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元诗纪事-清-陈衍(文本)
< 1 2 3 4 5 6 7 8 9 10 ... 152 153 >
行号
1 元诗纪事  (近人)陈衍 辑
2   ●目录
3   原叙
4   凡例
5   卷一
6   卷二
7   卷三
8   卷四
9   卷五
10   卷六
11   卷七
12   卷八
13   卷九
14   卷十
15   卷十一
16   卷十二
17   卷十三
18   卷十四
19   卷十五
20   卷十六
21   卷十七
22   卷十八
23   卷十九
24   卷二十
25   卷二十一
26   卷二十二
27   卷二十三
28   卷二十四
29   卷二十五
30   卷二十六
31   卷二十七
32   卷二十八
33   卷二十九
34   卷三十
35   卷三十一
36   卷三十二
37   卷三十三
38   卷三十四
39   卷三十五
40   卷三十六
41   卷三十七
42   卷三十八
43   卷三十九
44   卷四十
45   卷四十一
46   卷四十二
47   卷四十三
48   卷四十四
49   卷四十五
50   辽金元诗纪事总叙
51   ●原叙
52   唐、宋、金诗皆有纪事, 【 金诗纪事未见传本,仅见数则于全金诗中。】 而元独无。钱竹汀先生尝病元史疏芜,欲采各家诗文集及笔记小说之类改修元史,恐违功令,改为元诗纪事。事详汉学师承记。乃记合元诗纪事于元史艺文志,统称六卷,而潜揅堂全书书目巳刻、未刻均未着纪事之名,惟近人陈揆子准稽瑞楼书目于唐宋诗二纪事后,载有元诗纪事二册,下注一「钞」字,据全目例,钞本也。潘文勤叙称子准殁,书尽散,翁文端公以重价收其藏本,仅得三四。则元诗纪事钞本,未知尚在其中否也。独念竹汀先生博极羣书,尤熟元事,果如计、厉二书之徧采诗林故实,其卷数必裒然以数十计。而师承记所称六卷,除艺文志四卷已刻外,纪事纔二卷耳;稽瑞楼书目亦止云二册,何其少耶?新修嘉定县志云五卷,则合钱侗、陶梁所补言之,意其为书,必专取夫关系元史得失者,与计、厉二书之体例异焉者也。抑尝论之,宋诗纪事广收无事之诗,且多采从本集者,宋诗经明人弃斥略尽,吴之振宋诗钞、曹廷栋宋百家诗存总之不过二百家,樊榭以人存诗,重在网罗散失故也。至元诗,则顾选初二三集及癸集家数已灿然大备;纪事之体,当搜罗一代传作,散见于笔记小说各书者,不宜复收寻常无事之诗矣。岁在柔兆阉茂,侯官陈衍石遗自叙。
53   ●凡例
54   一、有元诗人,上多宋、金遗老,下多祼将有明。今于宋、金遗老涉元者,如于宋、金未登仕版,则概入之元;其已登宋、金仕版,入元未仕,原不必援之入元,顾选于元遗山、罗磵谷诸人径属之元,似欠断限,今仿全金诗列耆旧、遗献之意,另编遗老一门附焉。其元末诸人亦于元已登仕版者,虽入明尚存,仍列之元也。
55   一、女真、蒙古译语,经清朝厘定,诸家姓名,如伯颜改作巴延、桑哥改作僧格之类,未易仆数,但所采诗文集笔记小说多作伯颜、桑哥等字,今若遽标巴延、僧格等字,与所采之书两相歧异,转令阅者茫然,故仍之。
56   一、所采诗有一题多至百十首者,则节录其要,如滦京杂咏百首,止录有自注者五十四首,赵待制诗词卷十八首,止录三首,勉学诗二十四首,止录明诗综误收之一首。此类甚多。
57   一、春帖子本系一绝句,渔父词向属诸诗,故间采入。
58   ●元诗纪事卷一
59   侯官陈衍辑
60   文宗皇帝
61   顺帝
62   ◆文宗皇帝
63   帝名图帖睦尔,武宗次子。初封怀王,即位改元天历、至顺,在位五年。
64   黄文献集:天历二年三月,上肇开奎章阁,延登儒流。至顺二年正月,御制阁记成。万几之暇,亲洒宸翰,书阁记刻置禁中。
65   自建康之京都途中作
66   ○自建康之京都途中作
67   穿了氁衫便着鞭,一钩残月柳梢边。两三点露滴如雨,五六个星犹在天。犬吠竹篱人过语,鸡鸣茅店客惊眠。须臾捧出扶桑日,七十二峯都在前。
68   草木子:梁王登宝位时,自建康之京都,途中尝作一诗云云。
69   月山诗话:明太祖早行诗:「忙着征衣快着鞭,转头月挂柳梢边。两三点露不为雨,七八个星尚在天。茅舍鸡鸣人过语,竹篱犬吠客惊眠。等闲拥出扶桑日,社稷山河在眼前。」案:此篇乃元文宗自集庆路入正大统,途中所作,不知何以载入明祖集中,且窜易十数字。又案居易录云:「两三条电欲为雨,四五个星犹在天」,乃五代卢延逊山寺诗,文宗剿取之。
70   ◆顺帝
71   帝名妥欢帖睦尔,明宗长子,在位三十六年,改元元统、至元、至正。明太祖灭之,奔沙漠,元亡。
72   北平录:以元主不战而奔,克顺天命,今殂,特谥曰顺帝。
73   庚申外史:瀛国公初为僧,居白塔寺中。已而奉诏居甘州山寺。有赵王者,嬉游至寺,怜其老且孤,留一回回女子与之。延佑七年四月十六夜生一子,明宗适自北方来,早行见寺上有龙文五采气,即物色得之,因求为子,并载其母以归。
74   菽园杂记:「皇宋第十六飞龙,元朝降封瀛国公。元君召公尚公主,时承锡宴明光宫。酒酲伸手扒金柱 【 酒酲 菽园杂记(墨海金壶本)卷五作「酒酣」,叶盛水东日记卷三十七录此诗,亦作「酣」。】 ,化为龙爪惊天容。元君含笑语羣臣,凤雏宁与凡禽同!侍臣献谋将见除,公主泣泪沾酥胸。幸脱虎口走方外,易名合尊沙漠中。是时明宗在沙漠,缔交合尊情颇浓。合尊之妻夜生子,明宗隔帐闻笙镛。乞归行宫养为嗣,皇考崩时年甫童。元君降诏移南海,五年乃归居九重。忆昔宋祖受周禅,仁义绰有三代风。至今儿孙主沙漠,吁嗟赵氏何其隆!」此诗为闽人俞应所作。「至今儿孙」句,言元君避归沙漠后事。
75   答明主
76   御制诗
77   句
78   ○答明主
79   金陵使者渡江来,漠漠风烟一道开。王气有时还自息,皇恩何处不昭回。信知海内归明主,亦喜江南有俊才。归去诚心烦为说,春风先到凤凰台。
80   翦胜野闻:元君既遁,留兵开平,犹有觊觎之志。太祖遣使驰书,明示祸福,因答诗云云。
81   ○御制诗
82   父疾精虔祷上天,愿将己算益亲年。孝心感格天心动,恍惚神将帝命传。
83   母渴思瓜正岁寒,那堪山路雪漫漫。双瓜忽产空岩里,归奉慈亲痼疾安。
84   榕阴新检:元王荐字希贤,福宁人。父疾,祷天减年以益父寿。父绝而复苏曰:「适有神人,皂衣红帊,语我曰:『汝子孝,上帝赐汝十二龄。』」后果符其数而卒。母沈氏病渴思啖瓜,时冬月,不得荐。至深墺岭,值雪,避树下,思母病,仰天而哭。忽见石岩间青蔓离披,有二瓜。摘归奉母,渴遂止。至正间,福建宣慰司上状旌之。御制诗云云。
85   ○句
86   鸟啼红树里,人在翠微中。
87   草木子:上有佳句云云。   余详太子爱猷识理达腊下。
88   ●元诗纪事卷二
89   侯官陈衍辑
90   顺帝太子
91   ◆顺帝太子
92   太子名爱猷识理达腊,顺帝长子。至正二十七年,命总天下兵马。二十八年,国亡。次年,随帝驻应昌府。又次年,帝殂,明兵袭应昌府,太子从十数骑遁去。
93   新月
94   ○新月
95   昨夜严陵失钓钩,何人移上碧云头?虽然未得团圆相,也有清光照九州岛。
96   弇山堂别集:草木子谓上有佳句,「鸟啼」云云,天下诵之。又,皇太子新月诗云云,野史附之,谓为太祖及懿文不享年之证。草木子乃元遗民国初所著书,谓上者,顺帝也;皇太子者,爱猷识理达腊也。盖以其不获有天下,而在东宫颇擅权,故记之耳。高帝集无此二句。
97   列朝诗集:建文惠宗让皇帝下云:郑晓逊国记云:帝幼敏颖能诗,太祖命赋新月,应声云:「谁将玉指甲,抓破碧天痕。影落江湖上,蛟龙不敢吞。」太祖凄然久之,曰:「必免于难。」案:叶子奇草木子余录载皇太子新月诗云云。所谓皇太子者,庚申君之子也。野史以为懿文太子作,为不及享国之谶,而晓则以为建文作。考杨维桢东维子诗集,此诗为维桢作,则诸书皆傅会也。
98   案:今东维子集共三十卷,诗只两卷,并无此两诗。
99   ●元诗纪事卷三
100   侯官陈衍辑
< 1 2 3 4 5 6 7 8 9 10 ... 152 1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