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福建通志台湾府-清(文本)
< 1 2 3 4 5 6 7 8 9 10 ... 51 52 >
行号
1 褔建通志台湾府
2 重纂福建通志序一
3 重纂福建通志序二
4 重纂福建通志序三
5 重纂福建通志凡例
6 诏谕
7 星野
8 沿革
9 疆域
10 山川
11 城池
12 公署
13 坛庙
14 津梁
15 邮驿
16 水利
17 古迹
18 户口
19 田赋(杂课附)
20 仓储
21 蠲赈
22 钱法
23 盐法
24 风俗(岁时气候附)
25 物产
26 典礼(祀典)
27 学校
28 经籍
29 兵制
30 关隘
31 海防
32 封爵
33 宦绩
34 职官
35 选举
36 人物
37 列女
38 方外
39 寺观
40 杂录
41 重纂福建通志序一
42   国家列圣相承,湛恩汪濊,沾濡群生,而闽省为东南之隩区,澎湖、台湾皆入版图,仰蒙圣化,官斯土者固宜考其山川、按其图记,举凡吏治民风、军储盐筴,实事求是,整齐而化导之,不仅征文献以示淹博也。
43   今上御极之三年,英桂恭膺简命,专阃闽畺。自津门乘海舶而南,历观岛屿之纵横、波澜之壮阔,由五虎门而抵榕垣,关隘森严,洵称天险。其时军书旁午,征兵筹饷,按图籍而知形势之宜,幸赖圣天子神武光昭,各援军秉承庙算,全闽肃清。嗣后迭奉恩纶,三权督篆,戊辰之春,复拜真除总制之命,勤求治理,于今三载矣。每考户口之数、赋税之经、营制盐法之变通,今昔各殊,亦时势使然也。方今万邦归化,中外一家,航海梯山,贡琛互市,闽为海口一都会,尝欲广为搜辑,勒成一书,以宣扬圣德,为讲明吏道者有所简稽;惜簿领倥偬,未暇也。
44   粤考乾隆二年,福建通志始有成书。三十三年,又续修若干卷。道光十年,孙文靖公、韩云舫中丞奏请开局续修,旋因经费不敷,暂行停局。十九年,魏丽泉中丞权督篆时书甫脱稿。阅二十八年,吴仲宣制军、李星衢中丞莅闽,因绅士之请,筹款校刊。今适工竣,请为弁言。英桂方请觐求章,闽中戎政、海防、官方、民瘼,谨当入告,述职敷陈,愿与二、三君子体圣主慎重海畺之意,休养生息,翊赞升平,酌古准今,怀柔抚字,纾朝廷宵旰之勤,跻斯民于仁寿之域。有厚望焉!
45   同治辛未季春榖旦,闽浙总督英桂谨撰。
46 重纂福建通志序二
47   粤自国朝雍正间,世宗宪皇帝诏天下督抚修志书,于是各省通志次第告成,而福建通志于乾隆二年始纂辑成书,恭呈御览;四库全书著录焉。至三十三年,又修续志,而闽之事迹盖略备矣。
48   国家重熙累洽,自乾隆以来,几及百年,疆域之沿革,形制之变迁,不能无今昔之不同。于是道光九年又有重纂之举。考其时秉笔者为陈恭甫太史。太史出吾乡阮文达之门,深于经术,所著五经异义疏证、左海经辨、左海文集,文达皆釆入皇清经解中,其学问根柢犹有干、嘉老辈之遗,故发凡起例,具有体要。惜以经费不敷,甫作旋辍。中间又延凤池书院山长魏和斋太史纂校,至道光之末始粗有端绪;盖成书若斯之难也。刊刻未竟,以军兴中止。同治六年,吴仲宣制府、李星衢中丞莅闽,因绅士之请,乃筹巨赀,登全书于版。及九年秋,凯泰奉命抚闽,而是书剞劂蒇事,幸得受而读之。局中诸君,请弁言于简端。
49   凯泰于是书乐观厥成而已,尚奚云。顾念闽省负山襟海,乃东南一大都会也。览斯编者,仰圣谟之广运,抚户口之殷繁,于学校经籍宜思所以振起人文,于职官名宦宜思所以澄清吏治,于田赋盐法宜思所以兴利而除弊,于海防关隘宜思所以因时而制宜。语有之:『不习为吏,视已成事』;省之有志,固得失之林、考镜之资也。愿与我同官诸君子孜孜焉日夕讲求于国计民生,务期保泰持盈,有备无患,以上副圣天子简畀之重,而胥海隅苍生同游于熙皞之宇;此则我宪庙诏修直省通志之本意也。若徒以备海疆之掌故,供文人学士之取材,抑末矣夫!
50   同治辛未仲夏,抚闽使者宝应王凯泰谨撰。
51 重纂福建通志序三
52   谨考国朝福建通志始成于乾隆二年,凡七十八卷。继修于乾隆三十三年,凡九十二卷。前后承修者,谢古梅、沈萩荻林诸老典型尚有,如见其人焉。道光八年戊子,贡院工成;九年,以余赀开志局。其时陈恭甫师主讲鳌峰兼志局总纂。师固海内经师,同局亦一时才隽,若使老手章成,如阮文达师之定广东通志,夫岂浅闻小吏所能及哉。无何,费绌局停,哲人旋萎,乃有异己者纷纭聚讼,且分攘稿本而去,而四百卷遂残缺矣。至十五年乙未,当轴延魏和斋先生续成之。维时艰于经费,弗克开局釆访。先生一凤池院长耳,仅得邀亲友数人襄其事;心力财力,可云两尽。间有旁参末议者,先生素长厚,不敢尽疑其私也。然则此书之大概可知矣。
53   稿既定,麟都转捐蚨二千串助刊,以侯邑侯董其役。侯委之吏,寄刊于温陵贱工。既无校录之才,争渔工料之利;刻未半而赀罄矣,事遂中止。
54   予局外人也,见见闻闻,何无何有。顾窃念师与先辈精力俱萃于此,且自乾隆计至道光已八、九十载矣,文献之征必资旧典,倘任其朽蠹,莫与护持,后之人即欲搜罗,何所资而加损益乎?怀斯念也,久与低昂,惟恐莫偿所愿。适于同治五年归自六诏,正谊书院新设,承乏讲席。时与巨公过从,因以刻志商之吴仲宣制府、李星衢中丞,请撤烂板,剞劂一新。二公欣然,且询予曰:『旧稿仅及道光,十余年来,民亦小息,何不续修』?予应之曰:『难!不惟人才难,经费先难。兵燹之后,釆访亦正非易。局开必旷时日,作事谋始何如』?中丞曰:『然则先刻旧志,再修新志可乎』?予诺之。二公商之邓双坡方伯,慨筹刻赀,即于书院设局,幕府会檄提调,随事就商,并致公函属予裁定,予何敢哉!此书之成也不易。今先生、先进既往,嗟予小子,聿观厥成,忻幸而已。
55   局中分校,仍以书局旧友十余人充之。其总校林戟门刺吏、王子希征君,皆予旧好也。因相与议曰:『此局专为校刊,非同修纂,时不可失,未宜再误。至全稿是否义例精详、考证切实,后之作者自能讨论,我辈切勿谬参笔削之权,先蹈文人相倾陋习』。局设于同治戊辰夏月,蒇事于辛未三月。其所以迟至三年者,会城少业手民,业此者半钝而拙。全志二百七十八卷,以十余人之力勘朽烂之稿,校抄校刊,复核至三四遍,视书局所刻正谊堂全函四百七十八卷校者百人,且征匠于南郡,岁余而后竣役,其劳逸固易见矣。
56   志书成,提调请列名裁定,予不敢;同人请弁一序,予亦不敢。此举也,诸巨公之大有造于闽,诸君子襄事之力也。予何功焉?惟念物有本末、事有终始,今既乐睹此编之终,不可不原其始,走笔直书颠末,不觉其言之长焉。
57   同治十年辛未五月,旧史官侯官林鸿年记于正谊书院之蔼吉轩。
58 重纂福建通志凡例
59   方志统于国史,制度、文章、风土、民物,犁然具列,典綦重也。全书统贯,条流纷繁,诸家荟粹,分并不一,谨参酌古今,择要从之。冠诏谕,遵圣谟也;纪星野,系天象也;首列郡县、疆域、山川,奠地守也;次及城池、公署、坛庙、津梁、水利、邮驿,建置之先务也;存古迹,考古所必资也。疆理定而食货之政举,故户口、田赋、盐法、钱法次之;旱涝不时而缓急有备,故积贮、蠲振次之。仓廪实、衣食足而后教俗成,万物盛多,能备礼矣,故次风俗,次物产,而典礼行、民志定焉。教莫先于学,学必稽诸古,故学校、经籍次之。揆文奋武,政之大柄也,故兵制、关隘、海防次之。为政在于得人,故纪封爵、列职官、传名宦,腹心干城之所寄也。兴贤兴能而美俗成焉,故胪选举、叙人物、述列女,风声教化之所渐也。至释道为方外之流,寺观为缁黄之所,故附于后而以杂录终焉。
60   古人地志,名为图经。舆地非图无以表明形势。今用开方法为福建全省总图一,为十府、二州山险、水道、关隘、疆域各图一,为海防图三,为台湾海口大小港道总图一;于险要阨塞及岛屿洋澳特详列之,庶有资于治理。
61   星野之书,言人人殊。系域分州,一成不易。闽为牛女之墟,实则属牛一度,前人考之详矣。惟台湾海外,旧志未及,故复推择其说之可据者补焉。
62   郡县沿革为全书眉目。汉、唐而后,时异势殊,更置不一。旧志辄以现今郡县为前代标目,往往不合,今以各史为主,参以通典、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舆地广记、舆地纪胜等书。其专纪闽土者,若宋梁克家三山志、明黄仲昭八闽通志、何乔远闽书等,广援而详析之,为总表一、各府州表十有二,复详其说以资考证。提纲析目,于斯为慎。
63   山川散列,既莫详统纪;依方类叙,又界画难齐。兹于山则立干分支,各循其脉络,于川则异条同贯,务穷其会归,大者举而小者从之。
64   城池、公署、学校,诸所建置,前志略具。兹遍征诸部,递加诠次,废址旧基,亦以类系,具见昔人规画之详与其随时变通之故,原原本本,悉着于编。
65   古迹分为四目:曰名胜,宦游公暇登眺觞咏之所留也;曰园宅,邑士大夫钓游吟诵之所托也;曰冢墓,封树碑碣存焉;曰石刻,文采风流见焉。分类部居,以便寻览。
66   纪载之涉于时事者,若田赋、户口、盐筴、鼓铸诸部,胥关政要,必博稽前史与闽中旧记,以考镜得失,而征信于现行档案宫书,以着我朝宽大之体。志古即以宜今,故务详而毋略。
67   风俗升降,与政推移。岁时气候,因地而异。远稽载籍,近征志乘,裒而录之,附以昔贤劝谕整俗之文、游览观风之作,虽古今不必尽同,而美恶可以为鉴。
68   各府物产,有常产,有专产,复述则繁,错举则漏。今于首府虽常产悉加考核,于各府则常产但列其名,专产特为详注,庶备闽海虞衡之志。
69   学校为教化所从出。首综纲领为一编,以着斯文之盛,代有表章,而我朝重道崇儒,超越前古。次详各府县学宫建立规制,以至书院、社学、泮额、学田,并附列焉。名宦、乡贤之祠旧入嗣庙,学官之廨旧入公署,今胪于此,以类相从。
70   诸志艺文,多载诗文,殊乖史体。今用建康志、三山志例,题咏间附山川古迹,其文有关政治者散附各门,而以诸家所撰四部之书入经籍志,并掇著述大指,以存梗概。
71   闽地负山抱海,防御为重。我朝兵律之详、军威之盛,互古莫及。顺治间福州特设驻防,康熙及乾隆间增立营制,嘉庆间台湾噶玛兰新入版图,道光初始定营制,今并补入。
72   全门枢机,上游则关隘为重,仙霞、杉关最为天堑,下游则海防为要,沙埕、南澳为浙、粤咽喉,铜山、厦门、澎湖诸险,内蔽泉、漳,外援台郡;数者得而要害举矣。今详其阨塞,胪其冲要,形势瞭如,经制亦备,庶守土者有考焉。
73   旧志封爵不详。今自汉讫明,君长封建及割据始末,缀述史策,以补其阙。若宋之益王、明之唐王,封非闽壤,而事迹在闽,故附着之。本朝定鼎以还,爵班五等者依例入焉。
74   因事设官,代各异制;分州立县,号亦殊称。旧志以今统古,抵牾多有。今断代为志,一以当代之史为据,截然不紊。官秩则详其制于标题之注,郡县则综其纲于沿革之表,一览了然。其有实政可纪者为宦绩志,亦以当代官制及郡县先后为次。
75   旧志职官里贯出身多略,仅书名姓者十之六七。兹从各省通志选举及散见他书者查核补注,庶论世而知其人。
76   明史载南赣汀漳巡抚,巡抚既兼汀漳,即福建职官也;今补列之。
77   选举科目,肇于唐而莫繁于宋。我朝颇沿明制,简而易遵。今按科标目,注其缘起,胪其名氏,次其郡县里贯;其卓然可述者,于人物传详之。
78   宋代宗室附闽籍登第者,多至六、七百人,旧志不详世系,直同土著;今一一查核登载。
79   职官止载实除,选举止录本籍,此通例也,然权任者着有宦绩,寄籍者家仍土著,均附着焉。
80   明季忠义遗臣,旧志均略。谨据明史、通鉴辑览、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所收补入,以永我国家衰宠忠贞至意。
81   史之有表,所以联系繁重,便于寻览,诸志职官、选举,多用其例。顾职官或繁简不均,或年代失考,转致参差。选举以科分汇次则行格不敷,以府县分编则纷纭无绪;今惟以纲统目,依类联缀,不复立表,卷帙既省,亦便检寻。
82   各省志乡贤统归人物,然闽学盛于有宋,诸贤渊源濂洛,而集其成于朱子,史家特标道学立传,于统为尊。兹特仍之,此外无容臆为增入。至若名臣勋绩着在列传,良吏武功以类相从,及夫儒林、文苑、忠节、孝义、隐逸,其流风遗烈,皆足以兴起人心,方伎虽小道而曲艺不遗,寓贤非乡产而余馨未歇,故并传焉。
83   列女一门,特为繁重,以县属分之,以朝代次之。别为目四:曰贤淑,章妇德也;曰节孝,曰节烈,而未婚节、未婚烈附为,从一之义也;曰闺秀,柔顺利贞,不以才尚,亦不以才掩也。
84   闽中寺观,莫详于三山志。缘是时府县用计多出于此,故胪列尤繁。今惟于山水形胜之区、名流游咏之迹,与夫盛衰兴废之关乎风尚者略记而存之。
85   外纪述戡乱之迹,知消萌务在安民。外岛志航海之邦,见柔远莫先内治。录祥异,昭天戒之克谨。裒丛谈轶事,拾掌故之遗文。稗乘兼收,咸资古鉴。
86   方志之体,有述而无作,惟在择而能精,核而有要。兹所征引,大都溯原于史,而取材于闽中数十家旧记,与夫省郡州县新旧志乘,而参以丛书,釆及近事。补遗订误,一字之疑,必求其据。惟是概注引用书目,未免繁碎。今于事义显明者不复件系,其事隐义疑必资征信者注出原书,庶无嫌于臆决云。
87   福建通志道光九年重纂职名
88   总裁:闽浙总督孙尔准、福建巡抚韩克均、福建巡抚魏元烺、提督福建学政陈用光。
89   监修:福建布政使程含章、福建按察使岳良、福建粮驿道强逢泰、福建盐法道王耀辰。
90   提调:福建盐法道胡祖福。
91   总纂:翰林院编修陈寿祺。
92   分纂:候补内阁中书高澍然、江苏举人沈学渊、浙江嘉善县教谕陈善、浙江绍兴府教授前翰林院庶吉士冯登府、浙江贡生汪晨、福建举人王捷南、进士陈池养、举人林丞英、举人翁吉士、举人刘建韶、举人林彦芬、举人丁汝恭、举人赖其瑛、拔贡生张际亮、生员张绅、举人罗联棠、举人饶廷襄。
93   分校:生员陈茂坚、监生孟曾榖、生员刘存仁、生员甘鸿、生员梁尧辰、江苏举人孙士端。
94   监局:云霄厅同知陆我嵩、古田县知县宋炳垣、署闽县知县方履籛、诏安场盐大使张用禧、华封县丞前翰林院庶吉士郭应辰、西河场盐大使吴世培、浦下场盐大使周善感。
95   收掌:分发福建布库大使孙春洋、前海澄县知县景燮、候补知县吴成栋、兴化凌厝巡检萧重、候补县丞来锡蕃、候补县丞程绩。
96   采访:生员黄光宇、优贡生甘澍、副贡生何春元、生员陈茂坚。
97   福建通志道光十五年续修职名
98   总裁:闽浙总督程祖洛、福建巡抚魏元烺、提督福建学政吴孝铭。
99   监修:福建布政使郑祖琛、福建布政使贺长龄、福建按察使凤来、福建按察使张澧中、福建粮驿道托浑布、福建盐法道王耀辰、福建盐法道麟桂。
100   纂修:前翰林院编修魏敬中。
< 1 2 3 4 5 6 7 8 9 10 ... 51 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