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汉官六种-清-孙星衍(文本)
< 1 2 3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行号
1401 〔三二〕孔本书钞卷五0「州郡」下引有「事」字。
1402 〔三三〕通典卷二0引作「自者谓之辅」。
1403 〔三四〕通典卷二0「」下有「拜」字,疑此脱。
1404 〔三五〕据后汉书鲍昱传注删「称」字。
1405 〔三六〕后汉书和帝纪注引作「经明行修,能任博士」,御览卷六二八引亦同。
1406 〔三七〕后汉书和帝纪注、御览卷六二八「明达法令」均作「明晓法律」,「文中」作「文任」。
1407 〔三八〕后汉书和帝纪注、御览卷六二八「明足以决」均作「明足照奸,勇足决断」。
1408 〔三九〕后汉书和帝纪注、御览卷六二八「皆有」引作「皆存」,「
1409 廉公」引作「清公」。
1410 〔四0〕后汉书窦宪传注「幽」下引有「冀」字,后汉书南匈奴传注亦同。而通鉴卷四五胡三省注有「冀」无「并」。又「骑」原误作「
1411 骄」,据诸引而改。
1412 〔四一〕孔本书钞卷五一「赵王」下引有「乃」字,又引书作汉官。
1413 〔四二〕此引又见类聚卷六八,孙辑脱注。
1414 〔四三〕汉书有百官公卿表,东观汉记有百官表,皆不称志。称百官志者,自谢承后汉书始,然应劭不得而见之。疑原引有误。俞安期唐类函删「是以」以下,或近其真。
1415 〔四四〕黄山校补曰:「柳从辰曰:『据纪,事在永平八年,故志以为明帝初。「十」字衍。』今按:史无纪年不着年号者,盖注实阙『
1416 永』字,『平』字亦残其半,遂讹为『十』字也。」黄说是。
1417 〔四五〕初学记卷一二、御览卷二二八「斋有疾」引作「恒斋」。据下文谣谚,恐当以作「恒斋」为是。
1418 〔四六〕御览卷二二八「被病」引作「瘦弱」。
1419 〔四七〕「收」原作「取」,初学记卷一二、类聚卷四九、御览卷二二八均引作「收」,据改。
1420 〔四八〕「论」原作「议」,据初学记卷一二、类聚卷四九、御览卷二二八引改。
1421 〔四九〕此引又见后汉书儒林传注,孙辑脱注。
1422 〔五0〕据御览卷二三五引删「掌」字。
1423 〔五一〕王先谦后汉书集解曰:「官本『玄』作『互』,是。」王说是。
1424 〔五二〕点校本后汉书窦武传注「而」引作「以」。
1425 〔五三〕类聚卷四六、御览卷二三六「辨」均作「辩」。此引又略见于书钞卷六七,作「辨」。陈本作汉旧仪之文,故孙氏分入两书,而孔本则作汉官仪。按之类聚、御览,恐当以作汉官仪之文为是。
1426 〔五四〕后汉书朱浮传注「差次」作「差选」。又下引后汉书徐防传注亦作「差选」。
1427 〔五五〕后汉书点校本校勘记曰:「集解引惠栋说,谓注『世』别本作『卅』,音先合反。今按:通典卷二十七引后汉督邮状作『三十六属』,则『世』字当作『卅』。因版刻『世』字往往作『世』,与『
1428 卅』形近而误。」其说是。
1429 〔五六〕后汉书徐防传注引作汉官。
1430 〔五七〕唐六典作汉仪之文。
1431 〔五八〕唐六典作汉官之文。
1432 〔五九〕后汉书段颎传注引无「宪陵园」、「阳陵」等字。其原意指凡帝后陵园丞,秩皆三百石,令秩六百石,非有专指。孙氏所补非是。
1433 〔六0〕据御览卷二二九改「六」作「禄」。
1434 〔六一〕初学记卷一二引应劭曰作「举不失德」,当是。
1435 〔六二〕点校本后汉书张霸传注作「见汉官」。
1436 〔六三〕唐六典引作汉官。
1437 〔六四〕「此为四行」四字乃李贤之语。首句当依后汉书吴佑传注作「光禄举四行」为是。
1438 〔六五〕据初学记卷一一叙事删「外」字。
1439 〔六六〕郎中令,秦时置。汉初因而未改,至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光禄勋。中兴后,仍名光禄勋,百官志载之甚明。应劭叙汉官,上溯西京之制,用其旧称耳。故非续汉志无郎中令也。又「羽林郎」之「郎」字,原在「虎贲」下,「为之长」之「长」字上,原有「令」字,孙辑或改或删,甚是。
1440 〔六七〕后汉书和帝纪注「左、右署」下有「也」字。
1441 〔六八〕后汉书光武帝纪、南匈奴传均作建武二十六年事,疑原引误。
1442 〔六九〕后汉书顺帝纪注、御览卷二四一均作「三百人」,尚书牧誓亦同。孙辑所据本误。
1443 〔七0〕孔本书钞卷六三亦引作「更名虎贲中郎将」。
1444 〔七一〕孔本书钞卷六三、初学记卷二六均引有「插」字。
1445 〔七二〕「初学记服食部」乃「初学记器物部」之误。
1446 〔七三〕初学记卷二七、御览卷八一五「虎贲中郎将」下均有「古官」二字。又此上御览服章部仅有一引,即卷六九五所引。另一引见卷六九一,乃董巴舆服志之文,孙注误。
1447 〔七四〕「御侮」二字原误倒,「别」亦讹作「列」,皆据御览卷二四二引以改。
1448 〔七五〕「九麌」见广韵卷三。
1449 〔七六〕刘攽东汉书刊误卷四曰:「文云丞、尉小县三百石,其次四百石已足,不当更有丞、尉字。」点校本据删,甚是,今从之。
1450 〔七七〕孔本书钞卷五六引作「诗」。
1451 〔七八〕后汉书光武帝纪所言乃尚书仆射事。又书钞卷六二引乃言谒者仆射事。其引无「仆,主也」三字,「每官必有」作「是故设」,无「课」字,当别作一条。
1452 〔七九〕「帻」原误作「绩」,据书钞、御览引而改。晋书舆服志亦作「缃帻」。
1453 〔八0〕此条御览服章部有两引,分见卷六八七、卷六九一。
1454 〔八一〕汉书百官公卿表注、三辅黄图卷二、后汉书光武帝纪注均无「令」字。又后汉书和帝纪注作「公车令一人」。
1455 〔八二〕三辅黄图卷六作「未央宫六厩」。
1456 〔八三〕汉书百官公卿表注作「分置北边、西边」。
1457 〔八四〕初学记卷一二引作汉官。
1458 〔八五〕据初学记卷一二引补「与」字。又初学记引书作汉官。
1459 〔八六〕「家丞」原作「家乘」,诸本后汉书皇后纪皆作「家丞」,故据以改。
1460 〔八七〕诸本后汉书邓晨传注均引作「私府长、食官长、永巷令」,故据以改补。
1461 〔八八〕类聚卷四九、御览卷二三二「一日」均引作「百」。又史记平准书、汉书食货志亦作「累百巨万」。孙辑作「一日」,恐非。
1462 〔八九〕初学记卷一二引作汉官之文,「又改」上引有「后」字。
1463 〔九0〕影宋本御览卷二三六「少藏」引作「小藏」。
1464 〔九一〕影宋本御览卷二二九即引作「甘肥」。
1465 」字。?〔九二〕据御览卷九七八引补「
1466 〔九三〕「宫」原误作「官」,据后汉书桓帝纪注引改。续汉志亦作「守宫令」。
1467 〔九四〕续汉志补注、晋书舆服志「金取」上均引「说者」二字。
1468 〔九五〕晋书舆服志、初学记卷二六、御览卷二一九「目」均引作「
1469 口」。
1470 〔九六〕御览卷六八八「乃知」下引有「昔」字。
1471 〔九七〕书钞卷五八「问」上有「帝」字。
1472 〔九八〕初学记引作汉官。
1473 〔九九〕后汉书献帝纪注、御览卷二一九均无「坐」字,通典职官正文亦同,据删。
1474 〔一00〕日本广池本唐六典引作汉官。
1475 〔一0一〕孔本书钞卷五八「可正」引作「国正」。
1476 〔一0二〕初学记卷一二、御览卷二一九均作汉官之文,而其下以小字引应劭注曰:「以青规地曰青蒲。」文与汉书史丹传应劭注同。据此疑「汉官」或系「汉书」之误。
1477 〔一0三〕孔本书钞卷五八引作「刁存」;初学记卷一二作「方存」,与陈本书钞同;御览卷三六七则作「乃存」。本辑从御览卷九八一、又卷二一九,作「?存」。按:刁、方、乃三字形近易讹。严可均稿有案曰:「野客丛书二十五作『刁协』。案:刁存是也。刁协晋人,误。」严说近是。
1478 〔一0四〕类聚卷一七「上出」作「帝赐」。又「与含之」三字书钞卷五八引作「教令含之」,类聚卷一七、御览卷三六七作「令含之」,初学记卷一二、御览卷二一九作「使含之」。诸引各异。
1479 〔一0五〕御览卷九八一「视」作「?」。?,古视字,见玉篇。
1480 未完,下略。说明:本文共1972行,显示1479行。为避免对其它公司业务造成影响,总行数在二十行以内的全显示,总行数二十行以上显示五分之四,总行数五百行以上的显示四分之三。
< 1 2 3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