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武穆文集-宋-岳飞(文本)
< 1 2 3 4 >
行号
1 武穆文集 之奏章信札 诗文题记
2 建炎元年(靖康二年五月一日改元)
3 南京上皇帝书略
4 陛下已登大宝,黎元有归,社稷有主,已足以伐虏人之谋。而勤王御营之师日集,兵势渐盛。彼方谓吾素弱,未必能敌,正宜乘其怠而击 。
5 而李纲、黄潜善、汪伯彦辈,不能承 陛下之意,恢复故疆,迎还二圣,奉车驾日益南。又令长安、维扬、襄阳准备巡幸。有苟安之渐,无远大之略,恐不足以系中原之望。虽使将帅之臣,戮 力于外,终亡成功。
6 为今之计,莫若请车驾还京,罢三州巡幸之诏, 二圣蒙尘未久,虏穴未固之际,亲帅六军,迤逦北渡,则天威所临,将帅一心,士卒作气,中原之地,指期 一作日或顾 可复。
7 (《金佗粹编》卷十《家集》卷一)
8 建炎四年(公元 年)
9 广德捷奏
10 武德大夫英州刺史御营使司统制军马臣岳飞状奏:恭依圣旨,将带所部人马,邀击金人至广德军见阵,共斫到人头一千二百一十六级,生擒到女真汉儿王权等二十四人,并遣差兵马收复建康府溧阳县,杀 获五百余人,生擒女真汉儿军伪同知溧阳县事渤海太师李撒八等一十二人。
11 金人回犯常州,分遣兵马等截邀 一本无此字 击掩 杀,四次见阵,拥掩入河,弃头不斫,生擒女真万户少主孛堇、汉儿李渭等一十一人,委是屡获胜捷谨录奏闻,伏候敕。
12 (《金佗粹编》卷十六《家集》卷七《奏议下》)
13 建康捷报申省状
14 武德大夫英州刺 史 御营使下都统制岳飞状申:照对飞自建炎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起离建康府,至广德军界,与金贼六次见阵,收复溧阳县。及于常州界以来,邀击金贼,袭遂至镇江府。
15 恭依圣旨,亲提重兵至建康府,与金贼战斗,追杀过江,收复了当。其生擒到伪知溧阳县事渤海太师李撒八、千户留歌及女真汉儿等,今差使臣管押申解前去。谨具申尚书枢密院,伏候指挥。
16 (《金佗粹编》卷十九《家集》卷十《公牍下》)
17 乞益兵守淮奏
18 建康为国家形势要害之地,宜选兵固守。
19 比张俊欲使臣守鄱阳,备虏人之扰江东西者。臣以为贼若渡江,必先二浙,江东西地僻,亦恐重兵断其归路,非所向也。
20 臣乞益兵守淮,拱护腹心。
21 (此《奏》文已佚,今从《金佗粹编》卷五《鄂王行实编年》 卷二补入)
22 乞淮东重难任使申省状
23 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通泰州镇抚使兼知泰州岳飞状申:照得飞近准指挥,差飞充通泰州镇抚使,仰认朝乾廷使令之意,除已一面起发前赴新任外,契勘金贼侵寇虔刘,其志未艾,要当速行剿杀,殄灭静尽,收复诸路。不然,则岁月滋久,为患益深。
24 若蒙朝廷允飞今来所乞,乞将飞母妻为质,免充通泰州镇抚使,止除一淮南东路重难任使,令飞招集兵马,掩杀金贼,收复本路州郡,伺便迤逦 一本有使字 收复 一本无收复二字 山东、河北、河东、京畿等路 一本有次第而复字 故地,庶使飞平生之志得以少快 , 且以尽臣子报君之节。谨具申尚书省,伏乞均慈详察,特赐敷奏指挥施行。谨状。
25 小贴子:飞今来所管兵马,一面催发前赴新任,如蒙指允飞所乞,即乞速赐指挥, 亦不敢仰干朝廷,别求添益军马,伏乞钧照。
26 (《金佗粹编 》 卷十七《家集 》 卷八《公牍上 》 )
27 赴镇画一申省札子
28 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通泰州镇抚使兼知泰州岳飞 札子 :契勘飞承尚书省札子 :三省枢密院同奉圣旨,除授通泰州镇抚使兼知泰州,今具条画到合行事件下项:
29 一 飞所统人马,见在常州宜兴县驻泊,其本县已是缺乏钱粮,无 可应副。飞见择日起发前去之任 。窃闻江阴、镇江见今全缺济 渡舟船,兼飞所管官兵老少数多,若以见有舟船装载,半月不 能渡绝。窃虑军兵缺粮失所,欲乞于平江府、常州、江阴军等 处 ,支拔粮米三二万硕 一作石 ,应副即日未渡江以前食用。
30 一 泰州全籍兴化县在水乡多收稻谷,以赡兵卒,今蒙已降一指挥, 从薛庆所乞,柰属承州,泰兴县又已割属扬州;兼契勘泰州归有 四县,内倚郭海陵,附近州城累遭贼火蹂践,全无所收。如皋一 县,临于大路,所收不广。今来泰州一小郡,难以却将 一本有上件两 字 两县属别州,显于军民妨阙。伏望详酌,将上件两县依归柰属 本州,所贵军民通便,如蒙许允,乞作特旨行下,恐于人情未 便,有妨应援。
31 一 本军头口老小正兵七万余人口,飞差人前去体探得通泰二州即目并无粮斛, 况粮斛猝急难以擎画,飞体国,不敢过有陈乞支给钱粮,欲乞借支两淮浙南 路盐钞一百万贯,遂旋还纳盐事司准充盐本。
32 一 飞见带军马万余,自春并不曾支给衣赐,今来合给冬衣之时,今体访得通泰 州即目钱帛缺少,本州人马尚无可支散,窃 一本作切 虑因此失所。伏望详 酌体念,特赐于有钱绢官司或别州军去处,支给冬衣一次,贵 一作以 免官兵赤露失所。
33 右谨具申尚书省并枢密院,伏候指挥。
34 (《金佗粹编 》 卷十七《家集 》 卷八《公牍上 》 )
35 申刘光世乞兵马粮食状
36 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通泰州镇抚使兼知泰州岳飞状申:飞昨奉圣旨指挥,差充前件差遣,于八月十五日还至常州宜兴县,于十八日起发前来,祗赴新任,二十五日至江阴军歇泊。据探报,金人见围楚州,飞遂逐 一作速 急权差统制王贵管据押兵马,等船济渡,窃 一作切 虑迟滞,有失 事机,不免躬亲先入泰州,于二十六日夜二更到泰州城外。
37 承准八月十九日指挥,令飞与赵镇抚立掎 一作犄 角,飞遂措置调发兵夫粮食,并不住差人勾唤王贵等军马。实缘舟船数少,今月初九日方尽到泰州。飞已差张宪权行守城,见今大军屯驻三墩 光宗皇帝嫌讳 ,与金人大寨不远。惟是新复建康之后,所有士马,疮痍尚新,羸方甚,兼自到任未及一旬,刍茭糗粮,一一窘乏,本未能即从王事,重以承楚之急,甚于倒垂,不可以顷刻安居,理宜前进。
38 欲望钧慈捐一二千之众,假十余日之粮,令飞得激厉士卒,径赴贼垒,解二州之围,扫犬羊之迹,下以裨相公之盛烈,上以宽主上之深忧,不胜幸甚。谨具申安抚相公使司,伏候指挥。
39 (《金佗粹编》卷十七《家集》卷八《公牍上》)
40 申刘光世乞进兵状
41 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通泰州镇抚使兼知泰州岳飞状申:窍念飞以行伍贱隶,辱知朝迁,蒙被厚恩,殒殁难报。每以为国家之难,虽非所命,犹当戮力,矧承楚之事,危迫如许,累准朝廷指挥催督,此正飞等捐身徇义之秋。
42 窃缘王镇抚林、郭镇抚仲威等并不见差拔军马前来,使司王统制虽闻已起发,即目尚未知屯驻去处,使飞孤军委实难以支梧。今月十二日准本州递到今月六日指挥,飞除已遵禀外,契勘金贼盘泊日久,连破诸镇,王镇抚、郭镇抚等各敛兵自保,其志已骄,目即 一本作即目 承楚一带民户逃死,别元卤掠,易于攻却
43 据探报 一本无此字 虏人急攻楚州,窃 一本作切 恐万一疏虞,于淮南诸镇得害不细。飞已于今月十五日具申使司去讫,飞一面起发,前往承州以来 一本无此二字 措置剿杀外,伏乞钧慈,特捐一二千之众,别差统制官一员,前来犄 一本作特 角,庶立大功 一本无以上 三 字 ,不致上误码国事,谨具申安抚相公使司 一本无此句而作谨具状申 ,伏候指挥。
44 (《金佗粹编》卷十七《家集》卷八《公牍上》)
45 承州捷报申省状
46 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通泰州镇抚使兼知泰州岳飞状申:恭依指挥,选精锐分头会和及率人马直抵承州,掩杀金贼,三次见阵获捷。所有遂次生擒女真、契丹、渤海、汉儿军高太保等,除身死外,见管女真三人:阿主里孛堇、白打里、蒲速里;渤海一名:李用;契丹一名:毛毛可昱(水旁);奚人三人:王哥、合主、留哥;汉儿一十二名:李延寿、赵月一、张大、李兴门、侯孝兴、解德、小儿、麻大、曹黑儿、杨四儿、杨章儿、孙公仪。今差使臣某人管押申解前去。谨具申尚书省并枢院,伏候指挥。
47 (《金佗粹编》卷十九《家集》卷十《公牍下》)
48 乞催湖州赐米奏
49 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通泰州镇抚使兼知泰州臣岳飞状奏:近奉圣旨:于湖州封桩米内支拔五千硕 一作石 ,应副本军起发,臣与士卒同被如天之赐。
50 昨所差般运人回,据本州知州赵子磷(王旁)却称:本州未曾承 一本无此字 准朝迁指挥,不肯应副。即目 一作日 新任所在,各有金人占据,切 一作窃 虑有失事机,伏望圣慈行下本州,依已降指挥装发,庶几即得前迈,以修疆场之职。谨录奏闻,伏候敕旨。
51 (《金佗粹编》卷十《家集》卷一《奏议》)
52 绍兴元年(公元 年)
53 致某通叛书
54 通叛阁下学士:飞已至洪井累日,只俟 一本作候 营寨了,便如长沙矣。此有所需,示及。飞再拜 一本作行 。
55 (据清黄邦宁编《岳忠武王文集》卷八补入)
56 乞科拔钱粮照会从申省札
57 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充神武右副军统制岳飞申:契勘飞于绍兴元年八月十三日准枢密院札子,备奉圣旨指挥:令飞一行官兵权留洪州驻扎,弹压盗贼。续奉圣旨指挥:搬取本军昨存留徽州官兵老小,前来洪州一处屯泊,合用钱粮,令江西转运司应副。寻不住移牒本司,据本军合用钱粮,恭依已降圣旨指挥应副施行去后,并不见措置科拔摧发到来。况本世纪军方到洪州驻扎一月余日,累承本州公文止称缺乏,应办不足。其合勘请十月初五日至初九日钱米除已支请外,少钱五千四百九十六贯七百五十文,米七百四十一石三斗一升五合,支遣不足。所有初九日以后钱米,亦无指准。
58 念飞所部军兵,惟仰官给钱粮养赡过日,方免失所。似此洪州,并不挂意着紧措划移即应副,及江西转运司又不见预行宽剩计置取拔赴洪州,相续支用,致得缺误。不唯军兵目即已见缺食,兼日后又无指准批请。自今年九月二十三日后来,不住申明朝迁,乞赐行下本路转运司,疾早措置支移合用钱粮,起发前来洪州应副支遣去讫,至今未蒙回降指挥。除已具录奏闻,伏望圣慈特降睿旨,下江西转运司,将本军合用钱粮着皮催发,相继津般前来,以济急缺支用;及令洪州,更切多方计置移那应施行,庶免冬月官兵缺食失所外,伏候指挥。
59 勘会岳飞前申,已累扎下江南西路转运司,详所申事理,疾速那容应副,不管 得少有缺误。并扎下江南西路安抚大使李资政回照会,催促应副施行。已再扎 下江南西路转运司,依已扎下事,疾速那容应副,不得依前少有违误码外,今 札付建州观察使神武右副军统制亲卫岳大夫照会。
60 绍兴元年十一月四日押
61 (《金佗续编》卷五《丝纶传信录》卷四)
62 致某郎中乞粮书
63 飞咨目顿首再拜奉使郎中台座:即日伏惟使事丰暇,神明靖相,台候动止万福。比至豫章,获奉教益,不胜慰幸。归司衮衮多事,未果上状,以浼记室,良负愧怍。
64 近来本军钱粮缺乏之甚,今专令干官张大夫见曾漕面恳,因行略此候问,幸恕灭裂,不由参见,惟几为国保重,即膺峻擢,不宣。
65 飞咨目顿首再拜奉使郎中台座。
66 (据清钱汝雯编《宋岳鄂王文集》卷上补入)
67 绍兴二年
68 申审招安申省状
69 亲卫大夫建州观察使神武副军都统制权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岳飞申:契勘湖东路见今盗贼啸聚,动以数万。李宏在岳州,刘忠在湘阴,曹成在道州作过,其余寇盗不少。除见措置剿杀外,其间若有能改行自新之人,未委合与不合招安。如许飞招安,欲望给降 金字牌、黄旗十副,仍乞差使臣管押付飞交割。谨具申尚书省并枢密院,伏候指挥。
70 (《金佗粹编》卷十七《家集》卷八《公牍上》)
71 分拣吴锡韩京两军讫申省状
72 亲卫大夫建州观察使神武副军都统制权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岳飞申:契勘飞近奉圣旨,差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及统率马友并本路李宏、吴锡、韩京诸头项军马,前来措置掩杀曹成。飞寻依应起发,已到湖南界。
73 其韩京元屯兵衡州茶陵县,吴锡在郴州,两项所管官兵,多是老弱及湖东土人在内充数,其实堪出战人各不满一千。又缘不经战斗,久在州县屯泊,全无纪律。
74 今来飞已将上件人马除拣选不堪披带人给据放散外,将实堪披带人数分拔付本军诸将收管使唤讫。谨具申尚书省并枢密院,伏乞照会。谨伏。
75 (《金佗粹编》卷十七《家集》卷八《公牍上》)
76 招曹成不服乞进兵札子
77 亲卫大夫建州观察使神武副军都统制权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臣岳飞札子奏:臣窃惟内寇不除,何以攘外?近郊多垒,何以服远?比年群盗竞作,朝廷务广德意,多命招安,故盗亦玩威不畏,力强则肆暴;力屈则就招,苟不略加剿除,逢(双虫底)起之众,未可遽殄。
78 臣昨者被奉 一本有招安二字 曹成之命,深以为陛下好生之意如此,为臣子者,患不能推广而行之,故先宣布上恩,以期改行,阅日虽久,干(手旁)格是闻。臣尝累迁探报,知其贼马已离道州,进趋广西,此寇所为,未肯遽屈,意欲侵犯二广,肆毒生灵,俟其力尽势殚,然后徐为服降之计。臣今进发,自郴州、桂阳监以往,即行措置,用兵掩杀,务 一本无务字 速除荡,以绥彼民。取进止。
79 (《金佗粹编》卷十《家集》卷一《奏议》)
80 措置曹成事宜奏
81 亲卫大夫建州观察使神武副军都统制权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臣岳飞状奏:四月初二准江南西路安抚大使司牒:三月二十三日准枢密院三月四日札子,奉圣旨:令岳飞到袁州更切斟量贼势,如贼兵众,且于袁州驻札,俟宣抚司人马到,司共进兵,如曹成已受招安,起发赴行在,即与马友会合,司共剿杀刘忠讫,续往潭州。飞素有谋略,毋致稍有机会,却致贼兵破坏二广。臣检会绍兴二年二月八日枢密院札子节文,曹成贼马占据道贺州作过,三省枢密院同奉圣旨,令宣抚司催督高兴,星夜前去应援二广,及令湖襄东路安抚使岳飞统率副总管马友率 一作并 本路李宏、吴锡、韩京诸头项军马,火急前去袭遂掩击,其马友等并听帅臣岳飞节制,各务体国,共力破贼。仍仰广东西路帅臣起发遂 一作军 路洞丁、刀弩手将兵士军弓手民兵疾速躬亲统率 一作帅 ,前去遂路界首,与岳飞会合,并力加击,务要一举万全。
82 臣已即时关报会合马友、吴锡、韩京等军马,及牒广东西路安抚使统率本路洞丁、刀弩手等,各前来界首会合,照应夹击剿杀外,臣一行军马已到衡州茶陵县,不住承准郴州、桂阳监等处关报,及臣亦差人体探得曹成发人马取三月十九日起发往全、永州,侵犯广西界分,并前军人马往贺州路前去。其曹成中军见在道州,未有的实起发月日,不住放人四向虏掠,杀人放火。似此显见曹成未肯便赴行在,意欲逶犯二广作过。
83 今准前项江南西路安抚大使李回公牍,备奉前项圣旨指挥,一行官兵已过袁州,地里稍远,兼续于四月初三日准荆湖东路提刑司关报,曹成贼马已起发离道州,前去广西,除已差人体探子细外,今已进发往郴州桂阳监以来驻泊。如曹成不赴行在及入广西,臣便行措置进兵掩杀,若曹成已入广界,不审令臣一行军马如何施行,伏望圣慈特降睿旨付臣,赍 一作以 凭遵依施行。谨录奏闻,伏候敕旨。
84 贴黄照对臣所统本男官兵一万二千余人,除存留二千入吉州看管老小并随军辎重 火头占破外,实出战只有七千余人。吴全二千人,除辎重火头外,实出战一 千五百人。韩京三千人,除留看寨辎重火头外,堪出战只有一千余人。吴锡 约二千余人,堪 以下原缺补出战有一千人 。张中彦人马现在广东未到。今来共计 见有实出战官兵一万余人。所有曹成贼寇仅十余万众,臣已竭力措置外,伏 望圣慈速令并进后援,庶使臣无反顾之忧,得以有济,伏乞睿照。
85 (《金佗粹编》卷十《家集》卷一《奏议》)
86 乞措置进兵入广申省状
87 亲卫大夫建州观察使神武副军都统制权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岳飞申:契勘飞承枢密院札子,奉圣旨指挥,统率军马前来湖东措置收捕曹成贼马。飞寻依时起发,及沿路不住差信实人到道州以来体探上件曹成作为,次第至三月三十日游兵到衡州茶陵县。承诸处探报:曹成已于三月二十七日起离道州,望全永州路前去。缘茶陵县至道州 一本无以上两句 ,尚有六百余里,飞未敢信凭,遂领一行军马前来郴州、桂阳监,体度贼马的实动息,于四月初八日到郴州管下永兴界地名桔水郊 一作部 ,承郴州并桂阳监公文,探知曹成贼马分路逃遁,前去全、永、贺州界去讫,至三月二十七日并已起离道州尽绝,本军亦差人探得与诸处关报一同。
88 飞今部领军马前去道州,如到彼贼兵未远,即便尾袭追赶,若逃遁程途已远,其贼闻飞兵到,必不敢前来拒敌,飞欲深往追赶,又恐二广不曾得朝廷指挥,不肯应力钱粮,必致缺误。兼近据潭州申:刘忠掩杀马友统制王成大溃。窃恐马友见飞已入湖东,及曹成遁走,又不能捍御刘忠贼马,以此心怀疑惑,别致生事。飞欲径往潭州安抚马友讫,先次措办剿杀刘忠等贼了当,即乞前去收捕曹成。除已具录奏闻外,伏望特降指挥,付飞遵依施行。谨具申尚书省并枢密院,伏候指挥。
89 小贴子 飞契勘曹成贼马经由全、永、贺界逃遁,已不住关报广东西安抚使,请为统率遂路军马照应把截,无致侵入二广外,伏望特降指挥下遂路帅臣,更切火急严紧把截施行,伏候指挥。
90 又小贴子 契勘湖东事体非轻,飞出自寒微,望轻材薄,今令权一路,窃 一作切 恐不能称任,止乞依旧统制名目,前去追杀曹成。仍乞先次行下二广路,令应副一切钱粮,仍乞一才干官充随军运使,专一措置钱粮,遮得常不缺误。
91 (《金佗粹编》卷十七《家集》卷八《公牍上》)
92 贺州捷报申省状
93 亲卫大夫建州观察使神武副军都统制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岳飞状申:闰四月六日,飞进兵离二十余里,曹成贼兵三万余人,占据山险,迎敌官军,即时鼓率士卒掩杀,贼兵败走。飞又率兵追至贺州城东江岸,其贼望桂岭路逃遁前去。飞寻句本军离贺州二十余里下寨,并不曾放人入城。贺州钱粮系广西经略安抚许中下统制欧阳临、罗选等差丁兵占守,所有飞一行军马,只沿路就贼粮斛食用,飞见行进兵前去桂岭县,破灭曹成,大队次。谨具申尚书省并枢密院,伏乞照会。谨状。
94 (《金佗粹编》卷十九《家集》卷十《公牍下》)
95 乞广西战马申省状
96 亲卫大夫建州观察使神武副军都统制权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岳飞状申:恭奉圣旨指挥,差拔飞军马前来措置收捕曹成贼马,其曹成近日自道州起发,部领贼众于贺州界深山桂岭札立剿穴,备敌官军。
97 飞提兵到北藏岭下寨,其贼严备守隘,飞料曹成骑兵颇多,缘飞所管战马,比之曹成数目,十不及一,遂逐急于广西经略司省马内借到三百匹乘骑出战,与曹成下王渊贼马见阵,约及数时,杀散王渊了当。其所借省马,为自广西远来,料食不足,例皆疲瘦,及见阵往来驰逐,落崖例死一百八十批匹。伏望特降指挥,将上件见管未还广西马数,特许存留充神武副军出战,及更 一本无此字 乞下广西经略司支拔堪好马五百匹付飞使用。谨具申尚书省并枢密院,伏候指挥。
98 (《金佗粹编》卷十六《家集》卷八《公牍上》)
99 大破曹成捷报申省状
100 亲卫大夫建州观察使神武副军都统制权知潭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岳飞状申:准枢密院札子,奉圣旨收捕曹成,除于今年闰四月五日自绕岭路下,手掩杀曹成下把隘并游掠 一作控 贼兵,破荡州界太平场贼寨,当月六日离贺州二十余里,杀散曹成下贼兵三万人。十二日杀散北藏岭、上梧关守隘贼兵,占夺关口。十三日杀散曹成发来照应北藏岭夹击官军贼兵一万五千余人。除已具杀获次北,捉杀人数,夺到弓箭枪刀等申枢密院外,飞契勘曹成自桂岭县札立大寨至北藏岭,约六十余里,尽是山险河涧,唯狭路往来,人马不得并行;兼北藏岭、上梧关、蓬岭三隘所阻,已取得北藏岭、上梧关两隘了当。
<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