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台湾通纪-清-陈衍(文本)
< 1 2 3 4 5 6 7 8 >
行号
1 台湾通纪
2 卷一
3 卷二
4 卷三
5 卷四
6 卷一
7   明神宗万历元年(一五七三):初,俞大猷移镇福建福、兴、泉、漳、延、建、邵武、福宁并浙江金、温地方。方议攻贼澎湖,忽有新倭自漳、泉趋福宁,大猷遣兵追之;将及,副将邓之屏促向澎湖,新倭猝入烽火寨,杀把总去(名山藏俞大猷传)。
8   八年(一五八○)九月,日本犯浙江韭山及福建澎湖东涌(明史)。
9   三十二年(一六○四)七月,福建人李锦、潘秀、郭震久居大泥,与和兰人习。其酋麻韦郎欲通贡市,锦为画策,夺澎湖屿而守之;因贿高寀,使上请于天子。酋善之,锦乃为大泥国王书移寀及守将,俾秀、震赍以来。守将陶拱圣大骇,白当事,系秀于狱;震不敢入。而酋已驾三大艘直抵澎湖,伐木筑舍,为久居计。锦亦潜入漳州侦探,当事亦系之狱。已乃令三人谕其酋还国,将校詹献忠持檄与俱。献忠多携币帛食物,觊酋厚酬。锦等又依违其词,酋不肯去。采已遣人索贿三万金,许为代奏。会都司沈有容自请往谕。有容负胆智,大声论说。其下人露刃相诘,有容盛气与辩,无所慑。酋心折,乃曰:『我从不闻此言』。时巡抚徐学聚严禁奸民下海,犯者必诛;接济路穷,酋无所得食,即索取所予寀金,扬帆去。锦等皆伏罪(明纪)。
10   四十七年(一六一九)四月,漳州府奸民李新僭号「洪武」,结海寇袁八老等率兵党千余人流劫焚毁,势甚猖獗。巡抚王士昌檄副将纪元宪、沈有容等领兵讨平之(通鉴纲目三编)。
11   熹宗天启五年(一六二五)九月,海贼刘香寇福建(明史)。
12   七年(一六二七)六月,海寇郑芝龙等犯福建铜山、中左所等处(明史纪事本末)。
13   怀宗崇祯元年(一六二八)正月,工科给事颜继祖劾福建总兵俞咨皋下狱。初,巡抚朱钦相招抚海寇杨六、杨七等;郑芝龙求返内地,杨六绐其金,不为通,遂流劫海上。继祖上言:『海盗郑芝龙生长于泉,聚徒数万,劫富施贫,民不畏官而畏盗。总兵俞咨皋招抚之议,实饱贼囊。旧抚朱钦相听其收海盗杨六、杨七以为用,而咨皋招之海即置之海,今日受抚,明日为寇。昨岁中左所之变,杨六、杨七杳然无踪,咨皋始缩舌无辞,故闽帅不可不去也』。疏入,逮咨皋下于理(明史纪事本末)。
14   三月,禁漳、泉人贩海。芝龙掠福建、浙江海上(明史纪事本末)。
15   七月,兵部议招海盗郑芝龙。九月,芝龙降于巡抚熊文灿。工科给事颜继祖言『芝龙既降,当责其报效』。从之。初,俞咨皋招杨六、杨七降,独芝龙猖獗如故。芝龙败都司洪先春,释不追;获一游击,不杀;咨皋战败,纵之走。当事知其可抚,遣使谕之。癸未,芝龙降。会朝命布政使熊文灿为巡抚,文灿善遇芝龙,使为己用:先后击擒李魁奇,蹙锺斌于大洋投海死,海警遂息(明史纪事本末、明纪)。
16   二年(一六二九)二月,海盗李魁奇伏诛。魁奇本郑芝龙同党,芝龙忌之,击斩粤中。
17   四月,广东副总兵陈廷对约郑芝龙剿盗。芝龙战不利,归闽。不数日,寇大至,犯中左所近港;芝龙又败,寇夜薄中左所(以上明史纪事本末)。
18   七月末,吉了警至,人心奔溃。当事汲汲图近守之策;有以专守闽安镇为言者,以此镇最狭,可设铳墙、设木牌也(崇相集)。
19   三年(一六三○),红夷据澎湖,犯漳、海澄、中左所,入厦门(蔡忠烈年谱)。
20   四年(一六三一)正月,上召廷臣及各省监司于平台,问福建布政使吴杨、陆之祺备御海寇之策(明史纪事本末)。
21   平远贼锺凌秀与弟复秀聚千众于连子山铜鼓嶂。
22   二月,贼掠永平寨,杀官军二百有奇,守备、千百户、把总皆死。旋札黄峰隘,知府林联绶调兵御之;指挥严明被执,千户刘尧、百户张机不屈死。
23   贼突出瑞金县,札南门冈,为乡豪张振熙、僧守贞所败;尽弃辎重,徒手趋还杨家巷。林守惩前败,不发兵堵截。贼复收残孽,整队而出。官兵御之,指挥王应官、张大伦、把总王国佐、赖思养、赖君迁、曹纬咸败死。次日,巡道顾元镜复遣指挥韦某、百户张耀接援。韦闻败先窜,张战死。
24   九月,督抚熊文灿提兵入汀会剿。时贼舍杭武,径出广东,袭始兴县,破之;羽书告急。奉旨,谕熊会赣、广两院合剿。熊乃率郑芝龙亲兵驻上杭。
25   十月,参将郑芝龙师驻三河坝,督官兵捣贼巢;遇贼于丙村,斩馘三百余人。次日,贼迎战,又斩贼三百余级。陈二总乞降,不许,并斩之,焚其巢而还。
26   五年(一六三二),郑芝龙追贼至石窟都。锺凌秀以贼二百受抚。
27   二月,锺凌秀弟复秀叛,招余党三百余,焚掠蓝屋驿;复由渌水潭至回龙冈,焚劫甚酷。巡道顾元镜遣百户赖其勋等御之,战死。谢志良追兵亦至,战败,死者百人。赖明照亦陷阵死。
28   四月,顾元镜自上杭率千总刘良机、材官郭之英、陈望正、把总黄基昌、蔡联芳等往雩都、兴国,会郑芝龙兵大剿。
29   八月,顾元镜同总兵陈廷对、同知黄色中屯程乡,捣贼巢(以上临江汇考)。
30   九月,海盗刘香老(一但作香)寇福建,巡抚都御史邹维琏遣游击郑芝龙击破之(明纪)。
31   十一月,海盗刘香老犯小埕,游击郑芝龙击走之。
32   六年(一六三三)六月,海盗刘香老犯长乐(以上明鉴会纂)。
33   红夷袭陷厦门城,大掠。邹维琏急发兵水陆并进,参政曾樱请用郑芝龙为军锋。芝龙焚其三舟,官军伤亦众。寇乃泛舟大洋,转掠青港、荆屿、石湾。巡抚御史路振飞悬千金励将士;诸将御之铜山,连战数日始败去(明纪)。
34   七年(一六三四)四月,先是锺凌秀既降复叛,为郑芝龙所擒;其党溃入长汀,转掠江西属邑,芝龙屡败贼。会福建有红夷之患,刘香乘之,连犯闽、广沿海邑。总督两广侍郎熊文灿不能讨,议招怃。漳州知府施邦曜絷香母以诱贼,贼阳许之;乃令参政洪云蒸、副使康承祖,参将夏之本、张一杰入贼舟宣谕,云蒸等俱被执。文灿惧罪,奏诸臣信贼自陷。给事中朱国栋效之,帝令戴罪自效(明纪)。
35   八年(一六三五)四月,福建游击郑芝龙合粤兵击刘香老于田尾远洋。刘胁被执兵备道洪云蒸出船止兵;大呼曰:『我矢死报国,亟击勿失』!遂遇害。香老势蹙,自焚溺死。康承祖、夏之本、张一杰脱归。八月,香老家属六十余人、部属千余人至黄华降于温处参军(明史纪事本末)。
36   十三年(一六四○)八月,加福建参将郑芝龙署总兵。芝龙既俘刘香老,海氛颇息;又以海利交通朝贵,浸以大显(明史纪事本末)。
37   十七年(一六四四)三月,督抚张肯堂移镇漳州。初,十五、六年间,南安、仙游之贼啸聚日繁。既而漳南群盗复起:梁良、赖禄之徒攻城围邑,驰骤于龙岩、漳平、永定、平和之间,西及汀、赣;崔鹰、锺亮、华祝、方安之徒奔轶破撅。至是,将军郑芝龙请先趋云霄取叶、方,廓清浦南之道;然后回戈,西取梁、赖,南并崔、锺,使上下援绝。肯堂不从;请芝龙西扼南靖,断梁、赖之道,出别将取叶、方。郑既趋南靖,塞山城、五峰诸口,梁、赖诸部皆不得反里舍。别遣洪中军出云霄。时方久雨,叶、方日侦师期,将南走并于崔、锺。郑已先遣施中军西走间道,出大埔、普宁,云将捣崔、锺,阴遣人豢叶、方,使诣降自赎。叶、方相顾,正赵趄间,诸部落已渐散去。方安跳身就系;叶祝率数百众将从崔鹰,遂为施中军所得。于是洪中军亦出石梯岭,搜诸洞,擒获诸部首,而浦南道清。时梁、赖西去围永定,又进围龙岩、漳平,焚掠横甚。郑欲西上角逐,肯堂不从。亡何,诸贼党苦野次失其巢穴,不得越南靖,时时就郑请命。郑亦佯宽之曰:『尔稔毒势不俱全,能有所诛夷,自效可耳』。未几,梁、赖有隙。梁良见势绌,暴死。赖禄欲自拔,率数千人求见郑。郑顾部将当阵擒之,俘馘数千,诸大脑以七宿着号者各反手就缚。不数日,崔鹰亦败。施中军所俘馘称是,生得崔鹰。先后破除诸盗贼十百起,近不踰旬朔、远不过岁时;所用军储不过万余耳(黄漳浦集)。
38   四月,按院陆清源出牌云:『照得谋国不臧,贼遗君父,正主忧臣死之日』云云。人见之愕然。盖煤山之变,已有密探也(榕城纪闻)。
39   八月,封郑芝龙安南伯。
40   十月,以郑芝龙为总兵官,镇守福建等处(以上甲申日记)。
41   福王弘光元年(一六四五)二月,芝山灵源阁灾。旧谶有云:『火烧灵源阁,三山作战场』;邑人大惧。闽中自此不靖矣(榕城纪闻)。
42   五月,清使江南御史黄熙胤招抚福建。熙胤,晋江人,与郑芝龙同里。芝龙密遣使通款(三藩纪事本末)。
43   十二月,郑鸿逵、郑成功复福建沿海州县,奉表报闻于桂王(永历实录)。
44   是岁大饥,成功及彩各发兵民船至高州籴米;州为桂王总兵陈邦傅所辖,成功船免饷。时斗米千钱,海上藩镇分驻各岛,鲁王别将周鹤芝、周瑞、张名振、阮美守舟山,彩、联守厦门;鸿逵守安平之白沙,使其将陈豹守南澳;成功泊厦门,以芝鹏护家眷、张进守铜山、郑香守海澄之石尾(后为清兵所破,二子广海死焉)。粮饷缺乏,取之民间,而彩营将章云飞扰民尤甚。鸿逵遂率舟师至潮州,随地取饷。时闽中旧相张肯堂以私财募兵海上,鲁王贻书约共事(海上见闻录、三藩纪事本末)。
45   是年,清命霍达巡按福建(贰臣传)。
46   六月,唐王监国福京,闰月即皇帝位(甲申日记作七月),以七月以后为隆武元年。唐王名聿键,小字长寿,太祖子唐定王桱之后。崇祯五年袭位,年三十一矣。九年秋八月,京师戒严,王率护军勤王,汝南道周以兴制之不听。至裕州,巡按御史杨绳武以闻,旨下切责;下部议,废为庶人,安置凤阳高墙。十七年三月北都陷,南京福王立,改元弘光,以明年为元年;唐王赦出高墙,礼臣请复王爵不许。十一月,命徙驻广西之平乐府。明年(即弘光元年)五月,行抵杭州,而南都已覆。王劝潞王监国,不听。时镇江总兵郑鸿逵、户部侍郎何楷、户部郎中苏观生胥会于杭,遂奉王入闽。六月甲戌,次浦城。闰六月癸未,福建各官迎谒于水口驿。南安伯郑芝龙、礼部尚书黄道周、福建巡抚张肯堂、巡抚御史吴春枝等三笺劝进,王出御用银一百五十两令有司葺行宫,勿扰民。丁亥,至福州监国,建行在太庙、社稷。时郑芝龙拥兵骄悍,鸿逵欲王早正位以系人心,芝龙犹豫弗决。群臣多言监国名正,建号宜迟;不报。十五日,祭告天地祖宗,即位南郊,以福建为福京、福州为天兴府、布政司为行殿、福州府为国子监;大赦,称号隆武。追尊皇考为皇帝、妣为皇后,遥上福王尊号曰圣安皇帝。鸿逵封定虏侯,寻晋定国公;芝龙封平虏侯,寻晋平国公;其弟芝豹封澄济伯,郑彩永胜伯;并赐号奉天翊运中兴宣力定难守正功臣。芝龙部将施天福武毅伯、洪旭忠振伯、林习山忠定伯、张进忠匡伯、陈辉忠靖伯,鸿逵部将陈豹忠勇侯、林察辅明侯。以黄道周为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苏观生为吏部右侍郎兼东阁大学士,福建巡抚张肯堂为兵部尚书兼左都御史,何楷为户部尚书,四川按察使曹学佺为礼部尚书兼兰台馆学士,福建巡按御史吴春枝为兵部右侍郎兼右副都御史,周应期为刑部尚书,郑瑄为工部尚书,黄锦为礼部右侍郎。闽设八巡抚。何吾驺、蒋德璟、黄景昉、朱继祚、林欲楫、姜曰广、吴甡、高弘图、路振飞、曾樱、郑三俊、熊开元、黄鸣俊、顾锡畴、陈子壮、林增志、李先春、陈洪谧、王锡衮、陈奇瑜等,皆遥授阁辅,戎车转侧至者数人。林增志、李先春先至,同入阁办事;然不令票旨,皆王亲为之。王性素俭,少遭患难;既即位,慨然以复仇雪耻为务,布衣蔬食,不御酒肉。敕司礼监:行宫不以金玉玩好陈设,器用磁锡;帏幄被褥皆布帛,绝无锦绣。后宫无嫔妃,御执事者三十人而已。中宫懿旨选女厨十人,王闻之,以为扰民,不许。勤于听政,批阅章奏,丙夜不休。上书陈言军国大事者,辄以手诏答之。素好读书,博通典故,手撰三诏与鲁监国书,群臣皆莫能及。重风节,重文学;收召名士,不次擢用。其志欲大有为于天下,而阨于时势。感路振飞旧恩,募能致者赏千金,给五品秩(残明宰辅年表、南疆绎史、明纪、清白士集、海上见闻录、榕城纪闻、三藩纪事本末、小腆纪年)。
47   六月,浙东张国维、朱大典、孙嘉绩、方逢年等迎鲁王监国绍兴。时浙西已降附,清兵方在江楚;吏部侍郎杨廷麟、兵部侍郎万元吉、国子祭酒刘同升等以义师往来捍御,克复吉安、临江等处。遂加廷麟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赐剑便宜从事;元吉副都御史,总督江西、湖广诸军;以同升为南赣巡抚。时唐王优礼郑氏,以闽事属之o芝龙长子森入见,奇其表,赐国姓,改名成功,命提督禁旅,以驸马都尉体制从事。芝龙议陈战守事宜,自仙霞关外当守者计百余处,应设守兵若干。其战兵以今冬简练,明春出关,一出浙东、一出江右,计兵二十余万。合闽、粤饷不支一年,仍请于两税正供内米一石预借银一两,令群臣捐俸,劝绅士输助,察府县历年积榖银两未解者悉催赴行在,遣侍郎科道征发。吏部主事王兆熊兼御史督御饷急迫,不输者,榜其门曰「不义」;于是闾里骚然矣。芝龙又请清理寺田,可得饷八十万,王不听。户部侍郎李长蒨请广开事例,从之。无论厮养隶卒,皆得给札授官。犹苦饷不足,守关兵仅数百人,率疲癃不堪用。设储贤馆,定十二科取士,以苏观生领之;已而招徕者多挟邪士,王亦厌罢。王以盗贼之兴,皆由贪吏虐民,欲效高皇帝之法惩之。建阳知县沈■〈火豦〉贪酷被劾,特敕诛之,辅臣申救,不听;由是人稍知惧。廷臣日请出关,王屡戒征期,芝龙辄以饷绌为辞。会赐宴大臣,芝龙自以侯爵欲位首辅上,黄道周争以祖制武职无班文臣右者,终先道周,芝龙鞅鞅不悦。道周知芝龙无意视师,乃自请出关,号召义旅,且藉以联何腾蛟图恢复;王许之。请兵请饷,芝龙皆不应,仅给羸卒千人,赉一月饷,赍空敕数百道而行。时七月辛未也(南疆绎史、清史纪事本末、海上见闻录、小腆纪年)。
48   唐王隆武元年(一六四五)八月,幸大学。乙酉,颁祖训五十七条于阁部科道,大学士林欲楫率诸臣表谢。庚寅,命肃卤伯黄斌卿出镇舟山。命吴江诸生孙文中赍手敕召路振飞;及其至,拜太子太保、吏兵二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官其子太平为兵部员外郎。壬辰,册曾妃为后,赠后父曾文彦为吉水伯。癸巳,行郊天礼于南郊,芝龙、鸿逵称疾不从,户部尚书何楷劾其无人臣礼,宜正厥罪;王喜楷敢言,命掌都察院事。命妇朝后于太和殿。邵武知府吴炆炜、推官朱健闻敌畏葸,弃城先逃,下狱诛。靖江王嘉亨僭号桂林,执巡抚瞿式耜幽之,两广总督丁魁楚遣总兵陈邦传往攻;封魁楚平粤伯,加式耜兵部侍郎。式耜得释,即令中军焦琏合邦传兵擒之,械送福州。行保甲法于天兴府。定锦衣卫军制,设中前后五所,每军百户曰一威所,八威所为一禁军。时兵事皆掌于郑氏,芝龙自知众论不平,不出关无以弭众,乃请以鸿逵为大元帅出浙东、彩为副元帅出江西;各拥兵数千,号数万。既出关,托候饷,仍驻不行。鸿逵驻仙阳镇,虑有上书言事者,严禁仙霞关不听四方儒人入。王檄催孔亟,不应。彩行百里而还,称饷缺,留如故。
49   九月,清兵取徽州。时李自成兵败,走九宫山,为村民鉏击以死,楚督何腾蛟以闻。其众无所归,推其兄子李锦为主,同自成后妻高氏、高弟一功等乞降;腾蛟与摄抚堵胤锡往受之,一时增兵数十万。王大喜告庙,进腾蛟大学士,封定兴伯;胤锡右副都御史,实授湖北巡抚,总制其军。降将皆授总兵官;赐李锦名赤心、一功名必正,高氏为贞义夫人,号其营为忠贞营。已而粮不继,降者稍稍散去。高氏十三部就食施州卫,其余郝摇旗、马进忠、王进才、张光翠、袁应第、牛万才、张先璧等十余营悉隶腾蛟麾下,军势颇振。然王内制于郑氏,不能出关相应援也(以上南疆绎史、榕城纪闻)。
50   十月,科臣刘中藻颁谕浙东鲁王,不受,张国维、熊汝霖等拒之也;自是闽、浙相水火矣。鲁行人张煌言自请使闽,从之。原任兵部侍中王期升、御史彭遇颽至行在,加期升总督衔、遇颽佥都御史。大学士路振飞、曾樱封还内传,谓遇颽依附马士英,期升在太湖奉朱盛征称通城王,派饷苛虐,不可用;王乃止。杨廷麟疏至,请王幸江右;何腾蛟请驻湖南,浙中诸将请如衢州。王以芝龙不足恃,欲出赣入楚倚腾蛟。会原任临清知州金堡朝行在,言腾蛟可倚,急宜弃闽幸楚;王大喜,即擢堡兵科给事中,决计由赣以赴长沙。遣大学士苏观生诣南安募兵。户部尚书何楷请告去。相传楷与芝龙不合去,至大田驿,忽夜数十人排户擒殴,去其左耳,未几死之(南疆绎史、小腆纪年、海东逸史、榕城纪闻)。
51   十一月甲午,类于上帝,以钓龙台为天坛。乙未,禋于太庙。丙午,禡于社稷。丁巳,以郑鸿逵为御营左先锋出浙江、郑彩为御营右先锋出江西,驾幸西郊行推毂礼。先期为坛,设先帝高皇帝位。王御翼善冠诣坛所,百官陪位,武臣戎服听事。王皮弁升坛拜谒,立于神位西、南面,御营先锋北西跪,兵部授钺,王东向揖之。赐饯,光禄寺授爵,御营先锋跪受爵。诫劳毕,谢恩出,率将士跪坛下。王甲冑誓师,乃鸣金鼓扬旌而出。当授钺时,风雨晦冥,大风陡起,坛上烛尽灭,神位皆仆;鸿逵出城,马蹶踣地,
52   者以为不祥。下诏亲行,以唐王聿钊、邓王鼎器监国,大学士曾樱协同芝龙留守。以吴震文为随营兵部侍郎、王觐光为随营户部侍郎,皆兼吏户礼三部事;张家玉、陈履贞为随营兵科,亦兼吏户礼三科事。命曹学佺修思宗实录,设兰台馆以处之(同上)。
53   清授张存仁浙江福建总督(贰臣传)。
54   十二月甲申,王戎服登舟,大学士何吾驺等随行。舟次芋江,五溪百姓壶浆迎者载道,皆赉以银牌。清佟养和、金声桓进剿福建,分兵攻南赣,败永宁王、罗川王、阁部黄道周等。壬寅,道周师至婺源溃,被执。南赣巡抚刘同升卒,命万元吉兼摄其事(南疆绎史、清世祖实录)。
55   是年,清遣内院洪承畴招抚江南、御史黄熙胤招抚福建,皆芝龙乡人(三藩纪事本末)。
56   二年(一六四六)正月己酉朔,唐王在建宁,不受朝贺,以三大罪自责,令百官皆戴罪从行。交趾、日本国皆遣使入贡。广东布政使汤来贺运饷十万由海道至,擢来贺户部右侍郎。马士英叩关求入朝,王数其罪,谕守关将士勿纳;士英七疏自理,终不许。鲁监国遣柯夏卿、曹维才来聘,王加夏卿兵部尚书、维才光禄寺少卿,手敕谓:『朕无子,王为皇太侄,同心戮力,共拜孝陵。朕有祚士,终致于王。取浙东所用职官,同列朝籍,不分彼此』。寻遣佥都御史陆清源解饷十万犒浙东江防诸军,而浙中相传闽遣黄鸣骏来科浙中八府粮,盖士英、阮大铖构之也。方国安纵兵夺饷,杀清源(案系三月事),而闽、浙衅益深矣。熊开元罢,以苏观生兼吏兵二部尚书行在文渊阁大学士,出为经略,赐上方剑便宜行事;王御门,赐银印日「瞻奉南北山陵安集军民文武官」。召见泉州方士蔡鼎,授为军师(南疆绎史、海东逸史、小腆纪年)。
57   二月,马胫岭兵变,命路振飞至浦城安抚之。江楚迎王疏相继至。诏宽逆案之禁,王曰:『北京陷于东林、南都亡于魏党,厥罪维均。今中兴之初,嘉运綦新,附党诸臣,概予洗濯,以收后效』。擢堵胤锡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丁亥,大雨雹,风霾昼黑,对面不相见。广西有僧自称弘光,召九乡科道议将迎请,廷臣曰:『即真弘光,甫经失国,有尊奉而无迎请』。已而有司审知其伪,下狱诛之。嘉亨俘至,下诸王议,废为庶人,以幽死;诛其臣顾奕、吴之琮、杨国威、张龙翼等(同上)。
58   太子少保、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蒋德璟罢(残明宰相年表)。
59   柱国少保、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路振飞赴浦城安抚兵变;七月督师安关,八月走泉州(同上)。
60   三月戊申朔,督师大学士黄道周殉节南京;王闻恸哭,辍朝,赠文明伯。王将出汀入赣,与湖南为声援;芝龙使军民数万人遮道号呼,拥驾不得行。芝龙因具表请回天兴,王不得已驻札延平。封成功为忠孝伯,挂招讨大将军印。以张肯堂为留守,旋加少保,总制浙直,给敕印便宜从事。辛未,清兵破吉安,郑彩弃广信,奔入关。
61   四月五日万寿节,不受贺。未几,抚州亦破。命礼臣追复建文年号,立方孝孺祠。先是,汀邵间有大帽山峒蛮最强,屡征不服,益宗永宁王慈炎诱之出降,以与清兵战屡捷,遂复抚州;清兵围之。郑彩屯广信府,永宁王请救;其监军给事中张家玉以三营往援,围暂解。已而复合,彩军溃,抚州遂破;永宁王死之,峒峦亦散。报至,举朝震惊,命削彩职,戴罪图功。廷麟、元吉退守赣州,清兵追攻之。
62   五月竞渡,郑芝龙率标营官军于西湖斗舟,旗帜皆写「钦命藩王」等目。
63   琉球国入贡。廷试贡生,取万刑等十二人,命为萃士,照庶吉士例送翰林院教习。擢湖广监军道章旷为右佥都御史,巡抚湖北。鲁监国遣都督陈谦入闽,久驻衢州持两端,自云鲁已爵为侯,却邀封。召赴行在,御史钱邦芑劾其外媾,下狱,将杀之。芝龙与谦有旧,亟入朝,请以官赎谦死;王故留芝龙久语,密促行刑。芝龙出,已死矣,因厚殓之;由是益怀异志。加吏部尚书郭维经六省督师衔,募兵援赣。赣已被围两月,巡抚刘广胤战败受执,援兵皆不敢前。
64   六月,开科取士。命广额七十名,流寓者皆入试。以编修刘以修、闵肃为主考,举叶琐等一百七十五名。士子多以贿进,乃命于至公堂覆试,落四名;逮同考推官王三俊下狱,追赃一万两。浙东报至,清兵已渡江取绍兴,鲁监国航海去,江上诸师尽溃。鸿逵驻城外,闻报,乃徒跣而逃,三日抵浦城。事闻,行在大震,削其封爵(以上南疆绎史、小腆纪年、榕城纪闻)。
65   鲁王航海入闽,十二月次中左所,寻改次长垣。
66   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田仰奔闽,封海忠伯;寻迎降。
67   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督师防江熊汝霖随扈鲁王入闽(以上残明宰辅年表)。
68   七月,元子生,大赦;加恩从兴诸臣,悉进爵。御史钱邦芑言:『浙东新破,唇亡齿寒,举朝正切同仇之日,非蒙恩受赏时也』。不报。己已,王御门,内侍捧小匣置御前,诏谕群臣曰:『朕本无利天下心,以勋辅拥戴,不得已勉徇群策,浣衣粝食,有何人君之乐?干夕干惕,恐负重付。岂意诸臣已变初志!昨巡闽之使,得尔等出关迎降书二百余封,今俱在此。朕不欲知其姓名也,今命锦衣卫焚之午门前。尔诸臣其有名者,尚洗心涤虑否?倘能竭节奉公,不渝终始,是所望也』!王长身丰颐,声如洪钟,闻者悚息。时决计幸赣,芝龙百计阻之,欲留王以自重;既而阴通款于洪承畴,托言海寇至,驰还临安,尽撤关隘,水陆诸兵随之去。清兵既破浙东,长驱而前,仙霞岭空无一卒,遂如入无人之境焉。何腾蚊遣郝永忠以铁骑五千迎驾,将至韶州,清兵已出衢州矣。初,杨文骢走处州,唐王与之有旧,拜为兵部侍郎,提督军务;至是援衢,清兵至,不能御,为追骑所获,不降,戮死(南疆绎史、通鉴辑览)。
69   八月甲申,清兵克建宁,明兵备佥事倪懋熹死之(小腆纪年)。
70   甲午,王启行。监军钱邦芑先期请清路,犹赫赫颐指属县。乙未,驾至行宫,戎冠金蟒而入。上好书,虽崎岖军旅,犹载书数十车以从。丁酉,上抵顺昌,昧爽未发,至巳刻,一时排闼,云清兵已及剑津,毁关,且踵至。顷之,行宫数骑突出,云驾已在内,从行者惟何吾驺、郭维经、朱继祚。已而何与郭亦散去。曾后肩舆河干,顾从官曰:『刘宫人有怀,好护持就道』;辞旨慷慨。妃媵狂奔,有一舸而数人者,有一骑而三人者。先是清兵抵仙霞关,守浦城巡按御史郑为虹纵民出走,自守空城,与治饷兵科给事黄大鹏、延平知府王士和并被执,死之。至是,王自延平出奔。庚子,入汀州城。辛丑,清兵奄至,有叩城称扈跸者;开丽春门纳之,则追者八十三骑也。守门百户闵时死之,骑直入行宫,从官迸散,乃执王与曾妃去。总兵福清伯周之藩战死。妃至九龙潭投水死,沈嫔、陈嫔及内官死者十余人。王死于福州(三藩纪事本末、小腆纪年作王与曾妃同斩于汀州之府堂)。其殉难之臣有唐王聿钊与弟聿■〈金粤〉、部郎赖垓、给事中熊纬、御营总兵胡上琛、定远侯邓文昌等。或曰代死者为张致远,王实未死;后郑成功兵屯鼓浪屿,有遣使存问诸臣者云为僧于五指山,然亦莫必其真伪也。是冬十月,赣州闻王讣,全城气索。会天雾雨雪,城夜破,督师大学士兵部尚书杨廷麟、户部尚书姜一洪、兵部侍郎左副都御史江广总督万元吉俱赴水死,吏部尚书郭维经、御史姚奇胤入嵯峨寺自焚死,湖西兵备佥事太常卿彭期生自缢死,兵部职方主事周瑚被执不屈戮之,右都御史杨文荐擒至南昌绝粒死,翰林院编修徐复仪投崖死。后闻难继死者:尚书曹学佺、通政使马思礼等皆自缢,御史艾南英缢于汀州僧舍,大学士蒋德璟于九月泉州失守不食死。粤中永明王立,遥上尊号曰思文皇帝。丁酉春,复谥曰绍宗襄皇帝(闽事纪略、南疆绎史、清白士集、临汀汇考、小腆纪年、恽逊庵遗集)。
71   时大学士何吾驺走广州,十二月迎降。大学士曾樱、路振飞走居中左所。大学士黄景昉走泉州。大学士朱继祚走兴化。吕大器奔广东。熊开元为僧。太仆寺少卿王瑞枬避山中,有欲荐令出者,自经死。振飞后赴桂王召,卒于途。都督胡献深与其妾衣冠对坐,饮药于私第。有赵昂者不肯薙发,从容刎死于家。先是阮大铖赴江干乞降,从清兵攻仙霞关,僵朴石上死。马士英既降,清兵至顺昌,搜龙扛得士英等请唐王出关己为内应疏,遂斩之延平城下(明纪、残明宰辅年表)。
72   福建既平,郑芝龙自安平奉表降。其子成功恸哭而谏,芝龙不听。成功与郑鸿逵、郑彩等各率所部入海(明纪)。
73   金坛人王祈聚众入建宁,属县多响应。清总督陈锦、张存仁、侍郎李率泰统兵六万来围建宁。永明王使揭重熙赴援,至邵武不能进,建宁遂破,王祈力战死(恽逊庵遗集)。
74   十月,桂王监国肇庆府。十一月即位,以明年为永历元年(小腆纪年以为十一月事)。命太保兵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陈子壮节制两广、江西、湖广、福建军务(残明宰辅年表、海上见闻录)。
75   ——录自福建通纪卷十。
76   清世祖顺治四年(明永历元年、鲁监国二年、海上郑成功称隆武三年、一六四七)正月:先是鲁王南奔至石浦,张名振护王航海至舟山,守将王斌卿不纳。王浮海至厦门,复入南澳。郑彩率舟师迎王,王命彩讨杀斌卿,封彩建威侯。提督杨耿、彩弟总兵联皆以兵来会,进彩建国公、名振定西侯,耿同安伯、联定远伯、周瑞闽安伯、周鹤芝平彝伯、阮骏荡湖伯。鹤芝复海口,以参谋林钥舞、总兵赵牧为守。时尚书张肯堂募兵海上,贻书招之。前佥都御史金衢巡抚刘中藻以众来归,授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南疆逸史、小腆纪年、残明宰辅年表)。
77   鲁以刘中藻督师浙闽。鲁王次闽安镇(残明宰辅年表)。
78   二月壬申,鲁王兵袭海澄。明日,攻漳州不克,总兵陈国祚战死。又明日,清兵攻海澄,南师退入于海(海东逸史、小腆纪年)。
79   世祖诏曰:『朕平定中原,惟浙东、福建尚阻声教,爰命征南大将军贝勒博洛振旅而前。既定浙东,遂取闽越;先声所至,穷寇潜逋。大军掩追,及于汀永,聿钊授首,列郡悉平。一切官民人等从前罪犯,咸赦除之。横征逋赋,概与豁免。山林隐逸,各以名闻录用。民年七十以上,给米绢有差』(清世祖实录)。
80   以佟国鼐巡抚福建(同上)。
81   以朱鼎新为左布政使、赵林翘为右布政使、杨御蕃为按察使(东华录)。
82   鲁王兵克漳浦,以闽人洪有桢为令;五日复陷(绎史作四月事)。彩至海坛征派,乡民不服,彩攻之,被诱深入,失兵将无数,退回,同鲁王至厦门。联纠合浦南桥义兵杨重等入漳浦县,以洪有桢为县令。未几县破,有桢被执,不屈,被剐。联复攻海澄,见敌骑至,即走争舟,多坠水死者。平和县曾庆等与诏安等处义兵立德化王慈华,陷大昌,攻顺昌、将乐,然皆为清兵所败(海东逸史、南疆泽史、海上见闻录、小腆纪年)。
83   案:漳州,逸史作漳平。洪有桢,见闻录作龚有桢,逸史作洪有文;龚洪音近而误。同安阮旻锡夕阳寮稿作有桢字亮士,嘉禾里人。今皆从其多者。
84   明监国鲁王遣兵攻福州,不克;又遣兵攻福清,不克(小腆纪年)。
85   郑彩及熊汝霖取福宁州,诸县响应,遂入兴化府。汀邵乱,进据建宁。清陈锦、佟国器、李率泰督兵至,破建宁,并复所失州县(海上见闻录)。
86   初,芝龙密谕成功,欲与俱见贝勒。成功谏,不从;鸿逵阴令逸去。芝豹奉母黄氏居安平。成功率所部入海;闻永历即位,遥奉年号,称招讨大将军。有众三百人,训练于厦门之鼓浪屿,委黄恺于安平措饷。识者知其可与有为,鸿逵旧将咸归心焉。成功以洪政、陈辉为左右先锋,杨才、张进为亲丁镇,郭泰、余宽为左右镇,林习山为楼船镇,攻海澄。数日,清兵至,洪政中流矢,与监军杨期演死之;遂退兵入粤。初,清兵下泸溪,以李光署县事。邑贡生魏一柱缚光送郑彩所剐之,画策守泸,败清兵于密潭。至是,王得仁(李自成部将,左梦庚率之投诚江右)族泸之丁、傅、魏三族。一柱弃妻子走闽,袭破将乐,结德化诸藩攻克建宁。清兵至,围而攻之,五阅月始破,一柱与诸藩俱死(海上见闻录、三藩纪事本末)。
87   三月,鲁周鹤芝攻闽安,林质复德化,再攻建阳,败死(小腆纪年)。
88   福州府学廪生林化熙全发被获,至府学兴贤坊口,望拜先圣,见总督张存仁,不屈,坐杀于宣政街(榕城纪闻)。
89   四月,明岑本高等攻浦城,为副将李绣败死(小腆纪年)。
90   郑成功复海澄。先是,博洛使人挟郑芝龙北行,随亲统马步兵入安平。芝豹仓卒弃城,率家属登舰泊外海,成功母田川氏独留守。兵入掠其地,氏拔剑剖腹死。成功闻报,痛哭出师,全军皆缟素。师至,博洛见帆樯云集,军容烜赫,大惧,星夜引兵还泉州;成功遂取海澄,入九都(清史纪事本末)。
91   郧西王复建宁,其裨将王祁复邵武。祁营山中,取民间几案数百张,每悬大线香数百炷,黑夜顺流,环城而过。守者谓祁兵薄城,炮石大下。迟明,方知其伪。城中习之,不疑。一日,祁突至,遂破(南疆绎史)。
92   五月,张存仁以周鹤芝据福州镇东卫并海口民城屡肆剽掠,副将满进忠等分兵击下,屠之(东华录、榕城纪闻)。
93   海口之下,林钥舞、赵牧死之,周鹤芝退守火烧屿(南疆绎史)。
94   六月,鲁王兵攻漳州,不克。钱肃乐来觐,授兵部尚书(海东逸史、南疆逸史)。
95   七月,鲁王亲征。会郑彩、周瑞、周鹤芝、阮进之师攻福州,败绩(海东逸史)。
96   义师起,八郡同日发,福州城中约举火相应。至期,烧鳌峰状元亭。时天色已亮,遂溃于金鸡山,杀举人林桓声,传牌保长三人。牌系义师令也(楁城纪闻)。
97   浙闽总督张存仁奏莒州洞贼李长蛟,伪军师王国用、陈泰钟等陷建宁府,总兵官李应宗、副将曹允吉死之。郑彩等亦于是日进口,烧断漳州江东桥,长泰、海澄、龙溪尽为彩等出没之所;余党分击同安、安溪诸处(东华录)。
98   八月丙戌,鲁王兵陷连江县治,据之;屯兵北岭,窥福州,索饷诸县(南疆绎史、海东逸史、连江志、小腆纪年)。
99   永宁王长子妃彭氏据九龙砦,纠兵数百人攻归化;败,妃奔洋源。初,江西破,妃寓汀州;清兵入关后,避匿永安、贡川间。有溃将范继宸知而迹之,输诚焉。继宸落魄山寺,久之至延祥,自露其事。乡之无赖遂密迎致妃;以继宸掌兵事、杨禾兄弟为前锋,聚众数万人,妃自督之(临汀汇考)。
100   郑鸿逵遣人语郑成功,安平地褊小,且无险可守;劝之取泉州,愿以师助。于是成功至自九都,会师于泉之桃花山。清提督赵国祚(一作佐)率数百骑冲营,成功将张进、杨才迎战。鸿逵遣林顺等夹攻,破之。别遣水兵破溜石炮城,斩清参将解应龙。时在籍御史沈佺期、光禄卿林桥升、主事郭符甲、推官诸葛斌皆举兵应。守西城将杨义、乡宦郭必昌之子显约内应斌,事泄,斌已率兵逼城,全军覆没。国祚杀郭显,灭其家。九月,漳州副将王进率兵来援,泉州围始解(海上见闻录、小腆纪年、清史纪事本末)。
< 1 2 3 4 5 6 7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