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赐姓始末-清-黄宗羲(文本)
< 1 2 3 4 >
行号
1 《赐姓始末》等三种  (明清)黄宗羲 撰
2   ●赐姓始末
3   余姚黄宗羲太冲撰
4   朱成功者,郑芝龙之子也;母为彝女,原名郑森。宏光时,入南京太学。闻钱谦益之名,执贽为弟子;谦益字之曰大木。丰采掩映,奕奕耀人。隆武皇帝即位,年才二十一;入朝,上奇之;赐今姓名,俾统禁旅,以驸马体统行事;封忠孝伯。
5   初,芝龙之为盗也,所居为泉州之东石。其地滨海,有李习者往来日本,以商舶为事;芝龙以父事之。习授芝龙万金寄其妻子;会习死,芝龙干没之;遂召募无赖为盗于海中。久之,而所得不赀。崇祯中,受巡抚沈犹龙招抚。芝龙娶日本长琦王族女为妻。凡为日本赘婿者,例不得归;惟芝龙挈其妻还东石。遂为富人,甲于全闽;第宅纵横数里。犹龙母生日,进珊瑚高尺余,饰以珠龙金盎。犹龙叹赏,复进一株。制生犀黄金为甲;每出则百余骑如一人,莫辨其孰为芝龙也。时南安有荀憨(越中徐氏雕本作「苟戆」)、惠安有刘香,皆称富强。荀憨先亡,刘香恃众不就抚;朝命芝龙讨之,战于五虎门外之定海所。芝龙力不敌香,而弟芝虎勇甚;望见香乘大舰指挥兵士,芝虎轻舟跃舰而上,直前取香。左右皇急,莫敢纵兵;香亦勇,格虎兵器坠之,遂徒手而搏,相持入海皆死。芝龙既并其众,遂益强盛。江右邹维琏嗣为巡抚,思欲衰之,然无以为计也。宏光帝立,封南安伯;及劝进隆武,封平虏侯,晋平国公。北兵入福州,芝龙退屯安海(即安平镇),楼船尚五百余艘。乃为洪承畴所诱,决意欲降,诸将多不从,成功痛哭而谏;芝龙意不可回,单骑北去。芝龙既降,其家以为可免暴掠,遂不设备;北兵至安海,大事淫掠,成功母亦被淫,自缢死。成功大恨,用彝法剖其母腹,出肠涤秽,重纳之以敛。
6   丙戌十二月朔,成功大会文武群臣于烈屿;设高皇帝神位,定盟恢复。
7   丁亥,仍称隆武三年。移于南澳,勤王者远近至,军声颇振。
8   五月,于厦门(即中左所)设演武场。
9   七月,合定国公(郑鸿逵)军围泉州之桃花山;不克。
10   十月,从大学士路振飞、曾缨议,颁明年隆武四年戊子大统历;用文渊阁印印之。
11   戊子闰三月,同安、安溪皆下。以礼部主事叶翼云署同安(县)事。
12   五月,围南安县;七十日不克而还。
13   八月,同安破;叶翼云及镇将邱进(按原刊为「集」)、金裕皆死之。知永历皇帝驻跸广东之肇庆,遣光禄寺卿陈士京入朝。
14   己丑,士京还自行在,封成功为延平王;始称永历三年。
15   六月,漳浦守将纳款。
16   庚寅,成功南下。
17   辛卯二月,泉州侦厦门单薄,袭破之。曾缨自缢,诸绅咸避于梧(浯?);待成功自南反,泉州袭者始退。
18   十二月,攻漳浦;知县某出降。
19   壬辰正月,海澄守将郝(按原刊为「赫」)文兴举城降;围长泰县。北督陈锦来接,败之。
20   二月,复平和、诏安、南靖三县;进围漳州府。
21   七月七日,陈锦为其内竖李进忠等五人所刺,以其首来降。
22   八月,刑部侍郎王虞石至自五指山,言思文帝在彼为僧。继而勒使至厦门,一时故臣皆不能决。
23   九月,北帅金砺援漳,岛兵失利。
24   癸巳二月,五指山复遣使来存问诸臣。使言思文帝今离五指、驻平远县,将起兵;故臣乃具公疏,请出验视,卒不可得。
25   五月,金帅以万骑攻海澄;遇伏,大败。
26   六月,岛师南下。会潮州守将郝尚久(按原刊为「文」)反正,以定海李孟■〈山上〈弓攵〉下〉署太守事。其属县潮阳、惠来相抗,成功赴剿。
27   甲午四月,新朝割漳、泉、惠、潮四郡地,令岛上薙发;不受。潮州复陷。
28   十一月,发水、陆师应西宁王李定国于粤东。
29   十二月朔,复漳州府;漳属十县降者九,独龙岳不下。泉属七县降者六。
30   乙未二月,破仙游;攻凡半月。
31   四月,援粤之师失利;统军者黄梧降级。
32   五月,祭旗;大演陆师,戈甲耀日,集缙绅观之。
33   六月,祭海;大演水师。
34   九月,南征;破揭阳、海澄、普宁三县。命峻揭阳城,毁澄、普。
35   十一月,舟山巴臣兴举城降。发师已三月,阻风;至是,抵城下。
36   十六日,北师再遣使议和。
37   丙申正月十一日,始颁永历十年大统历;以前年有戎事故也。台州北将马信弃其城,纳降于舟山。
38   二月,降将马信、冯用、张洪德俱抵厦门,谒成功。
39   五月十日,粤师失利归;斩其将苏茂。
40   闰五月,改厦门为思明州。
41   六月二十四日,黄梧以海澄叛,知县王元士从之;协将康雄不从,断其手,得缒(按原刊为「坠」)城出。
42   七月五日,以忠勇侯陈某留守思明州;成功率师北伐,夺闽安镇,斩北将胡希孔;生擒百七十余人。二十三日,战于南台,夺桥;又明日,战于桥北,再胜。二十八日,战于教场,夺马二十五匹、擒延平参将张礼。
43   八月四日,复连江。二十六日,舟山陷;总制陈雪之、英义伯阮骏俱赴海死。
44   丁酉十二月,岛上火药局灾。
45   戊戌正月,行在以玺书通问。
46   二月,使松江徐孚远觐行在。泛海由交趾入安龙,交趾要其行礼,不得过,遂返厦门。厦门破,孚远遁迹,为北帅吴六奇所藏,完发以死。海外生一子,扶衬归故里;未葬,子亦死。
47   成功会师浙海,以少司马张煌言为监军,北伐。抵羊山;羊山故有龙祠,海舶过者致祭必以生羊,即放于山上,久而孳乳日蕃,见人了不畏避。军士竞逐之,天朗波平,怪风猝至,海舶自相击撞;义阳王某溺焉。于是反斾。
48   己亥五月,全师北指。张煌言以所部义师从为前驱。入江,煌言抵瓜州城下。明日,成功至;北师出御,满、汉死者千余,乘胜克其城。成功南渡攻镇江;煌言溯长江,未至仪真五十里,吏民迎降。六月二十八日,煌言抵观音门;成功已下镇江,水师毕至。七月朔,哨卒七人掠江浦,取之。五日,芜湖以降书至。成功谓煌言:『芜城上游门户,倘留都不旦夕下,则江、楚之援日至;控扼要害,非公不可』。七日,煌言至芜湖。传檄郡邑,江之南北相率来附:郡则太平、宁国、池州、徽州,县则当涂、芜湖、繁昌、宣城、宁国、泾县、(南宁)、南陵、太平、旌德、贵池、铜陵、东流、建德、石埭、青阳、(虹县)、巢县、含山、舒城、庐江、高淳、溧阳、建平,州则无为、广德、和阳:凡得府四、州(三)、县二十四。而下流之常、镇属县,亦皆待时为降计。其时有大帅单骑东逃,饭于村店;店中唯一老妪,大帅遑遽问曰:『今代如何』?老妪不知其为大帅也,合掌向天谢曰:『闻杀北人尽矣』。大帅不敢饭而去。金陵亦欲议降;未定,而谍知岛师疏放,樵苏四出,诸营垒为空,士卒释冰而嬉,用轻骑袭破前屯。成功仓卒移帐;质明,军灶未就,北师倾城出战。兵无斗志,岛师大败;总兵甘辉等死之。成功遂乘流出海,并撤镇江之兵。煌言趋铜陵,与楚师遇;兵溃,变姓名,从建德祁门山中出天台以入海。
49   成功之败而归也,以厦门单弱,方谋所向;中途遇红彝船一只,其通事乃南安人,谓成功曰:『公何不取台湾?君家之故土也。有台湾,则不患无饷矣』!台湾者,海中荒岛也。崇祯间,熊文灿抚闽,值大旱,民饥,上下无策;文灿向芝龙谋之。芝龙曰:『公第听某所为』;文灿曰:『诺』。乃招饥民数万人,人给银三两,三人给牛一头,用海舶载至台湾,令其茇舍开垦荒土为田。厥田惟上上,秋成所获,倍于中土。其人以衣食之余,纳租郑氏。后为红彝所夺,筑城数处:曰台湾、曰鸡笼、曰淡水;此外,又有土城数十处。台湾之城,乱石叠成,高数丈、厚丈余,用火煆之,化为石灰,融结一块。而其门户为澎湖;澎湖水涨(?),地势低下,海舶至此,须易船而入,故险而易守。成功往攻台湾,至澎湖,适遇水涨,竟以海舶渡之,直抵城下。城中红彝不过千余人,他皆郑氏所迁之民也。以大炮攻城,城坚不受炮;湾民导之曰:『城外高山,有水自上而下,绕于城濠,贯城而过;城中无井泉,所饮惟此一水。若塞其源,三日告困矣』。成功从之;红彝乞降,遂以大舶迁国。
50   成功王其地四年(月?),卒;子锦(一作经)嗣。
51   甲寅三月,福藩耿精忠反,称裕民元年;招朱锦兵为助。锦引舶入据漳、泉,犹称
52   永历二十八年,不受耿氏节制;与耿氏战,互相胜负。
53   戊午,精忠降(清)。
54   锦于庚申,仍归台湾。
55   癸亥,锦卒,子克塽嗣立,年十二岁,不能统领其众;兵溃,降于清,得授世爵云。
56   史臣曰:郑氏不出台湾,徒经营自为立国之计,张司马作诗诮之;即有贤郑氏者,亦不过跻之田横、徐市之间。某以为不然!自缅甸蒙尘以后,中原之统绝矣;而郑氏以一旅存故国衣冠于海岛,称其正朔。在昔有之:周厉王失国,宣王未立,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共和十四年,上不系于厉王、下不系于宣王,后之君子未尝谓周之统绝也。以此为例,郑氏不可谓徒然。独怪吾君之子匿于其家,而不能奉之以申大义于天下!愚闻海外尚多人物,当必有说以处此。
57   ●郑成功传
58   余姚黄宗羲太冲撰
59   郑成功,南安县石井巡司人也。初名森,字大木。父芝龙,字飞黄,小字一官。其大父绍祖,为泉州太守叶善继吏。时芝龙方十岁,尝戏投石子,误中太守额,太守禽治之;见其容止,笑而释焉。居无何,落魄去。之日本,娶倭妇,生成功。是夜,倭岛万火齐明;芝龙心异之。数岁,芝龙与弟芝虎亡之颜思齐党中为盗。思齐,海澄人,居台湾;一时群盗陈衷纪、杨六、杨七、刘香等皆出其门。衷纪,亦澄人,最桀骜;芝龙委身事焉。台有居人,自芝龙等始。
60   思齐死,众无所立。乃奉盘鍉割牲而盟,以剑插米,各当剑拜,拜而剑跃动者,天所授也。次至芝龙,再拜,果跃出地;众乃俱伏,推为魁(或传芝龙与陈衷纪、陈勳等十人各乘一舟,亡之台湾为盗。风引桅带搅而为一,各骇然曰:『此殆天以我十人不相统摄欲立一中军耶』?乃共申约,鼓之三通而开者立之。至芝龙而开。其言芝龙所以起事者,或异然。要之,生而盗贼,亦有天焉)。陆梁海上,官军莫能捕。然大权犹归衷纪,芝龙仍阳奉之。
61   朝议招抚,以叶善继有德芝龙,必感激;为书招之,芝龙归命。及降,善继坐戟门(时陞兵道),令芝龙兄弟泥首;芝龙不敢违,匍伏。而一军皆譁,竟叛去;复据海岛,劫截商民,往来闽、广之间。
62   天启六年,泊于漳浦之白镇。巡抚朱一凭遣都司洪先春击之,鏖战自晨及晡,未有胜负。会海潮夜生,先春漂泊失道。芝龙阴度前山遶先春后,先春腹背受敌,身被数刃。芝龙故有求抚意,微达于官军,乃佚先春。又自白镇趣中左所,督师俞咨皋与战败,又佚之。中左人开城纳之。泉守王猷遣人招谕。
63   崇祯元年九月,芝龙杀衷纪于岛上。忌刘香,发其父塚,刃挫而粪瀦之。率所部降于督师熊文灿。
64   三年,以平广盗、征生黎、焚荷兰(时豫章邹维琏抚闽,荷兰犯岛。琏拜芝龙为将。芝龙募龙溪人郭任功率十余人夜泅荷兰船尾,潜入焚之,获荷兰五十余人;余船悉遁)、收刘香功,迁都督。
65   于是,成功在倭已七岁矣。芝龙屡请之,不能得;乃遣人齎金币往,图画芝龙为大帅秉钺横绝海表军容煊赫之状,倭亦颇惮,受赂而归之。成功风仪整秀,俶傥有大志。每东向而望其母,辄掩涕。大为季父芝豹所窘,叔父鸿逵独伟视焉。读书颖敏,不治章句。先辈王观光一见,谓其父曰:『是儿英物,非若所及也』。十五,补邑诸生;试高等,食二十人饩。金陵有术士视之,惊曰:『此奇男子骨相非凡,命世雄才,非科甲中物』。盖知明历之余分,东南之乱未已也。
66   我章皇帝定鼎之元年,福藩立江左,改元宏光。封芝龙南安伯、鸿逵靖虏伯。
67   其明年,鸿逵与黄道周迎唐王即位福州,改元隆武。晋芝龙平虏侯、鸿逵定虏侯,俱加太师;芝豹澄济伯。芝虎最骁健,以逐刘香殁于海,以故不及封(芝虎勇悍、敢深入,声如乳虎。与刘香遇于南澳,隐于帆末;风转及香船,大呼飞下,击杀几尽。香抱铜炮赴海死,芝虎亦死)。
68   芝龙幼习海,群盗皆故盟或门下。就抚后,海舶不得郑氏令旗不能来往;每船例入三千金,岁入千万计,以此富敌国。自筑城于安平镇,舻舳直通卧内。所部兵自给饷,不廪于官。鐖凿剽锐,徒卒竞劝。凡贼遁入海者,檄付芝龙,取之如寄。以故郑氏贵震于七闽。
69   既而成功陛见,隆武奇之;抚其背曰:『惜无一女配卿,卿当尽忠吾家,无相忘也』!赐姓朱,改名成功;封御营中军都督,赐尚方剑,仪同驸马。自是,中外称「国姓」云。是年,日本送归其母。
70   芝龙以拥立非本意,日与文臣忤;又度天朝神武,必不能偏安一隅,密有归款意。时招抚江南者内院洪承畴、招抚福建者御史黄熙胤,皆晋江人,与芝龙同里,通声问。一日,成功见隆武愁坐,悲来填膺;跪奏曰:『陛下郁郁不乐,得毋以臣父有异志耶?臣受国厚恩,义无反顾,臣以死扞陛下矣』。
71   及两浙败,关门不戒。芝龙亦以不出关,无以厌人望,乃分兵为二;声言万人,实不满千。以鸿逵为元帅,出浙东;永胜伯郑彩副元帅,出江右。隆武仿淮阴故事,筑坛郊送之。既至关,疏称饷缺,驻不发。诏书切实,不得已,踰关行四、五里而还。
72   三年六月,封成功忠孝伯。八月,隆武亲征,驻建宁;欲往江右就赣督杨廷麟、万元吉、楚督何腾蛟等,犹豫未决。芝龙疏请航海,拜疏即行。武毅伯施福撤关兵归。隆武驾陷汀州(帝与曾后骈斩汀州城下),成功南溃。方官军之未至泉也,芝豹闭城门,大索荐绅、富民饷;不应,立枭之。访亲家母于庭,抵暮得数万金。俄而,贝勒王及固山兵至,乃溃。成功母不去,死之。成功大号,恸不自胜。
73   芝龙退保安平,军容甚盛,旌旗摇海。以洪、黄之信未通,犹豫未敢迎师。又自以先撤关兵,无一矢加遗,于天朝为忠;而两广素属部下,若招以自效,「闽粤总制」可得,犹然南面王也。泉绅郭必昌与芝龙厚,贝勒王令招之。芝龙曰:『我非不忠于清,恐以立主为罪尔』。会固山兵逼安平,芝龙怒曰:『既招我,何相逼也』!贝勒王乃退固山,离安平三十里而军;以书招之曰:『吾所以重将军者,以将军能立唐藩也。人臣事主,苟有可为,必竭其力;力不胜天,则投明而事,乘时建不世之功,此士之一时也。若将军不辅立,吾何用将军哉!且两粤未平,今铸「闽粤总督」印以相待。吾所冀将军来者,欲商地方人才故也』。芝龙得书,大喜;则召成功计事。成功泣谏曰:『父教子忠,不闻以贰。且北朝何信之有』?芝龙曰:『丧乱之天,一彼一此,谁能常之。若幼,恶识人事』!遂进降表。过泉州,大张文告,艳投诚之勳;犹持贝勒王书招摇,市官者就议价。至福州见贝勒王,握手甚欢,折箭为誓;命酒饮三日夜。贝勒王知成功黠,俟以俱行;既而不至,芝龙叹曰:『成功去,清朝其敝乎!使君忧者,必此子也』。夜半,忽拔砦挟芝龙以北。
74   成功虽遇主列爵,实未尝一日典兵柄;意气状貌,犹书生也。既力谏不从,又痛母死非命,乃悲歌慷慨,谋起师。携所着儒巾、蓝杉,赴文庙哭焚之;四拜先师,仰天曰:『昔为孺子,今为孤臣;向背去留,各有作用。谨谢儒服,惟先师昭监之』!高揖而去;禡旗糺族,声泪俱并。与所善陈辉、张进、施琅、施显、陈霸、洪旭等盟歃愿从者九十余人,乘二巨舰断缆行,收兵南澳,得数千人,文称「忠孝伯招讨大将军罪臣朱成功」。
75   其明年,遥闻永明王即位肇庆,改元永历;成功则奉朔,提师归自南澳,旧众稍集;年二十四。时厦门、浯州为郑彩及弟定远侯郑联所据,乃泊鼓浪屿,与厦门隔带水。厦门者,中左所也;所谓浯州者,金门也。隶同安,为两岛。
76   七月,会永胜弟兄入寇海澄;不克而还。
77   八月,与鸿逵合攻泉州,败提督赵国佐数百骑于桃花山;追至城下,国佐授甲登陴。其明日,我副将王进自漳赴援,围解;成功回岛,鸿逵舣舟泉港。自冬徂春,郡邑戒严。
78   五年,永历在桂林。
79   三月,成功寇同安。同之九都民好斗,偕守将拒于店头山;成功斩数骑,兵民奔溃。至同安,守将王彪、折光秋、知县张效龄弃城遁。成功入据之,以叶翼云为同安县;复寇泉州。
80   七月,我佟国器、陈锦、李率泰三帅援至。鸿逵入潮,成功入岛;以丘缙、林壮猷守同安。官军日夜攻,破之;杀缙、壮猷、翼云及教谕陈鼎(鼎,永华父;丙戌举人),屠其城。
81   六年,永历在肇庆。成功募兵于铜山。
82   三月,以施琅、杨才、黄廷、柯宸枢、康明、张英等寇漳浦。守将王起凤降,授铁骑镇,寻改正兵镇;教以学射,教以骑马,割马耳者同首功。杀马如屠,自起凤始。寻下云霄,抵诏安,屯分水关;令黄廷守盘陀岭。官军攻盘陀,宸枢死之。
83   七月,永历遣使至岛,封成功为延平公。
84   七年,潮人黄海如、陈斌道成功入潮。是年,全粤俱奉永历。守潮者,永历镇帅新泰侯郝尚久也(「成仁录」曰:『尚久,本李成栋部将。永历中,封新泰候;守潮州。顺治七年投诚,仍守潮州。十年,平南王尚可喜以刘伯禄代之;尚久拒命,复归永历,求助于成功。成功兵至,又拒不纳。靖南王耿继茂与哈哈木攻下之,尚久投井死)。自鸿逵据潮之揭阳,郑、郝两家虽同奉朔,各相疑忌。既而,尚久投诚。成功入南洋剿贼许隆、杨广,遂渡达濠剿贼张礼;鸿逵邀入揭阳,剿贼陈敬、李峰,杀我潮镇骑兵数百;至碣石卫,为贼苏利所败(「成仁录」曰:『苏利,海丰人。永历中,授将军;据碣石卫,纵横粤东。顺治七年,天朝以左都督啗之;利不剃发,外受羁縻。以壤接成功,惧为所并,借我为重,阴持两端。及十八年迁界令下,利乃拒命,杀我防将,连下滨海数县。康熙二年,讨平之)。
85   六月(按原刊为「年」),寇潮州,城守不下;遣甘辉杀贼黄亮采于峡山,败粤东合提督于潮阳。
86   时两岛为彩、联所据。其将章云飞恣肆不道,成功密与诸部计曰:『两岛,吾家卧榻之侧,岂容人鼾睡』!乃严部勒,自揭阳扬帆。中秋抵厦门,联方醉卧万石岩。岩踞城东数里,凿石成洞,奇险可居;联所结构也。报至,不得通;诘朝酒醒,出见成功,交拜极欢。成功笑曰:『兄能以一军相假乎』?联未对,诸执锐者前矣;「唯唯」惟命。于是麾军过联船,诸将皆讋伏莫敢动。成功遂并联军,斩章云飞;威棱日憺,海上军皆属焉,可四万余人。未几,邀联游万石岩,微谕以刺之,隐其尸;阳为遁去。成功之将至也,声名藉甚;彩议全军出避,联不从,复不设备,故及。彩率所部渔猎海南,数载不归;成功慰复之,卒于家。
87   十一月,永历在南宁。
88   十二月,天兵徇广州,永历镇帅江宁伯杜永和奔琼州;成功谋往接之。
89   八年正月,率众而南。
90   成功既闻迁界令下,叹曰:『使吾徇诸将意,不自断东征得一块土,英雄无用武之地矣。沿海幅员上下数万里尽委而弃之,使田庐丘墟、坟墓无主,寡妇孤儿望哭天末,惟吾之故;以今虽披猖,亦复何用。但收拾余烬,销锋灌燧、息兵休农,待天下之清未晚也』。乃立兴法、辟刑狱、起学宫、计丁庸、养老幼、恤介特、险走集、物土方;台湾之人,是以大集,郑氏遂安。
91   圣祖之元年,永历在滇城;或曰幽矣,或曰杀矣。成功犹奉永历朔。
92   二月,有谤忠勇侯陈霸归款本朝,以全斌之甲伐之。霸,石井人;平虏步将,而成功之姻也。镇南澳十余年,与许隆、苏利数百战,粤人畏之如虎;但性傲多怨。全斌至,霸不御敌,入广东投诚;授慕化伯。盖蜚语所中云。
93   二月,舟次平海卫,鸿逵弃揭阳回岛。闽抚张学圣按泉,调莆郡侯马得功取厦门。鸿逵未至,郑芝莞无守备,得功先遣数十骑渡五通登岸,兵民望见皆溃,遂入岛。隆武阁部峡江曾缨死之(缨字二云,峡江人。万历丙辰进士,官工部,忤璫削夺。崇祯中起用,历官工侍。隆武拥立,以东阁大学士召入闽,又与芝龙不合;既从成功浮沉海上。官军入岛,家人请遯;缨曰:『吾今日犹得正命清波也』。于是月晦,自经死;门人陈泰为经纪其丧。嗟夫!甲申之后,事之传疑者多矣。若缨之亡命海表,引义慷慨,毫无纤翳,谓非昭回日月者乎!或谓缨思文上相,既无所建白,入闽又一筹莫展;然值马、阮之奸,又遇芝龙之二,心力枉抛,无可奈何也。诗云:『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缨死,郑氏典刑替矣)。不数日,鸿逵至,攻围马得功;得功欲退,厄于渡,谓鸿逵曰:『公等家口俱在安平,脱得功不出,恐不利公家』!鸿逵患之,且不虞成功之迅至也,逸之。四月,成功至自平海;得功去两日矣。成功大悔恨,按失律罪杀芝莞。芝莞,成功从叔也;诸将悚栗,兵势复振,凡六、七万人。鸿逵遁泊白沙,筑寨以居。
94   左先锋施琅(施世纶父)得罪,逃归天朝。琅之事成功也,年最少;风宇魁梧,号知兵,自楼橹、旗帜、伍阵相离之法,皆琅启之,然颇恃才而倨。有标兵得罪,逃于成功,琅禽治之;驰令勿杀,琅已斩之。成功怒,捕琅;逮其家,杀琅父及弟显。显时为援剿左镇。琅夜逸,顾四塞环海,无敢问渡;匿荒谷中,饥且死。适佃兵锄园老矣,望见五花豹隐卧,大惊怖;顷之,傫然施琅也。琅亦惊定,且告之故。佃兵闻其勇也,慰抚之;以箪食鱼羹饷之。然已惫甚,肌革惨檩。时成功购琅急;曰:『此子不来,必贻吾患』!令国中舍匿者族。食毕,乃谋之所部苏次将茂。夜同叩次将门,门启,佃兵乃去;茂则大惊失色曰:『大哥安得留此』!既已,无可奈何。居二日,迹至苏家;乃伏琅卧内,令其妻隅坐,以衣覆之。又二日,假以一舟、一剑、一竖子,夜渡五通,入安平依鸿逵。厥明,茂席藁请罪军门;成功赦而封之以琅职。久之,琅归天朝,授水师提督,驻海澄。
95   五月,成功寇南溪,败漳镇王邦俊。
96   十一月,与提督杨名高战于小营岭;名高大败。
97   十二月,寇漳浦;守将杨世德、陈尧策降。
98   九年正月,寇海澄;潮骤涨,达城垣,城守郝文兴降,授左都督。
99   二月,寇长泰;我副将王进与中军提督甘辉遇于北溪。进,大名人,号老虎;辉,海澄人,足■〈轻上足下〉。此两人,俱雄健闻于军,久念一决雌雄。乃奋挝傅矢,以两马相当;辉揕进则隐之,进彀辉亦落之。自辰至午,纵横跌宕,观者竦踊,以为神亭之技。迨两家兵至,乃解。进入长泰,辉日夜攻弗克。我总督陈锦援至,战于江东桥北。锦溃,奔泉州。复攻长泰,城陷;进独与数十骑从城西门出走郡城,漳属俱下。
100   五月,我金衢总兵马逢知来援。战少利,突入郡城。成功围之,弗下;防镇门山以水灌之,堤坏弗浸。城中食尽,人相食;枕藉死者七十余万人(闻之故老言:城中人既无所得食,又遭泒垛、索饷之惨,夜敲瘦骨,如听瓦声。第宅万户,门巷洞开,落落如游墟墓。残鼠饥鸟,白昼蹲踞几上。解围,百姓存者仅一、二百人。此一、二百人,其所死者,非父兄、即子弟;指沟中白骨,历历数其姓字告人。然气息仅续,言虽悲不能下一泪。又言:九月间,有士人素慷慨,率妻子闭户,一恸而绝;邻舍儿窃煮食之,见肠中累累皆故纸,字画隐然可辨,邻舍儿亦废箸而绝。先辈周亮工尝为「清漳城上」诗,以纪其事;酸楚凄痛,戚戚不忍读竟也)。
<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