无漏种子。亦非一切心境界相及与觉相。譬如虚空。体非群相。譬如明镜。本无纤尘也。
164 二真实不空大义。如虚空明镜。谓一切法圆满成就无能坏性。一切世间境界之相。皆于中现。不出不入。不灭不坏。常住一心。一切染法所不能染。知体具足无边无漏功德。为因熏习一切众生心故。
165 此即真如门中依言说建立之真实不空也。谓阿赖耶中无始无漏种子。即全揽一切法圆满成就无能坏性之真如为体。是故一切世间境界之相。皆于无漏种子中现。无漏种外。别无一切境界。故不出。一切境界之内。别无无漏种子。故不入。由不出故不灭。境即真如。无可灭故。由不入。故不坏。真如即境。无可坏故。又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清净本然。周徧法界。故不出不入。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循业发现。故不灭不坏。又随缘不变。故不出不入。不变随缘。故不灭不坏。又如虚空含育万物。明镜影现众形。幷不出不入。不灭不坏也。是故无漏种子。当体即是常住一心。虽此常住一心。举体而无一切染法。如水成冰。然此一切染法。本无自性。云何能染此无漏种。如冰不能改其本然之湿性也。只此无漏种子。便是菩提智体。本来具足无边无漏功德。以其在缠。故名为因。因即种子之异名也。此无漏因亦名佛性。佛性雄猛。无能沮坏。虽在一切众生阿赖耶识心中。力能熏习。令妄念心厌生死苦。求涅槃乐也。此上二种大义。即大乘体。
166 三真实不空离障大义。如虚空明镜。谓烦恼所知二障永断。和合识灭。本性清净。常安住故。
167 此即本觉随染分别所生净智相也。虽由始觉所显。不异在缠本觉。即是大乘相也。离烦恼所知二障。即显真如门中真实空义。本性清净安住。即显真如门中真实不空。为显不空之相。故建立空。是故但名真实不空离障大义。此如无云之太空。磨莹之古镜也。
168 四真实不空示现大义。如虚空明镜。谓依离障法。随所应化。现如来等种种色声。令彼修行诸善根故。
169 此即本觉随染分别所生不思议用相也。随所应化。即意轮观机。现种种色。即身轮示化。现种种声。即口轮说法。此如太空之含育万物。明镜之顿写千容也。问。阿赖耶识中觉义。由其全揽真如为体。故得具此四种大义。其不觉义。亦全揽真如为体。亦得具此四种大义否。答。具。以不觉相不可得故。一切法皆不可得。即真实空大义。以不觉相既不可得。即一切法圆满成就无能坏性。一切世间境界之相。皆于不觉中现。不出不入。不灭不坏。常住一心。一切染法所不能染。一切净法所不能净。不觉具足无边无漏功德。为因熏习一切众生心故。即真实不空大义。以达此不觉之性。即是真实不空体故。二障永断。本性常住。即是离障大义。以此不觉之性离二障故。随所应化。现如来等种种色声。令修善根。即示现大义也。问。既言真如举体作一微尘。则随拈一一微尘。亦各具此四种大义否。答。具。以微尘相若无方分。则非微尘。以无形故。若有方分。则可分析。定非实有。推此微尘。既无相故。则一切法。亦皆无相。即真实空大义。微尘之相既不可得。即一切法圆满成就无能坏性。一切世间境界之相。皆于微尘中现。不出不入。不灭不坏。乃至微尘。具足无边无漏功德。为因熏习一切众生心故。即真实不空大义。以达此一微尘性。即是真实不空体故。二障永断。本性常住。即是离障大义。以此一微尘性。离二障故。随所应化。现身说法。令修善根。所谓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即示现大义也。华严经云。一微尘中具足大千经卷。如一微尘。一切微尘亦复如是。此之谓也。思之。初释觉义竟。
170 大乘起信论裂网疏卷第二
171 大乘起信论裂网疏卷第三
172             灵峰蕅益沙门智旭述
173 【(子)二释不觉义二。初总明不觉依觉故无实。二别示不觉虚妄相。(丑)今初】
174 不觉义者。谓从无始来。不如实知真法一故。不觉心起而有妄念。然彼妄念。自无实相。不离(真如)本觉。
175 此心前际决不可得。故云从无始来。真如但有性德随缘之能。未有修德照性之智。故云不如实知。虽有八识。及诸心所、体及相见。四分差别。但如幻事。体即真如。故云真法一故。只此不如实知。便是无始已来从未悟故。名为根本不觉。亦名无始住地无明种子。此种虽在第八识中。不与第八现行相应。所以下文。名为不相应无明也。由此无明种子。令前七识心。非起似起。由八识心起现行故。便有徧行别境等诸心所法相应俱起。故云有妄念也。然此心王心所若种若现。幷是无始法尔成就。幷揽真如全体为体。别无自体。故云自无实相。不离本觉。此本觉字。即指真如。不指赖耶识中无漏种子。葢真如虽徧为迷悟依。非觉非不觉。而不觉违于真如。故但得云无实。觉则顺于真如。真如本无不觉。故或有时。即呼本觉为真如。或复有时。即呼真如为本觉也。问。即谓妄念不离无漏种子。亦何不可。答。约真如门。理实无碍。约生灭门。则无漏种。不生有漏现行故也。况无漏种。亦非真如之外别有实法。但此真如理性。虽无始来从未曾悟。法尔有此应正了知之理。即目此法尔应正了知道理。名为无漏种子。今无明但是不了真如而起。非谓应正了知道理之上。反能于生不正了知也。
176 犹如迷人。依方故迷。迷无自相。不离于方。
177 东西定方。以喻真如。如其定方而正了知。以喻觉义。迷东为西。以喻不觉妄念。方非迷悟。为迷悟依。悟方之时。方外别无悟相可得。以喻如外无智。迷方之时。方外别无迷相可得。以喻真如之外。别无妄念。是故妄念自无实相也。问。若言东西有定方者。何故大智度论破云。若以日出处为东。则俱卢洲日。于此处没。复名为西。胜神洲日。于此处午。复名为南。牛货洲日。于此处成半夜。复名为北。今言定方。如何可通。答。大凡譬喻。皆就目前人所共知。以易例难。以浅况深而已。如满月喻面。岂可求其眉鼻。雪山喻象。岂可责其尾牙。然即汝所引。益显妙义。若就此洲。则东西有定。定方之外。无别知相。可喻如外无智。若约四洲。则东西无定。各随众生所知立名。所知之外。无别实方。可喻智外无如。若互夺则两亡。故云都无所得。离二取相。若双照则宛尔。故云。唯有如如。及如如智也。问。譬如迷方。须人指示。众生无始已来。从未曾悟。则最先一佛。仗谁指示。答。约真如门。尚无成佛与不成佛。何有先后。约生灭门。则譬如旷野迷方。无人可问。但当谛观日影去来之相。便识东西。众生亦尔。若能谛观生老病死之相。便能觉悟。故紫柏大师云。最先一佛。以苦谛为师也。
178 众生亦尔。依于(真如)觉(性)故。而有不觉。妄念迷生。然后不觉。自无实相。不离(真如)本觉。复待不觉。以说真觉。不觉既无。真觉亦遣。
179 此以法合喻也。觉及本觉。即合方字。仍指真如言之。复待不觉以说真觉。谓犹迷方而说悟方。此真觉字。即指究竟始觉言之。始觉合本。无复本始之异。本觉即真。无复理智之分。故云真觉亦遣也。初总明不觉依觉故无实竟。
180 【(丑)二别示不觉虚妄相】
181 复次依放逸故而有不觉。生三种相。不相舍离。一无明业相。以依不觉。心动为业。觉则不动。动则有苦。果不离因故。二能见相。以依心动。能见境界。不动则无见。三境界相。以依能见。妄境相现。离见则无境。(初句。宋元丽三藏均作依于觉故。明藏误作依放逸故。宜改正。)
182 释此为二。一约无始无明释。二约现前观照释。一约无始释者。众生无始已来。法尔有八种识。即法尔有诸心所与之相应。此心心所。幷是真如不变随缘所成。以真如从无始来尽未来际。决无不随缘时。设不随染净缘造十法界。何以显其不变之德。但无始来。从未悟故。未有净缘。秖随染缘名为放逸。此放逸者。即是八种大随烦恼之一。于染净品不能防修。纵荡为性。增恶损善所依为业。故云依放逸故而有不觉也。不觉即六七两识相应之俱生法痴。由其不能如实了知真法一故。遂使真故相无别之心王心所。幻成俗故相有别之各各四分。以内二分体名为业相。以外二分用。名能见相及境界相。心王心所不起则已。起则法尔有此四分。同时俱起。不可分析别异。故云不相舍离也。一无明业相者。果报心心所体。依无明不觉而动。动即名业也。葢第八识体。纯是异熟无记报法。第七虽名有覆无记。与前六识一分无记报法。及彼相应报得心所。皆名为异熟生。此报法体。皆名为心。以依无明不觉而动。名之为业。心即证自证分。业即自证分也。觉则契会真如。故不动。不觉而动。则当体便是果报苦法。由动为因。显心苦果。故唯识论以第三自证分为能量。第四证自证分为量果。如镜面镜背。两不相离。故云果不离因也。二能见相。即心王心所现行起时。必有见分。能见于境。唯不动则无见耳。动即有见。非先动而后见也。三境界相。即心王心所现行起时。必有相分为所缘境。唯离见则无境耳。见即有境。非先见而后境也。夫唯不觉。故举真如全体。而为心心所之各各三相。若能觉知三相无相。唯一真如。则一切心心所之业相。即真如体。一切能见。即真如相。一切境界。即真如用。故前文云。若有众生。能观一切妄念无相。则为证得如来智慧也。二约现前观照释者。若观一切妄念无相。则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即名为不放逸。即名为觉。所谓具缚凡夫。能知如来秘密之藏。虽是肉眼。即名佛眼。幷无三相六相。可以当情。苟一念放逸。失于观照。便有不觉。便令三相及下六相。纷然顿现也。除却现前一念无明所现九相。岂别有无始无明所生九相哉。(蕅益以放逸二字作疏。实与教义不合。后学切勿错认。)
183 以有虚妄境界缘故。复生六种相。
184 境界唯是自心心所相分。故名虚妄。所谓依他起性。如幻事也。以此为所缘缘及增上缘。复生六相。能生既是虚妄。则所生相。岂有实哉。然前三相。通于八识及诸心所。以心心所。定各有四分故。此下六相。则有局有通也。
185 一智相。谓缘境界。生爱非爱心。
186 智相。即别境中之慧心所也。此相唯与前七相应。第七但缘第八见分。计为实我实法。生于爱心。爱即根本烦恼中之贪也。第六徧缘三界一切境界。徧起爱非爱心。爱即是贪。非爱即嗔。前五各缘现在一尘境界。各起爱非爱心。然此智相。亦全揽真如为体。与前觉义。毫无差别。若能了达智无智相。即为证得如来智慧矣。
187 二相续相。谓依于智。苦乐觉念相应不断。
188 相续有二义。一约心所。即受与念定。苦乐觉是受。由念故不忘。由定故专注也。二约心王。即等无间意根。由智及念。助彼心王相续而起。假立前念已灭心王。名为意根。然第八第七。从无始来法尔相续。不依于智。前六相续。幷依智起。故云相应不断也。只此相续。实无体性。譬如一星之火。旋之成轮。火念念灭。不从此方转至余方。由其相似相续。妄覩为轮。心性亦尔。念念寂灭。无相续义。迷情以为似常似一。名相续相。若能谛观相续无相。即为证得如来智慧也。
189 三执著相。谓依苦乐觉念相续。而生执著。
190 执著。即别境中胜解心所。及贪嗔慢等任运诸烦恼也。大凡一刹那心。生已即灭。无执著义。由其前后相似相续。乃有执著功能。此相唯是第六识有。以七八两识及前五识。唯缘现在一刹那境。无执著故。然如实观之。能执著者。即第六识见分。所执著者。即第六识相分。见分刹那不住何能执著。相分亦复刹那不住。何可执著。若能了知执著无相。即为证得如来智慧也。
191 四执名等相。谓依执著分别名等诸安立相。
192 此即四不定中寻伺心所。及根本中五见等烦恼也。亦唯在第六识。然能执者。亦即见分。刹那生灭。无能执义。所执者。即若名若义。自性差别。名中无义。义中无名。名义自性。了不可得。名义差别。了不可得。随心生灭。何可执著。若能了知执名等相。即是无相。即为证得如来智慧也。
193 五起业相。谓依执名等。起于种种诸差别业。
194 能起业者。即第六识相应之思。所起之业。通前五识。言差别者。或起恶业。或起善业。或禅定业。即是三界诸有漏业。乃至出世无漏业。菩萨利他业。皆名起业相也。然此业性。即是身表语表及与无表。且身表者。既非形量。亦非动作。亦非动因。但是假名。非实有体。次语表者。一刹那声。无诠表义。多念相续。似有诠表。便无实体。表业既无实性。无表又岂有实。若能了知业相无相。即为证得如来智慧也。
195 六业系苦相。谓依业受苦。不得自在。
196 既造三界有漏诸业。则为三界业之所系。引业所招异熟总报。满业所招增上别报。通名果报五蕴。乐是坏苦。苦是苦苦。不苦不乐是行苦。无常无我。所以皆不自在。乃至无漏及利他业。所感变易生死。亦名为苦。亦不自在也。然此果报五蕴。色无自性。受想行识亦无自性。既无自性。体即真如。既即真如。便具无边德相业用。是则只此业系苦相。便是不可思议大乘。若能观此苦相无相。即为证得如来智慧也。奈何无明不觉。复依此身心而幻成业相等三相及与六相。轮回是中。自取流转也哉。
197 是故当知一切染法。悉无有相。皆因无明而生起故。
198 此正结明三相六相。皆无实也。依于觉故而有无明。无明已自无实相矣。况依无明所生染法。岂有实哉。言染相者。智等四相是染惑。五起业相是染业。此二幷是染因。业系苦相。幷苦果上所起三相。即是界内界外依正。为染果也。若因若果。皆因无明生起。譬如一瞖在目。空华乱舞。瞖病若除。华元非有。无明不起。则苦即法身。惑即般若。业即解脱。何一非大乘耶。二依义各释竟。
199 【(癸)三总辨同异二。初标。二释。(子)今初】
200 复次觉与不觉有二种相。一同相。二异相。
<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