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繁體
您好,  [登录]   [注册]   已选资料 [0] 已选资料           
编号/丛书/书名/作者/出版 目录
提供古籍与民国书刊免费阅读,见资料详情页下方。客服微信:13910594676

神仙感遇传-前蜀-杜光庭(文本)
< 1 2 3 >
行号
1 神仙感遇傳
2   經名:神仙感通傳。唐末五代杜光庭編撰。五卷。底本出處。《正統這藏》洞玄部記傳類。參校本:《正統道藏》太玄部張君房編《雲笈七籤》。
3   目 錄
4   卷一
5   王 杲    吉宗老
6   何道璋    謝 貞
7   李 岌    葉遷韶
8   牟羽賓    于滿川
9   侯天師    韓氏女
10   王 截    王從紀
11   崔玄亮    錢道士
12   令狐絢    李 荃
13   鄧 老    楊 初
14   劉彥廣    豐尊師
15   宋文才    劉 景
16   卷二
17   蓬 球    王可交
18   陳 簡    邵 圖
19   昊 繙    王 生
20   金庭客    費玄真
21   白樁夫    李 顏
22   李 班    裴沉從伯
23   盧山人    權同休友人
24   卷三
25   御史姚生   荊州韶石
26   曹橋潘尊師  相國盧鈞
27   李公佐    五子芝
28   何 亮    薛長官
29   卷四
30   謝 墦    鄭又玄
31   盧道流    成 生
32   徐定國    京兆華原陸尊師
33   明皇十仙   虬鬚客
34   東明油客   王 璘
35   梓州牛頭寺僧 任公瑾
36   岐陽女子   
37   卷五
38   崔希真    越僧懷一
39   杜 晦    昊淡醋
40   王 廓    燕國公高駢
41   楊大夫    薛 逢
42   蜀 民    康知晦
43   僧悟玄    費冠卿
44   紫邏任叟   朱含貞
45   昊善經    楊晦之
46   清河房建   僧契虛
47   神仙感遇傳卷之一
48   廣成先生杜光庭纂
49   王杲
50   王杲者,湘南人也。其家近王喬觀,跡古所造,殿宇臺閣,功用甚奇,而歲久荒棘,漸欲瞋壞。杲每疚心而無力崇茸,唯祀像設使,耕農稍贍,必旋議修營。其家牧童,於觀側牧牛,見一村夫,黃赤而短髮,力壯於常人,好與之戲。或較力焉,牧童多不勝。常伺牧童來,即與之遊狎。杲或責其歸晚,因話其由,杲曰:若是鬼怪,身玲而輕,童曰:此體玲而重,少語行遲。杲曰:明日復去,當隨而伺之。但與其效力,吾將助汝擒之。明日牧童復往,此人亦來,因效力而杲共仆之,乃金人也。異歸甚輕,至家乃重,及數千斤,背上文曰:修觀之外,以答王杲。杲乃貨金修觀,數年而畢。王杲子孫,至今巨富也。
51   吉宗老
52   吉宗老者,豫章道士也。巡遊名山,訪師涉學,而未有所得。大中二年戊辰,於舒州村觀遇一道士,弊衣冒,風雪甚急,忽見其來投觀中。與之對室#1而宿,既螟,無燈燭,雪又甚。忽見室內有光,自隙而窺之,見無燈燭而明,唯以小葫蘆中出裊被帷喔,綑褥器用,陳設服骯,無所不有。宗老知其異,扣門謁之,道士不應,而寢光亦尋滅。宗老乃坐其門外,一夕守之,冀天曉之後,聊得一見。及曉推其門,已失所在,宗老剖心責己,周遊天下以訪求焉。
53   何道璋
54   何道璋者,闐州天目山道士也。修奉精勤,遠近所敬。其香燈,齋醮所得財施,皆以崇茸觀宇,興置像設。雖荒壇壞殿,玄門古跡,必力而創之,如此者多矣。天目觀,為野火所焚,屋宇略盡,躬持畚鐳五六年,而樓殿鼎新矣。天目東有峻崖,上倚枯樹,樹下往往有光。道璋將植松檜,伐其枯拼,崖石隨墮,中有嵌穴,得《上清古經》七十餘卷,丹墨文篆,一如新製。而方事締搆,未暇閱覽。有道士從而借之,欲潛將去,忽然風雨暝暝,而失其經。既失之後,無復知其所在。
55   謝貞
56   謝貞者,臨耶工人也,善汙慢,而用意精、確。嘗煦工修泥鶴嗚觀上清宮,宮即天師在蜀時所製,貞研精盡意,慢飾用密。忽見道士引二從者觀焉,神彩異常,身長九尺,自門而入。謂貞曰:山中難值修茸,頗愧用心,以手畫地,作一符,令再三審記。曰:此後有疾者,雖千里之外,符必效。勿多取錢,可資家而已。貞記其符,行之極效,大獲金帛,而家業豐焉。
57   李岌
58   李岌者,桂州人也。採樵,歇於大樹下,見樹枝間有一卷書,取而看之,或有識者,皆鬼神之名。讀其名字,鬼神隨應之。父母異其事,潛抄不識字,辯之於人也。然後褊能自讀呼鬼神姓名,一一皆應。遂能役使鬼神,隱形藏影,或步行水上,或喝水逆流,變化萬端,無所不可。人或疑其幻化,欲擒之於官。乃曰:我自法戲,不擾於人,何為怪也?復隱居陽朔山修道,至今猶在。
59   葉遷韶
60   葉遷韶者,信州人也。幼年採樵,避雨於大樹下,忽見雷公為村枝所夾,奮飛不得,村枝雷霹後卻合,遷韶為取石楔開枝問,然後得去。仍愧謝之曰:約來日卻至此可也。如其言,明日復至樹下。雷公亦來,以墨篆一卷與之曰:此行之,可以致雷雨,桔疾苦,立功救人也。我兄弟五人,要雷聲,喚雷大雷二,必即相應。然雷五性剛躁,無危急之事,不可喚之。自是行符致雨,咸有殊效。嘗於吉州市中醉,太守擒而責之,欲加凌辱。遷韶於諧下,大呼雷五#2一聲。時中早日,日光猛熾,便震霹靂#3一聲,人皆斯沛。太守下階禮接之,請為致雨,信宿大霪雨,澤遂足。因為遠近所傳,遊滑州時,方久雨,黃河泛,官吏被水為勞,忘其寢,遷韶以鐵扎長二尺,作一符,立於河岸之上,水湧溢推阜之形,而沿河流下,不敢出其符外,人見墊溺,于今傳之。人有疾請符,不擇筆墨,書而授之,皆得其效。多在江浙間周遊,好啗葷腥,不修道行,後不知所之。
61   牟羽賓
62   牟羽賓者,成都洛帶人也。家貧,煦力於市。一旦,有少年道士,立於路中,見而問之曰:我有衣檐,要求一人力送之,入成都可乎7 羽賓許之,遂行至大束市北街,日方辰已問,道流謂之曰:日既未午,此不能住,徑往山中矣。又隨其行,稍晚,已到青城山門。自神廟入竹林中,有小屋十許問,道流自開鎖鑰。入內,房宇清潔,而別無人居。令其廟中取火,道流於籬落問採攘野菜,烹而與喫。乃曰:不欲留宿此,欲遣去又無錢,有一冊子與之。開其數葉,見有文字。云:此方可以變髭髮,依方合之,可終身衣食,必有所遇。既而出山,及施婆店,乃夜計其道途,自早及暮,二百餘里,羽賓依方製藥,行之甚效。相國燕公在,蜀,召見之,乃與冠被,改名羽賓。其冊子內,止於一首方,無復他字,其方亦無傳得者。
63   于滿川
64   于滿川者,是成都者樂官也。其所居鄰里闕水,有一老叟,常擔水以供數家久矣。忽三月三日,滿川於學射山至真觀看蠶市,見賣水老人,與之語,云居在側近。相引蠶市,看訖,即邀滿川過其家。入橙竹徑,歷渠塹,可十里許,即見門宇,殿閣人物,誼闐有像,設圖繪若宮觀焉。引至大廚中,人亦甚眾,失老叟所在,問人,乃葛瑣化廚中矣。云來日蠶市,方營設大齋,頃刻之問,已十日#4矣。賣水老叟,自此亦不復來。
65   侯天師
66   侯天師者,九隴木頭市人也。因蠶市於葛瑣化,誤損一客道流衣擔,驚懼異常。道流殊不為怪,乃授一道符,云:依此書之,可理眾疾,以資終身衣食也。依而行之,至今彌效。初時云天師符也,今人號之為侯天師焉。
67   韓氏女
68   韓氏女者,雒縣真多化人也。劉闢據成都府,天軍西討,兵士將及於真多市,士庶奔迸竄於草莽中。女十五六歲,其家力足,亦未慣徒步遠涉。乃投真多觀中,於殿束大廚內,有童子引入其門。見年少女官數人,窗下弈棋。·既令引見老大女官一人,謂之曰:不慣驚恐,但安心看棋。如是良久,與之飯撰。訖曰:恐其家憂之,可令歸去也,復令童子引至其家,已三日矣。韓氏乃大修觀宇,崇嚴像設,以報其恩焉。
69   王釵#5
70   進士王截,漁經獵史之士也。孜孜屹屹,窮古人之所未窮,得先儒之所未得,著《灸轂子》三十卷,六經得失,史冊差謬,,未有不緘其膏而藥盲矣。所著有二鍾之篇#6,釋喻之說,則古人高識酒鑒之上,有所不逮焉。嗜酒自娛,不拘於俗。酣暢之外,必切磋義府,研竅詞樞,亦猶劉闌之詬誚古人矣。然其咀吸風露,呼嚼嵐霞,因亦成疹,積年若玲,而莫能愈。遊宴#7中,道逢櫻杖梭笠者,鶴貌高古,異諸其儕,名日希道。笑謂之曰:少年有三感之累耶?何若#8瘠若斯?辭以不然。道曰:疾可愈也,余雖釋悟#9有鑪鼎之功,何疾之#10不除也。截委質以師之,齋于漳水之濱,三日,而授其訣曰:木津天魂,金液地魄,坎離運行,寬無成#11,金木有數,秦晉合宜。近效六旬,遠期三載爾。歌曰:魄微入魂牝牡結,陽吻陰滋神鬼滅,千歌萬讚皆未央,古往今來#12日月受而製焉餌之,周星疹且廖。乃隱晦自處,佯狂混時,年八十矣,陪於彭山道中,識者座之。無幾,又在成都市,常寓止樂溫縣。時摯獸結尾,為害尤甚。截醉宿草莽,露身林問,無所憚焉,期以#13蟬蛻得道之流也。
71   王從紀
72   王從記者,宦官也。蜀王初節制那蜀,黎雅為永平軍,從記為監軍判官。自是收剋成都,罷鎮為郡。從記棲寓蜀中十餘年,食貧好善,不常厥居。於耶市有老叟,睨而視之曰:將有大息,賓于死所。探懷袖中小瓢,以丹砂十四粒與之曰:餌此旬日而髯生,勿為怪也。可以免難矣。服之三五日,髯果生焉。月餘韶誅宦官,從記亦在其數。人或勸其逐去,答曰:君父之命,豈可逃乎。倪首赴摯,太守哀而上請蜀王,特乞宥之,視其狀貌,無復宦官矣。
73   崔玄亮
74   崔玄亮,榮陽人也。奕世好道,勤於香火,常諷《黃庭》、《道德經》。寶曆中,授湖州刺史,修黃錄齋於紫極官,
75   有鶴三百六十五隻,集降壇上。內一隻,立於虛皇臺頂,周身皎白,朱頂而已,紫氣彌亙壇所,自辰及酉方散。杭州刺史白居易為讚曰:有烏有烏,從西北來,丹頂火綴,白翎雪開,遼水一去,維山不過,噫昊興郡,熟為來哉?寶曆之初,三元四齋,當白晝,下與紫雲,偕三百六十,拂壇誹徊,上昭玄既,下屬仙才,誰其居之?太守姓崔玄亮,自是通感,彌加精誠。一日一於靜室誦《黃庭》,異香盈室,無疾而死,葬時棺輕若空衣耳。玄亮子金陵幕,拂衣而去,居茅山,唯琴酒自適,亦解形去世。傳言湖州刺史,常誦《黃庭經》、《度人經》,執手鑪於靜室,諷經,奄然化去。歸葬榮陽坐寵中,但有手鑪法衣也。
76   錢道士
77   錢道士者,杭州臨安人也。初為末校,事太守令狐燻,從至京師。時朝廷命金吾將軍韓重持節入雲南,進士袁循為介,錢生同隨循入雲南。袁好尚焚修之道。到成都,遇玉局觀修黃錄道場,袁宿觀法事,錢得隨之。禁壇既畢二忽有道士,杖劍執水碗,紫衣巍冠,身長七八尺,繞壇之外,周行廊應之下,至錢生前,以槐中水,令錢生飲之。水極甘美,錢飲數呷,道士乃去。錢自此不食,日以光悅,袁深異之,為製冠褐,令其入道。乾符問,猶來往京師,後不知所之。
78   令狐絢
79   令狐絢者,餘杭太守燻之子也。雅尚玄微,不務名宦。於開化私院自創靜室,三日五日即一度,開室焚香,終日乃出。時有神仙降之,奇煙異香,每見聞於庭宇。因言入靜之時,有青童引入,至天中高山之上,朝謁老君。見冊命張天師為玄中大法師,以代尹真人之任。初,尹與三天論功於太上之前;太上曰:群胡擾於中原,蠶食華夏,不能戢之,尹真人之過也。再立二十四化,分別人鬼,澤及生靈,道陵之功也。此二者各宜登臺宜思,取驗於大道。可即動尹真人登一蓮花寶臺,端寂而坐。頃之,方景昏瞪。又命道陵亦登此臺,既坐良久,則奇彩異光,種種變化,人天交暢矣。自是以道陵代尹為玄中法師焉。乙未年,聞令狐之說。丁酉年於西川濛陽見張道士,云:天師降授道法,遠近敬而事之,因聆其天師降教之事,云天師進位,近為玄中法師,與令狐所說符契,論功登臺之事,一無異者焉。玄功杳冥,未可詳驗,聊以紀其異也。
80   李荃
81   李荃,號達觀子。居少室山,好神仙之道,常歷名山,博採方衛。至嵩山虎口巖,得《黃帝陰符》,本絹素書,朱漆軸,緘以玉匣,題云:太魏真君一年#14七月七日。上清道士寇謙之藏諸名山,用傳同好,其本糜爛。荃抄讀數千遍,竟不曉其義理。因入秦,至驪山下,逢一老母,髦髻當頂,餘髮半垂,弊衣扶杖,神狀甚異。路傍見遺火燒樹,因自言曰:火生於木,禍發必剋。簽驚而問之曰:此《黃帝陰符》文,母何得而言之。母曰:吾受此符已三元六周甲子矣,少年從何而得之。荃稽首再拜,具告所得。母曰:少年頗骨貫於生門,命輸齊於日角,血腦未減,心影不偏,賢而好法,神勇而樂智,真是吾弟子也,然四十五當有大息。因出丹書符一通,貫於杖端,令荃跪而吞之,曰:天地相保。於是坐於石上,與荃說《陰符》之義,曰:此符凡三百言,一百言演道,一百言演法,一百言演術。上有神仙抱一之道,中有富國安民之法,下有強兵戰勝之術。皆內出心機外合人事。觀其精微,《黃庭》、《八景》不足以為玄;察其至要,經傳子史不足以為文;任其巧智,孫昊韓白不足以為奇。非有道之士,不可使聞之,故至人用之得其道,君子用之得其術,常人用之得其殃,識分不同也。如傳.同好,必清齋而授之,有本者為師,無本者為弟子也。不得以富貴為重,貧賤為輕,違者奪紀二十。本命日誦七遍,益心機,加年壽。每年七月七日,寫一本藏於名山石巖中,得加#15算。久之,母曰:日已哺矣,吾有麥飯,相與為食。袖中出一瓠令荃谷中取水,水既滿矣,瓠忽重百餘斤,力不能制而沉泉,及還,已失母所在,但留麥飯數升而已。荃食之,自此絕粒。開元中,為江陵節度副使,御史中丞。荃有將略,作《太白陰經》十卷,有相乘,著《中台志》十卷#16。時為李林甫所排,位不大顯,竟入名山訪道,後不知其所之也。
82   鄧老
83   鄧老者,家于遂州長江,距通泉界,有莊數千畝,古觀在其田中。連值干戈,人戶凋散,生計虛聲,膏腴榛荒,而疾息不已。一旦,行於觀內,見經籍委散,因搶拾收卷際,忽有老人,立而與語曰:此是老君《枕中經》,若勤持誦,可以致福,災所不侵。鄧乃敬聽,取老人所指小經一卷,收拾既畢,已失老人所在。此後盡夜持《枕中經》,約數千遍,一二年問,家給力足,當兵戈之際,亦無所驚懼。成都康恭者,常過其家而得之,以精諷念。時邦城重圍,死者眾矣,康舉家十餘口,素無儲蓄,而骨肉安全,果免其難焉。至今康之長幼,常持此經矣。
84   楊初
85   楊初者,成都人也。家贍,居束市金銀行,事親以孝,行為親友所稱。因遊葛仙觀,得羅公遠真人真容,晨夕以香燈供養。數年,蜀王收成都,重闈于城中,公私力困,其家亦以罄謁納贍軍錢七百千,齋產以充,纔及其半。日一夕為官中追迫,而恐老母為憂,不敢令其母知。忽有一村夫,與之語:官錢甚急,何以支吾?初話其憂迫狀,此人令初求生鐵,備炭火。是夕,來宿其家,於鑪中實鐵及炭以鍛之,相與飲酒。至晚,留藥與之曰:此金半以備官錢,半以資家產,我青城羅真人也,約會於青城山,服此藥,即當山中相見。如是乃去。視其鐵,化為金矣。初償納贍軍錢之外,日充甘旨。一旦,吞其藥,徑往青城。時還其家,亦得藥與母,母已年老,髮鬢黑,半年圍解。
86   劉彥廣
87   劉彥廣者,金陵櫚壁倉人也。嘗為浙西衙職,事節度使唐若山,若山好道,與其弟若水皆遇神仙,授以道要。開元中,明皇。寵異之,杖節鎮浙西,逾年而棄位泛海,遺表於船舫內。監軍使以事上聞,詔若水於江嶺仙山訪之,不知所適。彥廣十年後奉使楊州,於魚行遇若山,檐魚貨之。若山召彥廣至其家,門巷陋隘,蒿徑荒梗,露草霑漬,才通人行。入門漸平,布磚花卉,臺榭繁華之飾,迨非世有。命坐設食。聞其尚負官錢,家內窮罄,憫之,形於容色。既而令於所止店中,備生鐵及炭。是夕,唐詣其店,置炭鐵烈火而去,謂之曰:汝後世子孫,合於仙山遇道,不宜復民小職,但貞隱丘園可也。此金三分之一,以支官中債,其二豐產資家,勿食珍羞,以增爾祿;勿衣綺誘,以增爾福,陰功及物,力濟人之急,道所重也。度人上品《五千文妙經》,勤而行之焉。彥廣得金,如其償官債,營家業於櫚壁也。世壽八九十,其孫松後年,入道天台焉。
88   豐尊師
89   豐尊師者,不知何許人也。初為行者,至處州松陽縣卯酉山葉天師舊宅觀中,居累月,乃白其師,求度為道士,願於卯酉山居住,許之。師去而獨居山中,貨衣裝市;茅木結舍。既成,野火焚之。復歷告鄉里,乞竹木,依前茸舍。既成,又焚之。乃棲止巖下數月,頻有異物試難而退志,天師降焉。與其白丹,如豌豆大,謂曰:今歲大疫,可將此丹救人,一丸可止一家之疾。由是以丹一斗,救疾保全者極多,眾率財帛瓦木功煦為於山頂,創殿宇鍾樓,齋壇廊麻,一年而所制畢備,衢州陳儒僕射有疾,召而攻之,不往所施極厚,亦乃不受,陳果不起。其弟主郡廣助金帛,以修功德焉。因中元,請眾道流二十餘人,修黃錄道場十五夜。明月如晝,天無纖雲。忽凍風暴至,雷聲一震,壇中法事次,失豐所在。異香滿山,人皆驚異。邊巡豐至,曰:適天師與三天張天師並降,賜我神劍。令且於山中修道,續有旨命,即出人問,用此劍扶持社稷。視功德前,果有劍長三尺餘,有紙一幅,長四五尺,廣三尺,與人間稍同,但長闊頓異,非工所制作。刺史盧司空聞神劍之事,於大廳開黃錄壇,請豐及道眾以綵輿盛劍迎請入州。去州門三二百步,劍飛躍如電,徑入壇心,歎骯殊久。欲送節度使奏聞,豐曰:天師云,佐國之時,自當有太上之命,今非其時,不可遽出。盧然其言,至今在卯酉山爾。昔葉天師嘗謂人曰:百六十年後,有術過我者,當居此山,今豐果符其言矣。
90   宋文才
91   宋文才者,眉州彭山縣人也。文才初與鄉里數人遊峨眉山,已及絕頂,偶遺其所資巾,履步求之。去伴稍遠,見一老人,引之徐行,皆廣陌平原,奇花珍木,數百步乃到宮闕,玉砌瓊堂,雲樓霞閣,非人世所睹。老人引登珠#17藥臺,顧望群峰。棋列於地,有道士弈棋。青童採藥,清渠瀨石,靈鶴翔空。文才驚馳,問老人曰:此為何處也?答曰:名山小洞,有三十六天,此峨眉洞天,真仙所居第二十三天也。揖坐之際,有人連呼文才之名,老人曰:同倡相求,不可久住,他年復來可也。命侍童引至門外,與同倡相見,迴顧失仙宮所在。同倡曰:相失已半月矣,每日來求,今日仍得相見爾。文才具述所遇之異焉。
92   劉景
93   彭城劉景,因遊金華山尋真訪道,行及山半,覺景物異常,山川秀茂。見崇門高閣,勢出雲表,入門左右,池沼澄澈,嘉樹重條,棋布行列,披蔓柔弱,其實如梨,馨香觸鼻。景顧望無人,因攘擷其實,於懷袖中,未暇啗食,俄有猾子數箇,馳出吠之,競欲搏噬。景乃蒼惶支吾,四顧無瓦石可投,探懷中所摘之果,以擲之,果盡而犬亦去也。迴顧前之宮宇,但林谷榛莽而已。時僧休與劉友善,嘗話其事跡者也。
94   神仙感遇傳卷之一竟
95   #1『對室』,《雲岌七籤》作『道室』。
96   #2『雷五』,《雲岌七籤》作『雷王』。
97   #3此句《雲岌七籤》作『使震霹一聲。』
98   #4『十日』,《雲岌七籤》作『三日』。
99   #5《雲岌七籤》作『進士王截』。
100   #6此句《雲岌七籤》作『所有二種之篇』。
< 1 2 3 >