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大光明藏-宋-宝昙(文本)
< 1 2 3 4 5 >
行号
1 續藏經 大光明藏
2  宋 寶曇述
3 句讀修訂
4 大光明藏序
5     冲虗道人史 彌遠 撰
6   橘洲老人蜀英也。有奇才能屬文。語輒驚人。一日忽棄所業。參上乘于諸方。後造妙喜室中決了大事。犇軼絕塵如空群之月題也。先父文魏王去玄鶴之鼎。一見喜動眉睫。自是文交道契。相羊于東湖山水之間。煙雲沙鳥外。意甚適焉。就南郭洲中央築淨院安之。以尚其賢。遶舍樹萬橘。因自號。每一過庭。聞其講明則心目通曉。當時兄弟亦樂從之誨飭砥礪。冀時有所自立。於以夙興夜寐。恐不能盡其術。洎僕入侍。其主仗錫已。甞遣書來。曰氷崖絕壑之地。無所用心。欲以平生所習。自先師傳法而至二十八世菩提達磨。迄于震旦五祖師而下。具大眼目者。一一發明之。如史法也。命之曰傳灯大光明藏。又得空文二禪人相與討論。他日就緒。抱書以歸。先求印可。已而以母喪西邁。及再出關未幾。不起仗錫之席即入三昧。後因其弟可宣得覽其書。且讀且懷。而筆力簡古。謂正宗甚詳。皆鞭策後昆之法也。惜乎世放。不成大全。吁嗟。橘洲老人生天地間。可謂不負於佛祖而負於時矣。後之學佛者有能[門@免]此。即飲倉公上池水。洞見佛祖肺肝。要見橘洲則尚餘三舍。僕作此說。政如張無盡所謂金剛王寶劒云耳。嘉定丙子六月上澣。
7   大光明藏。橘洲曇少雲秉史筆勾索佛祖機緣。摭而為書。使學者詳其旨歸。於宗門非小補也。然後人傳寫。爭寶之而真贗相半。四明明禪人校定元本。刊行須得同志之士與賢士大夫相助發揮之。重說偈曰。
8   佛祖親傳真命脉  橘洲筆底發淵源  郁乎光燄十萬丈  只貴知音一印傳
9   寶祐乙卯自恣日 徑山石谿 心月 書
10   徑山明書記持傳燈大光明藏并石谿老子疏語。扣知音刊行。不揣荒蕪。見義勇為。迅筆野語以壯其志云。
11   佛祖單傳無盡燈  分輝百億愈晶明  曇孫饒舌添光采  共力流通正眼睛
12   靈洞護國遠孫無門 慧開 贊成
13   橘洲作大光明藏。其製如史斷遺手澤五十餘年。傳者多贗。石溪老俾四明竹窗禪人校訂刊行。已刊四分之一。余未免說偈勉其早成就。開發人天。為大地在迷之人。豈小補哉。
14   景亥長至前兩日無所周 得住 皇恐。
15   默說當陽已發輝  羅紋結角罕曾知  少雲枝上生枝節  播土揚塵無了時
16   讚曰。三尊宿所勉如糞金鑿道。其意遠哉。
17   竹院三十年熏灼之功而成此書。可謂祖庭龜鑑。人或以未完。竊有己論之譏。可為文字式非祖師意也。吁。世無九方臯難識千里驥。時無刖足人孰辦連城璧。是書之作也。發明佛祖事業。槩舉則有二十四門。一則明門戶家世。二則明付受委託。三則明祖父氣分。四則明囦辯廣略。五則明明修竊發。六則明超宗軼量。七則明全機正用。八則明朋友箴規。九則明妙叶敲唱。十則明格物副機。十一明毫釐間隔。十二明露智絕待。又共十二者。一則識鑑先導。二則擿伏全器。三則望氣求嗣。四則安禍就難。五則摧邪救弊。六則外氣感動。七則固護密因。八則年譜先後。九則妙悟遲速。十則風土休戚。十一規正師法。十二溫養應化。今諸方拈提代別者。特其妙叶敲唱一門。於二十三門則有缺如。蒙頃依徑山。因閱化城手澤。感激流涕。患成浸滅。遂取諸家所錄參合。自長生之後。滅翁補集。筆力骫骳。聞見既久。不敢輕去。亦與編次。持以白佛海老人與說偈印可。使之流通因循至今。會同道周無所携見。
18   寬湖先生趙公。公以魁偉英妙之姿。天縱神[聿-干+(恭-共)]。展卷符契。慨施鋟梓。方成鄙志。豈非道因器傳而事與時相假哉。謹識歲月併摭所見為綱目云。咸淳改元結制後七日四明比丘 (紹明) 書于鳳山陳寺之客櫩。
19   大光明藏目錄
20   卷上   七佛 毗婆尸佛 尸棄佛 毗舍浮佛 拘留孫佛 拘那含牟尼佛 迦葉佛 釋迦文佛   西竺二十八祖 初祖迦葉尊者 二祖阿難尊者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四祖優波毱多尊者(旁出一人末田底迦尊者) 五祖提多迦尊者 六祖彌遮迦尊者 七祖婆須蜜尊者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九祖伏陀蜜多尊者 十祖脇尊者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十二祖馬鳴尊者 十三祖迦毗摩羅尊者 十四祖龍樹尊者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十六祖羅睺羅多尊者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二十八祖達磨尊者   震旦祖師 初祖菩提達磨大師 二祖慧可大師 三祖僧璨大師 四祖道信大師 五祖弘忍大師四祖道信大師嗣法 金陵法融禪師法融禪師嗣法 二世智嵓禪師 三世慧方禪師 四世法持禪師 五世智威禪師 六世慧忠國師智威禪師嗣法 宣州安國寺玄挺禪師 舒州天柱山崇慧禪師 杭州徑山道欽禪師 杭州鳥窠道林禪師五祖一世旁出 北宗神秀禪師 嵩岳慧安國師 袁州蒙山道明禪師河北神秀禪師嗣法 五臺山匡万禪師 河中府條山智禪師 兖州降魔藏禪師 廣州道樹禪師 淮南都梁山全植禪師前嵩岳慧安國師嗣法 洛京福先寺仁儉禪師 嵩岳破竈墮和尚 嵩岳元珪禪師前嵩山普寂禪師嗣法 終南山惟政禪師五祖大滿禪師嗣法 六祖慧能大鑒禪師六祖慧能大鑒禪師嗣法 廣州志道禪師 廣州法性印宗禪師 吉州青原山行思禪師 南岳懷讓禪師 溫州玄覺禪師 司空山本淨禪師 婺州玄策禪師 南陽慧忠國師南岳懷讓禪師嗣法 江西道一禪師江西道一禪師嗣法 越州大珠慧海禪師 洪州百丈山惟政禪師 池州杉山智堅禪師 澧州茗溪道行禪師 撫州石鞏慧藏禪師 朗州中邑洪恩禪師 洪州百丈懷海禪師 虔州西堂智藏禪師 京兆府章敬寺懷惲禪師 信州鵝湖大義禪師 伊闕在伏牛山自在禪師 幽州盤山寶積禪師卷中江西道一禪師嗣法 毗陵芙蓉山大毓禪師 蒲州麻谷山寶徹禪師 杭州鹽官鎮國海昌院齊安禪師 明州大梅山法常禪師 湖南東寺如會禪師 廬山歸宗寺智常禪師 汾州無業禪師 池州南泉普願禪師 五臺山鄧隱峰禪師 烏臼禪師 潭州石霜大善禪師 磁州馬頭峰神藏禪師 洪州西山亮座主 大陽禪師 鎮州金牛禪師 忻州打地禪師 潭州華林善覺禪師 洪州水潦禪師(在後) 袁州楊岐山甄叔禪師(在前) 浮盃禪師 潭州龍山禪師(亦名隱山) 襄州龐蘊居士百丈懷海禪師嗣法 潭州溈山靈祐禪師 洪州黃檗希運禪師 杭州大慈寰中禪師 天台平田岸禪師 筠州五峯常觀禪師 潭州石霜山性空 福州長慶大安禪師 福州古靈神贊禪師 廣州和安通禪師前蒲州麻谷山寶徹禪師嗣法 壽州良遂座主京兆章敬懷惲禪師嗣法 京兆大薦福寺弘辯禪師 福州龜山智真禪師 朗州東邑懷政禪師 金州操禪師(在政前)南泉普願禪師嗣法 湖南長沙景岑禪師 荊南白馬曇照禪師 終南山雲際寺師祖禪師 鄧州香嚴下堂義端禪師 趙州觀音院從諗禪師 衢州子湖岩利蹤禪師 宣州刺史陸亘大夫 池州甘贄行者永泰靈湍禪師嗣法 五臺山祕魔岩和尚 湖州祇林和尚幽州盤山寶積禪師嗣法 鎮州普化和尚歸宗常禪師嗣法 新羅大茅和尚 五臺智通禪師前溈山靈祐禪師嗣法 袁州仰山慧寂禪師 鄧州香嚴智閑禪師 杭州徑山洪諲禪師 福州靈雲志勤禪師 晉州霍山和尚 襄州王敬初常侍福州長慶大安禪師嗣法 益州大隨法真禪師 饒州靈樹如敏禪師 泉州國歡慧日大師 浮江淥水二和尚趙州東院從諗禪師嗣法 洪州新興嚴陽尊者 楊州光孝慧覺禪師 隴州國清院奉禪師 杭州多福和尚 益州西睦收益和尚衢州子湖岩利蹤禪師嗣法 台州勝光和尚 紫桐和尚 漳州浮石和尚 日容和尚天龍和尚嗣法 婺州金華山俱胝和尚襄州關南道常禪師嗣法 關南道吾和尚高安大愚和尚嗣法 筠州末山尼了然禪師下卷前洪州黃檗山希運禪師嗣法 鎮州臨濟義玄禪師 睦州龍興寺道蹤禪師 魏府大覺禪師 河東聞喜裴相國臨濟義玄禪師嗣法 魏府灌溪志閑禪師 鎮州寶壽沼禪師 鎮州三聖院慧然禪師 魏府興化存獎禪師 涿州紙衣克符和尚睦州陳尊宿嗣法 睦州刺史陳操尚書魏府興化存獎禪師嗣法 汝州寶應顒禪師汝州南院顒禪師嗣法 汝州風穴延昭禪師清原山行思禪師嗣法 石頭希遷禪師石頭希遷禪師嗣法 荊州天皇道悟禪師 鄧州丹霞天然禪師 澧州藥山惟儼禪師荊州天皇道悟禪師嗣法 澧州龍潭崇信禪師澧州藥山惟儼禪師嗣法 華亭舡子德誠禪師 鄂州百顏明哲禪師華亭舡子德誠禪師嗣法 澧州夾山善會禪師朗州德山宣鑒禪師嗣法 鄂州嵓頭全奯禪師 福州雪峰義存禪師 泉州瓦棺和尚澧州夾山善會禪師嗣法 澧州樂普山元安禪師袁州洞山良价禪師嗣法 澧州欽山文邃禪師福州雪峰義存禪師嗣法 福州長生山皎然禪師汾州太子善昭禪師嗣法 南昌西山翠嵓守芝禪師汝州葉縣歸省禪師嗣法 舒州浮山法遠禪師潭州石霜楚圓禪師嗣法 袁州楊岐山方會禪師 洪州黃龍慧南禪師袁州楊岐山方會禪師嗣法 舒州海會白雲守端禪師黃龍慧南禪師嗣法 洪州泐潭真淨克文禪師舒州海會白雲守端禪師嗣法 蘄州五祖法演禪師蘄州五祖法演禪師嗣法 成都昭覺克勤禪師 舒州龍門清遠禪師成都昭覺克勤禪師嗣法 臨安徑山宗杲禪師
21   大光明藏目錄(終)
22   大光明藏
23     住持慶元府仗錫山延壽禪院嗣祖比丘寶曇述
24   敘七佛
25   古佛應世。綿歷無窮。不可以周知悉數也。故近譚賢劫有千如來暨于釋迦。但紀十佛。按長阿含經云。七佛精進力。放光滅暗冥。各各坐樹下。於中成正覺。又曼殊室利為七佛之師。金華善慧大士登松山頂行道。感七佛引前。維摩接後。今之撰述斷自七佛而下。
26   先佛
27   毗婆尸佛
28   居般頭婆提城。坐波波羅樹下。說法三會。度人三十四萬八千人。神足二。一騫茶。二提舍。侍者無憂子方膺。傳法偈曰。身從無相中受生。猶如幻出諸形像。幻人心識本來無。罪福皆空無所住。
29   尸棄佛
30   居光相城。坐芬陀利樹下。說法三會。度人二十五萬。神足二。一阿毗浮。二婆婆。侍者忍行子無量。傳法偈曰。起諸善法本是幻。造諸惡業亦是幻。身如聚沫心如風。幻出無根無實性。
31   毗舍浮佛
32   居無喻城。坐娑羅樹下。說法二會。度人一十三萬。神足二。一扶遊。二鬱多摩。侍者寂滅子妙覺。傳法偈曰。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前境若無心亦無。罪福如幻起亦滅。
33   拘留孫佛
34   居安和城。坐尸利沙樹下。說法一會。度人四萬。神足二。一薩尼。二毗樓。侍者善覺子上勝。傳法偈曰。見身無實是佛身。了心如幻是佛幻。了得身心本性空。斯人與佛何殊別。
35   拘那含牟尼佛
36   居清淨城。坐烏暫婆羅門樹下。說法一會。度人三萬。神足二。一舒槃那。二鬱多樓。侍者安和子導師。傳法偈曰。佛不見身知是佛。若實有知別無佛。智者能知罪性空。坦然不怖於生死。
37   迦葉佛
38   居波羅奈城。坐尼拘律樹下。說法一會。度人二萬。神足二。一提舍。二婆羅婆。侍者善友子集軍。傳法偈曰。一切眾生性清淨。從本無生無可滅。即此身心是幻生。幻化之中無罪福。
39   寶曇曰。古今見忘佛法情。盡是此如幻三昧現前也。先佛以是三昧如是悟入。如是住持。如是受生。如是成道。本末先後。若執一劵。此佛之家法也。方其一代說法如恒河沙。雖菩薩龍宮有不勝其載。至授受之際卒至亡言。何其精一簡嚴如是。今傳燈一千七百慧命。與凡古今聖胎親孕於先佛。而下一百六十有八。珠回玉轉之言盛哉。不可不知也。後世視此為如幻陳言耳。世豈乏是哉。忽略棄捐。不翅墻角之置。如人數世而產萬金之子。竟不知其鼻祖有田舍翁陰德耳。於戲。如幻如空如風如聚沫。面目現在。即此面目是諸佛之所證。當知幻無自性。幻離分別。幻無內外中間。幻絕去來。幻離心意識。幻無境界。幻即諸佛諸佛即幻。是故佛證一切智智。即一切法如幻三昧也。一切法亦證如是三昧。日夜顯揚煥發以示於人。鵠白烏黚。松直棘曲。法豈欺汝。而人不解方便。諸見熾然。以山河大地自欺。色空明暗自欺。善惡取捨自欺。聖凡染淨自欺。一欺於心。幻業成就。尚何如幻境界之有。甞患近世經律論學者。妄議七佛所說之偈不見譯人。政如天王賜與華屋而不能居。反詰匠氏為誰。孤露寒苦尚奚恤哉。
40   釋迦牟尼佛
41   普集經云。菩薩於臈月八夜明星出時成佛。號天人師。遂起道樹。詣鹿埜苑中為憍陳如等五人轉四諦法輪而論道果。說法住世四十九年。後告弟子摩訶大迦葉曰。吾以清淨法眼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正法。將付於汝。汝善護持。并勑阿難副貳傳化無令斷絕。偈曰。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復告迦葉曰。吾將金縷僧伽黎衣傳付於汝。轉授補處慈氏佛出世。勿令朽壞。
42   寶曇曰。學道者貴在乎入手。傳道者憂在乎授手。此古今師弟子之通患也。釋迦老子曰。我實成佛以來已經無量無數那由它劫。是大法本來如是也。正覺山前明星現時豁然悟道。與大地眾生同時成佛。是證斯言之實也。故如來於一切處成等正覺。諸佛眾生心中成等正覺。泥團微塵上成等正覺。鑊湯爐炭裏成等正覺。懽喜煩惱處成等正覺。棒下成等正覺。喝下成等正覺。如是則謂非初心成正覺佛可乎。法華曰。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如是則謂非最後成正覺佛可乎。大抵成佛非難。而能盡佛事業為難耳。是故謂之正法眼藏。惟佛自有亦得傳以授人。如轉輪王家太子受職。王以四大海水手灌其頂。類非它人所能。自一傳而至千萬傳。故道不可不審也。
43   西竺二十八祖
44   初祖迦葉尊者
45   祖在耆闍崛山賓鉢羅窟覩勝光明即入三昧。以淨天眼觀見世尊於熈連河側入般涅槃。迺告其徒曰。如來涅槃也。何其駃哉。即至雙樹間悲戀號泣。佛於金棺內現雙趺。祖謂眾曰。佛已茶維。金剛舍利非我等事。如來弟子且莫涅槃。得神通者當赴結集。於賓鉢羅窟時。阿難為漏未盡不得入會。後證阿羅漢果由是得入。祖曰。阿難多聞總持有大智慧。常隨如來梵行清淨。所聞佛法如水傳器無有遺餘。佛所贊嘆聰敏第一。宜可請彼結集法藏。大眾嘿然。祖告阿難曰。汝今宜宣脩多羅藏。阿難聞語信受觀察眾心而說偈曰。比丘諸眷屬。離佛不莊嚴。猶如虗空中。眾星之無月。說是偈已禮眾僧足。即陞法座而作是言。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某處說某經教。迺至人天等作禮奉行。時祖問諸比丘。阿難所言不錯謬乎。皆曰不異世尊所說。祖迺告阿難言。我今年不久留。今將正法眼藏付囑于汝。汝善守護。聽吾偈曰。法法本來法。無法無非法。何於一法中。有法有不法。
46   寶曇曰。靈山異時得道者如市。何故教外別傳一事獨付飲光。我雖後出靈山而百萬人權衡重輕皆縣於吾手。飲光殆魯國儒生也。觀其事佛。既久聞道。甚至久滅意根。圓明了知不因心念。亦同時聞所未聞。惟其師資道同心眼相契。平時嘿相許與者間不容髮。如是則飲光。佛目瞳子也。心竅穴也。頂骨髓也。拈花破顏實第二義。然而不可無此舉者。實欲人天共臨之。俾知大法付囑有在。且為後世的傳張本。如一菽之火其勢必至於燎原。後世子孫以其餘光燭天下。實二世之力也。此書不載拈花一事。或謂事見於付法藏傳而宗門統要因之有曰。世尊舉諸天所献之花以示人。有曰世尊以青蓮花目顧視大眾。皆不在茲。愚恐異見邪說者指為實在舉目拈花處。錯將鶴唳悞作鶯啼。識者辨之。
47   二祖阿難尊者
48   祖於楞嚴會上辨見而降。得道結集而來。聞迦葉倒剎竿話。大有超詣。遂於恒河中流將入寂滅時。山河大地六種震動。雪山中有五百僊人。覩此瑞應蜚空而至。致禮祖足胡跪白言。我於長老當證佛法。願垂大慈度脫我等。祖嘿然受請。即變殑伽河悉為金地。為諸仙眾說法。復念先所度者應當來集。須臾五百羅漢從空而下。為諸仙人出家受具。其眾中有商郍和修者。住胎六十年。祖知是法器迺告之曰。昔如來以大法眼付大迦葉。而迦葉入定乃付於我。我今付汝當聽偈言。本來付有法。付了言無法。各各須自悟。悟了無無法。
49   寶曇曰。楞嚴七處徵心八還辨見。正為阿難設也。方其未入佛法。如埜馬駒不受覉馽。世尊以王良造父之手善控制之。及其堂堂行九逵嚼囓金勒。便有天閑十二氣象。大率渥洼之所產也。結集真聖者之事。多聞總持為一藏之扄鑰。慧目明智是大法之蓍龜。非文殊非飲光非阿難。雖神通第一未足以語此。從是畢奏則如來萬鈞之負睥睨於我矣。究其平生辛苦求道。遭佛呵譴懇切求哀涕淚悲泣者。非一至是則袒肩荷負亦不為泰矣。後世學者納足未穩而言已盡先師之道。俊哉。
50   三祖商郍和修尊者
51   祖轉法輪。于摩突羅國青林降二火龍。尋至吒利國得優波掬多。因問曰。汝年幾邪。曰。我年十七。祖曰。汝身十七。性十七。曰。師髮已白。為髮白。心白邪。祖曰。我但髮白非心白耳。掬多曰。我身十七非性十七也。祖知是法器乃告曰。昔如來以無上正法眼藏付囑迦葉。展轉相授而至于我。今付于汝勿令斷絕。偈曰。非法亦非心。無心亦無法。說是心法時。是法非心法。
52   四祖優波掬多尊者
53   祖制諸魔壘化導最多。每得一人則置一籌于石室。室縱十八肘。廣十二肘。充滿其間。最後得長者香眾出家求度。祖問曰。汝身出家。心出家。曰。我來出家。非為身心。祖曰。不為身心。復誰出家。曰。夫出家者無我我故。無我我故即心不生滅。心不生滅即是常道。諸佛亦常。心無形相其體亦然。祖曰。汝當大悟心自通達。宜具戒弘道。汝父夢金日生汝。可名提多迦。如來以大法眼次第傳授而至于我。我今付汝。聽吾偈曰。心自本來心。本心非有法。有法有本心。非心非本法。
54   寶曇曰。千人排門不如一人拔關。想見盈室之籌。香眾不在茲數也。古之所謂證果者。其賤如大地之土。得道者其貴如它山之玉。此言得道常少。證果常多也。或疑吾祖同產佛土。得一人如得玉之難。而東土之傳何其藉藉紛紛如是也。此無它。東士器勝然耳。雖然自其山川土地而觀之。則震旦於南洲之中又其傑者。是故達磨洞見始終隻肩荷擔。不遠十萬里而至。六世之後駸駸方入於盛。其廣大博厚已不及古矣。而光明則過之。道因器傳。器與時異。而法固自若也。後世情竇日鑿。知見戶牖益開。求如掬多香眾之一言以為正法眼藏。不可得也。
55   五祖提多迦尊者
56   祖至中印度。彼國有八千大仙。彌遮迦為首。率眾瞻禮曰。昔與師同產梵天。我遇阿私陀仙授以仙法。師逢十力弟子修習禪那。自此根分殊塗已經六劫。祖曰。支離累劫誠哉不虗。今可捨邪歸正。彌遮迦曰。昔僊人授我記云。却後六劫當遇同學獲無漏果。今茲相遇願聽度脫。仙眾始生我慢。祖示神通。於是俱發心出家。乃告彌遮迦曰。昔如來以大法眼藏密付迦葉。展轉相授而至于我。今付與汝善自流布。而說偈曰。通達本法心。無法無非法。悟了同未悟。無心亦無法。
57   六祖彌遮迦尊者
58   五祖一世旁出
59   北宗神秀禪師
60   耶舍三藏誌師曰。艮地生玄旨。通尊媚亦尊。比肩三九族。足下一毛分。師至蘄州雙峰東山寺。遇五祖忍大師以坐禪為務乃歎伏曰。此真吾師也。誓心苦節以樵汲自役。祖曰。吾甞度人多矣。至於悟解無及汝者。得法住江陵當陽山。唐武后詔至敬安內道場。王公大人莫不望風而靡。暨中宗即位尤加重焉。大臣張說甞問法要。執弟子禮。師有偈曰。一切佛法。自心本有。將心外求。舍父逃去。
61   祖至北天竺國。見雉堞上有金色祥雲。歎曰。此道人氣也。必有大士為吾法嗣。入闤闠間。一人手執酒器逆而問曰。師何方而來。欲往何所。祖曰。從自心來。欲往無處。曰。識我手中物不。祖曰。此是觸器而負淨者。曰。師還識我否。祖曰。我即不識。識即非我。汝試稱名當示本因。彼說偈曰。我從無量劫至于生此國。本姓頗羅墮。名字婆須蜜。祖曰。我師說世尊遊北印度語阿難云。此國吾滅三百年。有聖人婆須蜜為第七祖。彼置器。禮師側立。敘夙因記別。符師之說。即與披剃具戒。乃告之曰。正法眼藏之傳其來久矣。今付于汝勿令斷絕。偈曰。無心無可得。說得不名法。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
62   七祖婆須蜜尊者
63   祖至迦摩羅國廣興佛事。法座前忽有智者自稱我名佛陀難提。今與師論義。祖曰。仁者。論即不義。義即不論。若擬論義。終非義論。難提知師義勝。心即欽伏。曰。我願求道霑甘露味。遂與具戒。復告之曰。如來正法眼藏我今付汝。當自護持。偈曰。心同虗空界。示等虗空法。證得虗空時。無是無非法。
64   寶曇曰。證與悟二事耳。生死心絕。悟也。絕後再甦。證也。維摩詰曰。亦不滅受而取證。是此證也。傳法偈皆諸祖命脉。具擇法眼者所宜志之。無法無心。無心無法。大略不過是數語人。徒見其枯槁淡薄略無旨味如嚼蠟然。殊不知如綿包蒺藜。當面一擲則有洞胷碎首之患。舍是則何以為證語哉。
65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66   祖至提伽國城毗舍羅家。見舍白光上騰。謂其徒曰。此家當有聖人。口無言說。不行四衢。真大乘器。言訖長者出致禮。問何所須。祖曰。我求侍者。長者曰。我有一子名伏馱蜜多。年已五十。未甞言履。祖曰。如汝所說。真吾弟子。蜜多遽起禮拜。曰。父母非我親。誰是最親者。諸佛非我道。誰是最道者。祖答曰。汝言與心親。父母非可比。汝行與道合。諸佛心即是。外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欲識汝本心。非合亦非離。蜜多聞已便行七步。遂出家具戒。復告之曰。我今以如來正法眼藏付囑于汝。勿令斷絕。偈曰。虗空無內外。心法亦如此。若了虗空故。是達真如理。
67   九祖伏馱密多尊者
68   祖至中印度。有長者香盖携一子瞻禮祖。曰。此子處胎六十年。因號難生。嘗會仙者。謂此子非凡。當為法器。今遇尊者。願以出家。易名脇。尊者及落髮授戒。祥光燭坐感舍利三七粒現前。自此精進忘疲。既而師告之曰。如來大法眼藏今付于汝。汝護念之。偈曰。真理本無名。因名顯其理。受得真實法。非真亦非偽。
69   十祖脇尊者
70   祖至華氏國憩一樹下。右手指地謂眾曰。此地變金色當有聖人入會。言訖地變金色。有長者富那夜奢合掌前立。祖問曰。汝從何來。奢曰。我心非往。祖曰。汝何處住。曰。我心非止。祖曰。汝不定邪。曰。諸佛亦然。祖曰。汝非諸佛。曰。諸佛亦非。祖說偈云。此地變金色。預知於聖至。當坐菩提樹。覺華而成已。奢亦說偈云。師坐金色地。常說真實義。回光而照我。令入三摩諦。祖即與具戒。乃告之曰。如來正法眼藏今付於汝。善自念之。偈曰。真體自然真。因真說有理。領得真真法。無行亦無止。
71   寶曇曰。一坐五十年。不履不言。非寢非覺。吾知其在哆哆和和中也猶或可能。至跳下繩床。東西各行七步。作大獅子吼。不可得而能也。釋迦老子至今纔第二人住胎六十年。吾知其以法為身。以空為座。忍為宮殿。慈為父。悲為母。行為同住。願為出生。雖摩耶腹中不過如是。如是之說謂之鈍置。古人要識渠儂。他家自有正法眼在。
72   十一祖富郍夜奢尊者
73   祖至波羅奈國。有馬鳴大士迎而問曰。我欲識佛。何者即是。祖曰。汝欲識佛。不識者是。曰。佛既不識。焉知是乎。祖曰。既不識佛。焉知不是。彼曰。此是鋸義。祖曰。彼是木義。祖曰。鋸義者何。曰。與師平出。曰木義者何。祖曰。汝被我解。馬鳴豁然有省。稽首求度。乃云。昔如來記云。吾滅後六百年。有賢者馬鳴於波羅奈國摧伏異道。度人無量。繼傳吾化。今正是時。當以如來大法眼藏付囑于汝。即說偈曰。迷悟如隱顯。明暗不相離。今付隱顯法。非一亦非二。
74   十二祖馬鳴尊者
75   祖至華氏國轉妙法輪。有老人仆地。祖謂眾曰。此非庸流。當有異相。言訖不見。變為金人從地而出。復化為女子與尊者說偈。又化為金龍奮發威神。復化作小虫潛身座下盜法。尊者一一摧伏之。遂復本形悔謝。祖問曰。汝名誰邪。眷屬多少。曰。我名迦毗摩羅。眷屬極多。祖曰。汝盡神力變化若何。曰。我化巨海極為小事。祖曰。汝化性海得不。曰。何謂性海我未嘗知。祖為說性海云。山河大地皆依建立。三昧六通由茲發現。彼聞與徒眾俱求剃度。祖召五百羅漢與具戒。復告之曰。如來大法眼藏今當付汝。聽吾偈曰。隱顯即本法。明暗元不二。今付悟了法。非取亦非離。
76   十三祖迦毗摩羅尊者
77   祖至西印度。太子雲自在迎至石窟。行數里逢大蟒繞身。與受三皈而去。將至石窟。有老人先為蟒者素服前謝。因問曰。此山更有何人。曰。去十里有樹蔭覆五百大龍。其樹王名龍樹。常為龍眾說法。祖至。樹王出迎曰。深山孤寂。龍蟒所居。大德至尊。何枉神足。祖曰。吾非至尊。來訪賢者。彼嘿念曰。此師得訣定性明道眼。不是大聖繼真乘不。祖曰。汝雖心語。吾以意知。但辦出家。何慮不聖。彼聞誨謝。與五百眷屬俱授具戒。復告之曰。今以如來大法眼藏付囑於汝。當自護念。偈曰。非隱非顯法。說得真實際。悟此隱顯法。非愚亦非智。
78   十四祖龍樹尊者
79   祖至南印度。彼國人多信福業不信佛性。遂於座上現自在身如滿月輪。一眾唯聞法音不覩師相。彼眾有長者迦那提婆謂眾曰。識此相不。皆曰目所未覩安能辨哉。婆曰。尊者現佛體性以示我等。何以知之。盖以無相三昧形如滿月。佛性之義廓然虗明。言訖輪相即隱復居本座。說偈曰。身現滿月相。以表諸佛體。說法無其形。用辨非聲色。彼眾聞已頓悟無生。悉求具戒。先有外道五千餘人作大幻術。皆宗仰祖風。即化之歸正。造大智度論。中論。十二門論。垂之當世。廼告上首迦郍提婆曰。如來大法眼藏今當付汝。偈曰。為明隱顯法。方說解脫理。於法心不證。無嗔亦無喜。
80   寶曇曰。馬鳴宗一百洛叉造摩訶衍論。而龍猛釋之。又造大智度等諸論垂之當世。何其妙密如是。至持赤幡曳僧伽黎入魔外道眾中。何其宏放如是。一人而先後若此。豈宏放中有妙密。妙密中有宏放邪。法固如是也。摩訶衍是治眾生心病之藥。彼喪心之人視此而狂酲有之。或誣祖師以為未出教乘網羅。是狂也不可救矣。
81   十五祖迦郍提婆尊者
82   祖以鍼投鉢水契龍樹之機。時現月輪相。祖以為現佛體性。表說法非聲色也。已而至毗羅國。有長者梵摩淨德捨次子羅睺羅多出家執侍。至色連弗城。聞諸外道欲障佛法計之久。廼執長旛至外道眾中。析以無礙之辯。由是歸伏。廼告上首羅睺羅多曰。正法眼藏而付於汝。聽吾偈曰。本對傳法人。為說解脫理。於法實無證。無終亦無始。
83   寶曇曰。聲聞人見性如夜見月。菩薩人見性如晝見日。又曰菩薩人眼見佛性。噫眾生不得而見也。方龍猛現月輪相。而尊者以為現佛體性。是亦尊者之見。所謂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如人終日道火而未嘗燔其口也。然利害切於末世。不得不辨。愚恐一類昏沉掉舉者。有不勝其習。則起月輪之見。以為清涼休息之地。又恐一類灰寒木槁者。無所事於見。則起月輪之想。以為光明發越之所。皆妄想所致。至引馬祖與三弟子翫月。長沙與仰山觀月。古人相似處遞相印可。如逐臭之士不自惡惡。又出一等雲散天寬月出珊瑚之語。以為指的。賺悞學者墮大暗處。彈指一生便落邪塗。近時此類猶多。故愚不得而嘿。
84   十六祖羅睺羅多尊者
85   祖至室羅筏城。見僧伽難提安坐入定。伺其定出問曰。汝身定耶。心定耶。曰。身心俱定。祖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曰。雖有出入不失定相。如金在井金體常寂。祖曰。若金在井若金出井。金無動靜何有出入。曰。言金動靜何物出入。許金出入金非動靜。祖曰。若金在井出者何金。若金出井在者何物。曰。金若出井在者非金。金若在井出者非物。祖曰。此義不然。曰。彼義非著。祖曰。此義當墮。曰。彼義不成。祖曰。彼義不成。我義成已。曰。我義雖成。法非我故。祖曰。我義已成。我無我故。曰。我無我故。復成何義。祖曰。我無我故。故成汝義。曰。仁者師於何聖。得是無我。祖曰。我師迦那提婆。證是無我。曰。稽首提婆師。而出於仁者。仁者無我故。我故師仁者。祖曰。我已無我故。汝須見我我。汝若師我故。知我非我我。難提心意豁然。於是命僧伽難提而付法眼。偈曰。於法實無證。不取亦不離。法非有無相。內外云何起。
86   寶曇曰。觀二師問答往來各造其極。譬如魚川泳而鳥雲蜚也。出入動靜始終一語耳。思議可盡。引而至於不思議之域。不思議亦盡。盡處不立。然後佛道始成。其去祖師猶一間也。至理昭晣若此。而猶不免昧者之疑。待吾臂端聊一屈伸。古佛過去久矣。
87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
88   祖至摩提國。忽有涼風襲人。眾心悅適非常。而不知其然。謂眾曰。此道德之風。當有聖者嗣續祖位。言訖山舍一童子持圓鑑造前。因問曰。汝幾歲邪。曰。百歲。祖曰。汝年尚幼。何言百歲。曰。我不會理。正百歲耳。祖曰。汝善機邪。曰。佛言若人生百歲。不會諸佛機。未若生一日。而得決了之。祖曰。汝手中者當何所表。曰。諸佛大圓鑑。內外無瑕翳。兩人同得見。心眼皆相似。即出家受戒。名伽邪舍多。一日風吹殿角銅鈴聲。祖問曰。鈴鳴邪。風鳴邪。曰。非風鈴鳴。我心鳴耳。祖曰。心復誰乎。俱寂靜故。祖曰。善哉。繼吾道者非子而誰。即付法。偈曰。心地本無生。因地從緣起。緣種不相妨。華果亦復爾。
89   寶曇曰。風鈴。童子之見。風幡。老師之機。心復誰乎。俱寂靜故。此一語拶出祖師骨髓也。雖使風旛二僧於言下取證。亦未必具是大人相也。大抵所悟廣大。則其言愈明白。所見揮霍。則其說亦漫漶。譬諸青天白日與夫雲霧黑月。其道里險易固不難知也。學者多入於險而昧於易。亦人情所同。然自大鑑一傳而至南岳青原。再傳而為石頭馬祖。皆平易之旨。下及五宗瓜裂星分。則險易並用矣。後世益務為深刻。如舞文弄法者。致佛祖之道日入於微。又有一等平實商量悞為平易之旨。故愚反復論辨以正其誣。所謂差若豪釐謬以千里。
90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91   祖領徒至月氏國。見婆羅門舍有氣。將入彼舍。舍主鳩摩羅多問曰。是何徒眾。祖曰。是佛弟子。彼聞佛號心神竦然。即時閉戶。祖良久扣其門。羅多曰。此舍無人。祖曰。答無者誰。彼聞語知是異人。遂開關延接。祖曰。昔世尊記曰。吾滅後千年。有大士出現月氏國。紹隆玄化。今汝值吾。應斯嘉運。羅多發宿命智。出家受具。付法偈曰。有種有心地。因緣能發萌。於緣不相礙。當生生不生。
92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93   祖至中天竺國。有大士名闍夜多。問曰。我家父母素信三寶。而常縈疾瘵。營作不利。而隣家久為旃陀羅行。而身常勇徤。所作和合。彼何幸而我何孤。祖曰。何足疑乎。且善惡之報有主焉。凡人見仁夭暴壽。逆吉義凶。便為亡因果虗罪福。殊不知影響相隨。毫釐靡忒。經千萬劫亦不磨滅。闍夜多聞語頓釋所疑。祖曰。汝雖已信三業。而未明業從惑生。惑因識有。識依不覺。不覺依心。心本清淨。無生無滅。無造無作。無報應。無勝負。寂寂然。靈靈然。汝若入此法門。可與諸佛同矣。一切善惡。有為無為。皆如幻夢。闍夜多聞已。發宿慧命。付法偈曰。性上本無生。為對求人說。於法既無得。何懷決不決。祖復曰。此是妙音如來見性清淨之句。汝宜傳布。
94   寶曇曰。闍夜多智慧囦愽。是豈不知善惡報施若形影然。第其中有輕重後先之殊。凡人不可不知也。大士發為此問。為決其疑。尊者剖析昭然。自枝葉而至本根。自眾生而至諸佛。不過數語。然非此語中付法眼事。既說偈已。曰此是妙音如來見性清淨之句。豈故泄密因邪。當知祖師必無浪語。
95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96   祖至羅閱城敷揚頓教。有論首婆修盤頭。亦名徧行。常一食不臥。六時禮佛。祖問彼眾曰。頭陀梵行可得佛乎。曰。精進可得。祖曰。汝師與道遠矣。設苦行歷劫皆虗妄之本也。眾曰。尊者蘊何德行而譏我師。祖曰。我不求道亦不顛倒。我不禮佛亦不輕慢。我不長坐亦不懈怠。我不一食亦不雜食。我不知足亦不貪欲。心無所希名之曰道。徧行聞已發無漏智。憶念七刼前事。願求妙道垂示。祖曰。汝久植德本當繼吾宗。而偈曰。言下合無生。同於法界性。若能如是解。通達事理竟。
97   寶曇曰。我不求道亦不顛倒至我不知足亦不貪欲。於以見吾堂堂乎師也。決定具智證者然後可與論此。不然則如醉者之扶東支則西傾。西起則東仆矣。求道知足兩端耳。或者去兩端而執中便謂得之。亦猶逃影而行日中。魍魎愈甚。佛祖之道無中無兩端也。亦無得與不得。但等閑蕩蕩地磨以歲月。則生死堅城不攻而自破矣。世尊曰。比丘學道如調琴法。絃急則聲絕。絃緩則無聲。尊者亦以是教其徒。盖有以也。世故有石火電光機變之語。吾先師豈不知之。所謂作法於涼其弊猶貪。作法於貪弊將若何。其憂末世之深歟。
98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99   祖自羅閱城至郍提國。彼王名常自在。有二子。一名摩訶羅。次名摩拏羅。謂祖曰。羅閱城土風與此何異。祖曰。彼曾三佛出世。王國二師行化。王曰。二師者誰。祖曰。佛記第二五百年有神足大士出家紹聖位。即王次子摩拏羅一也。吾雖德薄敢當其一。王曰。誠如尊者言。捨次子作沙門。祖曰。善哉。大王能遵佛旨。即與受具。付法偈曰。泡幻同無礙。如何不了悟。達法在其中。非今亦非古。
100   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