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道德真经广圣义-前蜀-杜光庭(文本)
< 1 2 3 4 5 6 7 8 9 10 ... 24 25 >
行号
1 道德真經廣聖義
2   經名:道德真經廣聖義。唐杜光庭撰。五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玉訣類。
3   道德真經廣聖義卷之一
4   唐廣成先生杜光庭述
5   敍經大意解疏序引
6   將釋此經,大分二段。先明制疏,後解正文。今初述製疏之由者,我大唐玄宗皇帝垂衣之暇,鍾想妙門,以大道為天地原根。老君乃玄元聖祖,二經敷演,綿歷歲年,說自舜朝,傳於周代。詮註疏解六十餘家。言理國,則嚴氏、河公楊鑣自得。述修身,則松靈、想爾逸軌難追。其間,梁武、簡文、僧肇、羅什、臧、陶、顧、孟霞舉於南朝,任、黎、二張星羅於西蜀。其餘祖述,互有否臧,未盡發揮,孰窺堂奧?以開元十一年躬為註解,下詔曰:在昔元聖,強著玄言。
7   義云:詔者,勑命之書也。在天子為詔、為誥、為勅、為制。在皇后、太子、諸王為教、為令,皆君命於臣、上命於下之詞也。曰者,《字林》云:曰者,從口,出言為曰。亦云張口吐舌為曰。《說文》云:曰,詞也。從口乙聲,象口出氣有聲,而成言訶也。故云曰。昔者,往也。在者,存也。元者,始也。聖者,靈通之德也。《書》曰睿作聖是也。強者,力取也。著者,述作也。玄者,深妙也。言者,詞也。謂老君為道化之宗,元弘睿聖之至德,闡微妙無名之道,為強名演暢之詞,將以恢振玄風,化導於代,理深義奧,故謂玄言。居萬聖之先,故謂元聖矣。
8   詔曰:權輿真宗,
9   義云:權輿,始也。真者,純正不雜也。宗,尊也。
10   詔曰:啟迪來裔。
11   義云:啟,開也。迪,進也。通,達也。來,謂將來也。裔,嗣續也,邊也。謂此《道德》二篇垂於萬代,傳範後王,廣化人天,永敷祕妙也。
12   詔曰:遺文誠在,精義頗乖。
13   義云:遺,留也。謂老君玄化既畢,上登九清,所著真經遺留於代,百王所仰,萬古常存。誠,信也,信為不刊之典也。精者,純粹深奧也。義者,經之文理也。頗,甚也。乖,爽也。謂此經玄奧精純之理,世所未窮,雖百家詮註,尚甚乖爽。謂下句也。
14   詔曰:撮其指歸,雖蜀嚴而猶病。
15   義云:撮者,採結之謂也。指者,趣向也。歸者,義理會聚也。蜀嚴者,仙人嚴君平居於蜀肆,作《道德指歸》一十四卷,恢廓浩瀚,為時所稱。蜀都楊子雲昌言於漢朝曰:蜀嚴道德沈冥。言其識量深厚,玄德隱微,非常俗之所知。而猶病耳。當時以為道德之說,文止五千,指歸之多將及數萬,演之於世,謂為富贍廣博,議之於理,傷於蔓衍繁豐。故云雖蜀嚴而猶病也。
16   詔曰:摘其章句,自河公而或略。
17   議云:摘者,採擷分判也。章者,裁斷音句也。句者,言之所絕也。自,從也。河公者,河上公也。太極葛玄仙公《道德經序訣》云河上公者,莫知其姓名也。漢孝文皇帝時結草為菴于河之濱,常讀老子《道德經》,即今陝州黃河之側,有河上公廟。路左有漢文帝望仙臺存焉。時人不知公之姓名,常見識履為業,居於河上,故號河上公爾。或略者,聖旨以為道德尊經並包萬法,圍制三才,理國理家之宗,修身修道之要,無所不攝,無所不周。而河上公分為八十一章,局於九九之數,有失大聖無為廣大之趣。故云自河公而或略也。
18   詔曰:其餘浸微,固不足數。
19   義云:其餘者,言自蜀嚴、河公之外五十餘家註義也。浸,遠也。微,細也。數,計也。嚴雖猶病,可以議於重玄。河雖或略,亦足明其至妙。自外諸家浸遠微細,不足比方,固非聖旨之所計數也。
20   詔曰:則我玄元妙旨,豈其將墜。
21   義云:我者,皇帝自謂也。玄元妙旨,謂二經玄妙之旨也。聖旨歎道德隱奧之文、上下玄妙之趣,未有了達,解釋之人自蜀嚴、河公之後,注疏者去聖逾遠,述道益疏,豈可墜廢湮絕,而不弘暢於代矣。
22   詔曰:朕誠寡薄,常感斯文猥承有後之慶,恐失無為之理。
23   義云:朕,我也。古人相謂皆呼人曰卿,稱己為朕。莊子云:雲將鴻蒙,皆自稱朕是也。自秦始皇制法,以天子一人自稱曰朕,其餘臣庶不得復僭而稱焉。寡者,道未廣也。薄者,德未豐也,聖旨自謙之詞也。每仰感此經,恐玄理抑絕,不得人皆開悟,而我紹聖祖之玄陰,居萬寓之至尊,安可使無為之文壅而不流,道德之訓晦而不顯也。有後者,謂老君垂裕,光啟聖唐是也。且夫弓冶之子尚不失於箕裘,折薪之家或慮曠于負荷,况睿德光於堯禹,聖文邁於古先。固當潤色玄玄之功,使炳煥于千古也。
24   詔曰:每因清宴,輒扣玄關,隨意所得,遂為箋註。豈成一家之說,但備遺闕之文。
25   義云:聖旨以萬機之暇,深入玄關,扣寂求音,探真遠妙,以契合希微之理。聖文釋冲寂之文,得自神襟,諧於祖訓矣。箋,表也,解也,註釋也。尚以謙德,不欲同呂氏、丘明自為一家之述作,但備眾人所註解未了之義爾。
26   詔曰:今玆絕筆,是詢于眾公卿臣庶、道釋二門。
27   義云:絕筆者,經理既暢,製述已周,釋筆罷書,是謂絕筆。如昔仲尼自衛反魯,因魯史而修《春秋》,自隱公訖哀公一十二公二百四十二年,褒貶行事至哀公十四年戊午春,西狩於大野,叔孫氏之車子姐商獲麟。以為不祥,以賜虞人焉。仲尼觀之曰:麟也,然後取之。夫麟鳳五靈,王之嘉瑞也。今麟出非其時,虛其應而失其歸,此聖人所以為感也。絕筆於獲麟之一句者,所感而起,固所以為終也。今註經既終,乃下明詔,將以宣行聖作,博問羣賢。絕筆之義雖同,非因感歎之事,是表聖德謙讓,問于王公卿佐、逮於道釋二宗,旁求辨博之才,更俟發明之理也。
28   詔曰:有能起予類於卜商鍼疾,同於左氏渴於納善。朕所虛懷,苟副斯言,必加厚賞。
29   義云:卜商字子夏,孔子弟子也。《論語□八佾篇》 云:子夏問於夫子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子夏曰:禮後乎?諸家所註,云此詩上二句在《衛風□碩人》之二章,閔莊姜之詩也。其下一句逸也。比喻莊姜有盼倩之色,而能以禮自持,喻如繪畫稀綉,先以五彩分布,廕映成文,然後以白色分別其間,乃能一一彰顯分明也。夫絺刺之成文為綉,畫之成文為繪。此夫子喜子夏聞繪事後素之言,即知以盼倩美色須以禮自持。故云禮後乎。夫子乃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蓋喜卜商明了夫子言《詩》之意,故云能起發我言《詩》之旨也。左氏者,左丘明也。夫子著《春秋》,丘明傳之。經有所誤,則丘明正之。或先經以始事,或後經以終義,《春秋》之得丘明,若良醫緘疾矣。聖旨延佇羣才,共暢玄理,若仲尼之於子夏,《春秋》之俟丘明,不拒直言,唯在進善,以虛懷俱望,以厚賞訪求。明聖情採納之至也。賞以勸善,亦以報功也。
30   詔曰:且如諛臣自聖,幸非此流。
31   義云:談臣自聖者,《尚書□冏命篇》云:僕臣諛厥后自聖是也。賢良在用,固無諛佞之臣。英叡垂乾,豈有自聖之失?誠非此流也。
32   詔曰:懸市相矜,亦云小道。既其不諱,咸可直言。
33   義云:懸市相矜者,昔呂不韋為秦丞相,封萬戶侯,威望之盛,冠於海內。聚賓客著書,書成懸於市曰:有增减一字者,賞千金。號曰《呂氏春秋》,大誇於時。今聖旨註述既成,下訪才彥,開直言之路,垂不諱之恩。則懸市矜誇,誠為小道矣。不韋後得罪始皇,竄之於蜀也。
34   詔曰:勿為來者所嗤,以重朕之不德。
35   義云:不德者,謂失無為之德也。玄經奧旨,演暢既周,再垂博採之言,乃下獎延之詔。則九圍之外,八極之中,孰不仰感聖明,朝宗至道矣。暨明年,乃御書四石幢註經,立於左街興唐觀、右街金仙觀,又諸州節度使、刺史各於龍興觀、開元觀形勝之所,各立石臺,以傳不朽。又尋御製此疏,宣布寰瀛。勅曰:道德五千,實惟家教。理國則致乎平泰,修身則契乎長生。包萬法以無倫,冠六經而首出。宜昇《道德經》居九經之首,在《周易》之上。以《道德》《周易》《莊子》為三玄之學,仍以《莊子》為《南華真經》、《文子》為《通玄真經》、《列子》為《沖虛真經》、《庚桑子》為《洞靈真經》。准明經例,赴舉其老君傳內,析出韓非,不令同傳。上來述製疏之由已竟,向下入解正文於中。大分為二,一者先解疏題,二者入文科判。今初也,先解疏題曰:
36   《老子道德經疏》者,疏題即經題也。向下當辯所言疏者,疏决開通之義也,謂經含眾義,玄妙幽探,雖詮註已終,而文義未盡。故述此疏,開通幽蹟,疏决玄微,分釋意義,令可會入,故謂之疏。亦云疏者,條也,條理經義,令人易曉。或云鈔,鈔以抄集為名。或云記,記以紀錄為目。此蓋隨時立名,皆是包括義理之義也。疏釋題訓者,釋以銷解為義,言將疏决經文,先當銷解經目。題者,訓視之首,凡經籍記傳、史策篇章,先標首目,視之可會,總以此義,名之曰題,即標舉綱領之意也。訓者,教言也,隨文訓解之義,謂六書不同也。大凡文字之興,雲篆初凝,傳於天上,倉頡象跡,興於人間。大體有六。一謂象形,日月字是也。二謂指事,上下字是也。三謂假借,行雖字是也。四謂形聲,江河字是也。五謂會意,止戈為武,人言為信,反正為乏是也。六謂轉注,考老左右字是也。製文字六意不同,形聲、假借、轉注等意,以成文字,須以訓之,乃明其義理。《爾雅》有釋訓,《毛詩》有詁訓,即其類也。
37   第四,應法號者。老君挺生空洞,變化自然,智慧無窮,聖德周備。形既莫測,號亦無邊。在天為萬天之主,在聖為萬聖之君,在仙為萬仙之總,在真為萬真之先,在星為天皇大帝,在教為太上老君。或垂千二百號,或顯百八十名,或號無為父,或號萬物母,與大道而輸化,為天地而立根。浩浩蕩蕩,不可名也。約而言之,凡有十號,即降生之後,空中十方聖人讚十號是也。具降生段中所解。
38   疏御製者,向來已明。所作疏文,明御制述作之。聖即謂玄宗皇帝也。乃太上老君三十六代孫,睿宗第三子,大唐之第六帝也。龍文表聖,日角標奇。叶太平之符,應壬辰之運。母曰昭成順聖太后竇氏。以則天垂拱元年乙酉八月五日戊戌生於東都。生而聰明睿哲。及長,寬仁孝友,好學善屬文,英武果斷,尤工楷隸,兼善騎射。三年閏月丁卯,封楚王。天授二年十月戊戌,出閣開府,置官屬。長壽二年,封臨淄王,居於興慶里。景龍二年,出為潞州別駕。是時州境日抱戴月重輪,逐鹿渡河,赤龍據按,嘉禾合穗,黃龍乘城,仙洞自開,童謠累應,黃龍再見,赤鯉騰波,李樹連理,神蓍翹立,寢堂瑞氣,壺口紫氣,伏龍疑山,巨人留迹,夏禹表氣,聖人金橋,及神人傳慶,凡一十九瑞,編於史策。唐隆元年入誅韋后,平內難,迎睿宗即位。至開元元年,自相國平王登極,在位四十四年。天寶十四年傳位皇太子。寶應元年壬寅崩,年七十八歲,御者,臨制之稱,如御寓、御天義也。製者,作造之謂,如制禮作樂之言也。
39   上來釋疏題已竟,次入正文。將釋下文,約疏大料二段。一曰總標宗意,二曰開章釋文。總標中,又分為二,一者所詮之法,即指道德二字也。二者能詮之教,即經之一字也。解釋具在,向下經題中當辨。
40   夫此道德二字者,宣道德生畜之源,經國理身之妙,莫不盡此也。昔葛玄仙公謂吴王孫權曰:《道德經》者,乃天地之至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神道焉。大無不包,細無不入,宜遵之焉。就此門中大略宗意,有三十八別。
41   第一,教以無為理國。經云:絕聖棄智,人利百倍;絕仁棄義,人復孝慈;絕巧棄利,盜賊無有。又云:愛人理國,能無為乎?又云:我無為而人自化。
42   第二,教以修道於天下。經云:修之於天下,其德乃普。又云: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又云:執大象,天下往。
43   第三,教以道理國。經云:以道薇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傷人。又云: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44   第四,教以無事法天。經云:人法地,地法天。又云: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侯王若能守,萬物將自化。
45   第五,教不以尊高輕天下。經云:貴以身為天下,若可寄天下。愛以身為天下,若可託天下。又云: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臣,躁則失君。又云:聖人不為大,故能成其大。
46   第六,教不尚賢、不貴寶。經云:不尚賢,使人不争;不貴雖得之貨,使人不為盜。又云: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
47   第七,教化人以無事無欲。經云:常使人無知無欲,使夫知者不敢為也。為無為則無不理矣。又云:我無事而人自富,我無欲而人自樸。又云:不欲以靜,天下將自正。
48   第八,教以等觀庶物,不滯功名。經云: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又云:行不言之教。又云:為而不恃,功成不處。
49   第九,教以無執無滯。經云:為者敗之,執者失之。又云:去甚、去奢、去泰。又云: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
50   第十,教以謙下為基。經云: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又云: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又云: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為天下王。又云:大國宜為下。又云:善用人為下。又云: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以上皆本天子而言
51   第十一,教諸侯以正理國。經云:以正理國。又云:以智理國國之賊,不以智理國國之福。又云:民之難理,以其智多,是以難理。
52   第十二,教諸侯政無苛暴。經云:理大國若烹小鮮。又云:朝甚除,田甚蕪,倉甚虛。又云;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53   第十三,教諸侯以道佐天子,不尚武功。經云:以道佐人主,不以兵強天下。又云:兵強則不勝。又云:善勝敵不争。又云:雖有甲兵,無所陳之,使人復結繩而用之。又云: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又云:勝而不美。
54   第十四,教諸侯守道化人。經云:古之善為士者,微妙玄通。又云:其政悶悶,其民淳淳。
55   第十五,教諸侯不翫兵黷武。經云:用兵有言,吾不敢為主而為客,不敢進寸而退尺。又云:抗兵相加,哀者勝。又云:禍莫大於輕敵。又云:善為士不武。又云:攘無臂,執無兵。又云:不争之德。
56   第十六,教諸侯不尚淫奢,輕搖薄賦,以養於人。經云: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饑。又云:人多伎巧,奇物滋起。
57   第十七,教諸侯權器不可以示人。經云:魚不可脫於泉,國有利器不可以示人。又云: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58   第十八,教以理國、修身、尊行三寶。經云:我有三寶,保而持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
59   第十九,教人修身曲己則全,守柔則勝。經云:曲則全。又云:柔勝
60   剛,弱勝強。又云:柔弱勝剛強。又云:柔弱者生之徒,剛強者死之徒。又云:強梁者不得其死。
61   第二十,教人理身無為無欲。經云:常無欲觀其妙。又云:不見可欲,使心不亂。
62   第二十一,教人理身保道,養氣以全其生。經云:致虛極,守靜篤。又云:專氣致柔。又云:為腹不為目,去彼取此。又云:知其白,守其黑。又云:知其子,守其母。又云:我獨異於人,而貴求於食母。又云:綿綿常存,用之不勤。
63   第二十二,教人理身崇善去惡。經云: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又云: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又云:善人不善人之師。又云:挫其銳,解其紛。又云:上善若水。
64   第二十三,教人理身積德為本。經云:含德之厚。又云:上德若谷。又云:大丈夫處其厚,不處其薄。居其實,不居其華。又云:君子終日行,不離輜重。
65   第二十四,教人理身勤志於道。經云:上士聞道,勤而行之。又云:勇於不敢則活。
66   第二十五,教人理身忘棄功名,不耽俗學。經云:絕學無憂。又云:功成名遂身退。又云:成功不居。又云:為道日損。又云:名與身孰親。
67   第二十六,教人理身不貪世利。經云:身與貨孰多,得與亡孰病。又云: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又云:難得之貨,令人行妨。
68   第二十七,教人理身外絕浮競,不衒己能。經云:不自見故明,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又云:大辯若
69   訥,大巧若拙。又云:廣德若不足。又云:大音希聲。又云:自知者明,自勝者強。
70   第二十八,教人理身不務榮寵。經云:寵辱若驚。又云: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又云: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保。
71   第二十九,教人理身寡知慎言。經云: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又云:多言數窮,不如守中。又云: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又云:塞其兌,閉其門,終身不勤。
72   第三十,教出家之人道與俗反。經云:俗人昭昭,我獨若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又云:明道若昧,進道若退。
73   第三十一,教人出家養神則不死。經云:谷神不死,是謂玄牝。又云:深根固蒂,長生久視之道。又云:善建不拔,善抱不脫。
74   第三十二,教人體命善壽不亡。經云:死而不亡者壽。
75   第三十三,教人修身外身而無為。經云: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76   第三十四,教人理心虛心而會道。經云:虛其心,弱其志。
77   第三十五,教人處世和光於物。經云:和其光,同其塵。又云:大道汎兮,其可左右。又云:被褐懷玉。
78   第三十六,教人理身絕除嗜欲,畏慎謙光。經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又云:民不畏威,則大威至。
79   第三十七,教人裒多益寡。經云:以有餘奉不足。又云:既以與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
80   第三十八,教人體道修身,必獲其報。經云: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被甲兵。又云:以其無死地。
81   舉此三十八別,以明經之大意所詮之法。然則此經大則包羅無外,細則入於毫間,豈止三十八門便盡其要?為存教義,汎舉大綱,比之秋毫,萬分未得其一也。《禮記》云:道也者,不可須臾離,可離非道也。若為君之無道德,如瞻視之無兩目。若為臣之無道德,如胸腹之無五藏。理家之無道德,如尸彊而無氣。由是論之,道之於人不可闕矣。其若離言教,絕指陳,玄之又玄,妙之又妙,斯可以神照,不可以言傳,道之極矣。
82   上來總標已竟,向下開章釋文。
83   道德真經廣聖義卷之一竟
84   道德真經廣聖義卷之二
85   唐廣成先生杜光庭述
86   釋老君事跡氏族降生年代
87   疏:老子者,太上玄元皇帝之內號也。義曰:前明所說之教,次釋能說聖人。能說聖人,所謂老子。老子,即太上老君也。太上,謂證果尊位。玄元皇帝,謂顯冊鴻名,內號謂真經共所標載。今就老君位號之中,分為三十段,以解名號之由起也。
88   第一,起無始者,所言老君也。老君生於無始,起於無因,為萬道之先,元氣之祖也。無光無象、無音無聲、無色無緒,幽幽冥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彌綸無外,故稱大道。大道之身,即老君也。萬化之父母,自然之極尊也。
89   第二,體自然者。大道元氣,造化自然,強為之容,即老君也。虛無為體,自然為性,莫能使之然,莫能使之不然。不知其所以然,不知其所以不然。故曰自然而然。葛玄仙公《序訣》云:老子體自然而然,生乎太無之先,起乎無因,經歷天地終始,不可稱載是也。
90   第三,見真身者。老君乃無生之至精,兆形之至靈也。昔於空洞之中,結氣凝真,強為之容,體大無邊,相好眾備,自然之尊。上無所攀,下無所躡,處虛空之中,如日月之光也。
91   第五,啟師資者。老君將顯明大教,布化萬方,乃曰道不可無師尊,教不可無宗主,乃師事太上玉晨大道君焉。大道君即元始天尊弟子也,道君審道之本,洞道之元,生於億劫之前,為道氣之祖也。天尊為五億天之主,億萬聖之君,亦生億劫之前,為道氣之根本也。所以道君為老君之師,天尊為道君之師。二聖既立,乃曰老者,處長之稱,君者,君宗之號。以老君天上天下,歷化無窮,先億劫而化生,後億劫而長存,天天宗奉,帝帝師承,故賜以太上老君之號。三聖相師,乃垂教尊卑之本矣。莊子曰:吾師乎,吾師乎。齏萬物而不以為義,澤及萬世而不以為仁,長於上古而不以為老,覆載天地、雕刻眾形而不以為巧,在太極之先而不以為高,居六極之下而不以為深,先天地生而不以為久,是也。
92   第六,歷劫運者。老君生於萬物之首,起於無始之前,經歷劫運,甚為久遠。劫者,天地成壞之名,陰陽窮盡之數。陽盡則生陰,故為大水。陰盡即生陽,故為大火。陽極於九,故云陽九。陰極於六,故云百六。小則三千三百年,次則九千九百年,大則九九大數八十一萬年,為劫終。老君長生行化,經此劫運不知其數矣。《西昇經》云:上世始以來,所更如沙塵,動則有載劫,自惟甚苦勤,是也。
93   第七,造天地者。老君乃天地之根本,萬物莫不由之而生成。故立乎不疾之途,游於無待之場,御空洞以昇降,乘陰陽以陶涎。分布清濁,開闢乾坤,懸三光育群品,天地得之以分判,日月因之以運行,四時得之以代謝,五行得之以相生。故於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億萬氣之初,運玄元始三氣而為天,上為三清三境。即始氣為玉清境,元氣為上清境,玄氣為太清境是也。又以三清之氣,各生三氣三境,合生九氣,為九天。第一鬱單無量天,第二上上禪善無量壽天,第三梵監須延天,第四寂然兜術天,第五波羅尼密不驕樂天,第六洞元化應聲天,第七靈化梵輔天,第八高虛清明天,第九無想無結無愛天。此之九天各生三氣,氣為一天,合二十七天。通此九天為三十六天。則四民三界,上極三清是其數也。初下六天為慾界。第一太黃天,二太明天,三清明天,四玄胎天,五元明天,六七曜天是也。次十八天為色界。一虛無天,二太極天,三赤明天,四恭華天,五曜明天,六皇笳天,七虛明天,八端靖天,九玄明天,十極瑤天,十一元載天,十二太安天,十三極風天,十四始皇天,十五太黃天,十六無思天,十七上揲阮樂天,十八無極曇誓天是也。次四天為無色界。一霄度天,二元洞天,三妙成天,四禁上天是也。此二十八天名為三界。劫運所及,陰陽所陶,氣有窮極,人有歲數。則初第一太黃皇曾天人壽九百萬歲。一天加一倍,凡二十八天,年壽之數極於一千二百七萬九千七百七十五萬五千二百萬歲。下至日月所交,四千四百四十四萬四千四百四十四億氣,一氣三千里也。此上又四天,名為四種人天。一常融天,二玉隆天,三梵度天,四賈奕天。此四天超出三界,不生不滅,無年壽之數,無淪壞之期,大劫之交灾所不及。向下諸天諸地,隨劫淪滅,劫運再開,混沌復判,則此天之人承太上所命,下化人間,教世行法,一如此劫之初,三皇繼理矣。又上三天為三清境。一曰大赤天,二曰禹餘天,三曰清微天。最上曰大羅天,包羅諸天,極高無上。玄都玉京鎮於其巔,三尊所處,萬聖朝軒,為極道之域,成化之根也。既分諸天,即以三十六天滓陰之氣,下為三十六地。每天立一天帝,每地立一地皇,七十二君同稟命於老君矣。其諸天境域,分布凡有五億之殊,皆三十六天之氣所生也。地中有三十六洞天,亦與上天相應。日月分精,玄照其間,則天文地理、六甲五行、陰陽變化,皆老君運玄妙之機,生之成之,行之化之矣。故曰道者萬物之宗元,天得以清,地得以寧,物得以生,神得以靈,海嶽得之以安鎮,王侯得之以太平,道士得之以神仙,枯朽得之以發榮也。太上老君乃陰陽之主首,萬神之帝君,元氣之父母,天地之本根,先王之師匠,品物之魂魄。陶冶虛無,造化應因,衿帶八極,載地懸天,遊馳日月,運走星辰,呼吸六甲,吒御乾坤,改易四時,推移寒溫,驅使風雨,奮鼓雷雲,分別玄黃,歷數虛盈,君臣父子,禮義備矣。是知陰陽雖廣,天地雖大,非道氣所育,大聖所運,無由生化成立矣。
94   第八,登位統者。老君大聖之功,生化天地,運育萬物,豈復有品位名稱哉?然上有元始之尊,次有道君之聖。老君次道君之位,演化立功,既以三氣運行,萬天周布,眾法顯著,玄功克明,乃登證極道之果,居三尊之位。紹嗣太上之任,為法王之尊,上總羣聖,中理眾真,下制諸仙,而統攝三十六天,三十六地,七十二君,星辰日月,嶽瀆萬靈,陰陽變化,一切神明,主領天上天下,地上地下,五億天界,有情無情,有識無識,有形無形,皆太上老君之所制御焉。由是常在太清境太極宮丹臺紫闕玉堂之中,有三大仙、九太帝、二十七天君、八十一卿大夫、千二百仙官、二萬四千靈司、七萬仙童玉女、五億天丁神王並羅衛雲街、巨虬師子、金翅孔雀、鳳凰靈獸、天馬麒麟,備衛左右。老君時亦上朝元始,疏奏罪福,中謁玉宸,賞校九宮,下統三界生死之簿,一切神官鬼僚,考察之司,仙官靈洞,福食之曹,無幽無隱,莫不仰隸之焉。或下理九天,在太微勾陳六星中,號天皇大帝曜魄寶所,以秉三使六把九樞機,統攝萬一千五百二十物,秉持仙籙,主領神人、真人、仙人、聖人、賢人、行人,悉係之焉。但見百億天王拜乎在前,諮求風雨水旱、豐儉逆順、生死善惡之事焉。遊行萬方,以玄道化。而一老君常在太清太極之宮也。
95   第九,隨機赴感者。老君極聖洞真,總領萬化。化隨方出,降德屈身。自億劫之初至混沌之始,歷羲媧一十八氏、三紀、五十八統、一百八十九代,代為國師。及神農之後,或為國主,或為師君,或為賓友,或為人臣,乃有鬱華、錄圖等號,以道德妙旨更相發明。所謂應物無擇者,道也,赴感隨機者,聖也。常以經圖戒律應化一切,分形應感,無量無邊。而老君體端寂無為,凝然常住於太清之宮也。
96   第十,演上清者。老君於上三皇時,人尚淳樸。以龍漢元年號玄中法師,以上清聖教一十二部大乘之道,開度人天也。
97   第十一,傳靈寶者。中三皇時,老君以赤明元年號有古先生,降《靈寶真經》一十二部中乘之法,開化一切,救度兆人也。
98   第十二,出洞神者。下三皇時,人心樸散。老君以開皇元年號金闕帝君,出《洞神經》一十二部小乘之法,開度萬品也。
99   第十三,垂文象者。伏羲之時,人已澆漓,未有法度。老君以清濁元年號鬱華子,下為師,說《元陽經》,教伏羲畫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仰則觀象於天,俯則取法於地,制嫁娶,叙人倫焉。
100   第十四,示好生者。神農之時,人食禽獸,茹毛飲血。老君以清漢元年號大成子,下為師,說《太上元精經》,教以化生之道,播百穀以代烹殺,和百藥以救百病,嘗桑得禾、柳得稻、榆得黍、槐得豆、桃得小麥、杏得大麥、荊得麻。五穀既登,獸禽免害止殺,所以長善除惡,所以全生。不食血肉,人無疾苦,五穀養性,人無宿業。其利人也大矣。
< 1 2 3 4 5 6 7 8 9 10 ... 24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