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何典-清-张南庄(文本)
< 1 2 3 >
行号
1 何典
2 作者:清.张南庄
3 序一
4 序二
5 第一回 五脏庙活鬼求儿 三家村死人出世
6 第二回 造鬼庙为酬梦里缘 做新戏惹出飞来祸
7 第三回 摇小船阳沟里失风 出老材死路上远转
8 第四回 假烧香赔钱养汉 左嫁人坐产招夫
9 第五回 刘莽贼使尽老婆钱 形容管领回开口货
10 第六回 活死人讨饭遇仙人 臭花娘烧香逢色鬼
11 第七回 骚师姑痴心帮色鬼 活死人结发聘花娘
12 第八回 鬼谷先生白日升天 畔房小姐黑夜打鬼
13 第九回 贪城隍激反大头鬼 怯总兵偏听长舌妇
14 第十回 阎罗王君臣际会 活死人夫妇团圆
15
16 重印何典序
17
18 为半农题记“何典”后,作
19 题记
20 关于《何典》的再版
21 序一
22   昔坡公尝强人劭平鬼;辞曰无有,则曰"姑妄言之"。汉《艺文志》云:"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为也。"由是言之,何必引经据典而自诩为鬼之董狐哉?吾闻诸:天有鬼星;地有鬼国;南海小虞山中有鬼母;卢充有鬼妻,生鬼子;《吕览》载黎邱奇鬼;《汉书》记嫠亭冤鬼;而尺郭之朝吞恶鬼三千,夜吞八百,以鬼为饭,则较钟进士之啖鬼尤甚。然或者造无为有,典而不典。若乃"三年伐鬼",则见于《书》;"一车载鬼",则详于《易》;"新鬼大,故鬼小",则著于《春秋》。岂知韩昌黎之送穷鬼,罗友之路见揶揄鬼,借题发挥,一味捣鬼而已哉?今过路人务以街谈巷语,记其道听途说,名之曰《何典》;其言则鬼话也,其人则鬼名也,其事实则不离乎开鬼心,扮鬼脸,怀鬼胎,钓鬼火,抢鬼饭,钉鬼门,做鬼戏,搭鬼棚,上鬼当,登鬼箓,真可称一步一个鬼矣。此不典而典者也。吾只恐读是编者疑心生鬼,或入街鬼窠路云。太平客人题。
23 序二
24   无中生有,萃来海外奇谈;忙里偷闲,架就室中楼阁。全凭插科打诨,用不着子曰诗云;讵能嚼字咬文,又何须之乎者也。不过逢场作戏,随口喷蛆;何妨见景生情,凭空捣鬼。一路顺手牵羊,恰似拾蒲鞋配对;到处搜须捉虱,赛过搲迷露做饼。总属有口无心,安用设身处地;尽是小头关目,何嫌脱嘴落须。新翻腾使出花斧头,老话头箍成旧马桶。阴空撮撮,一相情愿;口径唐唐,半句不通。引得笑断肚肠根,欢天喜地;且由我落开黄牙床,指东说西。天壳海盖,讲来七缠八丫叉;神出鬼没,闹得六缸水弗浑。岂是造言生事,偶然口说无凭;任从掇册查考,方信出于《何典》。新年新岁,过路人题于罨头轩。
25 第一回 五脏庙活鬼求儿 三家村死人出世
26   词曰:
27   不会谈天说地,不喜咬文嚼字。
28   一味臭喷蛆,且向人前捣鬼。
29   放屁,放屁,真正岂有此理。
30   自从盘古皇手里开天辟地以来,便分定了上中下三个太平世界。上界是玉皇大帝领着些天神天将,向那虚无缥缈之中,造下无数空中楼阁,住在里头;被孙行者大闹之后,一向无事,且不必说他。中界便是今日大众所住的花花世界,那些古往今来,忠孝节义,悲欢离合,以及奸诈盗伪,一切可喜、可惊、可笑、可恨之事,也说不尽许多。
31   下界是阎罗王同着妖魔鬼怪所住。那阎罗王也不过是鬼做的,手下也有一班牛头马面,判官小鬼,相帮着筑个酆音丰都地名城,在阴山背后做了国都,住在里头称孤道寡,不在话下。
32   且说这阴山乃下界第一名山,其大无外,其高无比。一面正临着苦海,真个是上彻重宵,下临无地。山脚根头有一个大谷,四面峰峦围绕,中间一望平阳,叫做鬼谷。谷中所住的野鬼,也有念书的,也有种田的,也有做手艺、做生意的。东一村,西一落,也不计其数。
33   其中单表一处,名曰三家村。村中有一财主,叫做活鬼。他祖上原是穷鬼出身。到活鬼手里,发了横财,做了暴发头财主,造起三埭音代院四埭厅的古老宅基来,呼奴使婢,甚是受用。家婆雌鬼,是打狗湾阴间秀才形容鬼的姐姐。
34   夫妻两个,都已半中年纪,却从未生育。
35   一日,因活鬼的散生日,谓通常小生日。雌鬼便端正几样小小菜,沽了一壶淡水白酒,要替老公庆阴寿。恰好形容鬼也到来拜寿,便大家团团一桌坐下,搬出菜来:一样是血灌猪头,一样是斗昏鸡,一样是腌瘪雌狗卵;还有无洞蹲蟹,笔管里煨鳅,捩音列弗杀拧不死鸭--大碗小盏,摆了一台,欢呼畅饮。
36   正在吃得高兴,活鬼道:"我们夫妻两个,一钱弗不使,两钱弗用,吃辛吃苦,做下这点劳人家。如今年纪一把,儿女全无,倒要大呼小叫的吃甚寿酒,岂不是买咸鱼放生,死活弗得知的!"形容鬼便道:"虽说是要养好儿三十前,你们两个尚不至七老八十,要儿子也养得及,愁他则甚?前日我们那里来了一个新死亡人,他说阳间有什么求子之法:倘然没有儿子,只消到养神家道面前烧炷香,舍个数,便即生子,真是如应如响的。姐夫何不去试它一试?"
37   活鬼道:"那里有这话?神道岂是替人养儿子的?"雌鬼道:"莫道无神却有神。既有这个老法则,我们去试试也不落脱啥官衔。倘得一男半女,也不枉为鬼一世。"活鬼道:"试试诚然不妨。但到那里去求好?"形容鬼道:"我闻得孟婆庄那里有座五脏庙,庙里有个天尊,极是有灵有圣。姐夫要求,须到那里才是。"活鬼道:"这里到孟婆庄,路程遥远的,那里便当?"形容鬼道:"路程虽远,都是水路。坐在船里,与游春白相一般,有甚不便当?"活鬼道:"既是这般说,老舅可一同去走走,觉得热闹些。"形容鬼道:"且待你逢好日子出门时,我来奉陪不迟。"活鬼道:"拣日不如撞日,就是明日便了。"形容鬼道:"这也极通。只是明日就要起身,今日须当预先端正;省得临时上轿马撒尿,手忙脚乱的。我也要回家说声,方好同去。"活鬼道:"这个自然。"一面说,又吃了几钟罚酒,用过矮面,形容鬼作别回去。
38   活鬼便到鬼店里买了些香烛之类,又叫了一只两来船回来,千端百整。到了次日,活鬼便叫鬼囡男孩先把行李搬在船上,一面端整早饭。凑巧形容鬼也到船头船头二字,应排于下文一同来到之下了,便大家吃饱了清水白米饭,喊鬼囡跟了,一同来到船头。形容鬼伸着后脚,跨上船去,只见那只船直洸音光转来,几乎做了踏沉船,连忙拔起脚道:"姐夫,怎么叫这只船?如此洸法!"活鬼笑道:"亏你做了阴间秀才,难道连孟子的说话都忘记了!"形容鬼道:"有甚说话,我却不记得。"活鬼道:"《孟子》上说的:然而不王然船同音,王洸同音者,未之有也。一只两来船,你用了大脚力踏上去,叫他怎么不光?"形容鬼也笑道:"我虽做了秀才,那些'四书''五经',都已呕还先生,那里还有记得?"
39   两个说说笑笑,上了船,艄公便把船撑开,摇着干橹,慢慢的一路行去。活鬼道:"这里到孟婆庄有许多路,若这般初一一橹,初二一橹的,几时才到!为甚不使起篷来?"艄公道:"使篷须看风色。如今尚在阴沟里,七弯八曲的,一路风头弗顺,怎么使法?相公既然要紧,待我们伙计上去背拉起水纤来,就快了。直等到了奈河里,才好使篷。"活鬼道:"既如此,快上去背。"
40   艄公便把船停住。船上伙计注好比纤绳,跳上干岸。活鬼便教鬼囡替他把船撑一撑。鬼囡拿起撑篙,用尽平生之力,望岸上一撑;不道趁水推落,船便望着对岸直掼转去。艄公道:"你这小弟弟,真是个笨贼!又弗是撑弗开的船头,何消用这瞎气力。你可坐下,如今不用撑了。"
41   鬼囡便放下篙子,跷起半爿音盘,量词卵子,坐在船头上,一路看那岸上过路人钻纤。到得阴沟口头,只见经岸旁边,蹲着一只愤气癞团癞蛤蟆,抬头望着天上一群天鹅,正在那里想吃天鹅肉,看见他们船过,便望清白河水里一跳,却被一条倒拔蛇衔住不放。鬼囡忙拿起洗屄拖纷拖把,却待打去。活鬼道:"蛇自过,犬自行,你去打他则甚?"喝声未绝,鬼囡已将拖纷打下。恰正打蛇打在七寸里,早已命尽禄绝,浮在水面上。癞团也遂风逐浪去了。
42   船已出了阴沟,到了奈河里,凑巧遇着极顺的鬼阵头风。但见来往船只,也有随风转舵的,也有趁水推船的,尽在那里颠篷掉抢。活鬼大喜,忙教艄公也快使起篷来。艄公便把十二叶篷扯足了,那只船便云飞射箭一般,望前行去。
43   形容鬼道:"姐夫闷了几时,如今这样顺风顺水,难道还不开心?"两个说说笑笑,正在高兴,只见艄公手忙脚乱的落下篷来,活鬼道:"难得这样兜艄言正对船尾顺风,怎么就要落他?"艄公道:"前面奈河桥来了。"活鬼向前一望,只见那桥还远远的,看去不甚分明,便道:"桥还远着多哩,怎就这般要紧?"艄公道:"我们行船的老秘诀,须要远桥三里就落篷,方能船到桥,直苗苗。"活鬼无奈,只得由他落下,仍把干橹摇着。
44   日子易过,不觉已是满月。随又斋设斋供奉了别过老寿星,抱出活死人来,剃头人便把他兜头一杓冷水,拿起缸爿来就剃。真是冷水剃得头发落,顷刻剃了光光头。又做下许多桩当作装柄糍团,各处蟠滕远远近近亲眷都送过了。然后拣个好日,端正预备木石砖瓦,到势利场上来起造鬼庙。不题。
45   只因这只庙一起,有分教:非惟赔饭折工夫,还要担钱买憔悴!要知究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46   看看来到桥边,只见一个老鬼,颈上挂串数珠,腰里束条黄布,双手捧了卵子,跨着大步,慢慢的跑过桥去。活鬼笑道:"你看这老鬼,怎不把紧桥拦杆,倒捧好了个张骚硬卵?难道怕人咬了去不成?"艄公道:"相公们不知,近来奈河桥上出了一个屁精,专好把人的卵当笛吹。遇有过桥的善人老卵常拖,他便钻出来蓦凶猛卤莽的接触卵脬男性生殖器一戴尝,把卵咬住不放;多有被他咬落的。饶是这等捧好,还常常咬卵弗着咬了脬去。所以那些奈河桥上善人,都是这般捧卵子过桥的。"形容鬼道:"真是山山出老虎,处处出强人。我们打狗湾里,近日也出了一件怪物,叫做什么蛐蟺哥,有时伸长倘躺脚,辊音滚,混在路头路脑。倘然路上行人看了野眼,不小心踏着了他,便两头一齐跷起,吹出一口斜气来,把人呵得卵脬大如腿,连走路都是不便当的。"说话之间,不觉船已过桥,仍旧扯足满篷,往前行去。
47   到了孟婆庄上,艄公把船歇定。两个上了岸,鬼囡拿着香篮,一路去寻那五脏庙。不题。
48   且说那孟婆庄当初不过一个小小村落,甚是荒凉。自从孟婆开了茶馆,那些闲神野鬼,都来吃清茶玩耍,登时热闹起来。这些左邻右舍,见了解情况眼热犹言眼红不过,也不顾开店容易守店难,大家想吃起生意饭来:也有开鬼酒店的,也有开鬼豆腐店的,也有开鬼南货店的,渐渐的只管多起来。这家起屋,那家造房,日积月累,不觉成了个大鬼市。
49   真个是鬼烟凑集,闹热不过的。
50   这里活鬼同着形容鬼一路行来,到了孟婆茶馆门首,看他门面上挂个回报招牌,写着"来搧馆"三个白字。那些吃茶的清趣朋友,蛇头接尾巴的前门进,后门出,几乎连阶沿砖都踏烊易谓因摩擦多而消损了。形容鬼道:"出名的孟婆汤,从不曾吃着滋味。我们难得到此,不可错过,进去吃他一碗尝新。"
51   三个走进店堂里,拣个好座场,爬台搁脚的坐定。走堂胆看见,便泡了三碗孟婆汤,放在桌上,问道:"客人可用小点心么?"形容瓜道:"有什么好点心?也用得着些。"走堂道:"这里有丢头蒸卷,沥干团子,酥迷糖,搲迷露做饼,都是出名的。"活鬼道:"我倒还要去烧香舍数,有素的才好。"走堂道:"迷露饼、酥迷糖俱是素的。"活鬼道:"酥迷糖是要馋唾唾液去拌的,反弄得馋唾拌干,倒是饼罢了。"走堂去顶了一泛供木盘饼来,摆在面前。三个狼飧音孙,吃虎咽吃了一阵,会过茶钱,起身问道:"这里有座五脏庙在那里?"走堂把手指着道:"你们跨出大门,一直望前跑去,碰鼻头转弯,到了市梢头。就看得见了。"
52   两个依言走去,到了庙前,只见两扇庙门半开半掩,音希,谓露出一线着一条夹缝。形容鬼便踏上阶沿去,推开庙门,看是甚高么神道?只见中间塑着个鏖糟弥陀佛,落开那张 死嘴,凸出了宽急肚皮,眉花眼笑的坐在上面;两旁塑着四个杉木金刚。转入后面,来到大殿上,但见中间塑着三尊拜灵的泥菩萨:当中是穷极无量天尊,张开一双无眉眼,落开一个黄牙床,露出那个大喉咙,喉咙里伸出一只手来,左手捏着入门诀,右手搲个送死拳头;上首是逍遥快乐天尊,绯红一个狗獾面孔,两只软耳朵,颐下七五根凿孔注牙须;下首是苦恼天尊,信准犹言当真是,果然是那个冷粥面孔,两道火烧眉毛上打着几个捉狗结,一个线香鼻头,鼻头管里打个桩子。东边挂一口木钟,西边架一面边鼓。侧首坐着几个歪嘴和尚,把棒槌敲着木鱼,正在那里念那夹和音贺,谓乱七夹八金刚经;看见他们入来,晓得是烧香的,慌忙起身相迎。一个向鬼囡手里接了香篮,取出那对倒浇蜡烛来点着,又把断头香烧在炉里;一面撞起木钟,打着边鼓,伺侯拜佛。活鬼朝上跪下,通陈了心事,磕了一个响头,方才起来与和尚施礼。
53   说了几句死话,正要坐地,形容鬼道:"好佛在后殿,我们再到后面去看看。"和尚便陪了他们,来到后面。看时,却正是那新修的五脏殿,当中坐个瘪嘴那谟南无佛,两旁排列着十八尊木罗汉。活鬼忙磕下头去。形容鬼道:"姐夫果然一念诚心,见了大佛磕磕拜。"活鬼道:"既到这里,岂可拣佛烧香。"形容鬼等他拜完了,便道:"姐夫可要数数罗汉去?"活鬼道:"怎么数法?"形容鬼道:"挨顺了逐尊数去,数着好的便好,数着歹的就歹。"活鬼道:"你先数。"形容鬼便逐一数去,恰数着了鸭蛋头菩萨。活鬼也照样数去,却是大耳朵菩萨。和尚道:"两位相公真是有福气,数着的都是好菩萨。"鬼囡便道:"待我也来数数,看是什么菩萨。"一路数去,只见那尊神道鬼眉鬼眼,甚觉难看,便问道:"这可是救命王菩萨么?"和尚道:"不是,这叫做摩化傝音探煞神君!"
54   正在说笑,形容鬼忽觉一阵肚肠痛,放出一个热屁来,连忙揞音俺,掩住屁股道:"撒屁常防屎出。这里可有应急屎坑的么?"和尚把手指着道:"相公从这条肉弄堂里进去,抄过了弄堂便是。"形容鬼依言走去,果有一只牢坟坑,上面铺着石屎坑板。一群臭老鼠,簇在坑缸板上偷屎吃,看见形容鬼到来,一哄走散。形容鬼恐怕爬坑缸弗上,做了一个大势头跨上板去。往下一看,坑里都是夹弗断屎连头橛子,无万大千的大头蛆在内拥来拥去。形容鬼也不管三七念一,撩开尖屁股,显出那个无框裆的碗大屎孔,蹲在上面,一连放了十七八个臀后屁,随后屙出一大堆软屎来,几乎连那条葱管肚肠都屙落了!
55   出空了肚皮起来,束好裤腰子,正要走动,忽闻坑里有鸣咂之声;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落坑狗,在里头嚼蛆。
56   形容鬼见旁边竖着根青竹头,便拿起来望狗身上戳去,那只狗看见,便喤的一声,喷出一口臭蛆来。形容鬼大怒,把青竹头带戳带擂的掏了一阵,搅得希臭膨天。那只狗打急了,便涌身望上跳将起来。形容鬼恐被拓累,忙把身让开,被他投音透,突字之音转穿屎坑门逃了去,遂把竹头放下,走到五脏殿里。
57   活鬼正与和尚坐在懒凳上说话,看见形容鬼走到,便向身边挖出肉里钱来,送与和尚做香仪。和尚也向佛面上刮了些金子,送与活鬼道:"相公拿回去,倘有小舍人小官人,对小儿的敬称急惊风撞着了慢郎中,来不及,泡汤吃了就好的。"活鬼接在手中,千谢万咶音话,同话噪的辞别起身。和尚直送出了山门,方才进去。
58   两个一路回来,到得船上,已经有天无日头哉,连忙扳转船头就摇。谁知这阵鬼阵头风还没有住,一路都是顶头正对船头大逆风,摇了几日方能到得三家村里。两个起岸回家;艄公随同鬼囡搬了行李起来,算清船钱去了。活鬼自与雌鬼说了一回烧香的话,形容鬼也辞别回去,不题。
59   可煞作怪:是夜雌鬼便捏鼻头做起梦来。梦见一家神道,领着一个行当小伙子,走进房中,对着雌鬼道:"感汝夫妻求子虔诚,今特赐汝一子,乃阳间白面书生下降,将来后福非凡。汝可用心保护。"只见那小伙子走至床前,揭开雌鬼被头,朝着雌鬼膀罅音下裆里乱钻。雌鬼着急,忙把手去推,那里推得住?已被他钻入肚里去了。吓出一身冷汗醒来,告诉活鬼。活鬼道:"既是天尊显圣,将来生子是十拿十稳的了。但不知这尊神道是甚么模样的。"雌鬼道:"我也看不仔细,只见他眉毛打得结着。"活鬼道:"不消说,这是苦恼天尊了。"从此雌鬼便怀着鬼胎。到得十月满足,生下一个小鬼来。夫妻大喜,如获至宝。形容鬼晓得生了外甥,又是他撺掇去求来的,如何不喜。便即买了一对昏头鸡,一块擐音换腿肉,几条放生咸鱼,一盘切只箍卖鸭蛋,教个毛头囡挑了,自己戴了高帽子,穿件万年衣,来到姐夫家。正值活鬼在家里烧三朝,就唱个扁喏,道了喜。坐了一回,随到房中来问姐姐的安。雌鬼道:"兄弟来得正好。你是读书人,可替外甥题个鬼名。"形容鬼想了一想,道:"就叫做活死人何如?"活鬼大喜道:"极好!正是这等便了。"
60   只见鬼囡走来说道:"吃三朝酒的太平客人都请到了。"活鬼便与形容鬼出来接人待物;一面就摆出酒来,大家坐下。正是酒落欢肠,猜拳豁指头的吃一阵。
61   内中一个对门乡邻,叫做扛丧鬼,问道:"前日闻得活大哥曾到五脏庙去求子,因此得了令郎;不知那里学来这个妙法?却是怎样求的?乞指示一二,也让我们见识见识。"活鬼道:"我本也不知就里,是个新死亡人说起,阳间有此法,因此亦去试试;也不过烧炷香,许个愿罢了,不料果有灵验。"
62   又一个隔壁乡邻,叫做六事鬼,便接口道:"许了甚高么愿,就这等感应的快?"活鬼道:"那时也不曾壳账犹言预备这般灵验,不过趁嘴造了几句道:'倘然生了儿子,便把天尊来家做家堂菩萨,就在三家村里起座鬼庙来供养。'说便这般说,只是太许大了,一歇晨光犹言一时之间还弗起。料想口说无凭,天尊也不计较的。"扛丧鬼道:"这使不得!老话头:宁许人,莫许神。既然许出了口,也是缩弗转的,难道好拔短梯不成?将来怎好再见天尊面!你横竖铜钱堆出大门外,也不必象孟婆庄那里造这大庙,正叫乡下狮子乡下跳,将就起只三进四院堂的小庙来供养着,就是了。"活鬼道:"诸事也还容易,只是寻那块屋基地,又要好风水,又要无关碍,却倒千难万难。"扛丧鬼道:"村西头那片势利场,青草没人头的精空在那里,何不就起在上面?大家烧香便当,岂不好么?"六事鬼不觉拍手拍脚大笑起来,道:"极通极通。活大哥快些起起庙来,我们都来烧香。"活鬼道:"忙不在一时。且待小儿满了月,那时拣个吉日良时动手不迟。"众鬼俱道:"说得是。"遂都起身谢别回去。
63   活鬼送众鬼出门,回来告诉雌鬼,雌鬼也甚是欢喜。
64   缠夹二先生曰:无官一身轻,有儿万事足够。活鬼既做了财主家边,岂不望养儿待老。无如力不从心,只好付之天命。一旦得新死亡人传闻之言,方知天底世下,除了死法,更有活法。于是不顾路程遥远,乘船驾橹,一念诚心,烧香舍数。虽不免闲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之诮,然早已感动神明,梦中送子;首遂能怀着鬼胎,生出小鬼。将来靠老终身,传宗接代,不怕无鬼顶扛犹言对付或担当。岂非神圣有灵,佛天保佑乎?雌鬼云:"莫道无神却有神。"诚然哉。
65 第二回 造鬼庙为酬梦里缘 做新戏惹出飞来祸
66   词曰:
67   自家下种妻怀胎,反说天尊引送来。只道生儿万事足,那知倒是祸根荄。
68   做鬼戏,惹飞灾。赃官墨吏尽贪财。银钱诈去犹还可,性命交关实可哀。
69   右调《思佳客》
70   话说活鬼因求着了儿子活死人,要在这三家村势利场上起座鬼庙来还那愿心;办齐了砖头石块,揵当作掮下无数木梢,叫了五色匠人,那消半年六个月,早已把座鬼庙造得齐齐整整。中间大殿上,也塑三位天尊。因梦中送子来的是苦恼天尊,故把他塑在劈居中。上首塑了穷极无量天尊,下首塑了逍遥快乐天尊。那些相貌装束,都照依孟婆庄那里一样。山门里塑个遮眼神道,一只眼开一只眼闭的,代替了懊躁据前当作鏖糟弥陀佛。后面也换了一尊半截观音。又请一个怕屄和尚住在庙中,侍奉香火,收拾得金光灿烂。
71   村中那些大男小女,晓得庙已起好,都成群结队的到来烧香白相。正是烧香望和尚,一事两勾当。见了后殿半截观音,尽皆欢天喜地道:"向常村里娘娘们要烧炷香,都要赶到恶狗村火烧观音堂里去,路程遥远的,甚觉不便。
72   如今这里也有了观音,岂不便当?"大家感激活鬼不了。
73   扛丧鬼便搭上了一起鬼朋友,对集了枝枝分,直到酆都城里,叫了有名的不搭班戏子,来替活鬼敬神贺喜。就在鬼庙前搭起一座大鬼棚来,挂了许多招架羊角灯,排下无数冷板凳。那四面八方到来看戏的野鬼,无千无万,几乎把一片势利场都挤满了。
74   活鬼也办了祭礼,同着雌雄鬼到来斋献。把三牲抬入庙中,摆在金枪架子上。众鬼看时,当中是一头猪圈里黄牛,上首是一只触呆猪婆,下首是一腔舔刀羊嘪嘪指羊,还有许多供果,素菜,鬼馒头,堆满了一供桌。活鬼到了神前,把松香掺在炉里,敬了三杯滴血酒。夫妻都磕了头起来,谢绝了众鬼,一齐到棚中坐定。
75   只见班中那个老戏头,把戏单送来,请活鬼点戏。活鬼道:"我是真外行,点不来的,随你们拣好看的做便了。"形容鬼伸长颈骨,把戏单一望,便道:"这些老戏目,都是大王爷串的。今日我们求子还愿,是阴间创见的事,须做几出新戏,才觉相称。"老戏头道:"要新戏易如反掌。我们班中新编的几出话把戏,却都热闹好看。"众鬼都道:"如此甚妙。"戏头便向众脚色说了,打起闹场锣鼓,舌头上跳过加官,后面一出一出的只管做出来。众鬼看时,却是些鬼闹张天师,钟馗嫁姊妹,观音抽肚肠,金刚箍铁尺,六贼戏弥陀,赌神收徒弟,寿星游虎邱,小鬼跌金刚,许多新戏,果真热闹好看。众鬼喝采不迭。
76   正在看得高兴,忽然戏场上鸦飞鹊乱起来。那些看戏的,都一斜眠望着闹处拥将去,口中说道:"去看酒鬼相打。"原来扛丧鬼是这三家村里的鬼地方地保,听得有鬼相打,忙随众鬼轧去。看时,已经打过。但见一个死鬼,打得血破狼藉,直僵僵躺在地下。扛丧鬼看见,吓得面如土色,忙问道:"这是什么鬼?为着何事?被谁打死的?"有认得的说道:"这是前村催命鬼的酒肉兄弟,叫做破面鬼,正诈酒三分醉的在戏场上耀武扬威,横冲直撞的骂海骂山,不知撞了荒山里的黑漆大头鬼,两个牛头高马头高,长洲弗让吴县的就打起来了。可笑这破面鬼枉自长则金刚大则佛,又出名的大气力,好拳棒,谁知撞了黑漆大头鬼,也就经不起三拳两脚,一样跌倒在地下,想《拳经》不起来了。"扛丧鬼道:"既是黑漆大头鬼打死的,如今凶身那里去了?"众鬼道:"逃去长远了。"扛丧鬼道:"你们既然亲知目睹,怎不拦住了他,却放他逃了去?"众鬼道:"你这地方老爹又来了!那黑漆大头鬼是要在饿鬼道上做大伙强盗的。饶得破面鬼这等气力,尚不够他三拳两脚就送了终。我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那个拦得他住?难道性命是盐换来的么?"
77   扛丧鬼听了无可如何,只得回到棚中,对众鬼说知。众鬼晓得催命鬼是当方土地手下第一个得用差人,平日拿本官做了大靠背,专一在地党上犹言地方上扎火囤,拿讹头,吃白食诈人的。如今他的兄弟被人打死,怎肯干休?少弗得要经官动俯,恐怕缠在八斗槽里,尽皆着急。也等不得完戏,忙把戏子道发起身;一面拆棚,一面去报催命鬼得知。那些看戏的野鬼,见戏子已去,大家尽怕纠缠,顷刻跑得干干净净。活鬼随同众鬼,将许多家私什物,忙忙的搬回家去。幸亏人多手杂,一霎时都已七停八当。关键性丧鬼自在庙前照应,等这催命鬼到来。
78   不一时,催命鬼领了几个弟男子侄来到庙前。扛丧鬼接着,先告诉了一遍,领他看过尸灵横骨,然后说起"凶身逃去,如何计较?"催命鬼原弗想替兄弟伸冤理枉,只壳账赶来打个撒花开顶,杀杀胜会,再诈些银钱用用。不料到得庙前,却早静悄悄地,已是败兴;又听得凶身是荒山里黑漆大头鬼,不觉冷了下半段,免不得也做起尸亲面孔来,说道:"戏场上人千人万的所在,青天白日,由强盗到来,把平民百姓打死,又放他自由自在的跑了去,倒说作何计较!亏你做了鬼地方,说出这样风凉话来!如今也不用千言万语,只要交还我凶身,万事全休。若交代弗出,只怕你地方变了地园丁地扁,还不得干净哩!"说罢,就要回去。扛丧鬼着急,连忙一把拖住道:"你也不必性急。凡百事体,也须有话熟商量。我们且到庙里去,斟酌一团道理出来。"把催命鬼引入鬼庙里坐下,说道:"这个凶身,莫说在交代弗出,就是官俯,只怕也不敢轻易去拿他的!依我算计,倒不如捉猪垫狗,上了活鬼的船罢。"
79   催命鬼道:"怎么上他的船?"扛丧鬼道:"这节事,皆因为活鬼养了嫡头大儿子,说是甚么天尊送来的,因此白地上开花,造着鬼庙,又做甚么还愿戏,以致令弟遭此一劫。那活鬼是个暴发头财主,还不曾见过食是世字之音转面。只消说他造言生事,顶名告他一状,不怕不拿大锭大帛出来买静求安;连土地老爷也好作成犹言照顾他发注大财。你道如何?"催命鬼道:"我正肚里打这草稿,不料你的算计却倒与我暗合道妙,可称英雄所见略同。自古道:无谎不成状。正是这等干去便了。"就在庙里写好状词,把些恶水尽浇在活鬼身上,赶到当方土地那里告了阴状。
80   原来那土地叫做饿杀鬼,又贪又酷,是个要财不要命的主儿;平素日间也晓得活鬼是个财主,只因蚂蚁弗叮无缝砖阶,不便坞发想。忽见催命鬼来告他,知道大生意上门,即便准了状词。因催命鬼是原告,不便就差他,另签了令死鬼立时立刻去拿活鬼。自己一面坐了狗络轿,许多仵作皂隶簇拥着,来到鬼庙前。令死鬼已将活鬼及隔壁乡邻六事鬼都已拿到。扛丧鬼这日做了尸场上地方,好不忙乱!土地到了尸场上,相过了尸,又将鬼庙周围看了一回,即便坐在庙中,先叫扛丧鬼上去,责他做了鬼地方,不曾预先举报,打了几十迎风板子。再叫六事鬼去,也要揿住两头打当中。幸亏六事鬼口舌利便,再四央求,方才饶了。然后叫活鬼上去,不问情由,就是一顿风流屁股,打得活鬼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爷娘皇天"的乱喊。及至打完了,问他"为甚造言生事?"活鬼已经吓昏,那里回报得出?就说三言两语,也是牛头弗对马嘴的。土地也不再问,把他上了全副刑具,带去下在黑暗地狱里,说要办他个妖言惑众的罪名。
81   雌鬼在家里,得知这个消息,吓得两耳朵圿音荚,污垢白,忙与形容鬼相商。形容鬼也不懂打官司经络,茫茫无定见的,只得请六事鬼来与他斟酌。六事鬼道:"我晓得这饿杀鬼是要向铜钱眼里翻斤斗的。今日把活大哥这等打法,便是个下马威,使活大哥怕他打,不敢不送银子与他的意思。如今也没别法。老话头:不怕官,只怕管。在他檐下过,不敢不低头。只得要将铜钱银子出去打点。倘然准了妖言惑众,是杀了头还要问充军的。怎么当得起?"雌鬼见说,愈加着忙,只得央他们去寻门路打点。
82   两个来到衙门前,寻鬼打话,都说"活鬼是个百万贯财主,土地老爷要想在他身上起家发福的。若要摸耳朵,也须送他九篮八蒲篓银子,少也开弗出嘴。"问来问去,都是这般说,只得瘪了屁股回来。
83   行到半路头上,六事鬼忽然想起:那土地饿杀鬼非但贪财,又极好色。他手下有个门子,叫做刘打鬼,当官名字又叫做刘莽贼,年纪不多,生得头端面正。他的母亲刘娘娘,也生来细腰长颈,甚是标致。娘儿两个,都是这饿杀鬼的婊子。刘打鬼有个娘舅,曾与六事鬼有一面之识,遂同形容鬼先去寻着好娘舅,央他领到刘家,那好娘舅是个烂好人,便与他一同跑到刘娘娘家去。
84   不料那三家村土地饿杀鬼,做了几任贪官,赚了无数铜钱银子,晓得这枉死城城隍是个美缺,走了识宝太师门路,要谋这城隍做。那太师是阎罗王殿下第一权臣,平日靠托了阎王势,作威作福,卖官鬻音玉,卖爵,无所不为的。他得了饿杀鬼贿赂,恰遇守鬼门关的辣总兵死了,也不管人地相不相宜,硬做主张把白蒙鬼调了鬼门关总兵,将这城隍缺让与饿杀鬼做了。
85   刘打鬼见是娘舅领来的,不敢怠慢,连忙接进客位。叙了些寒温,两个说起来意,要求他娘儿们在饿杀鬼面前话个人情。刘打鬼道:"与土地老爷讲话,却是非钱不行的。若没钱时,凭你亲爷娘活老子,话出灵天表来,他也只当耳边风。我们亦不好空口白牙齿去说什么。"形容鬼道:"舍亲虽说是个财主,其实外头吓杀里头空,都是有名无实的。如今既遭了这般飞来横祸,也说不得自然要把银子出来做买命钱了。只要老弟在老爷面前周旋其事,求他只好看瓜刊皮,不要扳只壶卢抠子扳了葫芦挖子。只,当作仔,或作着;扳只,犹言扳了,或扳住。 壶卢,通作葫芦。抠,挖子就够了。"刘打鬼道:"老话头:有钱使得鬼推磨。你们既有钱送他,他乌眼睛见了白铜钱,少不得欢天喜地,把令亲从轻发落的。愁他则甚?"刘娘娘道:"十个人十样性。你又不是老爷肚皮里的蛔虫,就这等拿得稳!老爷虽说见钱眼开,只怕少了也就要看弗上眼的。你且去探探他的口气,方好讲唇。"刘打鬼道:"阿妈说得是。待我去讨个尺寸出来。"遂起身出门。
86   不一时,回来说道:"老爷起初做腔做势,当不得我花言巧语说去,他灭弗得情,方才许了论万犹言上万银子,再少也不好说。在令亲身上,也不过似牯牛身上拔根毛,无甚大不了的。只是那个尸亲催命鬼,与这地方扛丧鬼,都是杀人弗怕血腥气的朋友。你们也要与他讲通彻了。若未曾明白了当也,要防他赶上司。土地老爷也未便杜私做主张,就将轻饶放赦。"六事鬼道:"那个鬼地方,是我们的好乡邻,我们自与他打话便了。那尸亲与老弟同衙门吃饭,自然衙门情熟,就借重老弟与他讲一讲,不知可使得么?"刘打鬼道:"有甚使不得!你们再坐一坐,待我去寻他讲讲看。"
87   去不多时,同了催命鬼到来,说起这事。催命鬼起初大只收弗小,越话越离经的,那里讲得明白?刘娘娘劝道:"老爷已经许了,你只管执之一见,枉苦空做闲冤家。我这里粗断一句:送你千把银子;我也不要你二八提揽,你可看我面上,差不多点犹言将就些罢了。"催命鬼怕他要在土地枕头边告状,不敢不依;况与活鬼本来无甚深仇阔恨,也就得巧便回头,应承了。刘娘娘道:"如今事已千停百妥,你们去端正银子来便了。"
88   两个谢别回来,说与雌鬼得知。事出无奈,只得措置银子。活鬼虽说是个财主,前日造贸易公司是已将现银子用来七打八犹言七八成,或作七搭八;今又猝不及备,要拿出准千准两准字应作整万银子来,甚觉费力。虽不至卖家掘产,也未免挪衣剥当。凑足了数目,送到刘家,交代明白,嘱他早早完结。刘打鬼道:"这个不必费心。难道我们坑藏在屋里护出小银子来不成!自然就送去的。大都非明即后,便把令亲发放,也未可知。你们放心托当作拓胆便了。"
89   打发两个起了身,娘儿们商议将银子落起大一半,拿小一半来送与饿杀鬼,催他就将活鬼放出。果然钱可通神,次日饿杀鬼坐堂,便将活鬼吊出狱来,开了刑具,把前日事情解释了几句,放他回家。
90   正是:得钱弗拣主,钱多那怕蓦生人。不知活鬼回去,可有别说,且听下回分解。
91   缠夹二先生曰:活鬼只为有了几个臭铜钱,才生得一个小鬼;遽音巨尔突然有事为荣,卖弄手中有物,向白地上开花,造起甚么鬼庙来。缘此而聚集人众,搭鬼棚,做鬼戏,引得酒鬼相打,搅出人性命来。归根结柢通作底,把一场着水人命一盘摙犹言提归去。还亏有钱使得鬼推磨,不曾问成切卵头罪。然已不免下监下铺,吃打罚赎,弄得了家了命。反不若前头一张卵,后头一个屎孔,穷出狗而极出屁的人,尽管苦中作乐,不怕人啃脱卵脬柄也。或曰:活鬼之遭此飞来横祸,盖系坟上风水应当破财耳!若谓其算计弗通,自作自受,岂非冤哉枉也!
92 第三回 摇小船阳沟里失风 出老材死路上远转
93   词曰:
94   行船走马三分命,古人说话原该听。何必海洋中,阳沟也失风。
95   受多寒湿气,病倒真难治。空有安心丸,焉能免下棺?
96   右调《重叠金》
97   话说活鬼自被土地捉去,下在暗地狱里,伸手不见五指头的,已觉昏闷;再加一班牢头禁子,个个如狼似虎,把他摆布得三分象人,七分象鬼,要死弗得活,真是度日如年。忽然土地来吊他出狱,正不知是祸是福,心里贼忒嬉嬉的到了土地面前。只见饿杀鬼坐在上面,声色不动,反好说好话的放了他,真似死里逃生,连忙磕个响头谢了,走出衙门。凑巧形容鬼与六事鬼两个到来早打听,恰好接着。大家欢喜,拥着便走。
98   形容鬼见活鬼行作动步,甚觉不便,问道:"姐夫身上有甚痛刺?怎么这般搭搭脚手当是搭脚搭手之误的?"活鬼道:"就是前日被瘟官打的棒疮,在暗地狱里讨个烂膏药拓了,倒变成烂屁股,好不疼痛!"六事鬼道:"既如此,不可跑伤了。我们且到前面阳沟里,看有什么小船,叫他一只,坐了回去。"
99   三个来到阳沟里,凑巧一只小船,傍在大船边,歇在那里。六事鬼便喊道:"这只小船可是摇生意的么?"只见船舱里钻出一个赤脚汉来,答道:"正是。客人要那里去?可到船上来坐,也好待我下橹就摇。"形容鬼道:"我们要到三家村去,你可认得么?"艄公道:"这里摇去,见港就扳头,随弯倒弯行去便是。怎么不认得?"形容鬼便扶搀活鬼,一同下了船,开船回去。
100   活鬼还只道土地自己想着放了他,倒也安心乐意。只见六事鬼说起他被土地捉去时,家中如何着急,如何寻门路不着;直等寻着好娘舅领到刘家,催命鬼又怎么作难,连扛丧鬼也不曾打他白客犹言打抽丰,用了许多银子,才得安然无事,放了出来。前前后后,一本直说。活鬼听得用去许多银子,不觉怒声气填胸,一口气接不上来,登时白沫直出,倒在船中。两个吓得魂不附体,连忙扶他起来,一头拍胸脯,一头叫名叫姓的呼唤;弄了好一回,渐渐喉咙头转气,苏醒转来。
<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